比赛输了给对方玩一个月变态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第二百零一章Wendy

是夜。

孙胜完站在镜子前将面膜熟练的敷在脸上,从小敷到大,从熟练的手法就能看到她长这么大敷过多少面膜。

手机响铃声从卧室里传了出来,孙胜完快速收尾,小跑着跑回卧室,将刚刚卸妆时放在化妆台上的手机拿了过来。

来电人:理事。

孙胜完睁大眼睛,他怎么会和自己打电话?

疑惑归疑惑,孙胜完还是迅速接通了电话,敷着面膜,防止精华沾到手机屏幕上,将免提打开。

“理事晚上好。”

“晚上好,胜完。”林烨温和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没睡觉吧?”

“没呢,刚刚到家。”孙胜完看着化妆台镜子里反射的自己,回答道。

“明天有空吗?”

明天?

要约我?

孙胜完心里升起丝丝激动。

“上午有一个行程,中午和下午没事。”

“下午可以出来见一面吗?”林烨邀请道。

孙胜完伸出右手,猛然一握,贴着面膜都掩盖不住疯狂上扬的嘴角。

“见面吗……好啊。”

“嗯,明天下午,东大门见。记得多

比赛输了给对方玩一个月变态 最新章节阅读,

穿一点,明天大雪。”

“内,理事再见。”

“再见。”

嘟嘟嘟。

听着电话传来的盲音,孙胜完接连深呼吸。

“Wendy,淡定!淡定!不就是出去见一面吗,淡定!”孙胜完嘴里嘟囔着,但是几乎把下半部分面膜都要扯掉的笑容是完全掩盖不住。

“淡定……呼……”又是深呼吸了两三次,孙胜完才算是将心情平息了下来。不过,愉悦的心情却是和之前的平淡完全不同。

“理事怎么会突然约我呢?应该不是喜欢我,做人不能太自恋。”孙胜完冷静下来后开始思考林烨为什么突然会约她出去。

孙胜完开心归开心,该有的理智还是有的。

她和林烨固然有特殊的关系,但裴珠泫她们也有,除开这一层关系,她和林烨顶多是关系好一些的朋友,说是亲故其实都有些勉强。

林烨给她最大的感受就是表面亲和,实际心里还有着距离。

她也不知道这种感觉对不对,反正她看来,无论是艾琳欧尼还是Jessica前辈,理事都和她们之间都有着一种距离感。

但是孙胜完试探性的问过其他人,但她们都没有这种感觉,可是孙胜完有觉得自己这不是错觉,就一直没有太过强调。

只当是自己敏感了。

但孙胜完很确定,林烨不存在喜欢她的可能。

至少不会是现在。

不过……

“还是很开心啊~~”孙胜完咧嘴笑了起来。

喜欢一个人不丢人,但不能失去理智。孙胜完jio着,自己还是很能把握尺度的。

嗯,蓝人就是辣么自信的撒。

将因为笑容又蹦开的面膜再一次贴回去,从床上站了起来,跑到衣柜前去翻衣服了。

……

十二月六号,周五,大雪。

下午三点十三,东大门。

孙胜完站在公交车站台的屋檐下,今天延续了昨天的雪,演变成了大雪。

本来是打算穿大衣的,但孙胜完高估了自己的耐寒程度,刚出门就回去换衣服了。

长身黑色羽绒服将身子完整的裹住,不好看那是真不好看,暖和也是真暖和。

戴着林烨上次给她买的蓝色围巾,将最后的一个有可能钻进冷空气的缝隙彻底堵死。

暖和~~

其实,她一开始是想坐在公交车站台的座椅上的,但看到有很多爷爷奶奶,孙胜完没好意思坐在那。

孙胜完双手插在暖和的口袋里,包包挂在手臂上,戴着羽绒服自带的帽子,低头研究地板的纹路。

“你好,请问你是一个人吗。”这时,正低头研究地板的孙胜完耳边传来一道温和的男音。

孙胜完嘴角上扬,抬起了头。

“好啊。”看着来人,笑吟吟的说道。

林烨惊讶的看着孙胜完。

“你看到我了?”

