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日主巨富八字*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这场骚动……应该结束了吧?”萧王抱着怀里的剑,迟疑地左右打量。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事态把他给吓怕了。

残阳落枫本就比较孤立,最强修士,一般只到大罗,但这一回,不但严子枫身后出现了圣人,他们还遇见了无疆圣人,花闲仙帝……

搞死一个严子枫,牵扯出如此多而密的因果,他甚至怀疑严子枫那厮,是个杀不死的神体。

“搞死他!”

“搞死他!”

没有人忘记这个姓严的,碧垓与花尊一走,鳞子甲就把爪子捏得嘎嘣响,带着自己的朋友们气势汹汹找到蜷缩在墙角的严魔。

即使不杀,这家伙也命不久矣,此刻的他就像一张被人抽去骨头的人皮,皱纹软塌塌地堆叠在身上。

“还有一口气!”萧王上前验了一下声。

“恶心!”夜藤捏着鼻子后退,一想到她曾经被迫与这个严魔进行妖契就反胃得不行。

“我来!”鳞子甲上前一拳,就直接把严子枫脆弱的头骨给打爆了。

“我就喜欢这样野蛮的男人!”断手与鬼魂扑上前去,用随身武器将严子枫扎了个透心凉。

“这一回要杀到碧垓圣人都不能复活的程度!”本来已经杀过严子枫一次的老水妖王,觉得做成这样还不够彻底,正准备把严子枫的尸体挫骨扬灰。

就在这时,真小小冷哼了一声。

“别杀了,假的。”

什么?

假人?

这不可能呀!

“我明明确认过他容貌和气息了!”萧王一脸震惊。

“但我依旧可以感觉到银印的存在。”若是严子枫真死,银印应该随之消失才对,可此刻,她分明还能感觉银印在从严子枫体内轻轻地吸取生机继续向自己供给。

“那这?”老水妖王指着地上的那一堆烂泥。

“什么特别的诈死之术吧?不要忘记,严子枫也曾从碧垓的藏宝库内获取了大量的好东西。”

真小小转念一想,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毕竟小母的印金贵,不仅在每一大界内只能使用一次,而且每烙印一下,要时隔万年才能重新赐印。要是严魔就这样挂了,她也会从此失去移动血库的便利,更不用肖想,再把银印打在哪个圣人身上。

可若严子枫一直活着,一直气运昌隆,如之前控制碧垓的他一样,那么她就可以一直薅他的羊毛,直至严子枫被逼疯。

这惩罚的惨烈,远比死亡残酷得多。

“放心,不管怎么蹦

辛日主巨富八字*

跶,他终逃不过我的五指山峰。”拢了拢五指,真小小还真期待侥辛日主巨富八字幸逃走的严子枫能再有什么奇遇。

该天杀的!

该天杀的!

一副干瘪的皮囊踉踉跄跄地行走在星间,脚步是那般地虚浮无力。

没错。

严子枫的确用人皮傀儡替自己死了一回。

但他现在,孱弱如鸡,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真小小!我与你不死不休,你就是我的命中克星!”

遥想拥有碧垓保护时的嚣张与惬意,一口老血卡在严子枫的嗓子眼里,吞不下去又吐不出来。

喜欢万兽朝凰请大家收藏:

不过花尊的能力可不止这一丁点,他目光横扫全场,意外地发现了夜藤与她的女儿们!

好家伙!

大罗境的木妖,这不是天然给自己送菜!

花尊微微一笑,正要控制木妖们,突然一只小手拦在了他的身前。

“师兄妹相见,怎可自相残杀?你们这样……为师不喜欢。”碧垓轻轻皱起眉头,娇美的脸颊上出现这样的表情,简直令人心碎。

在碧垓的轻吟之间,天地间的杀气荡然无存,就连花尊唤出的飘叶也纷纷消失不见,所有人的威压被强行限制于体内不能释放出来。

不愧是圣人!

[标

辛日主巨富八字*

签:p标签]老魔的刀劲嘭地一声破碎。

被萧王祭出的法宝亦被迫飞回他的储物袋里。

只要碧垓不愿,这里没有人能发动战争。就连真小小手中的枯木逢春都一改往日嚣张,乖乖地自封了刀刃。

呃?

师妹?

花尊表情有那么刹那的恍惚,他茫然地看着碧垓,再看看真小小……勃然大怒!一头长发差点通通竖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竟能吞噬我师的生机契兽!”

没有什么比真小小体内散发出的碧垓之息更挑衅花尊底线的了,自己的师尊明明是位圣人,为什么那臭丫头体内,会有她的赐力痕迹?

怒到发狂的花尊体内透射出一股寒,瞬间令整个星海都冷寂下来。

没有人见过花尊这副模样,就算他数度痛失神霄仙子的下落,他都从来没有这般失态过。

“子风!”

碧垓的声音也冷了三分。她的声线打断了花尊对真小小的死亡凝视。

“我累了,我们走。”

碧垓伸出小手,看到那削葱根一样的指尖,花尊打了一个哆嗦,下意识地弯下腰,用自己的胳膊稳稳架住碧垓伸来的手掌。

时隔万年的师徒重聚,花闲对碧垓的敬畏,一如往昔。

“走了啊。”

用自己的威仪制止了花尊对在场所有人的不满和怒火,碧垓朝真小小点点头,便毫不留恋地带着花尊走向星海里。

她逆死了整个香火界,却不再执念此界,妄图收回香火。

她自甘遁入空境,却不再痴傻,仿佛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路。

琉璃碧宫不要了,对这片死灰复燃,生机再现的香火界也是不要了。没有人知道花尊带着碧垓,不!碧垓带着花尊要去哪里,看着那二人缓缓消失的背影,真小小的心头涌动着繁杂的情绪。

“那……也是一尊木灵。”

夜藤胸口微微起伏,她比在场其它人对花尊的感知更入微。花闲的本尊并不是人族,而是木灵。

[标签:辛日主巨富八字p标签]“所以就算同样是‘徒弟’,她还是最相信‘子风’!”真小小明白了碧垓对花尊的执念所在。

她们是同类,所以比旁人更亲厚一些。

有些东西,别人永远无法取代。

“既然如此,那花尊势必会比我照料得更好些。”没有办法,真小小摇了摇头,对花尊不充满厌恶是不可能的,但世上的关系就是这样繁杂,讨厌的人,他有一位不得了的师尊,这师尊还偏偏对她有恩。

喜欢万兽朝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