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神通最快最有效的佛咒 免费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当阿莎蕾娜与卡珊德拉在观景窗前讨论着这座庞大空间站可能存在的“自我修复系统”时,担任工程总指挥的尼古拉斯·蛋总则漂浮在这座开阔的“连接舱段”中,带着十足的好奇与兴奋的心情“观察”着这个在他眼中可以用“美轮美奂”来形容的金属圣地。

在旁人看来,此刻的铁球星人只不过是在房间里漫无目的地到处乱飘,但实际上,他那常人无法理解的感知已经深入到了这片由钢铁与聚合物构筑而成的迷宫深处,在那层层叠叠的金属墙壁、屋顶与纵横交错的管网、通道之下,苍穹站正在他眼前呈现出一种更加复杂、更加立体也更加不可思议的姿态。

他在房间中央停了下来,“注视”着脚下。

那里有着厚达数公里的深层结构,黑暗与冰冷统治着那些不曾被唤醒的舱室与古老的系统,这座庞大的空间站正处于深度休眠之中,而且“看”上去……这休眠状态已经持续了不知多少万年。

在尼古拉斯看来,这很不正常。

他能够比其他“人”更清楚地感知到这座空间站所蕴含的惊人技术水平以及它本身的坚固结构,他知道这样一座太空巨构其实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坚固耐用”,他进行了粗略的估算——如果苍穹站是在最近几百年甚至几千年才因过于年久失修而陷入沉睡,那么一切还算情有可原,但如果它是在十几万年前就进入了这种状态……那时候它应该根本就没受太大损伤才对。

是某种内部原因导致了空间站的停摆?是系统层面的攻击和入侵?还是那些“起航者”也会不小心搞出豆腐渣工程?

尼古拉斯思索着,慢慢将自己的感知向着更深处延伸出去,他“看”到那些冰冷的金属如同不断后退的帷幕般在“视野”中打开,空间站的墙壁与屋顶在他的感知中呈现出一种朦胧虚幻的半透明质感,他以一种穿透性的视角慢慢下沉到了靠近主干能源网的附近,那里已经靠近苍穹站的环状中轴——然后,他的感知便无法再深入下去了。

即便以他的特殊天赋,在面对苍穹站这样规模惊人的东西时仍然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金属叩击的脚步声从身旁传来,爱丽丝RS-6的声音传入尼古拉斯“耳”中:“指挥官,已完成环境内搜索,未发现疑似控制接口的结构。”

尼古拉斯转了转身子,注意力落在这位“铁人指挥官”身上——在他的视角看来,这位“爱丽丝小姐”是个美丽的生物,但这份“美丽”却不是指她的容貌,虽然她的容貌在人类的标准看来应该也算漂亮,不过尼古拉斯更欣赏的是她那精巧的机械结构、精良坚固的内骨骼保护壳以及肢体中隐藏的折叠变形工具模组……这位小姐可比人类那怪异的血肉之躯要漂亮多了。

可惜,不是个球。

尼古拉斯心中微微叹息了一声,体内传来嗡嗡的声音:“这里应该只是个供空间站工作人员驻足休息和欣赏太空景色的过渡区域,整个舱段的控制节点应该还在更深处。”

“需要继续深入么?”爱丽丝RS-6以无机质的眼神注视着眼前的“临时上级”,表情和语气一样冰冷梆硬,她那崭新出厂的心智核心里还没有太多关于人际交往的经验用于调整自己的“交互行为”,但好在眼前的指挥官对此也不在意,“我和我的士兵目前状态良好。”

尼古拉斯的视线在整个大厅中扫过,确认了后勤小组设置临时补给点的进度之后,他的身体微微起伏了一下:“通知龙和海妖们召集先遣队,我们继续前进。”

在总指挥官的命令下,一支先遣小队迅速被组织起来——大部队将在这处连通舱段继续设置营地和补给点,先遣队则在几位领队以及尼古拉斯·蛋总的亲自带领下继续向着前方那些黑暗沉默的舱段前进。

这支十余人的精锐小队离开了有着宽大观景窗、视野良好的“休息大厅”,穿过了大厅外部那条刚刚才恢复照明和重力的连接走廊,他们在这沉默的钢铁巨兽体内一边探索一边前行,阿莎蕾娜与贝尔兰塔带领的龙族成员走在队伍的外侧,爱丽丝RS-6所带领的铁人士兵则与他们并列前行,最前方担任开路先锋的是卡珊德拉带领的海妖探索队员,指挥官尼古拉斯则被保护在队伍正中。

