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适合一个人看的黄台,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接下来的几天,萧尔与科技晚上适合一个人看的黄台部成员一同讨论了帆板——也就是滑浪风帆的制作——用以在几个月后的下信风季到来的时候训练掌帆的水手。

既然现在“落月城”什坎博的人员已经能制造带弧形的三角帆,那么制造小型帆板自然也不成问题。

而在“落月城”什坎博逗留期间,萧尔按照预期,在一个不下雨的日子安排了在玫红潟湖下水游泳的活动,十花和哈洛娜也都一起。

萧尔穿着特别制作的短裤作为泳裤,而两位女生则穿上比较紧身的特制连衣裙。

湿身之后,两位美丽的女性都显得相当有诱惑力,尤其是十花的身材前凸后翘,岸上的一些侍卫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不过哈洛娜原来不会游泳,只能扶在小舟边上感受感受。小舟上自然有萧尔的亲卫控制着以保证不会被哈洛娜摞翻。

“要不我教你?”萧尔游到小舟边上问道。

哈洛娜回过头,苦笑道:“我就算啦……能下水这样玩一玩,当洗个澡,就够了说。”

十花也游了过来,将萧尔挤开,“我也可以教你哦~女生教女生比较合适吧。”

哈洛娜又尴尬地笑了笑,“哈……我还是算了吧。”

萧尔不客气地说道:“是不是怕水太深淹下去了呢?”

哈洛娜弱弱地点了点头。

十花则评论道:“毕竟在玛雅半岛基本没有河流跟湖泊,天然水洞一般也不是让人游泳的……大概哈洛娜殿下是从小到大都没怎么这样下过水吧。”

萧尔想了想,确实如此,他穿越之后还是直到去到苏拉城,才有能够方便下水游泳的机会。

畅快地玩了半天,三人回到岸上,萧尔感觉能够下水游泳心情确实是舒畅不少。

夜晚一起用餐的时候,萧尔又问起哈洛娜,以后会不会随船出航?

哈洛娜似乎感觉到了萧尔想表达什么,稍微犹豫了一下才点头。

“我不会游泳,萧尔你是不是不允许我出航呀?”

萧尔回答说:“从安全的角度来说确实不应该让你出航,毕竟一旦落水了,虽然船上的其他人也可以施救,但终归还是很危险。

“不过我也在考虑有没有别的解决办法,比如能让单人一直浮在水面上的装备,有这样的装备,那就算落水了,也还可以支持很久。”

萧尔心里想的,自然是救生圈、救生衣、浮板之类的玩意儿,但这些事物都需要用到塑料,在现在这个时代世界哪里都不可能做得出来。

但是能够浮在水上的,自然不只有塑料,毕竟连普通的空心木头都是能救命的。

在玛雅,最容易想到的浮力装备大概应该是橡胶——虽然橡胶本身是重的,但是它易于塑形,可以想办法将空气包裹其中。

萧尔将这个想法说给哈洛娜听,令后者眼前一亮。

“确实是呢,你给我们讲过密度和浮力。”

萧尔说道:“如果要制作橡胶浮板或者浮圈的话,我想发明制作的工作也应该放在什坎博这儿。

“毕竟我们做发明需要不断的实验,只有在实验中证明可行的,才是好的发明。

“等你之后要再从蒂博隆回到这儿的时候,再带几位橡胶匠人和足够的材料过来吧。”

哈洛娜听了,有些兴奋,“太好了。这样一来,就算我不会游泳也可以出航了吧~”

萧尔笑了笑,“那也得等到船只的制作和船员的操纵技术完全成熟了以后。

“所以说,早期的实验可不能把自己的性命搭上。你可是玛雅人航海事业的最重要的领袖。”

“那自然是没问题啦,”哈洛娜说道,“我不会那么冒险的。”

翌日便是萧尔在“落月城”什坎博逗留的最后一日,一些考察和任务布置的事情都已经完成得差不多,再过一日,萧尔就得启程返回“九原城”蒂博隆,毕竟这段路程要走上五天的时间。

远离首都的喧嚣,也令萧尔不必时时面对关于大婚的一些难题,可以先让“九原城”蒂博隆的舆论场自行发展。

在这的最后一日,萧尔还是先会见了瓜马和索尔,了解他们记录泰诺语的进度。

索尔经过几天的高强度训练——萧尔让她每天写下两百个玛雅单字的拼音,以熟悉这套标音字母——已经完全掌握了拉丁字母,现在已经可以准确地记录玛雅语单词和泰诺语单词的发音。

