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已找到圣人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虽然鬼差说起来挺唬人,那是依靠幽冥地府的背景,像他们这些工作在第一线的鬼差,修为非常的有限。

面前这个鬼差名叫韩五,全仗着后台硬,才混了这么一个差事,本身的修为还不到一百年。

他看一眼林易的修为已经在千年以上了,多少有些畏惧,林易真要是和他硬来,分分钟就能让他灰飞烟灭。

打不过归打不过,气势还是要有的,毕竟自己后边有老大罩着,也不能丢了地府的面子。

穆晓楠打了鬼魂,确实不占理,林易也不能真的和鬼差结仇,俗话说的好,阎王好惹,小鬼难缠,这种鬼差能不得罪尽量不得罪。

否则日后缠上你,也是件很麻烦的事。

“既然你也是修行之人,咱们就好讲讲道理,他这顿打难道就白挨了么?”

鬼差眼神一动,嘴角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他知道打不过林易,就开始讲道理。

林易瞬间会意,淡然一笑。

这不就是要钱嘛?人家在地府也是需要钱的,有钱能使鬼推磨,就是这个道理。

“不如这样吧,鬼差大哥,你留下个字号,回头我会给他烧些钱财,作为医药费,当然,你的那份也绝对不会少的。”

林易自然明白怎么对付他们。

“还算你小子明白事理,我叫韩五,不过你得多烧点,我倒是没什么,他生前已经够惨了,如今成了鬼魂又被你们打了一顿,实在说不过去。”

韩五见林易会做人,又赔了又赔钱,怒意顿消,脸色也缓和下来。

“我生前欠了一屁股债,老婆也跟人家跑了,现在又被你打成猪头似的,真是个倒霉鬼啊!”

被打的那个鬼魂,满眼恐惧,瑟瑟发抖,畏畏缩缩的样子,的确十分的可怜。

“你放心,我一定给你烧一座金山银山,再烧几辆香车和美女,让你在那边过的舒舒服服的,还有你韩兄,我也不会忘了你的好的!”

林易一看有的谈,心中暗喜,林易在阳间钱财无数,还能在乎他那点冥币么。

“鬼差大人,不好了,有两个鬼魂逃跑了。”

后面有两个鬼魂,忽然凑到韩五面前打小报告。

“什么,鬼魂跑了?”

韩五闻听,吓得冷汗直冒。

弄丢了鬼魂可是大事,要是鬼魂出去杀生害命,他们这些鬼差都是要被株连的。

一想到地府那些酷刑,韩五就头皮发麻。

“往哪跑了?”

韩五再也顾不上林易了,急忙问身边的鬼魂。

“一个往东,一个往西。”

韩五一听,脑袋嗡嗡直响,这还了得,自己不会分身法,想追也追不过来了。

“都是你们惹的祸,要不是你们打灭了鬼火,耽误了我们的行程,就不会闹出这些事了,跑丢鬼魂的责任,你们扛的起么?”

韩五转过身怒视着林易,如今惹下大祸,可不是烧点钱就能解决的了。

林易不由得眉头紧皱,韩五说的也没错,这件事情因为穆晓楠而起,如今跑丢了鬼魂,确实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韩五老哥,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去抓西边的,我帮你抓东边的,只要找到鬼魂,一切不就好说了么。”

为了穆晓楠,林易也只能把事情揽到自己身上了。

“现在鬼魂已经跑了,要是再耽搁下去,万一鬼魂惹出人命来,罪责可就更大了,到那时,就算你把事情怪到我们头上,你也逃脱不了干系。”

韩五还想不依不饶,林易眼睛一瞪。

“话已至此,孰轻孰重,你掂量着办吧,大不了同归于尽。”

林易一脸冷漠。

韩五一听,顿时没词儿了,想想也是,这种互相伤害的事情,对自己也没好处,如今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中央已找到圣人我就给你三天时间,找不到鬼魂,我唯你是问。”

韩五满脸的严肃,狠狠的瞪了林易一眼,把一支联络令箭交给林易,转身带着另外几只鬼魂,朝西边跑去。

林易见鬼差韩五走了,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穆晓楠和褚雪婷在旁边看的清清楚楚,傻呆呆的看着韩五带着鬼魂离去,好半天才缓过神儿来。

“林大哥,对不起,都是我不好,给你添麻烦了。”

穆晓楠一脸的自责。

“算了,咱们赶路吧!”

事情已经发生了,怪她也解决不了问题。

三人继续朝药王谷的方向赶路。

“林先生,你有把握找到那只鬼魂么?”

褚雪婷很为林易担心。

“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咱们往东走,只能碰碰运气了。”

林易摇头苦笑,他能有什么把握,天下这么大,鬼魂一旦中途改变了方向,自己也没有办法。

本来自己就一身的麻烦事,如今又多了地府这么一份兼职,林易有苦说不出,只能暗叫倒霉。

三人情绪低落,谁也不再说话,一口气走了十来里路,眼见天色方亮了,心情才好了一些。

“林大哥,那里有个村子!”

