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色的老房子 :学者: 蓝莓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忙了两个半月,终于完成了妈妈老房子的拆迁。我可以松一口气了。她陪着他去了他妈妈的老房子,搬了家,转了搬迁办公室的钥匙。

租了一辆很大很长的车。其实我妈东西很少。我妈已经两年多没认真住过老房子了。由于洪水淹没了一米多高的老房子,老房子又黑又潮,墙皮都脱落了,像个受不了折腾的气喘吁吁的老人。从那以后,我妈开始轮流住几个儿童之家。

在拆除老房子的过程中,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明明是20多年前卖给亲戚的老房子。说到拆迁的好事,想尽一切办法反悔,抓住更多,真的很流行。在物欲横流的这一年,就算是亲人,在重大利益面前,小心眼的人都是唯利是图,没有任何好感。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这种类似的事情了。喔!现在的人怎么了?他们为什么会患上如此严重的红眼病?

她又一次学会了金钱对自私丑陋的守财奴的神奇力量,又一次看到了人性被金钱化后的卑鄙丑恶的面目和灵魂。想想吧,人就是这样的动物。如果失去了真情和善良,就不如猪狗这种低级动物了。人比狗好,狗懂得摇头摆尾对人表示善意。而一些被金钱奴役的奴才,失去人性的所谓的人,连狗都配不上。自私、贪婪、职业、谎言、欺骗都暴露无遗,人性的一切丑恶都围绕着“钱”这个词,让人觉得见苍蝇见蛆一样恶心。于是她想起了《伊索寓言》中关于上帝造人的传说:上帝造人的时候,用不是人的低级野兽来造人,是因为太过焦虑,所以世界上有非人的恶行言行,也有人性的种种丑恶。这样想想,所有恶心的烦恼都会得到缓解,人性丑陋的时刻会变成一种可笑和玩笑。

搬动东西之前,他在大门口放了一条鞭子,好发大财。毕竟拆迁是好事。不然不值几块钱的三栋老房子怎么会引发这么多恶心的事件?他们和妈妈在老房子的院子里,以老房子为背景拍了照片。妈妈的背是小骆驼,眼睛浑浊。大哥生气了,其他弟妹没出现,远的没来,近的没来帮忙搬。

搬完锅碗瓢盆,他在老房子前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嘴里念叨着:这是多年的老房子,我奶奶在的时候我就住在这个老房子里。这座老房子将被拆除。给你鞠躬。……她看着你鞠了一躬,嘴里说着什么,没有意识到有什么酸酸的东西上来了。是的,现在他们锁上了存在了近百年的老房子的门,他们锁上了那个永恒的思想。再过几天,老房子将被夷为平地,一个美丽的国际机场将建成。老房子永远不会存在,家乡也要成为我心中的形象……

她默默地跟着他走出了老房子,走出了老房子的大院子。在母亲锁大门的前一刻,她回头看了看院子里盛开的两株凤仙花,火红的花朵还在坚持着老房子里剩下的几天。风在吹,凤仙花在轻轻摇曳。你不愿意和我们说再见吗?花是世界,草是菩提,花是多情,风是利害。永别了,老房子,永别了,旧院子曾经绿红一片。在未来的日子里,老房子只能出现在他的梦里,他的家乡只能是他梦寐以求的家乡。老房子和家乡在一个红色的时代一起消失了。每年夏天,孩子们采摘凤仙花,碾碎并染指甲,也会成为美好的回忆。就像多年前她的家乡和父母的老房子消失在茫茫的原始森林里一样,近十年来祖传的老房子也消失了,家乡也随着老房子一起消失了。一代又一代,总是这样。老房子和老家都被新生代拆了。但是近十年来,农村的老房子消失的太快,家乡走的太快。眨眼间,人就没有时间回头品味了!

我年轻的时候,人们总是渴望逃离家乡、老房子和外面的世界。几十年转瞬即逝,回来都是白发,童年玩伴散了。反而对老房子的最初记忆越来越清晰。岁月磨掉了每个人的棱角,就像老房子的皮。物化的亲情也随着岁月的飞速发展而备受折磨。一个在表面,一个在背面。在夜晚的热风中哭泣,就像一座老房子,在它的眼睛哀叹自己的命运之前就要死去。在夜梦的悲凉中,她清晰地看到了刚刚搬迁的祖坟,与土地分离,就像被拆迁的农民,被放在架子上,放在类似城市人的鸽子笼里。她看到了深蓝色天空中的星星,那是她亲人空洞的眼睛?如月光,印在月牙形残缺的窗上,是想把那些几乎被人们遗忘的古老爱情故事和传说联系起来吗?一切都很安静嘈杂,老房子的窗户像瞪着忧郁的眼睛,所以又冷又暗。

老房子是故乡。老家的老房子是我小时候穷但幸福的保护,是我妈暮年的最后一个念头。老房子在记忆中越清晰,在现实中就越模糊,以至于最后连一丝影子都找不到,只能存在于期待的梦境中。如果你能梦想到失落的老房子里有一大家子人幸福地亲吻吃月饼,那该是多么幸福的时光啊。如今的老房子已经不能承载几代人灵魂的皈依。今年春节,亲人的灵魂,老宅去哪里找?他们记得回家的路吗?除夕鞭炮声响起,祖先的灵魂会不会在家乡的夜空中游荡?就这样,老房子渐渐远离了一大块碎石的声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