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龙脉将出帝王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次日清晨,王舒月刚从办公室的躺椅上挣扎爬起来,就听见早起的生儿一路兴奋尖叫着冲进行政大厅。

“师父!师父!师父你快醒醒!来了好多好多人!”

孩童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变得格外尖锐,王舒月还有点发蒙的脑子像是被尖针扎了一下,顿时清醒过来。

“什么情况?你说什么?”王舒月走出办公室,一把逮住刹不住车的小徒弟,疑惑问。

生儿深吸了一口气,喜笑颜开的指着外面说:“大哥哥带了好多人来,都在小卖部门口那呢。”

王舒月一挑眉,心道这速度够快的啊。

“回屋呆着去,别乱跑听见没有。”一拍小徒弟的屁股,王舒月准备把他撵回房间去。

小家伙却不乐意了,扭着身子要往外跑,嘴里囔着:“艾晴师叔都在呢,我也要去帮忙。”

眼看小人跑了出去,王舒月无奈摇头,由他去了,不紧不慢朝小卖部那边行去。

毕竟,身为项目会长,改装的逼还是要装的。

等王舒月到的时候,听到风声的柏青风和欧克勤早就到了,两人配合默契,一人整理这支足有上百人的队伍,一人收缴对方交上来的招工表,一切井然有序。

见此场景,王舒月满意的点了点头,“咳咳”重咳两声,提醒场上人员自己的到来。

众人闻声望去,见到王舒月,柏青风暗嗤一声装逼,站在人群最前面的李仙芝立马抬起手臂,冲王舒月兴奋挥舞着。

“报告会长,此次一共带来一百一十人,分别来自御兽宗、御音宗、符宗、器宗,大多是交换生,但也有四十名宗门本土弟子,他们对咱们这个项目都很有兴趣,希望能够加入。”

李仙芝认真的禀报道。

王舒月抬眼看向他身后那些宗门弟子,各个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小姑娘,见她望来,下意识站直,拿出自己最好的精神面貌,期待被挑选上。

王舒月很满意,“很好,我宣布,从现在开始,你们都是东方神龙村的建设者,这份伟大的荣誉,终将属于我们这一批先驱者!”

她上前一步,热情的抬高双臂,“我代表我们东方神龙项目组,欢迎大家的到来!”

“希望在接下来的建设中,我们克服困难,不畏艰险,共同建设现代化新农村,让红色的光芒,在九州大地上盛放!”

慷慨激昂的话语,激励着每一个年轻的心,他们只恨不得在这片土地上,抛洒自己的青春和热血。

看着那一双双充满干劲,跃跃欲试的双眸,柏青风和欧克勤要不是已经见识过王舒月的套路,差点陷入其中,同这些青年人一起,振臂高呼:

“祖国万岁!”

.......

有了李仙芝这一百多人的加入,建设速度大大加快。

但让王舒月等人没想到的是,他们以为这是高潮,实际上这只是个开篇。

在这个冰雪消融,春日即将到来的时刻,东方神龙村在何琼宣传下,成功引起了教育部的重视。

“王舒月,你快出来!”

柏青风在行政大楼外一声吼,倚在躺椅上偷懒的王舒月当即一个激灵。

“干嘛?”她支起半边身子往窗口外探去,要是不是什么要紧事,她一会儿倒头还能继续歇会儿。

新加入统计工作的交换生苏小小从电脑前抬起了头,王舒月拍拍手下的肩膀,示意她继续干活,这不用她操心。

苏小小心里哀嚎,我也想歇会儿,但迫于会长威严,还是老老实实继续埋头干活。

柏青风见王舒月那懒样,抱臂冷哼一声,故意一字一字慢慢的说:

“教育组给咱们带来了两位稻谷方面的专家,你确定你还要躺着吗?”

稻谷专家?

王舒月眼睛刷的一亮,是来给她解决杂交水稻种植失败的救星吗?

惊喜来得太突然,王舒月不敢置信的冲柏青风那挑了挑眉,真的假的?

