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仙折腾人的症状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独孤云倾嘴角一抽,真是狠心的丫头,走的这么干脆利落,刚才想她爹娘伤心哭的时候怎么想起他的怀抱了,走时就不能给他一个拥抱。

叹口气,看来距离他想的两情相悦的状态还有些距离,再次扭头看了眼她住的闺楼,脚步轻快的往外走去。

不管怎么说,这距离已经越来越近了。

罗管家和霍飞看到他出来了,立即迎了过来,独孤云倾对罗管家道,“等他们两家人离开后,把他们住的地方拆除重新建造,按照锦王设计的建造,是锦儿说的。”

罗管家一愣,郡主什么时候见过皇太孙殿下了,难道是皇太孙殿下回来之前两人就商量过了,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独孤云倾为何突然来了锦王府,处置了二爷和四爷。

要不然独孤云倾也不可能知道王爷之前设计过锦王府。

“是。”罗管家恭敬的应道。

终于能建造王爷希望的府邸,他还是很开心的,只是心里也有些难过,不知道王爷和王妃还能不能回来。不管王爷和王妃能不能回来,只要两位小主子在,他就要尽心尽力的照顾好锦王府所有的事。

“让霍飞留下帮你,有谁不长眼的不用客气。”独孤云倾留下一句话给罗管家,就离开锦王府回皇宫去了。

罗管家松口气,这样最好了,有霍飞跟在他身旁,事情更好办。

所谓的二爷和四爷真本事没有,但是娶媳妇生孩子的本事可不小,妻妾成群,孩子成群,想要让他们离开也要费些功夫。

虽然等下就会有皇帝的昭告,他直接用武力解决也正大光明,但毕竟没有皇太孙的人跟在身旁更省事,更有说服力。

两家人再混不吝的,也不敢在皇太孙人面前撒泼。

独孤云倾一路走出锦王府,到处可以看到四处奔走慌乱的下人,听到不远处院子里女人孩子不停的哭声。

他没有丝毫手软,他们对付小蜜糖时可也没手软过,那些杀手那个不是心狠手辣的。

独孤云倾走到正门的时候,正好看到急慌慌跑回来的四爷,身后还跟着一个同样慌张的小厮,看样子就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回来了,衣衫都没穿好。

他看到独孤云倾顿时吓得一抖,赶紧跪了下去,身后的小厮更是跪的很实在,都能听到噗通的声音。

独孤云倾理都没理,直接出了门离开了。

四爷哆嗦着爬起来,看了眼独孤云倾的背影,赶紧往府里跑去,他还在外面花天酒地就被自己房里的下人跑来告诉了府里发生大事蟒仙折腾人的症状了,要被撵出锦王府了。

他大惊失色,怎么这么突然,皇太孙怎么管起他们锦王府的事来了,他赶紧回来,想看看事情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而门外跪着的之前看门的嚣张下人,已经跪麻了双腿,但是依然一动不动。

他很清楚,皇太孙来了,罗管家回来了,锦王府的天变了。再也不是二爷和四爷的天下了,而他作死的行为还不知道会得到什么惩罚。

余光看到皇太孙茶白色的锦袍和靴子从他眼前晃过,他的心沉到了底,浑身冰冷。

他怎么也没想到一项讨厌荣锦郡主的皇太孙居然突然给荣锦郡主撑腰来了,早知道,他怎么会这么作死。

独孤云倾回到皇宫,正好大总管出来找他,看到他进宫来了,立即道,“殿下,国师进宫了,皇上让殿下去御书房。”

“嗯。”独孤云倾点了下头,往御书房走去。

大总管看着不卑不亢的少年,心里有个想法冒出来,这个少年早就不是他和皇上能看透的了。

以后的天下,也不是皇上能左右的了,国师的话就像是一个警钟敲在了他的头上,以后对皇太孙殿下要敬仰着才行。

一路走去,独孤云倾可以清楚的感知到大总管情绪的变化,身上的气息在他面前越来越收敛。

凤眸划过一道了然,这么精明、极会审时度势的人,自然知道眼下的形势是什么样的,也能估算出未来的形势由谁掌控。

此时他心里明白为何历任帝王都要将权力和实力都牢牢的攥在手心里,因为身边的人都很会见风使舵,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坐在那把椅子上的人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

