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分很深的时空盘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感谢Sterling月票鼓励)

“今天你没有手术安排吧?”

许辉问道。

“没有,有事?”刘半夏反问了一句。

“刚刚接诊一位患者,腹痛、恶心,偶尔会便秘,还有些发热。手诊的时候腹部肌肉有些紧绷,做了血常规,然后又让他去拍X光。”许辉说道。

“他的病症持续时间很长,得有个三四年了。也在别的医院就诊过,不过都没查出来问题。”

“合计一会儿让你跟着一起看看呢,我担心现在可能会有肠梗阻或是肠扭转。但是他恶心的情况我又有些搞不清,经常会吐。”

“这个听起来还真有些麻烦,会不会是肠道寄生虫或是其余肠道疾病呢?”刘半夏问道。

“寄生虫应该是不可能,他在别的医院也做过检查。而且他的病史比较长,要是寄生虫的话,这可就大发了。”许辉说道。

“也是因为听说了咱们这里有粪便移植项目,他本人倾向于肠道方面的毛病,所以才来了咱们这里。”

“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节食型呕吐患者,他给我否定了。不是不想多吃,很想畅快的吃,但是只要吃多一点点,就会呕吐。”

“X光不是得钡餐吗,他都有些受不了,还是做了一些止吐处理。所以我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又不是胃管返流。”

“那就等一会儿看看X光片子吧,最起码应该有个基本症状的表现。”刘半夏说道。

有时候就是这样,要是一些急腹痛患者,其实在诊断的过程中,还是比较容易的。往往都能够很快就找到病灶位置,然后加以处理。

但是对于这些慢性病症的患者来讲,查找病因有时候就会很麻烦。

这位患者得有三年的腹痛和恶心病史了,这么长的时间里,都没有检查出来问题到底出在哪,这个就有些不好说。

因为造成现在这些症状的可能原因太多,你就得一点一点的找才可以。

又不是说别人家的医院是路边摊,只有二院才是顶呱呱。真的有器质性病变,仪器检查的时候也能够看到啊。

“行了,患者拍完片子了,咱们先在电脑上调出来看看吧。”许辉说道。

刘半夏跟着他来到了内科诊室,看到随后走进来的患者着实有些瘦。

可也是,这么长时间饮食不好,肯定会造成营养不良的情况啊。

“医生啊,真是太难受了。”患者苦笑着说道。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急救中心的刘主任,我邀请他过来一起帮你会诊。”许辉说道。

“等我先把你的片子调出来看看,咱们就不等洗片了。你的情况毕竟有些复杂,你的症状现在也有些严重。”

许辉说着就在电脑上操作起来。

“肠道扩张很明显啊,你现在的腹痛的情况怎么样?”看过片子后许辉问道。

“疼,比刚刚还疼了一些。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就这么疼,这些年都没这么疼过。”患者说道。

“医生,能做那个粪便移植吗?我这个肠子啊,是真的不行了,你就给我做吧,他们都说效果好。”

“咱们先不着急,现在还没查出来病因呢,所以也不好给你上治疗方案。你先躺下,我给你手诊一下。”刘半夏说道。

患者没有说话,直接躺到了床上,将衣服撩起。

“嘶……”

刘半夏刚把手指按上他的腹部,患者就嘶了一声。

“这么疼啊?”刘半夏诧异的问道。

“疼,是真疼,不是我装的疼。”患者说道。

“那你能跟我再描述一下你这两年的情况吗,每次都是吃多了东西之后恶心呕吐,还是说吃特定的食物才会这样呢?”刘半夏问道。

“吃多了就不行,去别的医院检查都说是我肠子的毛病。说我肠功能减退啊,容易受刺激啊,吃多了就超负荷啥的吧。”患者说道。

“那么你排便呢?在保持你的正常饮食的情况下,排便情况怎么样?”刘半夏接着问道。

“有时候好,有时候不好。反正我吃的也少,而且尽可能吃一些粥和比较烂糊的肉,偶尔会有便秘的情况。”患者说道。

“我现在的饮食很单调,就是一些青菜、鸡肉。味道大的菜都不行,你说茼蒿啊、牛羊肉啊,猪肉都有半年来的没吃了,那个味一刺激就想吐。”

他最后这句话,让刘半夏又有些不好判断了,看向了许辉。

许辉点了点头,示意还是由他来接着说。

“这样吧,咱们再做个CT平扫,看看腹部的情况,顺便等一下血检和尿检的结果。”刘半夏说道。

“尽可能的放松一些,也能够减轻你现在的症状。我们今天两位医生为你服务,咱们就争取把状况给摸清。”

“医生,不能直接给我做粪便移植吗?”患者问道。

“暂时做不了啊,你现在的情况有些肠管扩张,所以我们也考虑是肠梗阻的可能。而且扩张段的位置还是在小肠,所以必须要仔细检查。”刘半夏说道。

“也不是为了吓唬你,如果是肠梗阻电话,我们就得考虑手术手段了。你现在最好也是联系一位家属过来,好不好?”

