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缘为什么难断,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丁羽带着孟西一同的去了姥姥的家里面,中午的时候,丁羽吃的一点都不多,家里面都已经习惯了!不过对于丁羽待着孟西去河边的这件事情,倒是刻意的叮嘱了几句!

因为现在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够下水的,水还是比较的凉,孟西肯定受不住!

孟西则是蹲在了岸边的位置,看着清澈的河水,有点意动,因为这个是自己从前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

“水很凉!”

“现在并不是那么的合适,不过倒是童趣之一,而且还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丁羽给孟西做着详细的解释!“我跟你一般大的时候,别说是现在这个时候了!就算是大冬天的时候,也会跑到了河边去抓鱼,冻的哆嗦的!但是很享受这样的乐趣!”

孟西并没有太多的欲欲跃试!不过眼睛里面还是有着相当的意动!

“我上初中之后,碍于农药等等的利用,还有就是封山育林等情况,河水出现了断流和干涸的情况,后来农场的进驻,让大家都有了相当的意识和认识,所以河水重新的出现,原本的时候河水里面只有小鱼的存在,现在已经有了蝲蛄!小螃蟹等等,从这一点来看,大家的保护意识已经上来了!”

丁羽给孟西做着相当的疏导,而这些倒是让孟西有了更为清楚的认识!

甚至丁羽还在石头底下抓了两条小羽,挖了一个小坑,把两条鱼给扔了进去,孟西一点都没有嫌弃,主动的抓起来端量了相当长的时间!

“老师,能够养着吗?”

“我小时候也经常带回家,你丁叮姑姑很喜欢,不过土腥味很是浓重,而且养不活,当时的时候不太明白原因是什么?后来才知晓,基本上养不活!”

孟西对此充满了相当的好奇,丁羽则是给他做着详细的解释,氧气的缘故,空间的缘故,还有环境等等的缘故,听的孟西嘴巴都不由的张开!这些是自己以前没有听闻过的!

“老师,你们小时候抓鱼之后都干嘛了?吃吗?”

“太小,没有什么肉,而且我小的时候家里面没有那么多的调料,基本都是喂鸡鸭了!那个时候河里面的鱼比较的多,一群一群的,反正我们是为了乐趣,家里面的鸡鸭倒是长的很丰满,甚至下蛋也是比较的勤快!现在想来,那个时候就是穷欢乐!”

不过就算是丁羽和孟西两个人已经尽量的小心了!但是两个人的身上面,还是沾染了一些水渍,这一点让赵淑英,甚至是让老太太大发雷霆,对着丁羽就是一顿的批评,甚至还把孟西这个孩子给主动的抱在了怀里面!很是心疼!

就好像丁羽的所作所为很是十恶不赦一样!丁林倒是没有太当做一回事情!在丁林看起来,也就是时孽缘为什么难断间上面有点不合适而已!至于其他的方面,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小的时候丁羽和丁叮两个人经常性的这么干!连冬天的时候都没有放过!

不过丁林很是聪明的什么都没有说!现在这个时候还是让自家的大儿子承受这个怒火吧!

丁羽带着孟西离开的时候,孟西感觉很是高兴,而丁羽这边?则是有那么一些咧嘴!没辙呀!姥姥这个小老太太,也不知道那里来的那么多的精力,真的是有点说不通,逮住了自己就是一顿的臭骂,一点都不留情!差一点让自己没有下来这个台阶!

回来之后的孟西对家里面的鱼缸没有再表露出来任何的兴趣!顶多就是对草缸造景有些许的小感叹而已!草缸里面倒是有不少的小雨和小虾,但是这些扔到河水里面的话,恐怕也就只有被吃的命运,留着他们又有何用?

侯天亮和邱天洋两个人连襟而来的时候,看着孟西呆呆的样子,都有些不解!

不过看孟西的样子,也没有要过去打扰他的意思!

“主任,我们得到了确切的消息,白房子那边开出来了天价!”