“你说话的音色可是很容易分辨的。”孙胜完说着,看着林烨的眼睛微微放光。

林烨的风格孙胜完还是很了解的,喜欢穿大衣,今天也不例外。

和她身上的黑色羽绒服相同的颜色,黑搭黑的组合有些奇怪,但林烨偏爱黑色系倒是真的。

大衣敞开,里面是一件看着就很暖和的毛衣,下身也是和大衣很搭的裤子,虽然是大衣,但依然掩盖不住林烨修长的身材。

戴了一顶黑色的礼帽,整个人的风格像是上世纪的贵族一般。

俊美出众的容貌满足了很多人对上世纪贵族年轻人的幻想。

该说不愧是理事吗?

孙胜完只是片刻便将林烨的打扮尽收眼底,林烨的时尚感很不错,至少在孙胜完看来,很棒。

“音色的问题倒是被我忽略了。”林烨失笑着说道。

“我可是主唱!”孙胜完拍着起伏一般的胸口,自豪的说道。

林烨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脸上的笑容不减。

“等久了吧?”林烨问道。

孙胜完盯着林烨说话时吐出的雾气,开口:“还好,就是有点儿冷。”

“先去咖啡厅坐一会儿暖暖身子吧。”林烨提议道。

“好啊。”孙胜完当即应了下来,“我知道这里一家很棒的咖啡厅,我带你去?”

“好。”

孙胜完一蹦一跳的越过林烨,在前面带路。

林烨走在后面,看着前面蹦蹦跳跳、活力四射的孙胜完,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这样的孙胜完,是他答应过要守护的人呐。

咖啡厅。

林烨跟着孙胜完来到这家美式装修风格的咖啡厅,点了两杯咖啡,两人坐在位置上交谈着。

在寒冷的季节,坐在咖啡厅里喝上一口热咖啡无疑是一件很让人心满意足的事情。

“胜完。”

“内!”

“这两天天冷了,和亲故们都说一声,没行程的话少出门。”林烨说道。

孙胜完愣了一下,少出门?

理事不是这种喜欢插手别人私事的人啊,为什么会让她少出门?

孙胜完很聪明,她不知道林烨的用意,但是结合今天突然约她出来的情况来看,可能发生了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

所以……

“我知道了,我会在家待着的!”

这下轮到林烨诧异了。

孙胜完就这么答应了?

“你不问为什么吗?”林烨好奇的问道。

“理事你又不会害我,让我这么做肯定有你的用意。”孙胜完嘿嘿一笑,“再说了,真要是无聊,我不是还有手机嘛。”

看着眼前笑呵呵的这个女孩,林烨经常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听话的让他感到很讶然。

反正你不会害我……

这么相信他吗?

林烨心底一笑,他的火倒是没有白发。

有种付出被当事人知道的愉悦感。

“真要是在家待着无聊了,就找我,我回国前都在首尔,随时欢迎你来找我。”林烨微笑着说道。

只要孙胜完不经常出门就不会出事,出门如果是和他一起的话反而比待在家里更安全。

毕竟,那窝老鼠可不知道林烨已经动手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可不愿意触林烨的霉头。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孙胜完笑吟吟的说道。

“嗯。”林烨笑着点头。

“不过,理事你这么忙,平时空闲时间应该不多吧?”孙胜完好奇的问道。

在她的认知里,林烨这种大人物应该是很忙的才对。

复苏公司的会长、复苏资本的会长、cube的会长、各大公司的理事……

职位好多,孙胜完记都记不过来。

“事情还好,没有太多。”林烨没有正面给出答案,只是说了个模糊的回答。

实际上,现在的林烨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闲。

体育方面完全搁置,每天也就起床之后跑两圈,连每天的最低训练量都无法达到。

事业上,国内的复苏总部有杨鑫在,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而且在林烨有意的安排下,林父也是接触到了复苏公司的事情。

林父已经五十多岁了,虽说距离退休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但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复苏公司这么一个大摊子不可能就这么拱手递给外人。