在这座古老的空间站中行动了几十天之后,这支“联合工程队伍”兼“探索部队”已经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行动方案:在前往陌生区域时,让海妖在前面当探路先锋,单体战斗力和生命力都极强的龙族则在队伍中段保护指挥官,而拥有多种探测机能、行动敏捷迅速的铁人士兵则在队伍末尾,主要负责对周围环境进行扫描记录。

至于说为什么要让海妖们在前面当探路先锋……只能说懂得都懂。

他们就这样穿过了多段连接走廊,中间路过了数个被暂时锁死的闸门,在尼古拉斯的感知中,队伍似乎正在接近当前“环带”的尽头,而周围墙壁深处的能量流动也开始渐渐变得不太稳定。

根据经验,这意味着前方又是一个“失能舱段”,某种负载平衡机制正在尝试将正常舱段的能量输送给失能舱段中的关键系统,这种“调配”导致了当前区域的能量供应不足。

一扇格外高耸的大门就在这时出现在连接通道的尽头,伫立在先遣队员们的眼中。

那闸门如城门般高耸,宽度仿佛可以容纳数辆钢铁战车并排通行,银白色的合金大门上还可看到一些含义不明的“徽标”——类似的徽标在空间站中出现过多次,它并非文字也非装饰,而极有可能是起航者船团中代表某个部门或某个族群的记号。

除此之外,这大门周围的走廊灯光明显要比之前的舱段暗淡许多,门框附近某处还可看到有暗红色的微光在缓缓浮动。

一名海妖探索队员摆动着尾巴爬到大门附近,用尾巴尖戳了戳那冰冷的合金门扉,回头对其他人摆摆手:“没有反应。”

“又是能源供应中断……但这么大的闸门还是第一次见到,”尼古拉斯咕哝着,一边扫描大门附近的机械结构一边对其他人说道,“大门的控制机构似乎是完好的,只是没有启动,我在尝试把附近区域的照明能源转接到大门的控制机构上,不过在开门之前最好是确认一下对面有没有危险。”

“我来吧,”之前去大门前试探的海妖探索队员立刻自告奋勇地拍了拍胸口,“这扇门似乎没有完全关死,我感知到它底部有一些小小的缝隙,等我流进去看看!”

话音刚落,这位海妖小姐的整个身体便“砰”一下子爆散成了漫天的水雾,紧接着水雾又收缩、凝聚成了一滩水洼,在阿莎蕾娜和贝尔兰塔有些怪异的注视下,这摊活着的水洼开始主动向不远处的那扇巨大门扉流淌过去,并一点点地渗透进了大门底部的缝隙之中。

就像这位海妖小姐所讲,这扇门不知为何并没有关死,它留了一点门缝,那门缝小的肉眼难以察觉,却足以让一个海妖渗进去……

过了一会,那滩活着的水洼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完全渗入了大门对面,阿莎蕾娜立刻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卡珊德拉,问出了她这些日子经常问对方的一句话:“死了没?”

“还没,”卡珊德拉一边感知着大门对面传来的气息一边摆摆手,“她正在重组……情况似乎还不错……啊,有消息传过来了!她说对面是一片非常非常大的开阔空间,而且看上去除了照明故障之外其他地方都一切如常,温度、气压和重力都没问题,嗯……”

卡珊德拉皱了皱眉,似乎在仔细聆听着门对面的海妖通过灵能回响共享过来的资料,她的语气渐渐古怪起来:“她说……黑暗中仿佛有一株非常巨大的树,也可能不是树,是别的什么东西,她感觉那前面的氛围有些古怪,一时间不敢靠近——但她在当前所处的位置并未遇上危险。”

“一株非常巨大的树?而且还不一定是树?什么乱七八糟的?”红龙贝尔兰塔下意识地嘀咕起来,但似乎她已经习惯了这些海妖队友们既靠谱又不靠谱的表现,很快便把视线转向队伍的指挥官,“尼古拉斯先生,门对面似乎没有太大危险,要开门么?”