柏青风轻轻颔首,嘱咐道:“人正在食堂用午饭,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这也忙着呢。”

说完,转身就走,眨眼间就没了踪迹,已然奔赴火电厂的搭建指挥工作中。

王舒月当即一个激灵从躺椅上跳起来,化出水镜整理衣着,确定形象整洁,叮嘱苏小小好好干活,朝食堂快步赶去。

在路上,拿出新鲜热乎的信号对讲机,“喂喂喂,我这是总台,洞拐听到呼叫请回复!”

很快,对讲机里传来战风的询问:“不在部队你搞什么谍战?有事说!”

河南龙脉将出帝王王舒月尴了个大尬,分机由战风、龙若轩、方若兰三人共同持有,大部分时间都是龙若轩拿着,所以并不介意配合她开点玩笑。

然而,没想到今天对讲机在战风这钢铁直男手中,一本正经的破坏了气氛。

王舒月抿了抿唇,才道:“在东余村的话帮我叫下高远,让他来我这边一趟,就说是关于杂交稻的问题,讲话完毕。”

“知道了,已通知,完毕。”简单的回复,毫不拖泥带水,一向是战风的风格。

人通知到位,王舒月收起对讲机,抬步进了食堂。

还差点时间才到大部队午休吃饭时间,食堂里除了正在忙碌的大娘们外,只有坐在角落里用餐的三个人。

其中一人是何琼,另外两个是生面孔,穿着深灰色的加绒夹克、黑色西裤,外加运动鞋。

看鞋子上不小心沾染的泥泞黄土,这两人应该是徒步进村的。

多么朴实又可爱的科研人员啊!王舒月在心中先吹了一波彩虹屁。

才抬手打招呼:“何师姐!”

正在同两名专家介绍九州环境的何琼当即停下,抬头看来,见是王舒月,热情起身冲她招手。

她这一起身,两位专家也随之起身,王舒月看人家饭都还没吃完,怪不好意思的,忙握手简短的打了个招呼,请他们继续吃,吃完再说。

两名专家没想到这么大个项目的负责人居然是个这么年轻的女孩子,略微有点吃惊。

何琼解释道:“这两位是农学院的教授,夹杂水稻方面的专家,吴教授和钱教授,有他们的帮助,我相信村民们粮食的问题很快就能得到解决。”

“吴教授好,钱教授好!”王舒月尊敬的冲两位教授抱了抱拳。

吴教授看起来五十出头的年纪,和他给人的温和气质一样,长得面善。

他点点头,放下已经吃完的饭碗,擦干净油渍,笑着问:

“听说咱们的杂交水稻没办法在这边种植,一到接穗期就会莫名坏掉烂掉,具体的情况你可以在跟我们详细说一说吗?”

这事王舒月不怎么清楚,正要开口把情况简短的说一下,接到呼叫的高远骑着纸鹤,气喘吁吁的冲进食堂。

“高远拜见上仙,听战风上仙说有水稻专家过来,可是真的?”心里一直关心着粮食这是的高远及喘着粗气,欣喜问道。

王舒月同两名专家对视一眼,笑着说:“千真万确,就是你面前这两位教授,他们是水稻方面的专家,吴教授和钱教授。”

教授?

这名字好生奇怪。

高远一边在心里小小吐槽了一下,一边欣喜的转向两位专家,抱拳行了个大礼!

“小的高远,参见两位专家教授!”

河南龙脉将出帝王 完整版/

“这、这.......”两位教授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不知所措的又站了起来,不太熟练的拱手作揖。

气氛稍显尴尬,何琼忙上来打圆场,王舒月也示意大家去行政大厅那边说。

马上工人们就下工了,到时候食堂里人满为患,不是个说话的好场所。

于是,众人转到行政大楼。

看着这现代化的建筑就建在原始的山脉之中,年长些,已有六十岁的钱教授感慨道:

“看到你们这些年轻人,我就想起了七八十年代,我下乡插队当知青的时候,那个时候,祖国的年轻人们也是这样,投身于社会主义建设当中。”

他冲王舒月竖起大拇指,“年轻人,你了不起啊,以后这里的老百姓,都会感激你们的。”

吴教授深有感触,负手看着远处延绵不绝的山脉,赞叹道: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咱们的年轻人们,都是好样的!”