“是吗?”丁羽有些不以为然,“貌似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先前的时候好像就已经做了相当的讨论,就算是条件异常的苛刻,掉落在坑里面的那帮家伙也不敢不答应!这都已经是注定的事情了!为了这个,白房子已经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主任,情况有着相当的不同!”侯天亮耐心的做着解释,“如果说就是简单维修一下白房子,哪怕是装修一下白房子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很显然现在情况有着相当的不同!白房子那边开出来了其他的条件,包括售卖一些物资!”

还别说,这个消息真的是让丁羽有那么一些失神,好半天的时间,丁羽才突然之间的回过神来!“不会是出售家里面的那些破烂吧!肯定有着相当的搭配!”

“虽然具体的协议还没有出来,但绝对是霸王条款,公布出来的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背后还有很大的一部分没有被公布出来,不够也就是瞒着公众的眼睛而已!”

“挺正常的,他们要是不这么的去做,反倒是显得有那么一些不太正常!”毕竟内部有着相当的损耗!所以需要从外面找其他方面的进补!这个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

更何况现在白房子那边可是抓住了一群的大鱼,如此的情况之下,别说是古德了!就算是上帝挡在他们的前面,也没有任何的用处,这帮家伙的眼睛都已经绿了!

“所以呢?你们过来找我的目的何在?”丁羽没有任何的感慨,表现的很是平静,甚至就是那么注视的看着站在那里的侯天亮和邱天洋他们两个人,他们就是给自己通报相当的消息?有些过于的浪费了!

就算他们不通报,自己也会得到相当的消息,就是时间的早晚而已!所以他们来找自己,肯定是有着其他方面的目的,这是一定的!问题是丁羽现在有点弄不清楚他们的目的究竟何在!

但随即丁羽好像就想到了什么,难不成国内对此也有相当的兴趣!不过就白房子的那些操行,他们售卖出去的那些东西,他们就算是把自家的东西给砸了,或者是烧了,也绝对不会给国内的!这是一定的!

就好像国内的一些东西,就算是烂在了自己的手里面,也绝对不会给白房子一样!

既然不是这个方面的问题,那么就牵扯到另外一个方面的问题,很显然国内对于白房子有那么一些小眼红!清理家底和破烂,清空仓库!应该是这个方面的意思吧!对此丁羽微微的有那么一些龇牙,为什么?因为自己对此并不是那么的熟悉呀!

甚至就算是农场方面,自己所掌控的也只不过是大方向而已,至于具体的交易等等,都是农场方面自行的来处理!自己基本上不会去做太多的干涉,有一定的了解也就可以了!自己又不是全才!不能够面面俱到!

“主任,主要是白房子这样的方式,对市场造成了相当大的冲击!”

侯天亮都已经你这么的说了!丁羽怎么能够不明白呢?但丁羽也就是点了一下头,然后对侯天亮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有些事情自己还真的就需要好好的去考虑一下!不是脑袋一热就把所有的事情都给应承下来!

毕竟自己所占的位置有着相当的不同,所以考虑的事情也有着相当的不同,自己需要考虑的地方可能会更多一些!一直到晚上的时候,丁羽的脑袋都有那么一些乱糟糟的!有点没有想明白!或者说始终都感觉差了一些!

回来的时候,正好碰到小雨大大咧咧的回来,头发都已经撒花了!而且满头的汗水,也不知道究竟都干什么去了!一点都没有平常时候的稳重,看到丁羽的时候,还能够矜持的住,等看到了孟西的时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吃过了饭,丁羽就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坐在位置上面,丁羽慢慢盘着手里面的珠串,做着相当的思量和考虑!事情不是说一说那么的简单!

而且这么的去做,就是相当于给白房子那边抢食吃!就他们现在的这个状态,别说是自己了!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会起到多大的作用!而自己这个时候出面的话,绝对会起到火上浇油的效果!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所以这条路是绝对走不通的!

一条路走不通的话,那么就需要换一条路才是!但是这条路究竟要如何的去走?单单靠自己是没有任何用处的,甚至于就算是自己背后的国家出面,也没有太多的作用!

白房子表现的比较克制,自己先前的时候,也是比较的沉寂!大家都保持了相当的冷静,但是自己现在这个时候要是站出来的话,无异于就是点起来彼此之间的怒火!到时候未见得能够扛得住呀!所有的压力都会在顷刻之间,朝着自己迎面而来!