林父是有规定不能经商的,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相信林父会有一个妥善的安排。

在林烨让林父接触公司事务时林父是很不理解的,但林烨没办法解释,只能硬着头皮安排了。

林母不行,常年在学校和孩子们待在一起,她的心太软了。即使林母相较于正常人而言已经足够优秀,但作为复苏公司的掌舵人是远远不够的,林烨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让林母插手。

而宋雨琦……

不提也罢。

林烨现在面临着一个窘境,一旦他出了问题公司不知道该交给谁的窘境。

除了复苏总部外,基金会倒是没什么。而韩国这边,复苏资本自始至终都不需要他进行管理,分部也有文元勋处理事务。

在各大娱乐公司的股份也只是让他足以知晓各种内情,事情都是发到他邮箱的,看与不看全看林烨的心情。

而cube,现阶段的大方向已经完全制定,也不需要林烨蹲在公司去安排。

所以,综上所述,林烨此时是一个类似于躺在家里赚钱的状态。

还别说,这是林烨13年以来最轻松的事情,这六年里,哪怕是最轻松的时候也没有现在这段时间清闲。

可以说,每天就是在家里蹲着看看书,想提前研究一下新冠病毒都没有标本,只能闲来无事学习一切可能涉及到的医学知识,以备万一。

“真没事?”孙胜完不怎么相信,林烨这么一个大老板居然会没什么事情,她都那么多行程,林烨会清闲?

“真的没事。”林烨无奈的笑了笑,怎么说实话还不相信了呢。

“真的?”

“真的。”

“那我相信了啊?”孙胜完看着林烨,后仰着说道。

“嗯。”

“过两天联系你不要告诉我你在忙哦。”

“嗯。”

“我说真的,我真的可能给你打电话的。”

“我也说的是真的。”林烨无奈的说道,以前没发现,这丫头还挺絮叨的。

“嘿嘿。”孙胜完咧嘴笑了笑。

林烨发现,孙胜完咧开嘴巴笑的时候憨憨的同时还有些可爱。

这幅表情总是让他忍不住手痒,想要在她的脑袋和脸蛋上蹂躏一翻。

不过,林烨还是忍得住的。

“你不热吗?”林烨目光下移,落在孙胜完脖子上的那个蓝色围巾上,眼神有点古怪,开口说道。

孙胜完低头看了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又看了看林烨,小脸微红,伸手将围巾取了下来。

“忘记了,哈哈。”孙胜完尴尬的笑着说道。

林烨也是笑了起来。

孙胜完的害羞方式都这么豪放,别的女孩应该是害羞的红着脸低下头吧。

不过,这样的孙胜完反倒是更让人喜欢。

“店里的温度还是挺高的。”林烨将毛衣的袖子捋起一些,即使脱掉外套,这件毛衣也还是带给了他浓浓的热量。

“还好吧。”孙胜完低头看了看,羽绒服敞开怀已经让她感觉到温度刚刚好,脱了话大概率会冷吧?

签]林烨看着孙胜完里面的白色衬衣,挑了挑眉。

“你里面不会只穿了一件绒衣吧?”

“没有。”孙胜完果断摇头。

林烨微微点头,刚要开口就听到了孙胜完后面的话。

“里面是长袖衫。”

到了嘴边的“你挺耐热”硬生生的被林烨咽了回去。

无语的看着孙胜完。

长袖那薄薄一层也就秋天的时候能穿,现在这个季节穿,是不是太过……清爽了?

“我不冷的。”孙胜完似乎是看出了林烨的想法,出声说道。

“今天上午的行程是拍广告,我可是穿着薄西装在室外拍了一个多小时呢!”

“你是想表示你很耐冻吗?”林烨挑眉说道。

“不,我是想说我可以要温度也要风度。”

林烨:“?”

怎么感觉这丫头的语言逻辑出问题了?