她的这些训练成果,甚至在将来可以作为《玛雅语词典》的重要基础,萧尔让她好好地保留起来。

“原来还有这个作用,”理解了“词典”是什么后,索尔感叹道,“没想到我以为只是练苦工的事情有这么重大的意义。

“不过说起来,经过这样的训练,我确实有很多收获,这样一来我才知道很多字词之间原来有这样那样的联系。

“拼音实在是伟大的发明,萧尔陛下的智慧实在是令人惊叹。”

恭维话先放到一旁,萧尔看完索尔的训练草稿之后,便开始看索尔记录的泰诺语词句。

其中有一些单词可谓是让人惊讶——

烧balbakoa

玉米mahis

烟草tabako

舟kanoa

这些词都与英语的拼写高度相似!

其中英语的“烧烤”barbecue萧尔印象相当深刻,毕竟在穿越以前,故国的人们就特别喜欢“BBQ”。而另外几个单词与英语的maize、tobacco、canoe也显然有直接的联系。

现在看来,英语这些单词很可能正是来自于泰诺语。泰诺人不是什么“野人”,其语言甚至能影响到欧洲语言!

“做得非常好……”萧尔赞叹道,“这些成果令我印象深刻。我需要你们继续坚持下去,或许一两年之内,你就能与瓜马用泰诺语自由、流畅地对话了。”

“我会的。”索尔优雅地行了一礼。

在最后告别之日时,索尔特地请求萧尔让自己献上歌喉。

来到“落月城”什坎博多日,萧尔确实还

晚上适合一个人看的黄台,

没听过索尔那在这儿无人不知的歌声。

萧尔欣喜地允许了。

只见穿着一袭红裙的索尔做好姿态,引吭高歌,唱起一曲赞颂上神的颂歌——

“我来了,我来到你高高的献祭树前,

你配得上你的快乐,我美丽的神明,

因为你赐予了不错之物,

你掌握的恩赐。

你拥有着美好而救赎的话语。

“我看到大地上之好歹。

请给我你的光,真正的诸天之父,

请把许多的智慧放在我的思想中,

以我的智慧,让我每天都可以敬畏你。

“美丽的天上之父,我真切地恳求你。

你在高天的伟大座位上。

这就是为什么我尊敬你,美丽的神。

你在大地上赐予了善与恶。

我呼唤着你。”

喜欢玛雅1441请大家收藏:

回到少女宫的会客厅中,萧尔与哈洛娜一同肩并肩地坐在主席位上,前面的书台则摆放着一份玛雅地图。

哈洛娜指了指东北角,地图上那里是一片空白。

“根据察玛商团的说法,这里出现了一座新的城邦。

“那座城邦好像很低调呢,虽然靠着海,也愿意给察玛商团的船队提供补给,不过那座城邦似乎不希望商团说出去。

“不过我还是旁敲侧击知道了一点~”

哈洛娜嘻嘻地笑着。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玛雅帝国建立起来之后,必然有着统一所有玛雅人的目标,这个时候一座新城邦建立起来,为了确保自身的独立性,自然是越隐蔽越好,正如前几年莫·切尔建立的“狮城”特科那样。

不过那座城里的人大概没有想到,玛雅帝国的至高领主已经有意识地推进航海事业的发展,既然他们靠着海,那么肯定会被轻易地发现。

“所以这座新的城邦也是埃卡卜城邦同盟的一员吗?”萧尔问道。

“好像不是呢,”哈洛娜回答说,“察玛商团的人跟我说,他们也只是去年才开始接触到那座城邦,而对方还没有表达过想加入埃卡卜城邦同盟的意愿。

“他们也只是知道那是座新城,叫做坎昆,其他的东西也不太清楚了,就连谁是城邦的领主都不知道。”

听见“蛇巢城”坎昆(Cancún)这名字,萧尔的手不自觉地一颤。

在穿越以前,这可能是玛雅地区或者说尤卡坦半岛最出名的城市!

其名气甚至可能大于最负盛名的玛雅古城遗址奇琴伊察,毕竟那是一座朝气蓬勃、快速发展着的现代旅游城市,无数的人对那里美丽的海滩、清澈的海水趋之若鹜。

只是穿越以后,萧尔发现自己从来没听说过“蛇巢城”坎昆,甚至不知道它在哪里。

难道说在原本的历史上,“蛇巢城”坎昆就是一座玛雅潘事变以后才建立的城邦?