那个时候白房子和古德绝对会联合起来,朝着自己发难!别说自己现在正在处理农场的问题,正在准备统合财团的问题,就算是没有这些问题,白房子和古德联合起来,朝着自己发难,自己到时候就算是扛得住,损失也会异常的惨重!

甚至这么多年的努力一遭付流水!

所以说现在自己要是横插一手的话,甭管是什么方面的原因!下场绝对不会太好了!但是侯天亮传递过来的消息,让丁羽也很是为难!很显然国内方面也有着相当的需求,甚至于丁羽都有那么一些怀疑,自家的那位三叔是不是也有这个方面的打算?

只不过碍于其他方面的原因,所以不好给自己打这个电话!

说到自己的这位三叔,哎!丁羽突然脑袋不由的就是一个机灵,就好像是迷雾之中,突然之间的闪出来一道亮光!事情好像突然之间的有了线索呀!三叔有没有兴趣,或者是有没有这个方面的打算,自己不清楚!毕竟自己没有得到相当的证实!

但是有一个人对这样的事情绝对是有兴趣的!甚至还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看着!

不夸张一点的说!他可能早就已经垂涎三尺了!可只碍于没有办法掺和其中!

这一点也是给予了丁羽非常好的思路!自己这边贸然的掺和其中不妥当,甚至于国内要是掺和其中,也绝对会被白房子那边敌视,甚至还会做出来其他的举措来!因为白房子不会允许其他人抢夺他们的利益!

但如果说把这块饼给做大呢?如此的情况之下,白房子会不会有兴趣,董事会那边会不会有兴趣呢?对此,丁羽还真的就好好的思考了一番!

随即丁羽则是拿起来了电话,拨通了其中的电话号码!没有多久电话就被接通了!

“丁主任,你好!”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声音!

“你也好!三叔在吗?我有点事情!”

“请你稍等!会议还需要一段时间!”

“我知道了!麻烦您了!”丁羽看了一下手表上面的时间,现在这个时候还开会!坐镇在三叔的位置上面,貌似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轻松,大家都只是看到了风光的那一面,却没有看到在背后付诸的努力和辛苦!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

孽缘为什么难断,

丁羽的座机才响了起来!

“喂!老大!我听说你给我打电话了?”三叔的声音略显有那么一些低沉!甚至是有些疲惫!

“三叔,都已经这么晚了?吃了没有呀!我可是很早之前的时候就已经吃过饭了!”

“饭倒是吃过了!不过后续有点事情!不过你主动的打电话过来,倒是有那么一些少见!”

得!听三叔说话的意思,丁羽已经明白了!“先前侯天亮找我谈了一些问题!我仔细的想了想!不过相当的事情,我还是觉得找三叔商议一下!可能会更好一些!”

“你这么快就有思路了!”很显然,中年人也有那么一些没有想到!

“也不是说有思路了!刚开始知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一头的包,有点被闹腾了!我需要处理农场的事情,还需要处理财团的事情,根本就没有那个时间,重要的是农场和财团遭受不了这样的冲击,所以就想着找三叔你想一想办法!主意也是顺之而来!”

“什么意思?”中年人也是被丁羽的一番话给说得有点迷糊了!从丁羽的说话当中,能够明显的感觉出来,丁羽好像有其他的一些心思,从他的话语当中,没有听出来任何的紧张,甚至是给与自己的感觉,好像胸有成竹!

“现在白房子已经红眼了!贸然的插入其中,是绝对不合适的,他们对于这一次的事情,应该是有着相当的计划!甚至做了相当的防备!甚至对于我个人,也应该是准备的很是充足!”

“所以你个人的意见呢?”

“三叔,你觉得要是把这个饼给做的稍微大一点怎么样?”

“把饼做的稍微大一点?”中年人不由的进行了相当的思考,好一会之后,才慢慢悠悠的说到,“我记得你跟那位大帝的关系好像很是不错来着!”

很显然,自己的这位三叔已经开始考虑这个方面的问题了!甚至已经有了某些决断!