褚雪婷忽然发现,前面不远处,有几户人家,其中一户人家的烟囱上,已经冒起了白烟,看来是早起的村民,开始生火做饭了。

穆晓楠一看,肚子忍不住咕咕叫了起来,她现在又累又饿,只是自己闯了祸,不敢吱声。

“咱们快走几步,找户人家买点东西吃,休息一下再走吧。”

林易也看出她们都累了,所以决定休息休息再赶路。

穆晓楠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三人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就来到了村口。

村口这户人家,正是烟囱冒烟的,三人上前敲了几下门,从屋里走出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

“大叔,我们是从这路过的,走了一夜的路,想进屋讨口水喝,要是有些吃的就更好了,我们一定多给钱。”

褚雪婷是个女孩,这种事情她最适合出面。

男人见林易等人不像坏人,褚雪婷又这么有礼貌,就非常热情的把他们让进屋子。

三人一进屋,一股热气顿时扑面而来,老汉家原来是做豆腐的,难怪起的这么早。

“我姓刘,你们先进屋坐着,我先给你们盛几碗豆浆喝。”

刘大叔把众人让进里屋,不一会就给林易三人,每人端来一碗豆浆,随后又送上来几条大豆腐。

三人走了好几个小时,如今一碗热乎乎的豆浆,别提多舒服了。

林易等人一边喝,一边和刘大叔闲谈,这才知道刘大叔没了老伴,就把家里改成了豆腐坊,家里还有一个没结婚的儿子。

正在谈话间,忽然一个年轻人跑了进来,看见

中央已找到圣人 免费全文

三个陌生人在屋,顿时一愣,然后把刘大叔喊了出去。

林易看中年人的长相和举止,就知道应该是刘大叔的儿子,看他气喘吁吁的样子,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人家没说,他也不好打听,三人只能默默的喝着豆浆。

过了一会刘大叔进了屋,脸上再没有刚才高兴劲,反而是一脸的愁容。

“大叔,出什么事了?”

褚雪婷也看出事情有些不对,她也是心地善良之人,忍不住询问起来。

“唉!别提了,昨天半夜,我那未过门的儿媳妇,忽然得了怪病,我儿子连夜送她去了医院,可是到了医院病就好了,没成想这才刚回来,又犯病了。”

刘大叔长叹一声,满脸的愁容。

喜欢都市鬼谷圣医请大家收藏:

“三更半夜,荒山野岭的,我们怎么走啊?”

穆晓楠望着渐渐远去的火车,气的直跺脚。

“没关系,只要离药王谷近就行了。”

林易顺着老刘指引的方向看了看,四周是荒野一片,连一条路也没有。

“你不说去过药王谷么?咱们现在该怎么走?”

穆晓楠看了一眼身边的褚雪婷。

褚雪婷正在东张西望,她之前确实到过一次药王谷,不过走的根本不是这条路。

“小孤坟,听着都瘆人!”

穆晓楠自言自语。

如今正是农历七月末,无星无月,看哪里都是一片漆黑,要不是林易在身边,穆晓楠说什么也不敢在这停留。

“既然老刘说在药王谷在东边,咱们就往东走就行了。”

林易说完,辨认好方向,在前面带路。

穆晓楠气呼呼的跟在后面。

荒郊野外,一条羊肠小道都没有,三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进。

走着走着,穆晓楠忽然看见一个飘忽不定的鬼火,正朝他们的方向飘来。

“鬼火过来了!”

三更半夜,看着绿油油的鬼火飘过来,穆晓楠顿时感觉脊背一阵发凉。

“不用理它!”

林易看了一眼穆晓楠,心中好笑,这丫头连古墓都敢下,怎么忽然变得这么胆小了。

他还不知道,红袍女鬼对穆晓楠的刺激太大了,如今一听见‘鬼’字,她都觉得浑身发冷。

“我不是和你说了么,就是白磷自燃,你不用这么害怕。”

褚雪婷见她瑟瑟发抖,赶忙上前

中央已找到圣人 免费全文

安慰。

穆晓楠一听这话,顿时不乐意了。

“谁说我害怕了!”

在林易面前,穆晓楠怎么能被褚雪婷比下去呢。

她强装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实则心中慌的不行。

林易也懒得理会他们,他怕走错了方向,就从身上取出罗盘,一边确定方向一边带路。

佛找穷人受苦,鬼挑弱者上身,越是怕什么越来什么,那个飘忽不定的鬼火,正巧飘到穆晓楠身边。

“你腿都发抖了还说没怕,你初中没学过物理么?”

褚雪婷看着穆晓楠双腿发抖,嘴里还不承认,就觉得很好笑。

“这么一个小火苗,我怎么可能怕它!”

为了证明自己胆子大,穆晓楠一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对着火苗就抽了过去。

说来也巧,穆晓楠这一树枝正抽在鬼火上,鬼火一下子被抽到地上,火焰跳动了几下,差一点就熄灭了。

“哎呀,你还不灭!”