尼古拉斯心中只略微犹豫了一下,便很快作出决定:“大家向后退一些,我要开门了。”

所有人立刻听命后退,尼古拉斯自己也闪到了一旁比较安全的地方,随后他便开始尝试按照过去几十天积累下来的经验去操控那扇门背后的控制系统——其实他并没有直接控制能量流动的能力,但在这里,大部分设施的能量流动都基于物质载体,而这些物质载体不管多么精巧、细微,在他的感知中都是出神通最快最有效的佛咒可以控制的“听话的金属”,在他精细又巧妙的控制下,一些原有的能量回路被稍做调整,而本来能源枯竭的大门控制器则渐渐苏醒。

附近走廊中的灯光渐渐暗淡下来,一种低沉的嗡鸣声则从闸门两侧传来,片刻之后,伴随着机械装置解锁的咔哒声响以及仿佛泄压般的“嗤嗤”声,那扇看上去异常坚固的巨大闸门终于向着两边退去。

一片异常广阔又笼罩在昏暗中的空间出现在阿莎蕾娜面前。

“这是……”阿莎蕾娜惊愕地看着这个比之前交通舱段的那座“集结大厅”还要宽广的地方,尽管视野中的一切都被昏暗笼罩,她仍然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这地方惊人的宽广以及它更加惊人的穹顶高度,而在那仿佛无边无际一般的昏暗空间中,她又看到了一些朦朦胧胧的阴影,少数像是应急灯光一样的微光在阴影交错中闪烁着,在黑暗里勾勒出了更加古怪、更加诡异的光影轮廓,这一幕让她顿时紧张起来,“这里跟之前所有区域的‘风格’都不太一样……”

“看那边那个!”旁边的贝尔兰塔则突然指着黑暗深处,“那是不是就是那位海妖小姐提到的‘树’?”

阿莎蕾娜立刻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看去,在一片昏暗中,她终于看到了那异常庞大的轮廓——那里有大量影影绰绰的、仿佛荆棘或晶体尖刺一样的东西从地上“伸长”出来,盘旋纠缠着蔓延向高处,又在蔓延到一半的时候呈现出向四周扩散的姿态,应急灯光带来的昏暗光亮让那些“盘曲的荆棘”呈现出了仿佛树干、树冠、裸露根须一样的轮廓,在乍一看的时候……感觉还真像是一株巨树。

但那绝对不是树。

“照明

出神通最快最有效的佛咒 免费完整版,

——这里需要更多的照明!”

阿莎蕾娜高声说道,同时已经抬手释放了一个照明术,与此同时她心中也忍不住冒出了一丝疑惑——

以龙裔的夜视能力,怎么会看不清楚这里的东西?

这大厅虽然昏暗,但并非完全没有光照,视野中有很多像是应急灯光的光源,而且随着大门的打开,外面的走廊也恢复了灯火通明,按理说会有大量灯光通过敞开的大门照进这间大厅,但为什么……这里仍然是如此昏暗,以至于龙的眼睛在这里都仿佛蒙上了一层阴影,就好像那些灯光都被某种力量压制在了黑暗深处?

伴随着心中突然浮现出的这些疑惑,阿莎蕾娜手中的照明光球已经飞向高空,紧接着是其他人释放出来的大大小小十几个照明光球——这些足以在一瞬间让整个大厅灯火通明的魔法光源分散开来,然而整个大厅中的昏暗只是被稍稍驱散了一点点而已。

所有的魔法光球都仿佛被无形的力量压制了,它们散发出的光芒在黑暗中迅速衰减,几近于无。

阿莎蕾娜定定地看着那些漂浮在半空、仿佛一个个微弱亮斑般的“照明术”,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这间大厅里那些看上去像是“应急灯光”一样微弱的光源其实并不是应急照明——那些都是满功率运行的照明系统。

是某种强大的暗影力量充斥在这里,压制了所有的照明,甚至把“昏暗”化作一种固有属性般的东西,赋予了这整间大厅!

“全员警戒,环境异常!”爱丽丝RS-6清脆冷冽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随行的铁人士兵立刻进入了战备状态,与此同时,阿莎蕾娜和贝尔兰塔所带来的巨龙、龙裔们也各自激活了身上的防护装备,随时准备着应付从黑暗中出现的危险事物。

就连一向大大咧咧的海妖们也迅速反应过来,在一连串水花迸溅的声响中,她们化作了体型庞大的海魔、带有甲壳的海兽甚至是模拟风暴之神的触手,在黑暗中,这些深海生物化作了一圈极尽不可名状风格的谐神壁垒,保护着自己的队友。

阿莎蕾娜环视了周围一圈,咽了口口水。

真说不好是这诡异的大厅吓人还是这帮一言不合就谐神化的海妖吓人……

而就在这异常紧张的气氛中,大厅里却什么变化都未发生。

(妈耶!)