“三叔,我跟布鲁诺提及一声吧!正好桑切斯回去了!应该还没有要回来的意思,比较的方便!诚然彼此之间有那么一些矛盾,但是现在这个时候白房子既然愿意站出来!那么就让他站出来好了!您的意思呢?”

“我需要跟大家商议一下,不过确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注意,也真难为你能够想的出来!”

“我也是真的没辙,都找上门来了!三叔,以后能不能够不要来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呀!实在是有些太夸张了!”丁羽也是叫苦不迭的说到,“我感觉我都快要掉头发了!白房子和他们后面的董事会看其他人红眼,看着我,简直就是眼睛里面冒火!”

“我听说你跟布鲁诺和桑切斯的关系很是不错来着!”

“跟他们的关系是不错,但是相当的时候适可而止!彼此之间倒是能够谈得来,问题是现在农场的事情已经让我很是头大了!连带着财团方面也能够看出来有相当的问题,我是真的有那么一些承受不住!你饶了我好不好?”

中年人也是呵呵的笑了起来,丁羽都已经把事情给说得如此清楚和明白了!自己也不能够当做什么都不知晓,是不是?毕竟国内方面也是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主要是白房子那边实在是太过分了!

所以当时的时候大家就提及到了丁羽,诚然他相当的时候并不是想象当中那么的受欢迎,但是这个家伙有着相当的办法!至少在对付敌人上面,绝对的好用!

这个才多长的时间,要知道晚上的时候大家还在开会呢!现在丁羽就提及了相当的办法了!而且这个办法别说,真的挺有意思的!

让丁羽站出来,肯定是不太合适的!如果说国内站出来的,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合适!

但如果说毛熊那边加入进来的话,那么情况就有着相当的不同!更何况又不是要针对白房子的意思!而是要把这个饼给做大了!到时候大家一同的收益!

至于白房子那边会不会同意?这个问题吗?相信他们会做出来正确的选择!毕竟他们又不是什么傻瓜,把这个饼给做大了,难道不好吗?

喜欢重生之苍莽人生请大家收藏:

是真的,还是假的,都不是那么的重要!

“没有看见邱天洋呀!看样子这两天的时间醒悟了不少?”很显然,丁羽是故意这么问的!

对于丁羽的话,侯天亮也是不由的点了一下头,“还不错!我也是担心大起大落会不会对他造成其他方面的影响?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一切都还好!就是底子方面稍显有那么一些薄弱,对于大局观的掌控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好!没有那么多的历练,所以相当的事情都有那么一些看不懂,雾里看花!”

丁羽不由的笑了起来,“你这个要求可是稍微有那么一些严格!”

“嗨!主任,您也不是不知道,在您这里,不要求的严格一点,能行吗?多少双眼睛盯着,这个事情就先不说了!就单单其中的险恶,我都有那么一些担心到时候拉不住!如果不能够快速的成长,那么到时候恐怕连骨头架子都不会剩下来,这是一定的!”

说这个话的时候,侯天亮脸上面看不出来有太多的表情,但是内心则是非常的严肃!

丁羽瞄了一眼侯天亮,没有说太多的话,两个人就是一前一后的走进了办公室,倒是丁羽看着躲在办公室里面的孟西,微微皱起来自己的眉头,他跟小雨点玩的倒是略显有那么一些欢乐!

“不是?孟西,你怎么在这里了?我记得你的哥哥和姐姐他们今天也放假吧?”

“出去野去了!我不太喜欢!”孟西言简意赅的说到!

丁羽的嘴角有那么一些抽动!“你小雨姐姐呢?”看着坐在地毯上面的孟西,以及他面前的小雨点,丁羽也是没有任何嫌弃的坐了下来,甚至还摸了两把小雨点!小雨点憨憨的看着丁羽,不过倒是长了不少!可能家里面的伙食是真的不错!

“好像跟同学一起,具体的没有问及!”孟西有点不耐烦!当然更为重要的原因吗?还是因为被小雨给欺负了!所以略显有那么一些小焦躁!

“中午的时候准备吃什么?去太姥姥那边怎么样?食堂就没有什么必要了!”