刚要说什么,余光瞥到了服务生端着咖啡朝他们走了过来,林烨拿起桌子上他的那顶礼帽放到了孙胜完的头上。

“怎么了?”孙胜完双手拿住帽檐,戴稳了礼帽,疑惑的看着林烨。

不等他开口,服务生已经端着咖啡走了过来。

“您的咖啡。”

喜欢我又是个律师请大家收藏:

第二百章阴沟里的老鼠

Blackpink宿舍。

相较于功成名就的RedVelvet,还在冲击一线的Blackpink四名成员目前还是都居住在宿舍里。

YG的海外计划很成功,Lisa很顺利的在中国爆红,并且接到了综艺。连带着Blackpink的知名度也是直线上升。

中国市场的开发也是给韩国市场带来了反馈。再加上YG精心制作的歌曲,Blackpink正在朝着一线前进。

三大出身,出道三年还没有登临一线,慢是慢了点,但后劲很强,毕竟,抢占了亚洲第一市场。

金智秀坐在沙发上,拿着折纸叠着。

“欧尼,你这是在折什么?”朴彩英趴在沙发上,好奇的看着金智秀折纸问道。

“喏。”金智秀将盒子里的一个成品拿了出来,递给朴彩英。

“好看欸!”朴彩英接过这只小星星说道,“不过欧尼折这个做什么?”

“闲着没事做。”金智秀随口说道。

“折这么多,欧尼打算折多少?”朴彩英好奇的问道。

“309个。”

“噢。”朴彩英一边应着,一边拿出了手机。

《三月九号出生的艺人》

NAVER词条出来的第一个人就是金泰妍。

泰妍前辈?

朴彩英眨了眨眼,看向认真折纸的金智秀,很是诧异。

应该不是吧?

欧尼什么时候成泰妍前辈的fans了?

“别NAVER搜索了。”金智秀头也不抬的说道,“帮我把手机拿来,我听到有消息提示声。”

“噢,好的。”朴彩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机在卧室吗?”

“嗯。”

朴彩英走进金智秀和金智妮的卧室,一眼就看到了化妆台上的手机。

“欧尼,给你。”

金智秀折好这一个星星放到盒子里,接过手机。

解锁。

Wendy:滴滴[敲门]

金智秀挑了挑眉,抬头看了眼朴彩英。

朴彩英看着她,她看着朴彩英。

朴彩英疑惑的看着金智秀。

这丫头傻fufu的。

Jisoo:在的。

滴滴滴。

在金智秀回复消息之后完全是秒回信息。

Wendy:明天要一起出去玩吗?

出去玩?

金智秀愣了一下,孙胜完会邀请她出去玩这是金智秀没有预料到的。

她还以为孙胜完找她是和林烨有关的事情呢。

想了想,编辑道。

Jisoo:不了,明天要和成员们一起拍广告。

Wendy:哦哦,有行程就算了。

Wendy:你忙,工作重要。

Jisoo:下次我来约你。

Wendy:内![OK]

将手机放在桌子上,拿起折纸继续折小星星。

朴彩英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就走了,给金智秀一个手机,她可以在家蹲一辈子,她和这个宅女可是很难等同。

没有行程就在宿舍蹲到天荒地老,这种行为朴彩英实在是不太能够理解。

注意到朴彩英的离开,金智秀抬头看了她一眼,低头继续折纸。

……

十二月五号,周四,小雪。

十二月五号,首尔迎来了农历2019年的第一场雪。二十四节气韩国学的七零八碎的,农历上也是学了个四不像,但按照中国的农历来算,今天的的确确是首尔下的第一场雪。

林家每一处空间都充斥着温暖的气息,这是暖气长期开设的情况。

别墅门口。

“下雪了。”林烨端着茶杯,站在门口望着外面飘落的雪花。

雾蒙蒙的热气从杯子里缓缓升腾,只穿了一件高领毛衣的林烨站在别墅门口,伫立着。

一名佣人拿着貂绒大衣走了过来,李管家拦了下来,将大衣拿了过来,挥了挥手,示意佣人下去。

佣人朝李管家鞠躬,退开了。

“会长,披上外套吧。”李管家走了过来,说道。

“不用。”林烨抬手制止了李管家的动作,一只手端着茶杯,另一只手放回了裤兜里。

“我不冷。”

“内。”李管家低头应道,拿着大衣,退到一侧。

嗡。

李管家将口袋里的手机取了出来,抬头看了一眼林烨的背影,走到一旁去接电话了。

没过多久,脸色有些难看的李管家走了过来。

“会长,出事了。”