穆晓楠见鬼火落在地上没有灭,忍不住又抽了几下,可惜这几下都抽偏了。

“气死我了,我就不信弄不灭你!”

穆晓楠打的兴起,竟然冲过去对着鬼火,一顿猛踩,最后终于把鬼火踩灭了。

“你干什么呢?”

林易正在前面摆弄罗盘,忽然听见后面有声音,回过身来一看,见穆晓楠手里拿着一截树枝,正在地上乱碰乱跳。

“有个鬼火飘到我跟前来了,我把它打灭了!”

穆晓楠一脸得意的神色,好像是干了一件非常骄傲的事情一样。

“什么?你把鬼火打灭了?”

林易没想到,自己一时没照顾到,穆晓楠就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

鬼差可是冥界正式工,虽然法力没有多大,但是代表的可是冥界。

鬼火是鬼魂的引路明灯,一旦灭了,鬼魂就会迷路,万一跑丢了,那可就闯大祸了。

“天清地明,阴浊阳清,五六阴尊,出入幽冥,永镇中位,赐我神通……..”

林易口中念动天眼咒,赶紧把天眼打开。

林易打开天眼一看不要紧,差点笑出声来。

一个三尺多高的小鬼,被打的鼻青脸肿躺在地上,脸上还有几道被抽的痕迹,看起来惨不忍睹。

“鬼差老兄,你没事吧!”

打狗还得看主人呢,鬼差可是地府的代表。

小鬼被打的头昏眼花,缓了半天才清醒过来。

“大胆小儿,竟敢阻挡阴差行事,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鬼差怒目圆睁,怒气冲冲的瞪着林易。

“我朋友不知道是你从此经过,纯属误会。”

林易赶忙道歉,毕竟把人家打了,说几句客气话是中央已找到圣人应该的。

“林大哥,你是不是走迷糊了,你跟谁道歉呢?”

穆晓楠没有天眼,只看见林易对着空气自言自语,还以为林易中邪了呢。

褚雪婷也惊愕的看着林易,不知道他在比比划划的干什么。

“无知泼妇,原来是你干的好事!”

鬼差见穆晓楠手里拎着树枝,这才明白动手的原来是这个女子,一怒之下现出了真身。

“啊,鬼呀!”

穆晓楠正和林易说话,忽然面前出现一个丑陋无比的小矮子,吓的不知所措,闭上眼睛不停的挥动起手中的树枝。

这下可好,她这一顿折腾,鬼差的脸上,又多了两道抽痕。

“大胆妖妇,还敢动手?”

鬼差低喝一声,阴气森森,笼罩着穆晓楠。

小鬼疼的呲牙咧嘴,惨叫连连,赶紧往林易身后躲。

林易见小鬼被打成这样,心中很是好奇,回头一看,才恍然大悟。

原来穆晓楠手里拿的,竟然是一根柳树枝。

柳树枝打鬼,打一下矮三分,难怪小鬼会伤成这个样子呢,满脸惊恐,眼神慌张失色。

“还不把树枝扔了!”

林易见状,一把夺过穆晓楠手中的柳枝,扔到一边。

穆晓楠被林易这么一说,才意识到,刚才自己竟然把小鬼给打了。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纯属误伤!”

穆晓楠哪经历过这种事情,顿时吓的不知所措。

褚雪婷都傻了,这一下彻底颠覆了她的认知,鬼火不是白磷自燃么,怎么打鬼火能打出个鬼差来。

“你阻挠鬼差办事,罪不可赎,我今天就要把你的魂魄带走。”

鬼差说完从腰里拿出一条锁链,就要往穆晓楠的手上套。

他拿的可是拘魂锁鬼的链子,一旦给活人套上,魂魄就会离开人体,那还好的了么。

“兄台息怒,不知者不怪么?她年轻不懂事,冲撞了你,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她计较了。”

林易哪能让他把穆晓楠的魂魄带走,赶紧在旁边劝解。

“大胆竖子,竟然和我在称兄道弟,这里没你的事,再多嘴把你的魂魄也带走。”

鬼差大怒,小鬼被打的遍体鳞伤,自己脸上也不好看,这不是没把他放在眼里吗?怎么可能轻易算了。

尤其是他后面还带着几个新勾来的鬼魂,正在瑟瑟发抖,生怕柳枝条抽在自己身上。

身为地府阴差,要是不拿出点态度来,以后还怎么在他们面前树立威信。

“鬼差,我和你称兄道弟,是给你面子,你也不要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

林易见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立马沉下了脸色。

所谓小鬼也怕恶人,所以有时候对鬼太客气也不行。

鬼差一听,一个你年轻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顿时火冒三丈,可是他仔细打量林易之后,又顿时没了脾气。

鬼差都有识人之术,他仔细一看林易的修为,心中大惊。

喜欢都市鬼谷圣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