但无论如何,这座新出现的城邦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待到下次察玛商团到来的时候,你就请他们为你打探一下这个坎昆的情况,”萧尔说道,“花多少钱都行。

“其实原本我们就有计划要将埃卡卜城邦同盟或者说东海岸地区纳入统治。

“无论是察玛这样的传统城邦还是

晚上适合一个人看的黄台,

坎昆这个新建立起来的城邦,都应当是我们帝国的统治对象。

“更不用说从位置来看,坎昆是我们去往古巴的最佳出发地点,根据你先前得到的情报判断,那儿的洋流可以直接把我们的船推向东北,因而对我们而言战略意义极为重大。”

哈洛娜答应下来,“嗯……原来如此,好的。”

完成了所有的布置以后,萧尔舒一口气,放松了一些。

随后他问向哈洛娜,“会不会我给你布置的任务太多了?”

哈洛娜摇摇头,微笑说:“不会哦,我反而觉得很高兴~

“这些事情对我来说都很新鲜,很有趣,对我来说是越多越好呐。”

萧尔不自觉地伸出手摸了摸哈洛娜的头,后者有些享受地低着头嘻嘻笑着。

“其实我还有一些话想跟你单独聊聊,”萧尔小声地说道,“今晚我们在房间里说吧?”

哈洛娜答应了下来。

当天下午,萧尔先去往少女神庙简单地祭神和做祷告,以表现虔诚。

在这座靠海吃海的新城市,首先要拜的神自然是雷神一足和风神羽蛇,萧尔正好在这儿听说,一足其实是来自于东方海洋的神灵,其名字“胡拉坎”与泰诺语中的“飓风”相同——这似乎也是英语hurricane的来源。

雷神一足为了表现神力,会周期性地将陆地从海中升起,又将其沉下,萧尔知道其实这就是飓风刮过加勒比群岛的神话表现。

其次要拜的,则是月神燕姬——这是由于这座城市名为“落月城”的缘故,而燕姬的形象也恰是少女。

更不必说,月神燕姬是最早显灵护佑萧尔的神。

完成祀神之后,傍晚时分,萧尔受哈洛娜的邀请来到少女宫的庭院处看望美洲狮风暴之怒·大黄。

这座庭院由于四周是墙,只有一道门可以进入,大概也可以称为天井。

萧尔看到风暴之怒·大黄并没有被困在笼子里,反而能够直接在庭院内活动,有些惊喜。

“现在已经不需要笼子了吗?”萧尔问道。

哈洛娜和奴仆们开始这一天喂养美洲狮的工作,同时回答道:“不用了哦,不过你看,进入庭院只有一道门,虽然它已经很乖巧听话了,但它还是主要活动在这儿。”

萧尔想来,在“狮城”特科的时候,风暴之怒·大黄的确是完全没有受限,想去哪就去哪,以至于当时自己在卧室时能够遇到闯进来的它,与它提前培养感情。

想到这儿,萧尔蹲下身来,伸手摸了摸风暴之怒·大黄的身子,给它顺毛。

“大概不久之后,你就能学会不要伤人、吓人,这样你就能完全自由活动了。”萧尔朝它说道。

而它只是继续嚼着食物。

接下来便是哈洛娜对它的训练时间,她说自己一直在坚持“完成任务才能得到另一半食物”的模式,在训练中习得的表现风暴之怒·大黄已晚上适合一个人看的黄台经可以做得很好了。

带着它跑跑跳跳的过程中,萧尔可以感觉到哈洛娜心情很好,跟风暴之怒·大黄的互动的确就像撸猫一样有治愈的效果。

这么想来,或许自己其实不用太担心哈洛娜的心态,毕竟她依然是那么积极地投入到工作当中,又能有这么多的伙伴在一起。

当晚在房间里聊到这一点,哈洛娜咯咯地笑着说,她在这里确实感到很开心。

“看来确实是我多虑了,不过你一直没有回去给家人祭拜或者看望一下你的母亲,这样也没问题吗?”萧尔问道。

这时哈洛娜的笑容才逐渐消失,她的眼神中似乎仍然透露着一丝悲伤。

“嗯……确实呢,我不能再逃避了,无论从礼节还是心理来说,我还是该回去一次的说。

“既然夏至到年中的这段时间不适合出航,或许我也是可以给自己放个假啦。”

喜欢玛雅1441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