“咱们这是以防万一,要不然你现在有腹痛的症状,走路也有些费劲。许医生,开单子吧,我陪着他一起去做CT去。”

许辉点了点头,赶忙在电脑上操作起来。

患者的情况确实有些差,应该是腹痛加剧了。从现在X光片的显示来看,肠梗阻的可能性比较大。

缘分很深的时空盘 全文阅读

而且患者还有便秘史,这些也都是要考虑的。

患者的情况真的有些差,差不多就是被刘半夏扶着走。一看到这个情况,来到了CT室这边,直接做了加急处理。

不过也得等前边的那位患者检查完,不能半路给人家拎出来啊。

刘半夏有摸了摸患者的额头,温度有些高,腹痛加剧之后,应该也引起了体温升高。

“医生,疼啊。”患者说道。

“再坚持一下,快了,CT扫得很快。”刘半夏说道。

患者勉强点了点头,不过也干呕了一下。

看到他这个情况,边上等着检查的患者都很自觉的往边上挪了挪。

谁知道他是啥情况啊,这样的时候可没有人凑过来看热闹。就算是看热闹,也是在边上的安全地带来看。

又等了十来分钟,里边的患者走了出来,刘半夏这才带着患者走了进去。

“这位患者是做腹部?”吴波问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情况有些严重,发展的比较快,腹部好好扫一下吧。X光显示肠管扩充,担心是肠梗阻。”

“行,争取快一些吧,看他的状态不是很好,扫的时候可千万别乱动啊。”吴波说道。

“马上咱们就开始扫了,咱们就躺着啊,别动身体。因为动了的话,扫出来的结果就不会很准确。”刘半夏按下了通话键。

“医生,想吐啊。”患者说道。

“坚持一下吧,咱们扫得很快。”刘半夏安慰了一句。

现在的他都有些担心了,因为如果真的疼大发了,或是恶心大发了,有时候身体的扭动并不会受意志的掌控。

尤其是呕吐,这是一连串的生理反应。

预防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给患者用一些药物。可是刚刚都已经用过了,他也得慎重一些才行。

“刘主任,这段时间在外边学习的咋样?”开始扫描后吴波问道。

“凑合事吧,反正给我忙的不行。咱们这边每天都是打一照,把该做的手术做了,然后就往外跑。”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今天巡房才发现,我们科室的好多患者我都没啥印象。这里边也有我做手术的患者,你说愁人不愁人。”

“时间确实有些长,不过大家伙也都觉得咱们急救中心肯定是越来越好,越来越全面。”吴波说道。

“说心里话,现在虽然没有像以前那么抗拒上小儿外科的手术了,但是底气也不是那么足。见习之后呢,就觉得这完全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一样。”刘半夏说道。

“反正你底子厚,慢慢的总归能吃透。哟,患者刚刚稍稍动了一下,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影响。”吴波说道。

“快扫完了吧?”刘半夏问道。

“快了,不过这次扫的质量应该不是太好。”吴波皱眉说道。

“医生,我想吐啊。”这时候患者也喊了一句。

“再检查一下,两分钟,再过两分钟就完事了。千万不要动,不想别的事,想点开心的事情。”刘半夏赶忙按下了通话键,分散患者的注意力。

“刚刚不是给你媳妇打电话了吗,她一会儿也就过来了。今天咱们的目的就是要查清病因,你必须要坚持住,要不然还得遭罪呢。”

患者没有回应,不过不管是刘半夏还是吴波,也都知道现在的患者肯定很辛苦。

他刚刚都说了,就代表着现在的恶心很强烈。

可是CT扫描这个事情,也不是说他们俩盼着快点完就能完事的。这是有一定时间要求的,要不然扫得不是很全面。

虽然患者也很想坚持,但是现在这样的恶心也是真的坚持不住。刘半夏和吴波只能无缘分很深的时空盘奈的互视了一眼,得看运气了。

没准最后阶段的活动,影响不是很大呢?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刘老师,这一阶段的学习算是结束了吧?”

