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灰不落 仙家显灵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娄小乙只用了一句话,就激起了金丹们的好胜之心!其结果就是,接下来他就被淹没在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胡说八道之中!

缺少基本的常识,没有对宇宙基本的认知,道境的空白,理解上的巨大差距……如果这一切再配上他们被挑动起来的狂热后,娄小乙发现自己就仿佛置身于一场神经病的呓语故事会中!

他都有些后悔,之前自己那些鼓励的话是不是说得有点过份了?这些家伙在鼓励的同时,好像也应该給他们套上一个辔头?

否则他们也不会说出什么五环最后的运行终点肯定就是宇宙中心,黄龙之地这样的妄言!

真当五环是宇宙的唯一了?这份自信是好的,就是有些太自以为是?

他是自作自受,所以除了面含微笑,鼓励的目光,也不能再浇冷水。

新奇的说法太多,几乎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说辞,绝大部分就是噪音,可他还得装出一付听的很入神的鬼模样,也是辛苦。

但偶尔也有几个能说到要点的,但这些所谓的要点却早就在大修们的诸多判断之中,金丹们的所谓灵光一闪,终也逃不出高境界修士的慎密思维!

这就是事实!他们的潜力在未来,而不是真的就现在能想出让人耳目一新,解决问题的关键!

真若如此,修行还有什么意义?比谁更能幻想得了!

娄小乙是这么认为的,重要的是,不能让他们丧失狂想下去的动力,这才是教授的真谛。

研讨在经过两个时辰后,慢慢进入了尾声,金丹们也很清楚他们的大部分言论都是无稽之谈,但让他们感激的是,娄摋仙就这么一直听下去,并和他们鬼扯个不停。

百来名金丹各有建言,只除了一个一直在沉默,娄小乙的处事原则就是宁漏一群,不漏一个,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都要給他一个机会,

“这位小友,我看你一直在冥思苦想,难不成是想到了一个拯救苍生的关键节点?不如说出来听听,这里也没人来笑话于你!”

这是一名新晋金丹,资历有些浅,所以就很拘束,他是走歪门邪道混进来的,其实没有进研讨会的资格,所以不好随便发言,怕被赶出去!

其实能参加这么一次,能机缘巧合近距离见到娄传奇,他已经很满足了,却并不在意自己能不能发言,但娄传奇这么一问,他就必须回答。

“娄祖,拯救苍生可能还轮不到我,我现在的能力大概就只能拯救我们村!”

众人大笑,很懂事的一个新人,只一句自嘲就得到了众人的认可,这其实也是一种非凡的能力,成大事的潜质!

也不拘束了,“以我看来,我们研究了五环大陆运香灰不落 仙家显灵动轨迹的无数可能,包括我们这些人的异想天开,还有长辈们的理智分析,这么多人集思广益,也不大可能会有什么遗漏?

那么,会不会是有某种特殊的原因,不在正常的天体运行规律中?”

众人都笑,又是一个所谓特殊的神秘原因!他们之中已经有太多的类似论调,但他们的所谓神秘其实放在大修眼中一文不值,就是因为眼界不够宽广而造成的视野狭隘,等他们到了元婴就会知道,这些神秘有的根本就是正常的宇宙现象,有的其实是某种修真现象的变种,不足为奇。

道境,会让绝大多数所谓神秘被剥去神秘的面纱,就像走在大马路上的美丽姑娘,风摆杨柳的,风吹落面纱仔细一看,原来就是隔壁老王家的二丫头在作妖!

但娄小乙还是报以鼓励的目光,他今天已经听到了太多的神秘,再多听一个也无所谓,至少,这对这个年轻的金丹来说是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而不在于他到底胡说八道了什么。

年轻金丹开了头,接着就侃侃而谈,“对于神秘,我们这个境界所知不多,大都是一厢情愿的猜测和臆想,但偶尔也有靠谱的?

前些时日我随几位元婴师叔去了趟地心幼域,才算是对五环的灵机构成和来源有了一个具体的认知,听师叔们说,幼域其实和五环并不是一个整体?而是宇宙漫长时间中才融合而成的?

