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和自己儿子搞的吗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姜慕筝大大方方地颔首致意,牵着妹妹的手进了二叔的雅间。待关上房门,姜留问道,“二姐姐方才跟谁打招呼?”

姜慕筝低声道,“坐在堂中的一位书生,之前没遇见过。”

嗯?姜留立刻触角全开,“坐在哪,穿什么衣裳,戴什么帽子,长得如何?”

姜慕筝抿唇笑,“莫闹,人家看着已有二十六七,定已成亲了。”

二十六七啊……姜留立刻不感兴趣了,这个年纪不可能没成亲。活计送进茶点后不久,青衿书院的山长登台为论经会热场子,姜留也推开窗户往下瞧。

青衿书院的兴起,与升平坊王家有莫大关联。王家败落,青衿书院声名受累,为挽回书院声誉,重归康安第一私塾的宝座,书院几位东家出重金请出康安大儒樊元君任山长。这位樊山长年约五旬,一身半旧的道袍,头戴三梁冠,须髯飘飘,声音洪亮,颇有大家风范,姜留看了一会儿,觉得这位樊山长比她二舅镇场子、有派头,至于他说什么,姜留全无半点兴趣,她的目光嫁妆不经意地扫过一楼大厅中的众位书生,颇有几分失望,便拉过二姐姐问,“方才姐姐瞧见的哪个?”

姜慕筝正听得津津有味,反应片刻才道,“就是靠左边厅柱桌上那位身着土黄衫的书生。”

姜留的桃花瞳锁定廖传睿,不过看清他的模样后便收回了目光,“这位书生看着很踏实。”

各方面,都很踏实。

姜慕筝抿唇笑了笑,将茶点推到妹妹手边让她吃东西打发无聊,自己的注意力又回到樊元君身上,听他谈古论今。

樊山长说完,仕子们掌声雷动,姜留和姜慕筝跟着鼓掌。姜留很应付,姜慕筝很热情。

[标签真的有和自己儿子搞的吗:p标签]受到樊山长的鼓舞,不断有仕子登台谈论他们对四书五经中某段内容的见解,这些见解有些被台下仕子和大儒们赞扬,有些被指正、热议,场面十分热闹。姜留吃完点心,无聊地打了个哈欠闭上眼就歇息。书秋立刻给姑娘盖上薄被,免得她着了凉。

姜慕筝轻轻关上窗,到雅间外临栏的空位上坐下,继续听楼下众学子辩经。廖传睿抬眸看了她几回,见她听得专注,几番想上楼提醒她莫被仕子们的妄论带入诡辩之中,却觉得有些唐突。

因吃多了茶,廖传睿起身到后院茅房如厕后,不想再回厅中,干脆坐在听书阁园内的小亭中默诵《春秋》。事有凑巧,他将春秋十二公诵至闵公时,姜家的表少爷从侧门走了下来。廖传睿便起身,主动上前为他引路,“公子可是去如厕?在那边。”

姜慕筝确实是出来如厕的,但女厕与男厕却不在同一边。不过她从容领了廖传睿的好意,按他指的路,带着姜白和另一护院走了一段,待走到假山后才转向远处的女厕。

待她回来路过小亭时,廖传睿又主动上前拱手道,“小生京畿襄邑廖传睿。”

自家姑娘是女扮男装,压着嗓子说两三个字还成,多说几句肯定会露馅,传出去好说不好听。机灵的姜白上前行礼,“廖公子安,我家表少爷近日患了嗓疾,不能讲话,请公子见谅。”

姜白话落,姜慕筝面带歉意地拱手。

十五六的年纪,正是男子的变声期,患嗓疾不能讲话也是常有的事。廖传睿还礼,言道,“苏公子安。方才小生见苏公子在楼内听的专注,脸上多有疑惑之色。请公子恕小生狂妄,斗胆提醒公子一句:做学问确当多闻阙疑,但此时距秋闱已不足十日,公子多听这些并无多

真的有和自己儿子搞的吗 小说全文、

大裨益。”

姜慕筝看得出廖传睿是好意提醒,便拱手道谢。姜白跟着深深一躬,再问道,“多谢廖公子直言相告,小的冒昧,敢问您觉得此时该读什么书、做什么事才好?”