刘半夏上班之后,六小只齐刷刷的凑了过来。

“算是吧,暂时就不用这么集中学习了。不过以后要是有不常见的、高难度的手术,还需要过去看看。”刘半夏说道。

“刘老师,那你是不是把所有的手术都给掌握了啊?”刘依清好奇的问道。

“想啥呢?哪有那个可能啊,还得慢慢来,赶着来吧。”刘半夏说道。

“不管了,我是啥都不管了,后天我休息,你自己看着办。”王超说道。

“好,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虽然我的饭卡遭罪了,后天我也值班,让你好好休息一下。”刘半夏笑着点了点头。

“你为啥这么痛快的答应?是不是有啥坑等着我往里跳呢?”王超谨慎的问道。

“有啥坑啊?帮我干活我不得表示感谢啊?原本以为二十来天就行,现在一下子搞了三十多天,真的是太感谢了。”刘半夏说道。

“这段时间也是让大家伙都很辛苦,我就成了在咱们急救中心飞刀的了,做完手术就走。也是真的没想到,其实小儿普外科的手术也是蛮有意思的。”

“行了,可别刺激我们了。你说的啊,中午就等着跟你一起吃饭了。”王超说道。

“那必须的。”刘半夏笑着点了点头。

感谢是必须要感谢的,没有大家伙的支持,他怎么能那么频繁的往儿童医院跑,哪怕都是一个大系统内的,那也不行。

而对于他结束学习呢,最高兴的要数六小只了。一直跟在他身边混,他不在医院的时候,就好像没了主心骨,没着没落的。

“怎么样,这两天病房内有需要额外关注的患者吗?”来到了二科的办公室后刘半夏问道。

“没有,目前一切正常。”许一诺说道。

“就是那位直肠癌晚期肠梗阻的患者昨天过来送了一面锦旗,先挂上了。是很想跟您见一面,只不过是真没机会了。”

“咋了?这才一个月就不行了?”刘半夏吃惊的问道。

“没有,他要出去旅游了

缘分很深的时空盘 全文阅读

,什么时候回来就说不准了。他的孩子们会接力请假然后陪着他去旅游,剩下的日子就要游遍大好河山。”

“等什么时候真的身体撑不住了,再回来。不过那时候,恐怕也没啥心情跟您聊天了。其实想想吧,心里边还是有些不得劲。”

“看他的精神头怎么样?”刘半夏问道。

“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这段时间也都是在家里边调养呢。”许一诺说道。

“咱们的手术虽然做得很成功,但是他的身体也是有些差。这不就打算出去玩了吗,也算是可以吧。”

刘半夏点了点头,“行了,在病房里转一圈吧,然后我也得到下边帮忙忙活去。走这么长时间呢,真的有些亏欠大家伙。”

六小只嘻嘻哈哈的乐了起来,是因为想起了这段时间对王超的折磨。

没有了刘半夏的压力,巡房的时候真的可以少用一些脑子嘛。就是王超得费一些脑子,得应对他们各种各样的小问题。

未必是在患者身上实际发生的,可以是他们联想出来的小问题。

跟随刘半夏巡房,今天耗费的时间长一些。

这里有些患者他这段时间经常往外跑,就了解的不是那么透彻,所以就多聊了一会。

“对了,刘老师,你说程总的孩子跟他的朋友,能成吗?最后他们是咋商量的?”

往一楼大厅走到时候许一诺问道。

“我哪里知道啊,后边的我也都没有问。不过他们这些有钱人的门道多,估计是会找代孕吧。”刘半夏说道。

“可是代孕的话,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讲,孩子的来历也有些讲不明白吧?”许一诺问道。

“要不然他们还能怎么办?总比结婚又离婚的好。不管是从影响力还是经济角度来考虑,都是代孕跟好一些。”刘半夏说道。

“哪怕这样的操作在国内是不成的,可是也不要忘了啊,他们有钱,可以去国外嘛。到时候就说是私生子,反正也只是为了有后代,这点损失还是能够承受的。”