喜欢黎明之剑请大家收藏:

伴随着一阵低沉的嗡嗡声,舱段深处的某些古老设备启动了,之前微弱到近乎消失的重力也随之恢复了正常强度,阿莎蕾娜再次感到了脚踏实地的踏实感,而在她的视野中,用尾巴把自己卷在附近一根柱子上以防漂走的卡珊德拉“啪叽”一声掉在了地板上,铁人指挥官爱丽丝-RS6则从容地关闭了四肢的磁力锁,从附近的墙上跳到地面。

“人工重力恢复了,”阿莎蕾娜轻轻跺了跺脚,带着惊讶的表情看向了正漂浮在不远处的工程指挥官尼古拉斯先生,那个有着滑稽笑脸的“铁球”正慢悠悠地在房间里移动,附近的灯光以及观景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在他那圆滚滚的表面留下了明晃晃的炫光,“您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啊,直接‘看一看’隔断层里面埋设的能量管路,发现有不正常的断流或者扰动给疏通一下就行,”尼古拉斯头也不回地在舱室里慢慢飘着,一边检查这里的设备一边随口说道,“就像这样——啪的一下。”

随着他话音落下,阿莎蕾娜又听到附近某个地方传来了一声机械装置闭锁的轻微鸣响,紧接着便是某些东西启动的声音,房间尽头的一扇处于半开卡死状态的闸门随之轻巧地向两旁滑开,闸门对面那条黑沉沉的走廊也一瞬间灯火通明。

房间中的几位工程队伍指挥官目瞪口呆——她们现在可算深深理解到为什么塞西尔帝国要派这位圆滚滚的先生来担此重任了……

不过紧接着尼古拉斯·蛋总便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的能力也并非万能,我可以直接‘看’到金属后面的结构,看到故障的能源线路,但我其实也不懂起航者的技术——照明线路和重力发生器的能源通路是在之前舱段就有的,我对照一下就知道怎么调整了,其他部分操作起来可没这么简单。”

“这已经带来了莫大的便利,”爱丽丝RS-6走了过来,面无表情地说道,“您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对整个舱室的金属结构和能源管线的无损扫描,这便解决了修复工程中最困难的步骤。”

这时候刚才啪叽一下摔在地上的海妖卡珊德拉也爬了过来,一边移动一边念叨:“再往前咱们就要小心一点了,这是第一次出现重力失衡的舱段,看来咱们正在远离空间站中的‘安全区域’,这之后可能就是那些能量完全中断、系统停摆了多年的‘死亡舱室’,这些故障区域的危险程度不亚于外面暴露的宇宙空间。”

听着这位海妖小姐的提醒,阿莎蕾娜轻轻点了点头,同时又抬起视线,目光扫过了这处刚刚探索到的陌生舱段。

这是一处仿佛休息区或“连接段”的区域,开阔的长方形空间中看不到多少设备,却有朝向太空的、极为开阔的观景窗口,又有像是长椅一样的事物安置在观景窗附近,墙壁与闸门旁边还可看到奇怪的圆柱状水晶容器,容器中依稀可见枯萎的植物残骸和送水结构。

这让阿莎蕾娜不由得产生了一些想象,她想象着一百八十七万年前的那段岁月,想象着起航者短暂滞留在这颗星球上空的时候,那时候这座空间站中想必不像今天这般死寂冰冷——起航者船团中形形色色的智慧种族在这里来来往往,在这临时的“旅途居所”中生活停留,他们会在这里小憩,在这里交谈,在这里观察这个小小的行星系统,观察地表上的生物,以及太空中的那颗巨大气态星球。

他们或许也会谈论起未来,谈论他们那似乎永远不会结束的“深空远征”——一百八十七万年了,曾经在这座空间站中驻足过的那些生物或许大都已经死去,但他们的后裔是否还在如先辈一样进行着那场漫长的航行?那亘古而神秘的船团……是否仍然流浪在群星之中?

