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为什么在名字中忌讳的字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风吹皱了一池春水。

树林沙沙作响,鸟雀群起惊飞。

林边大道上,大群士卒正在赶路。

他们穿着褐色驼毛军服,排着快速行军时特有的纵队队形。斥候散得很开,甚至就连军属骑兵都出动了,往外扩大侦察范围。

森林、山坳、湖沼,细细搜查,确保没有敌人。

他们不得不如此小心。

从建康军一路赶来,轻兵疾进,除了食水、箭矢外,辎重大队全扔在了那边,晚间扎营都是个大麻烦。

谁说大帅不会冒险的?战略上不

奕为什么在名字中忌讳的字免费阅读*

冒险,但战术上还是会偶尔为之的。

经略军七千众,穿过祁连山,大迂回至鄯州地界,抄掠吐蕃后方,配合主力作战,这不是冒险是什么?万一被敌人围困住,矢尽粮绝,那可就好看了。

关开闰坐在一张马扎上,摊开地图仔细看着。

路旁是一队又一队快速通过的士卒。每过一营,还有大量驼马,装载着各类物资。

被任命为甘州团练使的周易言征集了三千部族军,赶着大量骆驼跟在最后面。他们既是后备辅兵,同时也能充当骑兵作战。

周某人,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乌姆主遗落在城内的妻女被大帅赏赐给了他,周易言不敢不收,而一收,也就断了后路了,乌姆主不会放过他。

“离鱼海军还有多远?”关开闰找来了游奕使杨仪,问道。

杨仪三十许人,长着一张马脸,脸上有道伤疤,看着狰狞凶悍。而他打仗确实也比较勇猛,喜欢奔袭冲杀,和他老子一个鸟样。

“军使,没多远了,不过二十里罢了。那边有部落在放牧,把骑卒集中起来冲杀一阵吧,肯定能拿下。部落里还有马匹,咱们军里有不少步卒会骑马,抢了马再冲杀,再抢!”杨仪一边说,一边挥舞着手臂,仿佛手里攥着把刀一样。

“你把本军五百骑卒集中起来,再从步卒军里抽调两千骑,统一由你指挥,先拿下那个部落。咱们出兵没带多少粮草,急需补充。还有一千骑,也归你,但不参与作战,在外围游弋,捕杀可能有的漏网之鱼。”

草原空旷无比,往往行走十天半月都看不到人影。只要布置好外围拦截线,消息没那么快走漏出去。

“末将遵命!”杨仪兴冲冲地离开了。

关开闰继续看地图。

鱼海军是吐蕃所置,本汉西海郡龙夷故城,在今刚察寺一带。向北穿过祁连山脉,便可至甘、肃二州。当年吐蕃攻河西,便有一军从此北出。

事实上,青海湖地区向北至河西,总共有五条路,即“甘州南山有大斗、建康、三水、张掖等五贼路”,皆祁连山南北交通谷道——大斗、建康、三水、张掖是前四条路。

肃州是第五条道路,“……岁余,突厥数千骑,辎重万余,入侵肃州,欲南入吐谷浑。(公孙)武达领二千人……急攻之,大溃,挤之于张掖河。”

从甘州建康军南下至青海湖鱼海军,就是其中一条道。

鱼海军东面还有汉临羌旧县,过此废县再往东,可至威戎军。威戎军往东六十里,有白水军,开元五年筑城,管兵四千人(今湟源)。

白水军往东六十里,可至临蕃城(今湟中县北,清代有镇海堡,罗卜藏丹津曾举兵围攻)。临蕃城再往东,就是河源军、鄯城县了。

从鱼海军到河源军,全程四百九十里,中间有不少部落,如今陆陆续续在西迁、南行,试图远离战场,到后方放牧。

青唐城是前线,留给男人们去与敌人厮杀。女人和小孩带着牛羊转移到后方放牧,此乃正道。

理论上没错,唐人数万大军屯于星宿海一带,旌旗遮天蔽日,威势惊人,妇孺、牲畜不转移到后方,男人们没法安心作战,只是……

蔚蓝的天空下,白云朵朵,野花烂漫。

大队骑兵手持角弓,箭雨如飞蝗而至。挡在他们前面的百余吐蕃骑兵,只抵挡了片刻,就淹没在了战马丛中。

杨仪手持马槊,追上了一名拨马回逃的吐蕃百户,轻轻一捅,敌人顿时栽落马下。

百户一时未死,刚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迎面数骑冲来,避让不及,直接被撞飞了出去。

五百经略军骑卒为先锋,带着两千甘州回鹘、龙家、吐谷浑、鞑靼部族军,沿着水草丰美的湟水流域,四处袭杀。

吐蕃诸部正在转移,精壮又被抽至了青唐城以北区域,想要诱唐军深入,一战歼灭之。后方除了少许留守兵马外,几乎全是老弱——当然还有大群牛羊。

吐蕃人知道自己的弱点,因此打算把老弱转移到伏俟城、树墩城、静边镇一带。

伏俟城,吐谷浑都城,规模不小,经唐、吐两国修缮后,还算有点模样,可住不少人,在今青海湖西岸石乃亥镇附近。

树墩城,吐谷浑旧都,在青海湖东南岸,今察汗城附近。吐谷浑时代,在此筑大城,修湖堤,如今已经破败,但多少有点防御作用。

静边镇,在今贵德县,贞观中置镇,仪凤二年扩建城池,置积石军,管兵七千人。该城北枕黄河,西临大涧,形势险要,地属廓州。

河西北对岸有宁边军,哥舒翰所置,与积石军互为犄角。

积石军、宁边军一带,东通廓州,分达河、鄯;西南至九曲,乃优良牧马之地;西可至大非川。土地肥沃,农产丰盛,国朝时为黄河上源交通中心,募民屯垦,收成良多。城内有多福寺七级浮屠,为国朝西疆一佛教名城(高适曾有诗)。