喝茶的林烨动作一顿,缓缓放下茶杯。

“说。”

李管家将刚刚得到的消息迅速告知了林烨。

林烨背对着李管家,他看不到林烨的表情,但能感受到周围气压的变化。

林烨手指轻轻摩擦着茶杯的杯身。

“阴沟里的老鼠。”

李管家听着林烨这平静中蕴含着怒意的话语,头低的更深了。

“备车,青瓦台。”言罢,林烨转身走进别墅。

李管家心头一惊,连忙鞠躬。

“是!”

看着林烨没入别墅内的背影,李管家心里掀起了巨大的风浪。

去青瓦台。

这一次,会长真的要发火了。

……

崔氏安保公司,会长办公室。

“你说林会长的车子进了青瓦台?”崔成元不可置信的看着向自己汇报情况的下属。

“内,林会长没有掩盖自己的行踪,原本在家的林会长突然乘车去了青瓦台。”下属再次汇报道。

“我知道了。”崔成元压下心底的惊悸,挥了挥手,“下去吧。”

“内。”下属向崔成元鞠躬后离开了办公室。

“青瓦台……林哥要做什么?”崔成元心里很不安。

作为林烨在韩国的左膀右臂,他当然知道林烨真正的权力背景从来都不是大检察厅的大长官。

林烨的特权来源,源自三星以及……青瓦台!

前者知道的人不多,但还是有一些人知晓。毕竟复苏能在韩国站稳脚跟,三星医疗的掌舵人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

而后者……

崔成元敢肯定,整个韩国知道这件事的人不超过十个。

林烨也从来都没有暴露过这层关系。

但现在他正大光明的前往青瓦台,这意味着什么?

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而且还是林烨都感到棘手的事情,需要借助外力。

可是,崔成元想不通的是,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林烨放下三星那边的关系,转而去找更为隐蔽的青瓦台?

崔成元皱眉想着。

三星……

比赛输了给对方玩一个月变态 最新章节阅读,

青瓦台……

忽然,崔成元瞳孔猛然一缩。

难道?!

……

大检察厅,大检事长办公室。

裴勇锡错愕的看着自家大长官。

“您是说,林会长刚刚去了青瓦台?”

“嗯。”大检事长看着裴勇锡错愕的表情不似作伪,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裴勇锡是林烨的一大得力助手他是知道的,连裴勇锡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吗?

“为什么?”裴勇锡忍不住问道。

“我要知道我还问你?”大检事长心里想着。

“没什么。”大检事长微微摇头,一副你现在还不是知道的时候。

裴勇锡并不知道自家长官其实和他一样懵。

“内。”点了点头,裴勇锡鞠躬之后离开了大检事长的办公室。

大检事长眉头皱了起来,看向窗外的越下越大的雪。

“刚刚初雪,就要有大事发生了吗?”

[比赛输了给对方玩一个月变态标签:p标签]……

复苏公司,社长办公室。

文元勋独自一人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空调暖气开的很高,但文元勋心里却是冰凉。

就在刚刚,会长前往了青瓦台。

这个消息像是插了翅膀一样飞到了各方势力的手中。

青瓦台!

很多人都戏称,在韩国这样的国家,财阀才是老大。但稍微了解一下都能发现,这句话太过绝对了。

财阀与官方的关系就像是中国古代的皇帝和丞相,彼此不可或缺的同时,也会必然有一方势大,一方势弱。

随着文先生的一系列改革,官方的劣势减小了许多,但依然呈现着弱势。

三星太子入狱,但只要财阀一天还是强势方,他这位财阀代表,就不会有一天真正被定罪。

可以预见,最多两年,这位三星太子爷就会出狱。

但即便这样,这也是官方与财阀的博弈。再确切一点,是青瓦台和三星、现代这几大老牌财阀的博弈。

寻常的财阀想要违背官方?