阿莎蕾娜回过头,看到后续的海妖、巨龙和铁人们正在将一批设备和物资搬运进来,爱丽丝-RS6正在指挥士兵仔细检查并记录舱室中的陌生事物,卡珊德拉则摆动着长长的蛇尾,蠕行到了那几乎占据一整面墙的观景窗前,有些出神地眺望着外面的太空。

观景窗外,一道壮丽的、散发着光芒的弧面正慢慢从侧面漂移过来——那是照耀着洛伦大地的“太阳”,一颗惊人的气态巨行星。

“你在看什么?”阿莎蕾娜来到了卡珊德拉身旁,她从这位海妖女士脸上看到了一种认真又略带忧郁的表情,这让她大吃一惊——要知道在正常情况下想从海妖脸上看到这种表情可宛如做梦,这群深海咸鱼平日里都嗨的跟磕了药一样,“你看上去有些……伤感?”

“我只是在想,我们海妖差不多也该认清现实了……”卡珊德拉轻声说道,她的目光落在那片正缓慢从黑暗中移动过来的壮丽发光云海上,即便隔着如此遥远的距离,气态巨行星那层汹涌的云雾冠冕也足以产生震撼人心的压迫感,“毕竟这东西高悬我们头顶已经这么多年了,如今它更是近在眼前……”

“海妖?认清现实?”阿莎蕾娜有些发愣,“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那片明亮又炙热的云海了么?”卡珊德拉轻轻扬起尾巴尖,指着观景窗外的“日冕”,“这颗气态巨行星照耀着我们如今所生存的星球,万事万物都仰赖其光和热而生。”

“当然,”阿莎蕾娜对这位海妖小姐的反常表现有些困惑,但还是下意识点了点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理所当然啊……”卡珊德拉轻声感叹,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但在我们的‘知识体系’和‘自然常识’中,气态巨行星可是不会发光发热的‘冷天体’啊……”

阿莎蕾娜愣了一下,刚想下意识地再问些什么,眼前的海妖小姐

出神通最快最有效的佛咒 免费完整版,

却已经转移了话题:“我们离开轨道升降机的交通舱段已经多远了?”

“粗略估计已经有十几公里了,中间还穿过了一个规模大到吓人的‘空旷环带’,但和整个苍穹站比起来,咱们目前的活动范围仍然只是其中很不起眼的一小部分,”阿莎蕾娜收起了继续追问下去的念头,转而把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正事上,“这个空间站还真是大的吓人。”

“是啊,这规模真是大的吓人……别说以我们目前的人手了,哪怕把安塔维恩上所有的深海女巫和深水技师都派过来,也不可能修复这么大规模的空间巨构,”卡珊德拉一脸认真地思索着,“更何况再往前的舱段似乎会越来越不安全,现在还只是重力失效,接下来如果出现有毒物质泄漏或者机械失控那才是大乐子,就像我刚才说的,那危险性不亚于直面外面的太空……甚至比外面的太空还危险。毕竟如果只是被暴露在宇宙中的话,我们带来的防护设备还能管点用,但如果遇上失控的起航者机器,那依靠一层防护服和脆弱的单体护盾可就抗不过去了。”

听着这位“深海女巫”严肃的分析,阿莎蕾娜心中也是一凌。

她知道,在这整个修复工程中海妖们的意见必须尊重,尽管这个族群总给人一种过于欢脱而不可靠的错觉,但不可否认的是——她们是目前整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真正掌握过宇航技术,而且还建造过“大飞船”的族群——哪怕现在她们的飞船搁浅,技术也发生了一定的衰退、失效,但作为一个昔日的星际文明,她们所积累下来的经验和知识仍然远远凌驾于其他种族。

阿莎蕾娜回头看了一眼之前队伍过来时所通过的那道入口。

从先遣队登上苍穹站,再到后续大部队分批抵达、一波波物资被从行星表面送入太空,这项联合工程至今已经持续了数十天之久,期间工程队伍分成了数支小队在轨道升降机交通大厅周围展开探索,随后又在总指挥官出神通最快最有效的佛咒尼古拉斯·蛋先生的指引下找到了通往临近舱段的通路,至今,他们已经远离了最初的交通舱段,进入到了这座巨型空间站的陌生区域中。

而随着在这座庞大冰冷的钢铁巨兽体内不断深入,苍穹站各处的真实情况也随之渐渐呈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与轨道升降机直接相连的“集结大厅”以及整个“交通舱段”姑且可以算作是这座空间站中的“安全区域”,在那个区域,能量供应稳定,人工重力正常,整个维生系统都处于有序运作的状态,工程队伍在那里设置了最主要的补给与研究据点。

