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有今日,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什么是阴七门?”大老表一脸懵逼地问我。

[标

年年有今日,

签:p标签]“说了你也不懂,反正是七个专门修炼邪术的江湖门派,这个白事知客,就是其中的一个门派!”我说。

“啊?!”大老表面露惊恐之色:“听上去好像很难对付的样子!”

“再难对付也要对付,这关系到海阳村上千人的性命!”我目光灼灼地说。

虽然我从未来过海阳村,也跟海阳村的人没有任何交集关联,但不管是出于正义,还是出于我的职责,这件事情我都不会放任不管。

我也想过要不要通报给四合院,等着师父和师姐他们过来,但转念又想,情况已经迫在眉睫了,等他们过来肯定来不及了。他们赶到海阳村,最快也要一天时间,等他们来的话,黄花菜都凉了,所以我想了想,还是准备自己单干。

一个是我对于自己现在的修为还是比较自信的,还有一个是,黄小乔在我身边,她算得上是一个得力助手,我相信我和黄小乔联手,还是能够对付这个白事知客的。

我和黄小乔吃了点饼干泡面,填饱肚子,我还喝了两罐红牛,保持充沛的精力。

终于等到晚上,外面的天色早已黑尽了,我让大老表留在库房里面等着我们,我和黄小乔出去看看。

大老表却很坚定地说:“不,我跟你们一块儿去,我可不想做个胆小鬼!”

我看大老表如此坚定的态度,就对他说:“好吧,你自己注意安全!”

我们正准备走出库房,大老表拉住我,递给我一包棉花糖:“这个东西管用!”

我点点头,差点把这茬子事情忘了,白事知客的唢呐可以勾魂,我们可不能听他的唢呐声。

我拆开包装袋,从里面取出棉花糖,塞住自己的耳朵,黄小乔也用棉花糖塞住自己的耳朵,还别说,这棉花糖的隔音效果还挺好的。

我们三个人小心翼翼走出库房,来到超市外面,就看见那些像活死人一样游荡的村民,正迈着僵硬的步伐,慢慢朝着蔡家院子聚集。

我们混在那些活死人里面,模仿着他们走路的样子,一路来到蔡家院子。

来到蔡家院子,灯火通明,一眼就看见那个身穿白衣,头戴麻绳的白事知客白凡,正站在门口,嘴里吹着唢呐。

我们惊奇地发现,那些村民竟然大包小包扛着各种东西,包里全都是自家值钱的东西,有各种金银珠宝,有现金,有首饰,甚至还有存折,地契等等东西,他们全都排着队,像缴公粮一样,扛着这些值钱的东西,往蔡家院子后面走去。

我和大老表使了个眼色,飞快抢了旁边的人一点东西,装模作样地拎在手里,混在人群里面,慢慢向前移动。

我们跟着这些年年有今日村民,来到蔡家院子后面,才发现蔡家院子后面不远处,有一个码头。

此时的码头上,停着一艘大游轮,我们推测这个码头可能是蔡家的私人码头,这艘游轮也是蔡家的产业。

那些村民扛着值钱的东西,依次走上游轮,把东西放在游轮上。

很快,这艘游轮就变成一座藏宝库,值钱的东西在上面堆成了小山。

我们随即反应过来,这个白事知客是在劫财呀!

海阳村十分富裕,家家户户都是有钱人,白事知客用唢呐勾走村民们的魂魄,让村民们变成听从他摆布的活死人,他操纵这些村民,把各自家里的金银财宝全都奉献出来,等到把村民们的财产洗劫一空,他便开着游轮离开。

等到把财产掠夺干净,白事知客还有些“意犹未尽”,他挑选了几个船员上了游轮,然后又开始选美,但凡长得漂亮的年轻女孩,都被他挑选出来,送到游轮上面,这个混蛋不仅劫财,而且还劫色!

那些漂亮女孩都被他控制了,目光呆滞地登上游轮,从此沦为他的玩物。

我心头火起,和黄小乔交换了一下眼神,绝对不能让这个混蛋登上游轮!