五环本来没有这么充沛的灵机,如果没有幼域,充其量也就是个普通中等偏上的灵机星域,正是因为融合了幼域,才一跃而成为宇宙中最负盛名顶级界域,我这么理解,没有问题吧?”

看众人都鸦雀无声,年轻金丹舔了舔嘴唇,“我就在想啊,在五环成为现在的五环之前,在远古或者上古,它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呢?这个幼域,充满了无穷灵机的灵脉心脏又是从何而来?是先天形成的?还是后天分离的?从某个我们还不知道的天象中分离出来的核心?

黑洞?白洞?灰洞?

如果是这样的话,幼域和五环融合,可能就会永远这么飘流下去,随着宇宙各种星体的引力而不断改变着它的轨迹,也许千万年,也许数亿年,没有目标,也没有固定的轨迹……

但是,新纪元要开始了!

我听师叔们说,有很多天象都在发生莫名其妙的变化?这种莫名其妙可能只是我们对宇宙还缺乏了解?实际上它们的变化仍然是有规律的?遵循宇宙最深奥的本质基理?

那么,五环是不是也在发生变化?潜移默化的?我们没有察觉到的?

比如,幼域在从远古太古飘流至今,终于因为纪元更迭的来临,于是,想要回家了?

向培育它的那个洞,不管是什么洞,或者什么伟大的天象移动?

这一切推论如果是真的,五环的真正危险就可能不是什么碰撞!而是某个虚无的巨大能量场!

我不知道等五环真的随幼域回了家,到底会发生什么?五环会被吞噬么?大气层会消失么?人类会灭绝么?是世界末日么?

还是只是回家看看?然后继续飘流,直到永远?

大家都在说五环的航迹可能有危险,这个,算是威胁的一种么?”

没人说话,因为这个金丹的推测是迄今为止最靠谱的妄想,是有一部分真实的东西的,大家把目光看向娄摋仙。

娄小乙灿然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香灰不落 仙家显灵 最新章节,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会发生?但仅凭你这番话,就值得我外出验证一趟!”

喜欢剑卒过河请大家收藏:

娄小乙再次加大了他对五环空外环境侦测的力度!

原来是三年中在五环停留两年,外出一年;现在则改成了两年一循环,回山一年,出外一年!

能体味到他的心情,虽然娄小乙从未要求过什么,但他手底下的那群年轻真君也开始学他一样,一年自修,一年外探!

光明,光曜,烟黛,丛戎,邹反,韩当等十数名轩辕阳神元神,轩辕剑派下一代的核心力量,也是娄小乙最坚定的狂热支持者,他敢在穹顶裸-奔,这些人就敢排队相随的人。

对他们,不存在面子和矫情的问题,因为他们和老家伙们已经固化的思维不一样,就是他剑术体系,道境体系,修行理念的最大受益群体!

他们坚信,娄小乙的方向,就是未来新纪元的方向!

这其中,

香灰不落 仙家显灵 最新章节,

烟黛最是细心,本着人多力量大的原则,早在数十年前就开设了一堂崭新的修真学说:五环航迹学!

这不是战斗技能,也不是修行技能,而是把五环的运动轨迹单独拿出来研究的一种完全独立的宇宙星体学说,重点就是大型界域在宇宙虚空移动时和周围天象产生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并由此对航迹产生影响的学说,是一种纯粹学术型的课题。

这样的课题,可想而知在以战斗为本能的轩辕是如何的不受欢迎!

几乎没人参加!只真君元婴大猫小猫三两只,还主要是看在烟黛个人魅力面子上的客套性捧场。

这样几年下来,烟黛也有些气馁,因为活动几乎无人参加,就是些挂名不干实事的混子!

但她却是个执拗的性格,这从她当初能从低三星一路爬上来的经历就可见一斑。对这样的窘境,她的应对就是,扩大学科教授范围!

真君和元婴不是不感兴趣么?那就放低门槛,让金丹修士也有机会参与其中!

这真的是神来之笔,对那些早就对宇宙虚空充满了向往,心恨身不能参加的金丹来说,他们早就从各种途径对宇外虚空有过前瞻性的了解,对他们的修行来说这可能是无意义的,但你永远无法阻止一名修士对未来,对宇宙的好奇!