但随着向苍穹站的其他环带移动,阿莎蕾娜她们所带领的队伍便开始见到了真正的“失能舱段”——彻底中断的能源供应,失控的重力环境,一片漆黑的连接走廊,以及如同坟墓般冰冷、空气循环明显出了问题的隔绝房间。

这些危险的区域令人心惊胆战。

十余名担任先锋探索队员的海妖在探索这些失能舱段的过程中献出了廉价的生命,有的还献了好几次。

事实证明,卡珊德拉选择在轨道交通舱附近设置一个大型水元素池是正确至极的决定——这大大节省了探索过程中补充先锋队员所需的时间。

幸运的是,至少到现在为止整个探索和修复工作仍然进行得有惊无险,在尼古拉斯·蛋先生的指挥以及其他工程人员的努力下,沿途那些停摆的舱段逐一恢复了能量供应,但随着探索逐渐深入,考虑到整个苍穹站的惊人规模,后续舱段的行动是否还会如此顺利便很难说了。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就在阿莎蕾娜这边正陷入思考中时,她听到卡珊德拉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们已经在这里面活动了几十天,探索到的范围在整个轨道站里也只不过是不起眼的一小段,而根据尼古拉斯先生的感知,即便是我们已经探索过的这些区域,其深层也有大量尚未探明的复杂结构——”

这位深海女巫顿了顿,一边思索一边认真地说道:“那些封闭起来的机械舱、管线舱和能源中枢显然不会对‘访客’开放,强行拆解则可能会引起难以预料的后果,毕竟虽然高文·塞西尔陛下帮我们解决了空间站的访问权限问题,可这里面的很多系统还可能留下了‘自动反击’的设定,高文陛下也不可能掌控一切。”

迎着这位海妖小姐认真的视线,阿莎蕾娜立刻思索起来——事实上她在这上面活动了这么长时间也确实不是毫无想法,此刻便干脆把自己的观点说了出来:“我觉得或许我们并不需要修复整个空间站——这从一开始就不现实。”

卡珊德拉扬起眉毛和尾巴:“哦?”

“这么巨大的太空建筑,而且还是起航者留下来监控行星运行的‘永久设施’,又在无人值守的情况下运转了一百八十多万年,怎么想它也应该有某种……‘自我修复’的功能,不是么?”阿莎蕾娜一边思索一边说道,“就连法师们的法师塔里也会有负责打扫以及检查魔力节点的魔偶和塔灵运行,更何况是起航者留下的空间站——但咱们已经在这里活动了这么长时间,这些东西呢?”

卡珊德拉轻轻点了点头:“……整个空间站处于深度休眠状态,除了少部分被我们或者高文陛下‘外部启动’的区域之外,这里的大部分东西都停止了运转,这里面恐怕也包括你所说的‘自我修复’系统。”

“正是如此,”阿莎蕾娜说道,“想想我们一路走来所见的情况,大量舱室处于能源中断状态,但实际上那些舱室的‘硬件’似乎并没多大损坏,只要我们想办法恢复了对应区域的能源供应,那些地方就‘活’了过来——刚开始我也没觉得这有什么异常,但现在想想……除了我们在交通舱观景窗附近看到的那片不知道被谁撞出来的大洞之外,这座庞大的空间站……真的坏了么?

“而且即便是那个‘大洞’,和整个苍穹站比起来的规模其实也就那样,连一个舱段的跨度都没有,而类似的舱段在整个苍穹站上有成百上千个,作为起航者留在这颗星球上规模最大的设施之一,这座空间站真的会因为一个舱段被撞破就整体停摆这么多年?连我们造的东西都不会有这种缺陷……”

“确实……我也不认为苍穹站的休眠状态会和那个‘大洞’有关,虽然之前在交通舱观景窗那边看到它的时候确实感觉那很壮观,”卡珊德拉若有所思地说道,“所以按你的意思,我们应该找到这座空间站的自我修复系统,然后想办法唤醒它?”

“这听上去总比带着几百个人去修复一个能环绕星球同步轨道一周的巨型空间站要靠谱,而且我们这几百个人还没有蓝图没有经验甚至没有对应知识,”阿莎蕾娜摊开手,“当然,单纯看我这个提议有点像是在碰运气,但我们本身就正在探索这地方不是么?探索的过程中发生什么都说不好,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在这个方向多留意一下。”

“……我同意你的看法,阿莎蕾娜女士。”

喜欢黎明之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