王舒月:“......”

她真没有这么高尚,她就是想搞钱罢了。

“两位教授太抬举我了。”王舒月很认真的推辞道。

两位教授却以为她是谦虚,心里对这个年轻小姑娘的好感更上一层。

嗯,这种美丽的误会,就让它继续保持下去吧。推辞不过的王舒月笑着请大家在小会议室坐下,让高远把杂交稻的情况仔仔细细告诉两位专家。

身为当事人,高远的话显然更有用,这场谈话谈了足足一下午,两位专家就目前的情况,做出了初步的排除计划。

早在专家过来之前,高远就找王舒月等交换生取过经,当得知提前育苗再插秧的办法可以提高产量后。

他就用阵法,琢磨出了一个温室大棚,由村里几个有点微薄修为的村民维护。

相当于,把灵力转化成阵法的电源,持续为阵法内的细苗保持合适的温度。

高远一直对杂交稻不死心,所以温室大棚里,一共培育了两种稻,一种是蓝星的杂交稻,一种是本土的灵稻。

眼下,这个大棚,正好为专家提供了研究的母本。

次日清早,送走繁忙的何琼,王舒月这个唯一的“闲人”,取出宝扇,带领两位专家,前往东余村进行实地考察。

东余村的村民们,已经从高远口中得到风声,一听说有蓝星来的种植专家要来,自发前往村口,打算一睹专家真容。

已经不是族长,被高远弄出的选举大会,让全体村民们投票下台,进阶为长老的高德昌,看着村口这一个个激动的人头,忍不住轻嗤了一声。

“种个稻罢了,有什么稀奇的?”

“什么专家,左右不也只是在那边会种地的老农罢了,难不成咱们族里这些长老,各个修习得一手的种地法术,还能比那什么专家差?”

高德昌的声音不大不小,暗杂灵力,却成功传入每位村民耳中。

村民们一听,觉得有点道理,心思浮动起来。

“长老说得有理啊,种地而已,修为高深,木系法术运用得当的长老们,哪个不会?”

此言一出,仿佛“点醒”了刚刚还在欢天喜地的村民们。

人们转念一想,是啊,法术高深的种出的灵稻自然产量更好,他们都是普通人,难道还能学来这样的本事,超越仙人不成?

所以,他们这些凡人到底在欢喜个什么劲儿?到头来还不是得像是供养村内族老一般,供养着这两个专家?

搞不好,好处没带来多少,每家每户还得额外增加一份供养灵石。

眼看着人心浮动,有村民甚至准备离开,一直站在人群角落里的高彩妹忍不住了。

二哥为了提高灵稻产量忙前忙后,她都看在眼里,眼下听见两位专家要来,更是一夜未眠,静心准备。

怎能让高德昌几个族老几句话,就把二哥一番苦心,付诸东流?

“几位族老怕是没搞明白什么是专家!”高彩妹高声喝道,声音本有些黯哑,但话吼了出来,胆子也大了起来,说话越发流畅。

她道:“专家来,是为了我们这些凡人而来,他们要教咱们的,不是谁修为高深,谁对木系法术专研得清楚,谁就能种出好的灵稻。”

“他们是要让咱们这些凡人,靠自己的双手,就能种好灵稻!”

少女清脆的声音,传遍整个村口,准备离去的村民们一愣,纷纷扭头朝她看来。

“彩妹,你说的可是真的?咱们凡人也能种好灵稻?”

“嗯!”高彩妹重重点头,虽然她也不知道专家能不能做到,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不能有半点犹豫。

这可是村长高远的妹妹,眼下再也没有什么人说的话比她的更有可信度。

犹豫的村民们,又再次在村口汇聚,暗暗期盼着,那个能够带领凡人种上灵稻的人。

万众期待之下,王舒月带着两名教授,闪亮登场!

“参见上仙!”

村民齐行大礼,就连高德昌也只能老老实实佝偻着身子,低下他高贵的头颅。

专家还不太习惯这种礼节,尴尬的挥着手回应。

喜欢我姑奶奶她修仙回来了请大家收藏:

战风会意,开口说:“村内还有族老祠堂,你们几个说了能算数?”