“有肉肉就好!”孟西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丁羽,其他的东西孟西并不是那么的有兴趣,但是肉肉吗?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虽然自己已经知晓营养的均衡,但还是感觉肉肉更为的好吃一些,也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中午的时候去试试看,不过要是有兴趣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去玩一会!抓鱼怎么样?”

跟在身后的侯天亮微微憋了一下自己的嘴,这样的天气去抓鱼?真的合适吗?怎么感觉主任这个话里面不怀好意呢?不过侯天亮也就是搓动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而已,具体的还需要看孟西的选择,自己还是不要多言的好!

“抓鱼?”孟西眨了眨自己的眼睛,这个可是他原来的时候没有遭遇过的!“是捕鱼吗?跟电视里面一样!撒网捕鱼吗?”

“时间上面稍微有点早,不过现在河水都已经化开了!带着你看一看!”随即丁羽摸了一把小雨点,“还有看着一点小雨点,它现在的情况不太适合下水!”

跟侯天亮打了一声招呼,两个人一同进入到了里面的办公室!

“怎么?你们那边出结果了?”

“具体的情况不是那么的清楚!”侯天亮脸上面的表情有着些许的为难,不过好在丁羽也没有要追究到底的意思,“不过看现在的情况,这一次钓上来的大鱼稍微有些多,白房子那边已经开始了相当的反制工作!听说他们这一次狮子大张口!”

对此,丁羽哼笑了一声,“看来他们这一次不仅仅是要装修自家的房子那么的简单,甚至还要赚的盆满钵满呀!倒是挺有意思的!也比较符合他们的个性!不过看样子他们先前的时候扔出来的好东西稍微有那么一些多,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这么多的大鱼上钩吧!”

“主任,要不你打听一下!我愣头青一个,是真的没有打听到太多的事情!”

这个绝对不是什么假话,但肯定是有着相当的隐瞒,就算是丁羽这边也知晓了相当的消息,时间虽然短暂,但是丁羽想要知晓其中的一二,还是能够做到的!

[标签:孽缘为什么难断p标签]毕竟现在这个时候丁羽保持了相当的冷静,就是坐山观虎斗,不管你们两只老虎伤成什么样子了!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才懒得去关心,反正看着你们闹腾,我就高兴!

这个就是丁羽现在最为真实的想法和意见!其他人满意还是不满意的,对丁羽而言!无所谓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其实古德和白房子

孽缘为什么难断,

不是说真的一点意见和想法都没有!还真的就有!甚至还做了相当的试探!但是试探又怎么样?桑切斯已经见过了古德!甚至还做了相当的汇报,很显然丁羽现在算是彻底的亮明了他的态度!

古德和白房子,你们也就不用费什么心思了!没有任何的用处!我说了没有兴趣就是没有任何的兴趣!但是相信还是不相信的倒是无所谓的事情,但是一定要把控好其中的底线问题!不然的话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了!

一定程度上面而言,丁羽这么的去做,也算是挑衅的意味很是浓重了!但是那又怎么样?难不成古德和白房子就真的能够有所动作不成?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了!

古德和白房子看着是不断的去试探丁羽的底线,但要说让他们率先的动手,他们也不敢,甚至是很多人对此都有着相当的抵触!以往跟丁羽的遭遇,让他们损失的太多太多!加上这一次白房子的事情,让很多人的心头都已经开始滴血!

别看某些人叫唤的比较厉害!但谁都知晓,心里面不知道有多虚呢!甚至于丁羽都不需要放话,哪怕就是表露一些某个态度!到时候就会有一帮人倒下去!

这一次董事会方面诚然造成了相当的损失,但是这个损失怎么说呢?跟丁羽有关,也跟丁羽没有太多的关系,丁羽是撩拨起来了大家的贪念,但是丁羽真的指手画脚?又或者是掺和其中了吗?事情好像还真的就不能够这么的去说!

丁羽现在老实了下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心下都是松了一口气,而且还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没有丁羽的捣乱,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古德对桑切斯的回归,表示了相当的诚意,甚至还主动的邀请他来到了家里面!放置在以往的话,可能有那么一些难以想象,但是现在吗?倒也不是那么的重要!