连凡人都对宇外虚空充满了联想,何况修士乎?他们距离虚空也不过就差薄薄的一层窗户纸而已。

所以,一经放开,立刻踊跃参加!不仅是一种时尚,也是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对五环母星有帮助的事情!

本来烟婾还想着如果还是没人参加的话,就干脆再向筑基开放,但现在不用了,数百上千的金丹的加入,立刻就让她的学科变的拥挤不堪,不得不限制加入的条件,比如,本身实力尚可,不影响自身的修行进度等等。

庞大的数据信息库向这些金丹们有限开放!那是五环这两万年运动下来所有经过的空域,周边环境的影响,因为什么原因在什么空域出现了方向偏差?都吸引了那些小星体跟随?又有多少次意外的撞击?其中的机理要素是什么?

这些东西,如果是看在元婴真君眼里就完全没有感觉,因为他们早已经被虚空的广袤无垠給香灰不落 仙家显灵磨没了兴趣,头几次出行还够兴奋,但出去成百上千次之后……就像已经面对了几十年的凡人老夫老妻,又哪里还有激情可言?

但金丹们就不一样!因为他们没出去过!摆在他们面前的就是一个新的世界!完全陌生,充满了幻想,让人向往……哪怕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上不去元婴,但如果借此机会了解一下宇宙的部分真相,也不算虚渡此生。

他们的看法无比幼稚,原则不清,概念混淆,错漏百出,听他们的讨论那就完全像是听一群小学生讨论微积分!

但他们却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天马行空的思维,不受固有观点束缚的稀奇古怪,让人喷饭的以讹传讹,乱成一片的叽叽喳喳。

高阶大修们根本就无法忍受,也没时间来纠正他们的错误想法,因为很多东西都是你只要进入宇宙虚空就能自然明白的事,却不是隔着大气层能解释明白的,所以,大修们基本绝迹,除了烟黛还每次抽出一个时辰来和他们探讨。

但这并不影响金丹们的热情,憋了这么些年,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可以接触宇宙的窗口,哪怕是自得其乐,他们也乐此不彼!

每月三次的大探讨,从未间断过,他们甚至还为此撰写了关于五环运行轨迹的总纲之论,都是他们自以为是的精华,反正是交上去了,能不能对五环有帮助,有没有大修长辈关注,都是另一回事!

这一天,金丹宇宙研讨会鸦雀无声,但沉寂的气氛却压抑不住内心的热情,狂热的目光让他们一点也不介意暴露自己的内心,因为这次研讨会来的是他们心中的神-娄摋仙。

已经过去了八十年,一切依旧,平静如常;烟黛有事外出,于是留下一封奇怪的信简,拜托娄小乙替她照顾一下这个已经沦为金丹修士天堂的,在大修们看来就是个笑话的学术组织。

她找别人都不愿意来,就只能找娄小乙,她也算是穹顶上少有的几个敢向娄摋仙提无理要求的人。

娄小乙是无所谓的,事实上,他对这样的研讨会没有反感,培养兴趣永远也不嫌早,就算是在筑基时开始也很正常;按照他的理论,一些基本的宇宙知识凡人都应该掌握,更何况是人类智慧的顶层阶级-修士?

就是,这毕竟只是学习会,没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他愿意教导,但却不想花时间在一加一等于二上,好歹得有点基础吧?

这就是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赶上了,就来了。

“宇宙属于每一个人,并不在于你是否能真正进入!只要你的心在这里,宇宙一样会向你敞开真相!

关键在于想象力!这是一切力量的源泉,是破解宇宙奥秘的动力!

你们可能没有实际经验,但在想象力上,你们不逊色于任何人!

烟黛师姐组织的这个研讨会,我个人是支持的!当然,有些顽固的家伙不这么想!

你们要做的,就是怎么去打他们的脸!”

金丹们大声欢呼,娄摋仙就是不一样,一句话就点明了要害,没错,就是怎么去打那些顽固老家伙们的脸,哪怕他们是长辈!

这就是轩辕的传统!

喜欢剑卒过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