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捆香怎么看吉凶,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这次宫宴,也是谢芫儿自婚后第一次与江词以夫妻身份一同于正式场合出席,故而花枝和钟嬷嬷亦是十分看重。

花枝更兴奋一些,早在收到宫里的帖子以后便殷勤地准备起来,还去向绿苔请教了不少。

眼下更衣梳妆的时候谢芫儿不想那么麻烦,看着花枝大张旗鼓地备出了各种胭脂、首饰头面等,把整个妆台的台面都摆满了,不由道:“还是照着平日里的样式来吧。”

平日里她就比较简单,发丝全部上挽成髻,戴上发冠和钗子便完事。

花枝不赞同地哆道:“那怎么行,这次可是公主与大公子一同出面,而且还是宫宴,不仅皇后与众夫人小姐们在,就连皇上和百官们也在,怎能随便呢。

“以前公主出嫁前咱们都没得机会参加这样的宫宴呢,这一次当然得郑重些。”

谢芫儿道:“不是不郑重,只是不要那么繁琐。我心里是十分正视这场宫宴的。可若是这么隆重地进宫,不就喧宾夺主了么。咱们只是去坐席的,又不是主角。”

花枝眨眨眼道:“可这些都是公主礼制内的头面啊。而且公主现在不仅仅是公主,还是定国侯夫人呢,公主要是打扮得太素了,会让人觉得寒酸,到时候就不光是说公主一人了,还可能会说大公子小气,要知道夫妻一体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谢芫儿听她一言,又想了想,觉得不是没有道理。

确实,她现在是有夫之妇,也不能什么事都只考虑她自己一个人。

遂谢芫儿道:“那你看着弄吧。”

于是花枝风风火火地帮她梳妆打扮起来。

平日里被她束之高阁的头面首饰,此刻被花枝挑着花样给她佩戴。

她面施粉黛,唇一捆香怎么看吉凶描红妆,那清澈干净的一双眼显得尤为淡然通透。

后来外面钟嬷嬷在通报:“大公子回来了。”

彼时江词一进屋,正逢谢芫儿回过头来看,两人的目光勘勘对上。

她平日里不佩耳饰,眼下长长的耳线坠子随着她转头的动作轻晃,发间步摇亦是晃动不休。

江词平时对女人的首饰不长记性,但他却还记得,她头上戴的步摇就是那日他买的那支。

这也是谢芫儿唯一要求佩戴的。

珠玉摇曳间,衬得她一张脸愈加的精致,不同于平日里的淡薄,双眉弯似夜下柳,明眸剪出水中月,那朱唇娇妩,更添几分明艳多姿。

江词猝不及防,一时就看愣了眼。

谢芫儿眼观鼻鼻观心,自我审视道:“可是不合适?”

江词回过神,若无其事地点点头道:“合适,挺合适。”

然后他自个就去换衣服去了。

他本身容貌就甚是英气俊朗,平日为出行方便,除了朝服就多是一身利落的武人装束,眼下整齐穿戴起来还甚是风流倜傥。

花枝见江词从屏风后面出来,连忙掇了掇谢芫儿手肘。谢芫儿便也回头看他一眼。

江词对上她的眼神,道:“怎么,不妥?”

谢芫儿摇摇头,道:“没有,很好。”

随后两人便一同出院子,在去江意院子的路上,谢芫儿走得甚是着急,结果回头看江词还不慌不忙,不由建议道:“你可以适当的走快一点。”

江词便问她:“你走这么急作甚,后面有人撵你吗?”

谢芫儿道:“花枝给我捯饬的时候耗了不少时间,肯定让小意久等了。”

江词不以为意,脚下也丝毫没有加快,道:“你这么想纯粹是自找烦恼。苏薄也回来了,他要是跟小意一起,两人指不定要腻歪什么时候呢。不然你看小意怎么没叫人来催呢?”