几个青年村民当即一愣,只顾着瞎高兴,竟忘了这茬!

高远神色同样一凝,兄弟两个面面相觑,想起那些族老的恶心操作,一腔热血顿时被浇个透心凉。

可好不容易谋来的生路就要这样放弃了吗?

高远不甘心!

战风眉头微挑,他要的就是这个不甘心。

王舒月知道该自己出场了,走上前来,叹道:“新时代新机遇,老一辈的人跟不上时代潮流,年轻人就该顶上,与其在这唉声叹气,不如行动起来,去争取自己想要的。”

一句话,醍醐灌顶,高远眼睛一亮,忽然抬起头来,握紧拳头,坚定道:

“诸位上仙,这事一定能成,东余村一定会加入!”

“好!”王舒月鼓励道:“那我们回去等你的好消息,希望到时候这东面三个村庄都能打通,加入现代化建设中去!”

“嗯!”高远重重点头,不管如何,他一定不会错过这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王舒月抱了抱拳,“那我们就先走了。”

“恭送上仙。”高远等人恭敬目送王舒月几人御剑离开,内心前所未有的坚定。

回去的路上,王舒月忍不住提醒了一下跟在身旁的少年,“早恋可不好哦,你现在要以修炼为主。”

三省一怔,早恋?谁早恋?师叔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等他想明白,说这话的人已经飞远了,独留下三省和懵懂的生儿两人,大眼瞪小眼。

三省:“你师父此话何意?”

生儿:“兴许是督促师公好好修行的意思。”

三省:“是这样吗?”

生儿:“定然是的!”

三省: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算了,不想了,回去就闭关几天证明自己的态度。

......

回到流民村,拿到材料的战风连同龙若轩等人,立马出门征召人手去了。

因为不管是火电厂的搭建,还是电线的铺设,都需要大量人手。

两个流民村里,就算加上还能行动的老人和女人,也才不到三千号劳动力,还远远不够。

一日,云鹤宗附属村庄要向现代化新农村看齐的消息,不知怎么传到了其他九宗门内。

“真的假的?云鹤宗交换生们胆子这么大?敢和这边的老古董们叫板?”

“什么叫板啊,人家这肯定是经过云鹤宗宗主同意了才这么干的。”

“哇,那云

河南龙脉将出帝王 完整版/

鹤宗宗主的觉悟很高啊,思想境界可比咱们宗门里那些老古董高多了。”

“嘘!小点声。”

“哎,不如咱们也去试试?在这地方要电没电,要网没网,我都快无聊疯了。”

各宗交换生们心动了,于是纷纷尝试,提出想要建设附属村庄的事。

结果,上下一片震怒,御音宗掌门陆远游甚至出来放话,谁要搞那些歪门邪道,荒废修行,不务正业,就从他御音宗里滚出去!

得,这一下,各宗交换生们火热的心,拔凉拔凉的。

有弟子忍不住好奇,偷偷摸摸来到云鹤宗山脚瞄了一眼,这片小小的土地上,村民和云鹤宗的交换生们,正忙得热火朝天,一副欣欣向荣之象。

哪怕干活又累又苦,可当人民拿到自己用劳动力换来的食物时,双眼里却含着希望之光。

再看那一溜砖瓦房,还有那正在工作的大型混凝土搅拌机,以及正在铺设的电线杆,偷看的弟子震惊了。

他以为,云鹤宗的交换生们可能只是口号喊得响亮,真正能做出一点水泥马路、土砖房、挖点排水沟什么的也就够了。

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要发电办厂!

瞧那地上的一条条整齐沟壑,那里头铺的是光缆没错吧?

他们难不成还准备建立网络?

原本还想怂恿自家宗门也搞个现代化新农村的弟子深受震撼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等人的格局可能不太够。

随便一估算,云鹤宗这个新农村项目的投入资金就是个可怕的数字。

他们这些交换生大多家境不错,可再不错,也没办法从家里拿出来这么多钱搞这种在长辈眼里“不务正业”的事。

看来这云鹤宗里的交换生,各个深藏不露呀。

偷看弟子一颗火热的心死了,但又没完全死。

“咦?那牌子上写的什么?”

