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仙家折腾你的症状,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私人医院里,王琳接到消息匆忙赶来,还没到病房里,就听到了她们母女俩的哀嚎声,就算处理好了伤口,还是会很痛,只要牵动脸部肌肉,她们就会感觉到钻心的疼。这个时候,她们终于明白了,有那么多方法可以帮江云歌出气,他却选择了这一种。

因为,这种方式,当真让人生不如死。

江媛看到王琳的那一刻,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可她不敢大声说话,只要稍微牵动了脸部肌肉,她就会特别疼。

王琳皱紧眉头看着躺在床上的江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样子?你都做了些什么?这伤,又是谁干的?”

江媛拼命摇头:“你别问这些了,快帮帮我和我母亲。我们真的快痛到受不了了。你肯定有办法的,先让我们止疼,再想办法恢复我们的容貌。这份恩情,我一定会铭记在心。等我好了,你要我帮你做什么事,我都答应。”

“这……”

王琳看着被绷带缠住全脸的两个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王琳学姐,你一定要救我们。如果连你都救不了我们,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找谁了。你不是说,你的药能够抹平所有伤口吗?快!你快给我吃几颗,让我快点好起来。这样下去,我真的会死。”

母女俩以为,王琳看到她们这个样子,肯定会毫不犹豫出手救人的,可事实并非像她们想的那样。当江媛向王琳求助的时候,王琳在犹豫过后,竟然拒绝了。

“我没有药。”这个答案顿时让母女俩都石化了,江媛认为,肯定是自己听错了,王琳一直那么好心在帮她们,怎么会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拒绝自己呢?

“学姐,你……在跟我开玩笑吗?我都已经这样了,真的再经受不住任何打击。你别逗我了!”江媛的心都慌了,她死死盯着王琳的眼睛,一边告诉自己,这肯定是在开玩笑。

王琳看着面目全非的江媛,早已经没了开玩笑的兴致,反而开始怀疑,自己一开始帮江家人,是不是错误的决定。他们门派的药也不是白菜价,自然不是什么人都能给的。她把这一家人拉入门派,就是为了让他们为门派做贡献。

现在倒好,还没开始,江媛就先把自己给搞废了。这张脸,要治好可有着不小的难度,她真有必要花费经历去救她吗?这会不会是赔本买卖,尚未可知。

“你都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我还有必要跟你开玩笑吗?”

王琳的心一下子就凉了:“不会的!你之前不是答应过我,只要我有需要,就可以随时找你帮忙吗?你可不能食言啊!说过的话,怎么可以不作数?”

“我是这么说过,可那是以前。门派对于有价值的人,向来都是慷慨的。江媛,不是我不肯救你,而是,我需要给师尊一个交代。门派的资源,不给废物。”

江媛明白了王琳的意思,现在的自己,在他人眼里,无异于一个废物。试问,这样的她,还有什么资格要求王琳出手相救?

很快,她回过神来,坚定的看着王琳,甚至连自己身上的伤痛都忘了。

“我不是废物!我会证明给你看,我不会是废物的。刘珍是个意外,可我已经发展了一颗棋子。”她本想告诉王琳,这人是谁,可她犹豫了一下,那人可是自己唯一的筹码,她得防备王琳一二。

王琳见她特地留了一手,满意的笑了笑:“你还有一颗棋子?怎么不说下去了?”

她犹豫着,这才说道:“这只是开始。学姐,我们一家都愿意依附门派。我和我妈现在只是脸被毁了,一旦好起来,我们还可以帮门派做很多事。还有,我妹妹。江雅毫发无损,你们需要的话,我们可以为门派做任何事。只要,你们能够每个月给我们权家每个人一颗药,我们一定会对门派,对师尊,忠心耿耿。”

这下,连罗玉凤自己都愣住了。她之前就看到了,江媛和江宏义吃了药之后,性情已经变得暴躁起来。如果这个时候,她和小雅也加入其中,她不敢想,以后家里会变成什么样。每个人都自私的只想到自己吗?