谢芫儿道:“便是小意等久了她也不会叫人来催的。”

事实证明,还是江词足够了解自己的妹妹妹夫。

两人到了江意的院子里,见绿苔守在门外,一问起,苏薄回房以后就和江意在房里就一直没出来。

江词看了看谢芫儿,一脸见怪不怪道:“你莫看苏薄这大将军在外头威风得很,一回来就是这德性。”

喜欢我的夫君权倾朝野请大家收藏:

这一年来,江意都在忙碌来羡的事,除了必要的几次宫宴参加以外,其余时候都甚少出来走动结交一捆香怎么看吉凶

而今来羡的事情终于解决了,了却她最大的心事,不必再担心出去走动会浪费时间,她便也可以不慌不忙地陪同苏薄一起进宫入宴了。

绿苔早早便准备好今日要穿戴的衣裳首饰。下午进宫前一个时辰便开始给江意梳妆打扮起来。

虽是已婚之妇的装扮,但与之前进宫有所不同。之前是刻意端着一种稳重老成之态,而今卸下那股子老成,依然端庄稳重,却极是符合她这年纪的娇娇明媚。

以至于苏薄回来接她时,刚一踏进房门口,通过铜镜看到她,便只顾直勾勾地看她。

江意正往唇上轻点胭脂,抬眸亦看了看铜镜里的他,眉眼天真娇媚,淡淡含笑,道:“你等等我啊,马上就好了。”

苏薄一边看她一边随手解了护腕,道:“我不急。”

绿苔见基本已经妥当了,便先退了下去。

江意将将

一捆香怎么看吉凶,

从春凳上站起身,怎想一转身就见苏薄已走到了她身后,勘勘将她抵在妆台边。

她笑着理了理他的衣襟,又抚了抚他袖上被护腕束出来的折痕,轻声软语道:“可要换身衣?”

苏薄道:“要换。”

江意轻轻推了推他,道:“那你还不快去。”

怎想非但推不动他,他反而倾身下来朝她靠近。

他低垂着眼帘,眼神直直落在她唇上,江意张了张口,连忙道:“苏薄,别闹啊,马上要进宫去……”

话没说完,唇就被他堵住了去。

他可不管进不进宫,他就知道胸膛里就像有把钩子,他被她勾得浑身骨头都在痒。

看着她温软的唇瓣,想亲就一头亲下去了。

江意呼吸都窒了窒,手里又推了推他的胸膛,结果反被他欺压得更紧。

感官里全被他的气息给霸占,渐渐她手上也就失了力道,整个人软绵绵地被他捞进怀里,一手掐着她的细腰,一手扶着她后脑,极尽深沉地吻她。

她口间倏而溢出两声低喃,双手紧紧捻着他腰间的衣裳。

待他终于辗转品尝了她的甜滋味,方才离了离她的唇。低眼看见她衣襟下的纤细脖颈,耳根下的几缕细发点缀显得极其白嫩细滑,他便缓缓俯头下去,湿热的唇在她脖间轻轻一吻。

苏薄低低问她:“要不要去床上休息一下?”

江意眼神潮润,蒙着一层水雾,含娇似嗔地软软瞪他,这会儿去床上能休息?

她才点的唇脂被他吃得干干净净,道:“才不要,一会儿嫂嫂就要来找我了。”

声色里都有股子妩媚之意,说着她便转回身去照镜子,看看发髻什么的有没有乱,边道:“看吧,你一乱来,我又得重新弄。”

苏薄站在她身后道:“我没弄乱。”

江意又嗔他一眼。

苏薄知道她花了时间梳妆,他手掌又宽厚,扶着她后脑时格外注意,因而还是端庄明艳的整齐模样。

江意只好重新点唇脂,道:“你快去更衣吧。”

她望着铜镜里的他转身去换衣裳的背影,脸颊还有些热热的。

随后绿苔在门外道:“小姐,大公子和少夫人过来了。”

江意连忙平复一下心境,苏薄动作也快,已经换好了衣裳。

今日入宴他着的是往日她做给他的靛蓝色宽袖衣袍,英俊挺拔,很有两分郎君朗朗如玉之感。

江意站在他面前,神色温柔地抬手替他整理一下襟袖,边应绿苔道:“出来了。”

喜欢我的夫君权倾朝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