很显然,古德这么的去做,也是一种态度上面的彰显!

桑切斯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夫人过来!至于这位夫人究竟是不是正经夫人,倒也不是那么的重要,其核心吗?就是夫人要见一下桑切斯,需要了解桑顿的相当情况!不然的话桑切斯绝对不会贸然的带着‘夫人’过来!

自己就是把桑顿送到了丁羽的那里,然后就回来了!接下来桑顿甚至连电话都没有几个!就更别提及其他的,而自己的先生也不许自己过于的去打扰桑顿!

桑切斯把桑顿的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现在这个时候夫人并没有端着身份,因为她也是一名母亲!自家的儿子在丁羽那里,自己跟丁羽见过面,但是怎么来形容呢?说彼此之间有矛盾,稍显有那么一些夸张,但是说关系友好!连带着自己都不相信!

所以只能是通过桑顿周围的人,做相当的了解!好在丁羽那里并没有过于的去为难!

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古德对此有着相当的警告!家族方面不管是谁,也不管什么身份,绝对不允许对桑顿的事情有任何的干涉,甚至不许有任何的干扰!

这一点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对此,古德没有去做任何的解释!但是在现在这样的时候,还真的就没有什么人敢去做这样的试探,就算是古德的夫人,桑顿的母亲,也是表现的很很沉稳!

其中的原因真的是再简单不过了!古德这一次真的是动了杀心,董事会方面的人已经是应接不暇!甚至是有点自身难顾!加上另外一方面的人是谁?丁羽!大煞星一样的存在!

不管是哪个方面都是招惹不得的存在!

如此的情况之下,还真的就是非常的消停,这个为什么夫人要问及桑切斯的原因所在!不过非常的可惜,彼此之间会面的时间稍微有那么一些短暂!因为古德还需要跟桑切斯见面!

不过在这个过程当中,古德并没有问询自己儿子的事情!倒是对桑切斯和布鲁诺两个人表示了感谢,点到即止,没有过于的去深入,至于赛提尔的事情,古德连提及都没有去做任何的提及!这一点倒是让桑切斯微微感到有那么一些失望!

既然古德先生没有这个方面的兴趣,桑切斯自然不会有其他方面的提及,都是千年的狐狸,也就别玩那些乱七八糟的把戏了!

一直等桑切斯离开了之后,夫人也是满脸不高兴的找到了古德!

“为什么不多留一些时间,相当的事情我都没有能够很好的去了解!有关的情况桑切斯也没有很好的去提及!我都没有弄清楚,为什么这么的急切?”

面对夫人的质问,古德摇摇头!“时间不合适!桑切斯和布鲁诺两个人,跟丁羽的关系很是不错!相当的事情有着太多的牵扯!大家都清楚,桑切斯这一次回来,为的就是丁羽的事情,跟其他方面没有任何的关系!”

“难道还有人不太老实?”夫人脸上面煞气一片!

“不是他们老实不老实的问题,该清理的人也已经在陆续的清理当中,但是不能够操之过急,真的要把所有人都给清理干净,整个家族也就差不多要倒塌了!现在丁羽始终都没有任何的动作!有点出乎预料,也有些在意料之中!”

“他还真的就让人感觉很难懂!如此的情况之下,竟然还能够隐忍的主,还有就是桑顿还在丁羽那里,不过就现在所看到的情况,是真的让人不太明白!”

对此,古德微微的一笑,自己跟丁羽之间的默契,是其他人不懂的!甚至是看不明白的!

因为两个人都是站在了金字塔的顶端,对于总体的形式都有着相当的把握!所以很明白什么事情应该去做,什么事情绝对不能够有任何的触碰!

跟丁羽隔空的交手,能够明显的感觉出来,丁羽自始至终,都保持着相当的清醒!就他的这个年纪,真怀疑,他究竟是怎么历练出来的?难道这个就是碍于他走进了那道门的缘故吗?可是这样也太过于的夸张!