她生两个女儿,可不是为了这种结局。

罗玉凤拼命向江媛使眼色,这件事可大可小,一定要考虑清楚。进去了,那可一辈子都摆脱不了了。

王琳一眼看穿了罗玉凤的心思,如果不是全心全意投靠门派,王琳是不会鲁莽答应的。

“你还有些理智,知道把筹码留着,可以跟我谈条件。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是我找到的人,防备我,那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你刚才说,你们全家,都愿意投靠门派?江媛,你只是你自己,不能代表江家所有人。说话的时候还是要考虑清楚!更何况,你们这样的伤,现在医学技术也不是治不好。正好,你们可以有一个正大光明的机会去整容,这不是很不错吗?只是,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多吃点苦头罢了。”

这正是罗玉凤所想,既然可以整容变得更美,为什么要去找王琳要那种可怕的药呢?而且,还要把江雅拉下水。她深知江雅对此事的态度,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罗玉凤自己也不想答应。

她顺着王琳的话说道:“既然王琳都这么说了,媛媛,我们还是不要让王琳为难了。等伤好了以后,你还是可以回到以前的样子。”

有仙家折腾你的症状,

“我不!”江媛像是着了魔一样,一口否定了罗玉凤。

“妈,整容也是有风险的,而且,你知道,这要花费多少时间吗?万一失败了,我承受不起这么大的风险。整容的过程又会有多大的痛苦,你想过吗?王琳学姐这里的药能快速恢复脸上的伤,我们为什么不用?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有想明白。整容难道就不要钱了吗?”她一激动,扯痛了脸上的伤口,疼有仙家折腾你的症状得浑身冒冷汗,也没有喊出声来。

这一切都是江云歌给她的,她等不了那么长时间。等自己整容后恢复容貌,江云歌还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到时候,她们之间的差距只会更大,她还如何打败江云歌?

她不会给江云歌这个机会成长起来!她绝不让江云歌称心如意。

喜欢替嫁娇妻甜又飒请大家收藏:

“看来,你并不需要我。”君衍并不喜欢她逞强的样子,

有仙家折腾你的症状,

假装转身要走,江云歌以为他生气了,连忙拉住了他。

“我就随口一说的,你真生气了?公司那么忙,我担心你的身体,希望你在家里好好休息。我的伤……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应该不会?你知道,你这伤差一点就伤到骨头了吗?那瓶浓酸,可不是一般的浓酸。”他找专人检测过,这是调配过的浓酸,腐蚀性比市面上的浓酸强很多,时间长一点,她整个脚都能融化了,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都已经这样了,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我。其他的,也没有大问题,我现在也只能躺在床上。你太辛苦了!我这不是舍不得嘛!”

“家里少了你,床上也空荡荡的,我不习惯。”他说着,拿起了热毛巾替她擦掉额头上的汗:“这里病房够大,你在这养着,我让吴叔送换洗的衣物过来,在你出院之前,我会一直陪你在医院里住着。而且,我现在也不用去公司上班,正好可以专心照顾你。”

虽说不上班, 可江云歌知道,私底下,君衍还是要处理很多事,不然,他也不好拿捏住整个局面。

“还说给你自己放个假,结果,就这样泡汤了。”她叹了口气,握住了君衍的手,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像是受了伤,整个人都变得更加矫情了。从来不喜欢示弱的她,见到君衍,竟想在他面前撒娇。江云歌起初也被自己的行为吓了一大跳,不过后来她就释怀了,她在自己的老公面前撒娇,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没了瞌睡,两个人就坐在那聊天看电视,江云歌无意间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酸味,这味道,似曾相识。

“你身上怎么有一股浓酸的味道?”她奇怪的看着君衍,若有所思。

君衍笑了笑:“我看,你应该是属小狗的,鼻子这么灵。这的确是浓酸的味道,就是泼在你脚上的浓酸。”

江云歌心里一惊,看着君衍,已经猜到了他刚才是去做了什么。可江云歌又不希望他为了自己脏了手。她试探着问道:“你……去找刘珍了?”之前,二哥说过,君衍回学校处理她的事情,刘珍不可能一直被扣在教务处,她更想知道,君衍是怎么处置刘珍的。

“你知道多少?”