很快,白凡走到黄小乔面前,当他看见黄小乔的时候,不由得眼冒绿光,面露欣喜之色,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在黄小乔的身上扫来扫去。

虽说白凡已经挑选了好几个漂亮女孩,但是那些女孩跟黄小乔相比较,就显得太普通了。

白凡对黄小乔相当喜爱,当即吹奏起唢呐,想要将黄小乔送上游轮。

白凡吹了半天唢呐,却见黄小乔无动于衷。

白凡有些困惑,拍了拍自己的唢呐,还以为是自己的唢呐出了问题。

就在这时候,黄小乔冷冷一笑,一巴掌拍向白凡的胸口。

白凡大吃一惊,下意识将唢呐护在胸前。

一团淡黄色光晕中,隐约闪过一只利爪,就听砰的一声响,白凡手里的唢呐掉在地上,那支唢呐被黄小乔的利爪切成碎片,哗啦啦洒落一地。

白凡脸色巨变,飞快后退。

黄小乔厉叱一声,纵身追了上去,想要乘胜追击。

就在黄小乔欺近白凡身前的时候,白凡手腕一抖,一支小巧精致的唢呐从袖口里滑出来。

我在旁边看得真切,没想到白凡居然还有备用唢呐,连忙出声喝斥道:“小乔,小心!”

虽然我及时出声提醒黄小乔,但还是慢了半拍,由于距离太近,黄小乔无法躲闪,只见白凡吹起那支精巧的小唢呐,一颗黑色的鬼头从唢呐里飞出来。

那颗黑色的鬼头竟是由许许多多冤魂凝聚而成的,鬼头里面,可见无数的冤魂在挣扎咆哮。

白凡修炼的这门邪术相当歹毒,他把勾去的那些魂魄,囚禁在唢呐里面,用那些魂魄来修炼这颗鬼头。

冤魂注入的越多,这颗鬼头的鬼力也就越可怕,因为鬼头里面,充斥着几百上千个冤魂,其怨气冲天,很难抵挡。

就在他放出鬼头的一刹那,浓烈的鬼气一下子散开,周围的那些花花草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枯萎凋残。

如此可怕的景象,让我的后背心一阵冰凉,一股股寒气不断从脚底冒出来,这白事知客修炼的上古邪术,也太特么恐怖了!

喜欢阴阳狩猎人请大家收藏:

当大老表来到蔡家大院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吓了他一跳。

只见蔡家大院灯火通明,院子里面黑压压站满了人,难怪在路上看不见人,原来这些村民全都聚集在蔡家大院来了。

大老表走进院子里,正想跟旁边的人打招呼,但他突然发现好像有些不太对劲,这么多人聚集在院子里,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院子里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没有人说话,没有人走动,所有人都像木头桩子一样,笔直地钉在地上。

一股子凉气从大老表的心里升起,大老表试着跟旁边的人打招呼,但是旁边的人根本没有理会他。

大老表瞅上去一看,发现这些人表情呆滞,眼睛里死气沉沉,就跟死人一样,一点生机也没有。

大老表颤巍巍伸出手,在那些人面前晃了晃,那些人也没有反应。

大老表感到一阵阵毛骨悚然,他在人群里走来走去,发现院子里的所有人都是这种死人一样的表情。

[年年有今日标签:p标签]难道这一村子人,全都死了吗?

大老表伸手探了探那些人的鼻息,发现那些人仍有呼吸,这些村民并没有死,但他们全都像是丢了魂似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蔡总呢?蔡总在哪里?

大老表此时迫切地想要找到蔡总,向蔡总问个清楚。

就在这时候,厅堂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人。

大老表还算机灵,赶紧停下脚步,混在人群里面,偷偷打量那个人。

从厅堂里走出的那个人并不是蔡总,那人一身白衣,臂膀上缠着黑纱,头上扎着麻绳,正是蔡总请来的那个白事知客,白凡!