纳兰荣锦从空间里一出来,就看到舅舅和弟弟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很明智的不等他们问就直接说了,她干什么去了。

“我回王府去看看,云倾哥哥把府里的人都给清出去了。”简单的一句话就把事情说清楚了。

云廷眸光一凝,独孤云倾这小子还真是有心了,知道在他们姐弟两人回去之前把王府给清理干净,既然这么大的动作,必然是皇城的事他有办法解决了,这是一举两得的事。

既解决了他们王府的麻烦,又让世人知道他对自家外甥女的心思,这小子年纪轻轻,心思可深沉阴险的很。

幸好他的心落在了小锦儿的身上,要不然,这个婚约还不知道会带给小锦儿什么伤害呢。

纳兰荣赫一听姐姐回王府了,情绪低落下来,纳兰荣锦知道,弟弟必然也是想爹娘

蟒仙折腾人的症状免费阅读*

了,故意笑着道,“小赫,你不是早就想要个自己的院子吗,这回我让罗叔把他们住过的院子都毁掉,按照爹设计的样子重新建造王府,等我们回去皇城时,就都能建造完了,爹娘回来绝对会很惊喜。”

纳兰荣赫听了姐姐的话向往起来,两人说起爹对家的规划,云廷默默的听着,知道姐弟两个用这样方式思念着他们的爹娘。

而此时,独孤云倾已经来到御书房门外,不用进去他也感知的到里面几位朝中重臣都在,也是,国师有重要的事说,他们这些作为见证人的重臣怎么能不在呢。

大总管压低声音道,“殿下,陛下说了,殿下到了直接进去就可。”

“嗯。”独孤云倾应了一声,抬脚走进御书房。

御书房里,除了皇帝坐在御案后,就只有国师坐在了皇帝左边下首,其他的重臣都站在两侧。

本来都在争论着什么,看到独孤云倾进来了,瞬间鸦雀无声。

喜欢神弓战妃请大家收藏:

纳兰荣锦认真的点了下头道,“听你的,我去看看我院子里的花怎么样了,那可都是爹娘四处给我找来的珍稀品种。”

说着话她站起来,往窗边走去。

“罗管家让人照顾的很好。”独孤云倾站在她身边,和她一起往窗外看去。

下面院子里的景色映入眼帘,倒是真的赏心悦目,花圃设计的很用心,花卉的品种就是皇宫里都没这么齐全,锦王夫妻真不是一般的宠女儿啊。

而且很多品种都很金贵,很难侍弄的,可见罗管家也是用了心的。

纳兰荣锦指着前面的房子道,“那是我爹娘的房间,那是小赫的房间,都有一扇窗对着院子里,小赫小时侯还因为偷懒从窗户里爬出来,结果摔了下来,虽然没受伤,但是因此毒发了,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敢爬窗了……”

纳兰荣锦嘀嘀咕咕的说着以前的事,虽然弟弟身体不好,需要爹娘日夜守护着,但是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光还是很幸福的,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

独孤云倾默默的听着,可是听着听着声音不对了,扭头一看,怎么哭了,顿时慌了,“锦儿,怎么了?”

“我想我爹娘。”纳兰荣锦扑进他怀里,哭了起来。

独孤云倾身子一僵,想爹娘?对于他来说那是多么遥远的感觉。

他出生母妃就去世了,大皇子这个爹对他极其不喜。小时侯他每天、每时、每刻都在想念他们,可是母妃已经故去,爹又对他不喜,那种不喜已经达到了厌恶的程度。后来他明白对于其他孩子来说很自然正常的父爱对于他来说就是奢望,玉石就只想念母妃一个人了。可那时的他都不知道母妃长什么样,想念的只是娘亲两个字而已。一直到七岁他能打开母妃留给他的空间戒指,才看到那副母妃留下的自画像,娘亲才在他心里有了具体的样子。

但是,生活的冷漠和无情,让长大的他已经习惯不在依靠任何人了。像纳兰荣锦这样想念爹娘都想哭了的状态,他是没有机会体会了。

也许很小的时候需要爹娘怀抱温暖的时候他有过这种思念和期待,但已经不记得了。

因此,他抱着纳兰荣锦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可是听到她哭的这么伤心又很心疼,搜肠刮肚的终于找到一句安慰她的话。

“别哭了,我会跟你爹娘一样对你好的,不,会比他们对你更好,只对你好,一辈子都对你好。”

纳兰荣锦听了他的话有些哭笑不得,这是怎么安慰人的,难道这世上还有比她爹娘对她更好的人?