偷看弟子往前凑了凑,怕被发现,还贴了一张隐匿符箓。

所幸周围都是忙碌的普通劳工,并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

凑近一看,立在村口的铁皮牌子上写着“招工”两个大字。

【招工:年龄不限,男女不限,修为不限,能吃苦耐劳即可,工酬面谈】

偷看弟子眼睛刷的一亮,迸射出耀眼的光芒,既然模仿不了,那就加入他们!

想到这,再也等不住,立马显出身形,一把抓过身旁忙碌的劳工激动问:

“我来应聘,应该往哪走?”

劳工吓得不轻,还以为是有妖邪入侵,慌得手里的锄头都掉了下来,差点砸到旁边同伴的脚。

幸好,抬头一看,是个人,还穿着其他门派的弟子服。

忙碌中的劳工们都停下来看着他,那弟子也不慌,又问了一遍该往那去。

被他抓住的劳工结结巴巴回道:“往、往左,再、再往右,看到一间挂着【行政大厅】的房子,在里头找王舒月上仙即可。”

后面没那么慌,劳工说话也流畅了。

弟子把王上仙这个名字在嘴里默念两遍,确定记住了,松开劳工道了一声谢谢,忐忑又期待的寻了过去。

流民村还在建设中,加上冬日里下了几场飘雪,天气转暖,积雪消融,地面一片泥泞。

但这弟子知道,这只是短暂的,很快,这泥泞的地面就会变成宽敞的水泥道,而他将参与其中。

“行政大厅......应该就是这里了。”

还未踏进这间只有一层,但层高足有五米的混凝土建筑中,嗡嗡嗡的机器发动声就先一步传入耳中。

是柴油发电机的声音!

这里有电!

果不然,踏入大厅,璀璨的水晶吊灯绚丽夺目,铺就白色大理石的地板亮得能映出人的影子。

并且,入门的地毯是符箓和毛毯的结合,自带除尘效果,外面的尘土根本无法沾染这间高端的现代化接待大厅。

王舒月正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输入各种数据,小小一台电脑里,把控着整个小镇建设的一切收支数据。

柏青风几人各自负责一个区域,忙得不可开交,就连艾晴这个小孩子都避免不了被拉劳力,守着小卖部、食堂两个重要地点。

还有三省,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闭关去了,闭关前还给她留言:师叔,三省会好好修行的。

王舒月一头雾水,这时候跑路,小伙子你良心不痛吗?

不过想起年轻人上交的大额启动资金,王舒月又觉得,给金主爸爸放点假也是可以的。

就是苦了她,一边把控全局,一边处理各种数据,还得带娃、养鲛人,忙到天昏地暗,还没有一分钱工资,淦!

“师父!”蹲在大厅角落里,同装在瓶子里的风兮一起吃糖豆的生儿忽然唤了一声。

王舒月眼睛盯着电脑,手上敲着键盘,头也不抬的提醒:

“糖豆吃完了办公室里的橱柜还有,生儿乖一点,一边玩去,师父在忙。”

三省要是在这,不知道会不会对王舒月这种敷衍的带徒弟方式感到痛心疾首。

“糖豆还有,啊不是......师父,有人来了!”

有人?

王舒月一面盯着电脑一面均出一点余光往窗口外撇了一眼。

一个身着御兽宗弟子服的年轻短发男子走了进来,一看那头发,王舒月心里就有数了。

是个交换生。

不过其他宗门的交换生来这干什么?

落在键盘上的手指点了保存和备份的快捷键,这是王舒月的习惯,数据丢失麻烦巨大,必须慎重对待。

保存好数据,王舒月这才完全用正眼看着窗口外的交换生。

“我来应聘的。”

对方开口比她还快。

王舒月挑了挑眉,这是好事啊!