大老表眉头直跳,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全村人都变成了活死人的样子,但这个白事知客却屁事没有?甚至这个白事知客,还在蔡总的家里大咧咧地走进走出,搞得他才像蔡家大院的主人似的。

难道……

大老表的心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村民们之所以变成这副模样,都是这个白事知客搞的鬼?

大老表正自揣测的时候,就看见那个白事知客衣袖一抖,从背后抽出一支唢呐。

在丧葬里面,唢呐可是不容或缺的一个乐器。

大老表看见白事知客抽出唢呐,突然想起下午他在仓库迷迷糊糊昏睡的时候,耳畔隐约听见了唢呐声。

只见白事知客把唢呐放在嘴巴,开始吹奏起来,他吹出的腔调异常凄凉,在这三更半夜听上去,令人不寒而栗。

在唢呐吹响的同时,怪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些活死人一样的村民在听见唢呐声以后,就像是听见了某种指令,他们跟着唢呐声动了起来,就像提线木偶一样,迈着僵硬而古怪的步伐,慢慢往厅堂门口聚集。

年年有今日,

大老表瞬间明白过来,这一切果然是这个白事知客搞的鬼,他的唢呐可能具有某种勾魂的魔力,村民们的魂魄都被他勾走了,全部沦为任他摆布的木偶。

大老表想起自己耳朵里面还塞着棉花糖,他摸了摸耳朵,把棉花糖按得更紧实一点,这样就不太听得见唢呐的声音。

大老表很清楚,自己如果听见这唢呐声音,就会变得跟那些村民一样。

话说回来,大老表也是运气爆棚,当然也可能真的是蛇仙在庇护他,全村人都被唢呐勾了魂,但大老表当时喝醉了,在超市库房里睡觉,恰好躲过这一劫。

现在整个海阳村,也就只有大老表一个人还是正常的。

眼前的怪异景象吓得大老表腿肚子抽筋,他很想转身逃离此地的,但是正准备转身的时候,他突然转念一想,自己现在转身逃跑的话,太容易暴露了,若是被那白事知客抓住,可能小命不保。

想到这里,大老表定了定神,麻着胆子,混在人群里面,模仿着那些活死人走路的样子,在里面滥竽充数。

院子里少说也有几百号人,大老表一个人混在人群中,还真不容易被发现。

唢呐声停止,所有人也跟着停下脚步。

这个时候,就看见两个年轻女孩自人群中缓缓走出,白事知客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淫邪的笑容,他搂着两个年轻女孩,转身走进厅堂,

很快,厅堂大门关闭。

大老表暗暗攥紧拳头,他知道这两个女孩被白事知客带入房间,肯定凶多吉少,很可能会受到侮辱。

出于正义,他很想冲上去解救她们,但是,大老表心里清楚,他根本不是白事知客的对手,自己冲上去,非但解救不了那两个女孩,很可能还会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

这个白事知客一看就是个邪术高手,普通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片刻以后,聚集在院子里的那些村民自行散去,但依然是那种活死人的状态,他们就像幽灵一样,在村子里游荡。

大老表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不过片刻工夫,他早已被冷汗湿透了衣衫。

大老表混在人群里面,不动声色地出了蔡家大院,然后以最快速度,一路飞奔回到超市,躲回了库房里面。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躲在超市库房是个不错的选择。

大老表不敢逃跑,他怕自己一现身,就会被白事知客发现。

同时,他也不想跑,他的心里挂记着蔡总的安危,蔡总对他有知遇之恩,况且蔡总是他的衣食父母,倘若蔡总有个三长两短,大老表的饭碗也就砸了。

大老表冷静下来,第一时间便想到了我,于是向我拨打求救电话,一是希望我来救他,二是希望我来帮忙对付那个白事知客,拯救海阳村的村民。

白事知客……勾魂唢呐……

我眉头紧皱,一颗心突突直跳。

见我沉默不语,大老表问我:“小天,你在想什么?”

我抿了抿嘴唇,面色凝重地说:“之前我得到消息,传说中的‘阴七门’重现江湖,而阴七门里面,正好有一门就是白事知客!所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次我们的敌人,是来自阴七门的邪术高手!”

喜欢阴阳狩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