爹娘给了她生命,为了她和弟弟付出太多,要不然也不会义无反顾的去了那里。

不过,鉴于独孤云倾的确没有这方面的哄人经验,就接受他的安慰了,不管怎样被他这样一安慰,她的伤心的确减少了,听到他说只对她好,一辈子对她好的话,心里还甜丝丝的。

从他怀里出来,擦掉脸上的眼泪,整理了一下心情,拉着他往楼下走去,“小赫的房间里也有一块玉石台,也带走,小赫现在修炼正好用上。”

独孤云倾被她牵着手往楼下走去,这样的感觉极好,是他十年来梦寐以求的画面。

来到楼下他才回过神来,赶紧道,“罗管家在前面院子里,你要见他吗?”

纳兰荣锦脚步一顿,摇摇头道,“现在不适合见他,我们爬窗进去。”

纤纤玉指,指了指弟弟房间对着她院子的窗户。

调皮的模样让独孤云倾忍不住的勾起唇角,“好。”

这些年他虽然没少爬窗,而且爬的都是她的窗,但跟她一起爬窗还是第一次。

纳兰荣锦拿出一把匕首,熟稔的把窗插拨弄开,然后打开窗,手按在窗上,轻巧的跳了进去。

玉石台和她房间里的玉石台摆放的位置一样,她是从独孤云倾的空间里出来的,想要把玉石台直接收到自己的空间里去行不行还不知道。

她从独孤云倾的空间里出来的,是无法直接进去自己的空间里的,必须从独孤云倾的空间里回到她的空间里。空间也是有限制的,也就说,你从谁的空间里出来就要从谁的空间里进去。

应该是鸿蒙空间之间的限制。

还没试过东西可不可以,意念一动,玉石台就被收进了她的空间里。

还好,收东西进去还是可以的。

独孤云倾刚进来,就看到她事情已经办好了,为了不惊动院子外的罗管家,两人又从窗户爬出来了。

这样新奇

蟒仙折腾人的症状免费阅读*

的感觉,让独孤云倾有种回到他们小时候的感觉,那时候纳兰荣锦是个很淘气的小姑娘,陪着她做了不少他的身份不允许他做的事。

“你要怎么跟你皇祖父解释今天的事?”纳兰荣锦担心独孤云倾被他皇祖父训。

毕竟他这么明晃晃的给她出头,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是怎么回事。

[标签:p标签蟒仙折腾人的症状]“皇祖父不会为难我的,还会乐见其成。”独孤云倾凤眸划过一道事情尽在他掌控中的自信光芒。

这样的独孤云倾有种无法言说的魅力,让纳兰荣锦看花了眼。不过,再被美色迷惑她也保持着理智,没有多问,既然他这么说了,必然是安排好了退路。

“府里的事交给罗叔就好,等他们两家的人离开后,你告诉罗叔,就说是我说的,把他们住过的院子都拆除,按照我爹以前的设计重新建造,罗叔就明白该怎么做了。”纳兰荣锦也不能待太久了,避免弟弟和舅舅担心。

虽然爹娘不知道会不会回来,但是他们姐弟两人都要在这里生活,即便以后会去那里寻找爹娘,但是,眼下的生活她也想过成爹娘希望的样子。

“好。”独孤云倾知道她要回去了,有些不舍的。

他发现,相处时间越久,他就越舍不得跟她分开,哪怕是天天都会见面,也不舍得。

纳兰荣锦显然没有他依恋她这么依恋他,潇洒的挥挥手就进去他的空间里了。

喜欢神弓战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