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禄财对照表*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沈落对周围的声音充耳未闻,只是向程咬金,袁天罡和青莲仙子这一排人抱拳行了一礼,丝毫没有去看青毛狮王和杨戬等人,更没理会台下众人的反应,自顾走到了对面唯一的那张座椅上,坦然坐了下来。

当看到对面的狐不归时,两人都有短暂的呆滞,然后互相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在场众人顿时都愣住了,质疑和责问的声音也瞬间小了下来。

他们当中可没有一个傻子,看到沈落的行

十二禄财对照表*

为没有任何一人出面喝止,便知道他的身份定然特殊,只是心中好奇疑惑之感越发浓郁起来。

“诸位稍安勿躁,这位沈道友是今日代表方寸山,来与狮驼岭,魔王寨,盘丝洞和凌波城进行对质的。他代表的便是菩提老祖。”程咬金起身走上前来,为众人解惑。

闻听此言,台上众人神色如常,显然都已经提前知道了,台下不免又引起一阵骚动,纷纷猜测起沈落的身份,应当是那菩提老祖的嫡传,甚至是最为器重的关门弟子云云。

不过,程咬金却没有对沈落其他身份再说什么。

“诸位,本次衍和大会,旨在引导三界和睦,共襄各族和平大计。然先前却有一件震惊三界,扰乱和平的大事发生。想必各位也都已经知晓,那便是方寸山遭围攻一事。”程咬金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

众人闻声,再次陷入安静。

“我知道,三界中关于此事的各种传闻满天飞,各种小道消息传得有鼻子有眼,但今日我便要正本清源,将此事前因后果,重新梳理,详细告知大家。”程咬金继续说道。

“好。”台下本就有受过方寸山恩惠的宗门,立即响应道。

“还请客观公正,务必还方寸山一个公道。”有人随之响应道。

那些妖族和魔族宗门之人,则是三缄其口,没有半点声音。

“说起此事……”紧接着,程咬金便开始讲述方寸山事件发生的前因后果。

沈落在一旁听着,越听却越觉得有些不对劲。

在程咬金的描述下,此次以那四大宗门为首,联合许多中小宗门的灭门行动,变成了一场因为各种误会导致的乌龙事件。

在这一事件中,狮驼岭和盘丝洞依旧要负主要责任,而魔王寨和凌波城则负次要责任,至于对妖族和魔族联手,试图打开神魔之井封印一事,却干脆直接隐去不提了。

沈落眉头不禁紧蹙起来,双手死死抓着座椅扶手,手背青筋渐起。

就在他有些听不下去,想要直接起身反驳的时候,他的识海中忽然响起了国师袁天罡的声音。

“沈道友,莫要生气。此事我们是与方寸山商议过,他们同意了的。”袁天罡语气不急不缓。

“他们同意?老祖他们又没昏了头,怎么会同意这种事情?”沈落压根儿不信。

他这时候甚至认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方寸山才没人前来参加这场议事,反倒让他顶了上来。