“哎……,看来有钱人也是有很多苦恼的。”许一诺感慨了一句。

这个事情也是真的没法说,属于一个没有完全界限的地带吧。

国内很罕见,当然了,也是有钱人才能玩的活。但是在国外就很常见了,有好多诊所就专门干这样的活。

来到了大厅这边,刘半夏一挥手,许一诺他们就加入到接诊大军之中。他则是随时待命,得把这段时间大家伙对自己的支持给弥补回来。

“这次算是真正学完了吧?能直接上了呗?”陈红阳走了过来。

“还得沉淀一下,里边的技术要点也是很多的。”刘半夏说道。

“咱们跟儿童医院真的没法比,这就是专科医院的优势啊。不过给我感触最深的还是梯队培养的难度,要比别的外科医生耗费的时间都要长。”

“那是肯定的,如果容易的话,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了。”陈红阳说道。

“不过凭借着你的本事,都见习了这么久,应该也没啥事了吧?最起码这些手术也都见识了一遍。”

“可不是那么回事啊,好多我也得再好好琢磨一下。见习跟实操毕竟是两个概念,现在只能说上台不怵头。”刘半夏赶忙说道。

这也是他实在的话,不是在谦虚,也不是在逃避。

他这段时间的学习模式,就是自己在梦境空间中先练习,然后再对照着手术台上的实操。

这样他才能够有更加深刻的印象,才能够领悟得更深。

只不过就算是这样,也不是说看一遍就能深刻在脑子里。跟实操的收获相比,还是差了一层意思。

接下来就需要他在实际操作中,再摸索一遍。

就算是这样,他也比别人在见习过程中收获得更多。因为他在梦境空间操作的时候,自己有哪方面的不足,或者有哪方面不理解的地方,都可以在见习的时候重点观察。

“这样也行了,最起码咱们在这方面可以做有限开展。你的新人踅摸得咋样了?崔佳有兴趣没有?”陈红阳接着问道。

“这个事不能着急,得慢慢来。我给她压力,让她跟着学习,这个是可以达成的,但是将来她可能会后悔。”

“包括对六小只也一样,我对他们的要求和期望都很简单,就是快乐学医。本来学医就已经够苦了,还不能学习自己感兴趣的科目,那就更苦了。”

“也别着急,我都在学习呢,到时候实在不行的话,就到医学院再忽悠一圈呗。没准就有喜欢这个项目的,反正我是这么想的。”

“哎……,我也是有些太着急了。总觉得啊,儿科有些眉目了,就想尽快见到效果。”陈红阳叹了口气。

“也不瞒你,院里也有意加大咱们急救中心儿科的投入力度。但是这个关键就看你了,能不能把小儿普外科手术给撑起来。”

“好家伙,我这刚想松口气,就给我这么大的压力。”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咋也得给我点时间啊,慢慢来,咱们不着急啊。你该接诊了吧?快去接诊吧,今天儿科的患者也不少呢。”

陈红阳乐了,“这就去。看给你吓那样,你学都学了,还怕这个?真有意思。”

说完之后,陈红阳乐呵呵的走了。

对于刘半夏,他都要比刘半夏还要有信心。

这也算是“系统后遗症”的一种吧,不仅仅是他,别人也差不多是这样。

要不然也不会外派他出去见习儿科的手术啊,可不就是要把二院的这个短板给补足嘛。

刘半夏要是真的在这方面有所成就,甚至能够带出来一批人,那么几年之后,绝对就是另一番景象。

甚至于都可缘分很深的时空盘以说对院里的贡献,要比他推广NOSES手术都要大。

缺啥补啥嘛,缺的就是小儿外科的医生。普外科不缺啊,就算是不能做NOSES手术,也可以做腹腔镜手术。

“这家伙,你最近这么忙,让咱们急救中心都沉闷了很多。”许辉凑了过来。

“嘿嘿,少了我这个话痨,多少有些不习惯吧?”刘半夏笑着问道。

“岂止是不习惯啊,而是非常的不习惯。”许辉说道。

“往常接诊累了,跟你聊上几句,多少能够轻松一些。跟别人聊就不是那么通透,没意思。”

“最近你们咋样?忙吗?”刘半夏问道。

“咋不忙啊,换季的时候呼吸道感染的患者最多了。杜凡成那边也忙,鼻炎患者多,现在正是好时候。”许辉说道。

“其实有时候想想,人活着也是挺不容易的。小病小灾的总会有一些,尤其是过了三十五岁以后,身体变差的速度就开始提速了。”

“哎……,我这段时间忙的都很累。每天回到家,吃口饭有时候连澡都不想洗,就想直接睡觉。”刘半夏也叹了口气。

不服老不行,哪怕他还没有老。

精力是有限的,要不是有系统的加成,他还想这么玩?早就累得扶着墙走了。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