不过赛提尔那帮混蛋,是真的要好好的收拾收拾,甚至绝对不能够轻饶了他们!要知晓丁羽已经有了其他方面的心思!这对桑顿而言,绝对是一个千年难遇的机会!甚至是绝无仅有的机会!可是赛提尔他们不帮忙也就算了!竟然还有了阻拦的心思!这就有点不能够容忍了!

要知道想要得到丁羽的认可和指导,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丁羽可以说是非常的挑剔,眼睛毒辣的让人都怀疑,究竟能够有多少人能够让他看得上眼!

这边倒是有几个人得到了丁羽的指导,但究竟费了多少的心思,桑顿还是很清楚!老里奥他们能够做出来这样的决断来!也是真的让自己感觉很是钦佩,人老精鬼老灵,他们跟丁羽之间的关系也可以说是非常的恶劣,但是该下手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含糊!

但就算是这样,几个孩子也没有完全的入丁羽的法眼,好在还给予了一个考察期,可也就那样了!至于后续的情况怎么样?不清楚,不知道,古德倒是打探过,但是没有打探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很显然,老里奥他们对于孩子也是非常的看重!

这个也是为什么古德对赛提尔他们异常不满的原因所在!耽误的时间越长,对桑顿的影响也就越大!可奈何现在这个时候,自己根本就腾不出来这个手!

甚至就算是有着再大的不满!现在这个时候也只能是忍着,连带着布鲁诺和桑切斯两个人都不能够有任何的透露,至于他们会不会有其他的意见和想法,这一点现在倒是无所谓的事情!

至于自己儿子那边?貌似被丁羽调教的很是不错,并没有陷入其中!

这一点尤为的让古德满意,不愧是自己的儿子,不过古德也很是清楚,这里面有着绝大部分的原因是碍于丁羽的指导,当然也有一部分的原因,丁羽就是故意的看自己的笑话!

对此,古德是真的有那么一些恼火,甚至是有那么一些面上无光!自己能够怎么样?处理赛提尔是肯定不行的,时间不合适,而且会影响到整体的计划!如此的情况之下,难不成让自己去处理自己的儿子!

如果说自己的儿子表现的很是不堪,自己还有些许的发言权,可奈何自己的儿子表现的非常好!甚至超乎了自己的想象,如此的情况之下!自己处理自己的儿子,真的要是造成了其他方面的影响,到时候就真的后悔莫及!

甚至于现在这个时候,古德都感觉给与自己的儿子压力有那么一些大!他的年纪有些小,而且这两年的时间还备受折磨!自己也是一名父亲呀!

但是自己又没有办法去跟桑顿去做其他的解释!自己倒是期望过赛提尔他们能够醒悟过来!不过看现在的这个意思!基本上不用想了,他们都已经走进了牛角尖!死胡同!

好在布鲁诺和桑切斯是真的表现非常好!甚至是相当的沉稳,也难怪他们跟丁羽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好!这个绝对不是运气那么的简单!

“懂不懂的,反正现在丁羽是没有任何要出手的意思!该激进的时候,让人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如此的冲动,该保守的时候,稳健的让人感觉有那么一些发指!”

甚至在说完话的时候,古德自己都是不由的有那么一些摇头!如果丁羽是任何一种的极致,都比较的好对付!可偏偏丁羽不按常理来出牌,这就有那么一些难对付了!

更为确切的说,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下手!

为什么一直以来,大家都采取比较激进的方式!或者说大部分以武力为主!

至少这么的去做,可能还会有些许的希望!谁知晓那颗子弹真的就被上帝给亲吻过?真的要是触碰到了丁羽!到时候所有人狂欢!

只不过到目前为止,这颗被上帝亲吻过的子弹,依旧还是没有能够到来!也不知道究竟会是那一颗,谁知道呢?反正就发射出去好了!说不定那一颗就真的瞎猫碰到了死耗子,是不是?

虽然现在还没有能够证明其有效性,但至少大家不会放弃希望,至于其他的方式,经过了无数种的尝试,大家都已经很是无奈了!无奈到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经放弃了!

至于没有放弃的那些人?他们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心思,这个问题?还真的就是有待于商榷的事情!也许是真的对丁羽仇恨,当然也有相当一部分的原因?这样的部门没有办法取消!

喜欢重生之苍莽人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