“你放心,对于当事宗门的制裁不会少,只是不能以重开神魔之井的罪责去惩处,否则很容易会激化各族之间的矛盾,这并不是我们各方现在想要看到的。”袁天罡继续传音道。

沈落闻言,没有说话,陷入沉思。

袁天罡也没有出言多说什么。

“此事,真的已经经过菩提老祖同意?”片刻之后,沈落传音问道。

“怎么,连我的话也不值得你信任了?”袁天罡笑道。

沈落顿了顿,没有再说什么,算是默认了下来。

“魁魔王,冰冰仙子,杨戬,狮王,对于整个事件经过,你们可有异议?”程咬金说完,面向杨戬等人,问道。

“没有。”杨戬没有丝毫犹豫,当先说道。

他的语气干脆利落,甚至没有辩解说什么受人蛊惑之类的推脱之语。

“我虽为盘丝洞洞主,乃是一宗掌门,此事却实属不知,乃是我师姐花十娘擅自行动,给同道宗门造成深切苦难,实在羞愧难当。”冰冰仙子眼中满是愧色,说道。

“没有。”青毛狮王脸色铁青,只是简单说道。

攻打方寸山一事,他是知道的,也是同意了的,只因为他的两位结义兄弟言之凿凿地称,此事是经过天宫授意,不会有什么隐患。

谁成想闹到现在,天宫高高在上审判,他们却成了被判罚惩处的一方。

“此事,是我御下不严,本来不应该有什么异议,但若要说责任只在我们几个宗门,恐怕就有些失了公允吧?”魁魔王站起身,不紧不慢道。

“哦,魁道友此话是何意思?”程咬金眉头微皱,开口说道。

“我们魔族一脉,早在之前就已经归附于仙族,若是没有仙族授意,我们也没有胆子做这样的事,诸位说是吧?”魁魔十二禄财对照表王依旧淡然,说道。

台下众人闻言,不少都皱起了眉头,却无人出声响应,都是一副观望姿态。

现场气氛一下子凝重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说我天宫让你们去攻打的方寸山了?”李靖一语响起,一身雄浑气势顿时绽放开来,一股强大无比的压迫感顿时席卷向四方。

沈落身形微微一晃,很快又重新稳住。

“李天王不用急着以势相压,这次衍和大会本身也是来讲理的,不是来比拳头硬的。况且我也没说就是天宫授命,只是说责任不该全让我们担了。”魁魔王浑然不惧,冷声笑道。

“那依你的意思,该当如何?”李靖眉头一挑,问道。

“方寸山一事起因如何,想必诸位其实都很清楚,他们在三界中广收各方门徒,不管是人族,仙族,还是魔族和妖族,向来来者不拒,很大程度上破坏了各族的规矩,其欲制霸三界的野心昭然若揭,加之菩提老祖修为高强,又身怀至宝山河社稷图,已经为三界各宗所忌惮,我等宗门所做之事,不过是顺应三界民意罢了。”魁魔王两手一摊,说道。

此言一出,顿时如投石落水,激起一阵浪花。

台下嘈杂之声顿时大了起来,其中不乏一些激烈咒骂之语。

沈落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一只手不知不觉间紧握起来。

他在来之前就知道这次大会不会善了,多半会出变故,只是没想到,这变故来的也太快了些。

喜欢大梦主请大家收藏:

程咬金与场上这些大人物们寒暄一番后,便由早已候在一旁的侍女引着众人在第一排座位上坐下。

台下其余众人正想坐下时,又有几道遁光落在了演武台上,他们只得又站直了身子。

只见这次落下之人,一个个浑身气息磅礴不说,身上更是散发令人惊骇的妖魔气息。

十二禄财对照表*

这股压迫力十足的气息发散开来,令下方许多人族和仙族宗门顿生不满,但却都只是眉头蹙起,心里暗自腹诽,没有一人胆敢说半个字。

倒是那些妖族和魔族门派弟子,忍不住出声欢呼,打破了现场的沉静。

一时间,会场显得颇为喧嚣。

台上来的这几人,正中间的一人,身形魁梧挺拔,内穿青色皮甲,外罩毛领大氅,一头青黑微卷的长发微微散落,将棱角分明的面容稍作遮掩,正是狮驼岭的大洞主青毛狮王。

在其身侧,有一身着雪白长裙的婀娜女子,其头挽发髻,面覆轻纱,浑身气质冷若冰霜,去能让人一眼看去,就觉天仙在前,情不自禁生出爱慕之意。

其乃是盘丝洞的真正洞主,冰冰仙子。

在她身后,还站着一名身穿狐裘的青年男子,腰间挂着一只青玉酒壶,脸上神情懒散,丝毫没有被审判宗门该有的觉悟,

沈落若是此刻在场,定然能认出此人,正是与他不久前分酒同行的狐不归。

在他们身旁,还有一身材魁梧,身高近丈的光头大汉。

其面带妖魔面甲,上半身左面覆盖兽甲,右面裸露,现出铜铸般的肌肉轮廓,浑身散发着雄浑魔气,乃是魔王寨的当代寨主魁魔王。

站在其身侧的最后一人,不是妖族,也不是魔族,而是仙族。

其一身银甲鲜亮,浑身虽未刻意释放气息,却仍显得凌厉异常,正是凌波城城主杨戬。

早已落座的程咬金除了与杨戬微微点头示意外,对于其余几人则并未有所表示,其余落座之人也大多面色如常,没有起身打招呼的意思。

这几人站定之后,现场的骚动愈发明显,不少人开始议论纷纷。

不过,他们却并未像先前那些人一样,坐在背对大殿的那排座椅上,而是在侍女引导下,坐到了演武台左侧的那一排座椅上。

等到所有人坐定,大会却没有立马举行。

袁天罡目光一扫四周,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看向身旁的程咬金。

后者也不禁挠了挠头,有些不明所以,目光一阵逡巡,最后落在了站在演武台一侧较远处的弟子陆化鸣身上。

陆化鸣正与身旁的古化灵低声耳语着什么,见师父投来询问的目光,也不禁微微一愣。

“沈落这小子搞什么,明明早就和他说了大会的时间,还非说不用我早上去叫他,结果到现在还没来。”一时间没找到沈落身影的陆化鸣,不禁抱怨道。

“他不会是心生惧意退缩了吧?”古化灵疑惑道。

“他这家伙会害怕?怎么可能,我还真没见他怕过什么。当时在方寸山面对那么多妖魔的时候,都没见他怕过,我看多半是打坐修行得忘了时间。”陆化鸣摇了摇头说道。

他正要去找沈落时,却见他身后跟着一个狐族少女,从广场一侧快速跑了过来。

狐族少女一进广场,就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脚步一滞地停在了原地。

“迷苏姑娘。”沈落见状,也停下脚步,回身叫了她一声。

被沈落这么一叫,再一看他温和的笑容,迷苏的胆子也大了几分,连忙跟着走了上来。

只是还没走到近前,两人就都被羽灵卫给拦了下来。

“让他们进来。”不远处,程咬金一声高喝。

这一下,全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落在了沈落两人的身上。

“这小子,搞什么鬼,从哪儿捡来这么个狐族小姑娘?”陆化鸣不禁疑惑道。

演武台上,青莲仙子的目光也落在了沈落和小狐狸的身上,眉头不禁微微蹙了起来。

迷苏被人看得有些不自在,有些胆怯地扫了一眼广场,终于在演武台下方看到了自家狐族的长辈们,脸上这才露出了些许笑意。

那边的两名狐族长老也看到了她,两人先是一愣,随即脸色变得很不好看,连忙朝小狐狸招了招手。

“沈大哥,我……我先过去了。”迷苏说着,连忙跑向了自家长辈。

来到近前,还没来得及坐下,就被一名头发花白,脸上却犹存气韵的老妪狠狠瞪了一眼,低声怒斥道:“谁让你来的?”

“秋婆婆,你们早上怎么不等我,自己就走了。”迷苏丝毫没有被吓到,只是撒娇道。

“混账,早就说过不许你跟来长安,你却私自跑出族中跟来,还不立马滚回去。”秋婆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怒目道。

迷苏这才发现,老妪这次的责骂与以往不同,是真的生气了。

“唉,你这孩子怎么就是这么不听话,不让你来长安,你非要跟来。不让你来凑热闹,你还是找了过来,你……”一旁另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不忍责骂,却也无奈摇头道。

“华公公,怎么连你也……”迷苏顿时大感委屈,泫然欲泣起来。

“不准哭,现在立马给我滚回青丘去。”秋婆婆一声怒斥。

迷苏身子顿时一颤,显然也没想到平日里对她最最和蔼的秋婆婆,竟然会如此呵斥她。

这一声怒斥声音太大,顿时引来其他人的视线。

“罢了,罢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华公公拍了拍秋婆婆的手背,示意她稍安勿躁。

秋婆婆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神色,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叹息一声后,闭眼靠在了椅背上,什么都不说了。

迷苏红着眼眶,坐在了两个长辈身旁,低着头也不敢言语。

[标签:p标签十二禄财对照表]短暂的喧闹后,众人又惊讶万分地看到,一个身着青袍的青年男子,跃身而起,落在了演武台上。

“这年轻人是谁啊……”

“怎么就自说自话的上去了,那是他能呆的地方吗?”

“小子,你失心疯了,快下来……”

……

一时间质疑责问之声顿时从周围接连响起。

喜欢大梦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