“二哥说,刘珍是竞选上被淘汰的人,不服我是第一名,曾经去学生会闹过,被韩硕给打发走了。”除此之外,宋羽没有再说其他的了。

“就这些?那么,你觉得,真相是什么?”

君衍说,有真相!那么,这件事就没这么简单了。她看着君衍,很快有了结论:“刘珍,是被人唆使的?可是,我看她当时的样子,完全失去了理智,不像是得了好处去替谁做这件事。”

“她的确不是替谁去做这件事,找你麻烦是真的,只是,她以为的真相,和事实有着很大的偏差。阴差阳错,你在有心人的推动下,当了别人的替罪羔羊,这才会被刘珍仇视。”

江云歌微微挑眉,没想到,这件事背后居然这么复杂。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

“你觉得,在京都城里,谁最不希望你好过?”

江云歌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人的名字,不过,很快,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应该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吧!

“你已经有答案了。”君衍看着她,笑容平静,江云歌心里一沉,从君衍的笑容中找到了答案。

“真的是她,江媛?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她怎么敢这么做?以前,她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她并没有出面,侥幸以为,刘珍不说,我们就查不到她的头上。事实上,我只花了一个小时,就查到了她身上。不过是个自作聪明的女人,我说过,伤害你的人,我都会让他们加倍奉还,一个都不会放过。”

江云歌大惊,抓住了君衍的衣袖,迫切问道:“你做了什么?”

他身上有浓酸的味道,那么……

“你不会用同样的方式,对付了刘珍,还有江媛?”

君衍长叹一声:“还有一个意外之喜,也算是,我替你收回一点利息。你不是一直把罗玉凤视作死敌吗?她毁了你的家庭,我现在,替你给了她些教训。”

江云歌有些害怕,她们这样的人,怎么配让君衍弄脏手?

“你不该这么做的,就算要报仇,也是我亲自去。你这么做,岂不是弄脏了自己的手?”

“她们还不配让我弄脏手,是她们自己动手的,实际上,我什么都没有做。母女俩抢占着承担罪过,最后,算是老天有眼,那盆酸泼在了她们母女俩的脸上,两个人都受伤了,现在,应该被送去医院处理伤口。场面太血腥,不适合你这样的乖孩子看。”

江云歌抽了抽嘴角,在他眼里,自己还是个乖孩子吗?

“君衍,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她抱紧了君衍,虽然他没有说,可江云歌心里清楚,君衍亲自出面,肯定有风险。他说得很轻巧,那也要他用自己的身份压住,那母女俩才会老老实实接受惩罚。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他为自己做的。

“对了!刘珍呢?她不会也……”

“她被江媛安排的人轮|奸,现在,我让警方介入立案调查,她会因故意伤人罪被起诉,这是她该有的惩罚。等待她的,将是公平的审判。”

至于他为什么没有对江媛用同样的法子,那是因为,君衍比谁都清楚,以江宏义的手段和人脉,就算把江媛送进去,对江媛而言,也是不痛不痒的一件事。江家和云歌的恩怨,最终还是要留给云歌自己来解决的。

这次,他只是出面为自己的妻子讨回公道,仅此而已。

他们亏欠云歌的东西太多了,可不是一点皮肉伤就能还清的。

第二天,江媛和罗玉凤莫名其妙被泼了浓酸的事情就被传开了,头一天,江云歌被伤了脚,刘珍刚被抓住,江媛母女俩就被泼了脸。不知道的会认为江家人倒霉,知道其中门道的,不用说也知道,这是那位爷在为自己的女人出气。

毕竟,刘珍在行动之前和江媛频繁见面,学校里,有仙家折腾你的症状不少人都看见了,消息一传开,大家便了然于胸,谁也不敢说破,只是各自心里明白,是这么回事。

喜欢替嫁娇妻甜又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