廖传睿憨厚的笑容中透着几分睿智,毫无保留地道,“这自是见仁见智的,小生这几日正在重温《春秋》,因本科主考尹太傅喜《春秋》,太傅所做文章中旁征博引,但引《春秋》中的言语和典故最多。”

姜慕锦的眸子一亮,面带诚恳地深施一礼。姜白立刻道,“多谢廖公子金玉良言。”

“苏公子客气了,这不过是小生的一家之言,让苏公子见笑了。”廖传睿说罢,抬手道,“公子请。”

姜慕筝颔首,转身回了听书楼。迈上二楼的楼梯后,她透过开着窗俯视小园,见廖传睿靠在亭柱上,面容平静,双目微垂,略厚的双唇微动,应是在默诵《春秋》,只不知他默的是春秋十二公中的哪一位。姜慕筝收回视线,不再去听楼下书生的高谈阔论,返回雅间见妹妹睡得正香,姜慕筝忍不住笑了。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姜留才伸了个懒腰,睡醒了。见二姐姐正坐在自己身边看书,姜留便翻身问道,“姐姐不听了?”

“不听了,咱们回府吧?”因为大哥今年要下场试秋闱,二弟三年后也会经此一关,姜慕筝认真听大儒和书生们的谈论,是想回去讲给大哥和二弟听。但廖传睿说得很有道理,现在离着秋闱只剩几日,听这些还不如让大哥静心多诵几遍《春秋》。

姜留跳下软塌,“好,咱们去买些桂花糕和栗子酥带回去。”

“咱们走后门吧?”姜慕筝提议,脸上微微一红。

楼下的论经会还没结束,走正门确实不合适。姜留点头,跟着姐姐下楼,穿过听书楼的小园经后门出去。中秋将至,小院内的紫薇花盛开,居然瞧着还满热闹的。姜留随口道,“也不知道紫薇花能不能做成吃食,咱们要不要试试?”

姜慕筝抬眸见廖传睿还在小亭中,紧了紧妹妹的小手,便牵着她走了过去。

廖传睿听到了姜家六姑娘活泼可爱的问话,忍不住露出笑意,站起身拱手道,“苏公子,姜六姑娘,你们要走了?”

苏公子?!姜留眼睛一眨,见姐姐只行礼不说话,姜白上前道,“廖公子安,我家姑娘和表少爷还有事,先行一步。”

自己睡了一觉,二姐就跟人家认识了?姜留压住整颗心的好奇,一本正经地还礼告辞,“廖公子,后会有期。”

喜欢姜六娘发家日常请大家收藏:

五月入夏后,天气渐渐热了起来。不管朝堂之上如何风起云涌,康安城的百姓又渐渐恢复了往日步调,正常出门做事。姜家的姑娘们也换上了夏衫,出府到读书人聚集的地方隔着车窗或车帘为姜慕筝寻婿。

姜松主编的《小篆名家溯源》印刻出版,因书中对小篆溯源清晰,有理有据,校正了市面书籍上常见的十几处谬误,仅在康安就售出十几万本,在读书人中广获赞誉。王问樵也凭借参编此书,在状元街上翰西书院谋到了一份差事,生活重归正轨。姜慕筝和姜慕燕两姐妹也因此书成为康安有名的才女,每日里各种诗会、赏书社的请帖接到手软。

身材高挑、样貌清秀、声音清透、性情温婉、饱读诗书且精通琴艺的姜家庶女姜慕筝,终于在十七岁时正式进入各府女眷的视野,给姜慕筝提亲、说亲的媒人两月来已有十几个。提的男方有官宦人家的庶子,也有富商家的嫡子,姜老夫人乐得合不拢嘴,陈氏也强撑着笑应对。

跟姜大郎订亲时一样,姜老夫人很在意二儿媳的意见。雅正对侄女兼得意弟子姜慕筝的亲事也很上心,看来看去却觉得这些提亲的人家都不合适。

姜慕筝的嫡母陈氏觉得亲事不好,是因为她觉得庶女配不上这些人家,而雅正与她相反,雅正觉得这些人都配不上姜慕筝。

姜老夫人问起长子的意见,姜松还是道,“不急,八月之后再说。”

八月秋闱,将一批青年才俊亮相康安城,以姜慕筝现在的声名,确实可能从读书人中挑一个比那些提亲的人家好的。

姜老夫人叮嘱道,“不只男方要好,家门也要好,再不能让筝儿受她姑姑那样的委屈。”

姜平蓝的夫婿廖青漠才华甚佳,但他的母亲极为难缠,姜平蓝嫁过去后没少受她磋磨。

姜松点头,“儿明白。”

寻一个人品才华上佳、年纪合适、家风端正还没定亲的读

真的有和自己儿子搞的吗 小说全文、

书人为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姜家哥仨四处打听着,姜家四姐妹也四处找寻,但从初夏寻到入秋,京畿各县的仕子已齐聚康安,她们排除一个又一个备选对象,二姐姐的婚事还是没有着落,远在绍兴养胎的姜慕容都跟着着急,说在绍兴相看了一户不错的人家,让二妹妹嫁到绍兴去。