你想屁呢。

真要是所有的财阀都无法无天,韩国早就退步回封建社会了,网上也不会有人敢喷这喷那。

官方势弱是真,黑暗也是真,但不代表青瓦台就是废物。

在今天之前,想必很多人都不知道林烨在青瓦台居然还有着关系。

而为什么是今天选择暴露?

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是很多人都想要弄清楚的一件事。

等到林烨从青瓦台离开,已经是下午了。

在青瓦台待的这三个小时让很多心里有鬼的人坐立不安。

三个小时能做的事情太多了,能说的事情更是多到无法想象。

林烨去青瓦台到底做了什么,成为初雪时期萦绕在各方势力心头的阴霾。

九高茶楼,林烨专属茶室。

崔成元一进茶室,就看到背对着他,望向窗外的林烨背影。

“会长。”崔成元喊道。

“坐吧。”林烨没有转身,望着窗外已经被白雪覆盖的城市淡淡的说道。

崔成元挥了挥手,茶师起身离开后这才坐了下来。

“明天有什么事情吗?”林烨问道。

“没有。”崔成元当即回答道。

“明天在公司待着,会有人来找你,保密工作做好。”林烨继续说道。

“什么人?”崔成元疑惑的问道。

林烨转过身,走了过来,在崔成元的对面坐下。

“青瓦台的人。”

崔成元瞳孔一缩。

“有些阴沟里的老鼠坐不住了,以为借助一些肮脏的木棍就能够从下水道里爬上来,真是天真。”林烨明明是在笑,但崔成元却感受到刺骨的冷意。

“会长,你今天去青瓦台是……?”崔成元试探性的问道。

“明天青瓦台的人找到你自然就会知道了。”林烨没有回答崔成元,“全力配合青瓦台,如有必要,首尔的地下势力全部整合也是可以的。”

崔成元大惊。

难道是要对地下世界动手?

“会长,制定了新的规则后社团很安分,没必要”

“不是针对你们。”林烨打断了崔成元的话,“是一些肮脏的老鼠。”

那您老倒是告诉我是什么事啊,非要等到明天。

不过崔成元还是松了口气,不是对他们动手就好。

青瓦台真要是铁了心的处理他们,上不了台面的黑社会怎么可能扛得住。

只不过,有光的地方就会有黑暗,他们这些社团是不可或缺的。

“这件事情绝对保密,知恩那边也不要说。”林烨叮嘱道。

“是!”崔成元点头,林烨特意嘱咐了,他是不会告诉李知恩的。

“在社团里选几个干净的好手。”林烨忽然说道。

“干净的好手?”崔成元愣了一下。

“让他们进监狱。”

崔成元:“???”

我送我自己的人进监狱?

不过,崔成元知道林烨这么做必然有他的深意,倒是没有追问下去。

“需要多少人?”

“越多越好,最好能让这个监狱成为一言堂。”

监狱,一言堂?

“会长您要在监狱里弄死几个人?”崔成元好奇的问道。

林烨瞥了他一眼。

“照做。”

“内。”

见林烨不回答,崔成元也只能放弃。

这对他们来说并不难,每个人给他们足够的利益,有的是人愿意进监狱。

从监狱出来之后继续在公司上班就是了。

不会有人以为蹲过号子的人在安保公司混不下去吧?

真以为崔氏是什么正经的安保公司啊。我们只是正规,但不正经。

林烨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

大局已经布下,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最重要的证据了。

虽然林烨可以让这些人无声无息的消失,但这件事情牵扯到的人太多了,其中还有很多财阀。

虽然和顶级财阀没多少牵扯,但这种寻常财阀一多,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不常规的手段没办法使用,那就只能动用常规手段了。

至于青瓦台这层关系暴露会引起的影响,其实林烨是无所谓的。

这最后一个多月了,暴露也就暴露了。

不过,要连根拔起啊,不然等他回国,那些人后续找麻烦的话也不是她能够承受的。

林烨脑中掀起一阵阵的头脑风暴,不断的思考着各种情况的可行性。

崔成元没有打扰林烨,安静的坐着,思考着林烨刚才的话语。细细的品读,试图得到一些其他的讯息。

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的坐着,想的事情却是完全不同。

喜欢我又是个律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