现在人手紧缺,绝不能把这送上门的劳力放走咯。

王舒月“啪”的拿出招工岗位选择表,拍在窗台上,“请先填下表。”

“好。”年轻人坐了下来,王舒月礼貌又不过分热情的送上签字笔。

拿到签字笔那一瞬间,年轻人明显楞了一下,想来是在这边毛笔用习惯了,突然拿到家乡的笔,有点小惊喜。

王舒月扫了眼他写下的资料,姓名李仙芝,性别男,年龄二十三,本科学历,修为练气大圆满。

“人才啊!”王舒月在心里赞叹道。

“生儿,给小哥哥倒杯水来!”人才不能怠慢,王舒月扭头冲大厅角落喊了一声。

生儿“哦”的应了,忙把糖豆放下,撇下琉璃瓶里的风兮,一个箭步冲到茶河南龙脉将出帝王水机旁。

熟练的拿起一次性水杯,打了满满一杯灵泉煮的灵茶水,小心翼翼的捧到李仙芝面前。

“哥哥喝茶。”

“谢谢。”李仙芝冲这机灵的小男孩笑了笑,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就放下了,把填好的资料递给王舒月。

“这样就可以了吗?”他试探着问。

王舒月好笑道:“你不问问工资待遇吗?”

李仙芝心想着,没钱也要加入,爷就是玩儿!

不过面上不显,还是顺着王舒月的话,问了下工资待遇。

王舒月微微一笑,摁下一个按钮,敞亮的大厅内,忽然亮起一副3D投影图。

她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抽开红外线手灯,往投影图角落上一指,“就是这。”

“现在我们这里有个人才保证计划,李仙芝你的条件完全符合,所以只要你在我们东方神龙村里干满一年,经过行政会的评估,达标后,就可以获得一栋临街的两层小楼。”

“带铺面的哦,上下加起来一百多平。”王舒月笑着补充道。

所以,她们这里是没有工资的,因为......没钱发了,只能尽量画饼白嫖这样子。

可李仙芝不知道内情,他一进来就被这生产力落后里的一间现代化大厅给震住了。

再加上外面铺设的光缆、电线等物,下意识就觉得王舒月这波人,财力雄厚。

所以,当听到王舒月给出的报酬是一套两层小楼,还带铺面的之后,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可是房产,那不比灵石值钱多了?

“成交!”李仙芝豪气万千,在雇佣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王舒月盖好章,把合同递给他,“你看方便的话,现在我就让我徒弟带你出去熟悉一下工作环境怎么样?”

“哦对了!”差点忘记问他会干啥了。

王舒月试探问:“你有什么擅长的吗?记账、管理、行政,或者是销售之类的,都可以。”

如果会记账那就最好了!王舒月在心中恶狠狠的补充道。

她现在一个人处理数据,一闭眼脑子里全是数字,濒临疯魔。

王舒月的目光实在过于火热,李仙芝无由来一阵心虚。

因为他......啥也不会!

王舒月不信,“年轻人别谦虚,大胆说出来,三百六十行,总有一行你在行。”

李仙芝怕刚到手的合同被收回,绞尽脑汁想了一下,加入他小学三年级上过的绘画补习班也算的话,那么他......

“我会点美术,不过是抽象派。”尽量用最有底气的语气,说出了最没底气的话。

“不过......”

王舒月脸色沉下来之前,李仙芝又忽然道:“我身边还有很多符合你们需求的人,要不你看......”

王舒月抬手,已经不需要李仙芝说下去,她果断甩出一沓招工表。

“你不用说了,我准了,把这些表填满,这就是你的第一项工作。”

王舒月欣慰的拍拍李仙芝消瘦的肩膀,“我等你好消息。”

李仙芝:“......”这也行?

王舒月在投影图上大方的画了一个饼......啊不对,是一个圆圈,真诚道:

“这块区域,就是我们专门为人才而准备的。”

李仙芝浑身的血液沸腾了,“王会长,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说着,一口干了生儿端来的灵茶,拿着一沓招工表,意气风发,脚踩飞行器,往宗门而去。

这样的好消息,一定要抢在其他宗门之前,传给自家御兽宗的师兄弟姐妹们!

目送年轻人离开,王舒月面上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我就喜欢这样充满干劲的年轻人。”

角落里啃糖豆的风兮嗤笑着,又是一个被王舒月忽悠瘸的愚蠢人类。

不过......画大饼的确是一门高深的法术,可以记下来。

喜欢我姑奶奶她修仙回来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