姜留现在出门,看到模样还过得去的年轻书生打自己面前走过,脑中立刻会飘出三个问题:他哪真的有和自己儿子搞的吗来的、人品如何、成亲没有。

八月初六,姜留在任府西院处理店铺生意的事。姜白跑了进来,“姑娘,今日西市听书楼申时到酉时有一场青衿书院办的论经会,有几十名仕子会去,听说都是参加秋闱的京畿各处有些名望的仕子。二爷送消息回来,让二姑娘乔装去转转。”

这样的场面当然不能错过,姜留立刻吩咐姜白准备车马,她则合上账本,去任府东院书房内找二姐。

大郎哥的婚期定在了明年秋天,姜家滴翠堂要改建成大郎哥夫妇的居所,姜家姐们的书房彻底搬到了任府东院。姜留过去找二姐,也不过是几步路的事。

从最初的激动期盼,到现在的麻木失望,姜慕筝已不想出门了,“今日后晌你三姐约了马家姑娘,你五姐要跟三婶去闫家,你还要忙着生意,这一场我就不去了吧?”

姜留也不说什么大道理,只拉着二姐姐的衣袖晃呀晃,“二姐姐,咱们去吧,听书楼内有我爹的专用雅间,就当是姐姐陪我去解闷,我看了一上午的账册,头都晕了……”

姜慕筝岂能不知妹妹的好意,点头应了。

“二姐姐穿那身宝蓝色的夏衫,那件宽松又潇洒,姐姐穿着很是俊俏。”姜留兴致勃勃地将二姐姐打扮成样貌俊秀的白面书生,拉着她上了马车,赶往听书楼。

听书楼门前已聚集了不少书生,旁人入楼凭请柬,姜留刷脸。她一下马车,听书楼的管事立刻跑了过来见礼。

姜留直接道明来意,“听说贵楼今日有论经会,我带我表哥来开开眼。”

这位是六姑娘的表哥?楼前众书生和楼中的管事、活计的目光都集中在姜慕筝身上。

身穿宝蓝色书生衫,头戴唐巾的姜慕筝学着二叔的动作,啪地一声合上折扇,含笑微微颔首,“有劳钱叔。”

这动做这气质,绝对是姜二爷家的亲戚,他怎没听说姜家何事来了这么一位表少爷?管事连忙抬手,“两位能来,小阁蓬荜生辉。六姑娘,表少爷,请随小人入楼。”

听书楼今日的摆设与往日大不相同。一层正前方高台上的桌椅、折扇和惊堂木等物已被撤走,换上了满满两架书籍,供书生们翻阅,书生们正边吃茶边高谈阔论。

见管事忽然请进来一个带着小姑娘的面生书生,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姜留的小脸上。只一眼,大多数人便认出了姜留的身份。

“这定是姜谪仙的小女儿,姜家六姑娘。”

“一棍扫倒一座房、当街喝退郎家子的六姑娘?”有新入城的书生站起身,待看清姜留漂亮可爱的小模样后,惊得话都说不利索了,“这……这……一定是姜家的房子不够结实,郎家小子是个病秧子……”

“雨亭兄若是不信,改日可亲自向六姑娘讨教。”旁边的书生笑嘻嘻。

字雨亭,名嘉林的彭姓书生立刻摇头,“在下堂堂七尺男儿,岂能欺负一个小姑娘!”

欺负?

众人忍不住笑了起来,隔桌的廖传睿也跟着笑了。以姜二爷护短的性子,谁敢在康安西城欺负姜六姑娘?

“九如兄!”彭嘉林发现廖传睿,惊喜地换到他这一桌挨着他坐下,亲热问道,“你今日怎有兴致出门?”

“近日读书读得头晕脑胀,所以过来散散心。”廖传睿抬手给他斟了一杯茶。

彭嘉林惊讶,“你竟也会读恶心了?”

他是不会,但姜二爷觉得他会,专程派人给他送来一封请柬,让他不要关在屋里死读书,廖传睿领了姜二爷的好意,专程来吃茶看热闹。他目光投向拉着姜家六姑娘登楼的书生,猜测他是否也是被姜二爷送进来散心的。

姜慕筝若有所感地回眸,正与廖传睿的目光相对。

看到姜慕筝的模样,廖传睿微微一愣。姜二爷俊美无匹,姜六姑娘明艳动人,没想到连他家表亲都这般面若好女、雌雄莫辨,难怪姜二爷总觉得他长得丑陋。廖传睿失笑,大大方方地端茶,隔空相敬。

喜欢姜六娘发家日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