吐蕃人大规模转移老弱、牛羊,当然会产生大量的混乱。而且由于处于行军状态,被逮到了很难办,基本就是个死。

杨仪纵兵冲入了一个正在转移的部落中,大肆砍杀。

河西来的部族军尤为凶残,见到男丁就是一刀下去,女人、小孩则围起来,同时还派人去收拢牛羊马匹。

对草原人而言,女人、小孩、牲畜都是财产,成年男丁则是竞争对手。因此,如果上官不约束的话,那可真是高过车轮的皆可杀,然后将女人抢回家享用,给自己生孩子,小孩则养着,充当奴隶。

这就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如今的中原也有点这个味道了,每逢乱世,大头兵们都喜欢将敌人男丁杀死,然后将其妻女抢回家。别说什么贞洁烈女,女人在这个年代,无论草原还是中原,比物品强不了多少,一个女人丈夫被杀后,转几道手,替不同的男人生孩子比比皆是。

大唐的风气,与礼教大兴的南宋、明、清大不一样,严格说起来,有点“胡”,北朝遗风,属实寻常。

厮杀一圈后,眼看着吐蕃人的抵抗已经完全崩溃,杨仪遣人约束部伍,不许再大行杀戮。

女人、小孩,当然不是这些部族军的战利品。牲畜倒是可以分他们一些,以提高积极性。今后若河湟之地再有叛乱,召集河西各部南下时,也更容易一些。

同理,如果邵树德真正统治了河湟之地,河西诸州有叛乱时,也可以调集河湟吐蕃、羌人北上,劫掠回鹘、党项、龙家、吐谷浑等部族。

若是河西、河湟一起反……

呃,这事就有点麻烦了,需要调大军征讨。河套、阴山诸蕃部,当然也可以跟着过来发财。

论在蕃部之间走钢丝,搞平衡,邵大帅当仁不让,自认国朝第一,至今还没玩脱。至于以后会不会玩脱,再说!

“留一部分押运财货、丁口、牛羊,与步卒交接。其余人,继续搜索前进。这河湟草原,咱们寸草不留!向西走,杀!”处理完诸事,杨仪又翻身上马,带着两千骑,如一阵风般西去。

而此时的威戎军城内,张淮深、龙就二人正在对坐饮酒。

玉门军五千余人,全是骑卒,如今已经全部向东,往白水军的方向挺进。

归义军的三千骑卒,则在威戎军一带击破了一个吐蕃部族,俘获丁口数千,牛羊十余万。

张淮深现在愈发觉得,灵武郡王打仗像个胡人,但偏奕为什么在名字中忌讳的字偏兵法又是纯得不能再纯的汉人兵法。

以正合,以奇胜,正奇相辅,《孙子兵法》里写得清清楚楚。

灵武郡王算是把兵书读明白了,读透了。知己知彼,扬长避短。不要令人拍案叫绝的惊艳之作,只要稳健的胜利。

正面主力大军厚实凝重,训练有素,让你不得不全力以赴。随后,仗着兵多、马多,分出数路偏师,数百里大迂回,袭扰你的后方,动摇你的军心。

只要你前线主力军心一动摇,他就开始前出挤压,再出各种烂招,比如招降、离间、收买,进一步削弱你的士气。最后全军压上,与你决战,你打不打?

当初去凉州时玩的就是这么一招,现在到了河湟,还这么玩!大家都猜得到,但真的很难破啊。

朔方军最精锐、最厚实的中军主力,其实都他妈的是幌子!稳得很,深沟高垒,不浪战,就压迫你,让你不敢分心。

这人打仗,估计要被很多年轻气盛的将门子弟笑死,但真打起来,你就会觉得很不好对付。如乌龟一般,破绽很少,不会造成不可收拾的大败、惨败。

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灵武郡王一定熟读兵书,并很深地理解了这句话。

《孙子兵法》,句句精华,但能活用的,少之又少。

“灵武郡王令我等屯兵于此,搜剿吐蕃诸部老弱。看看吐蕃下一步动向是什么,三路奇兵,数百里迂回,如今,他们应是很被动了。”张淮深吃了一口羊肉,感觉河湟之地的羊没河西的好吃,便放下了筷子,说道。

“也好。”其实龙就也不是很放心把玉门军放出去冒险,闻言正好就坡下驴,说道。

这一路,张淮深为指挥使,他是副使。张淮深不下令,龙就也不敢就让玉门军回来,怕被张某人向亲家告黑状。

西边还有一路,经略军使关开闰所领蕃汉兵马万人。根据最新得到的消息,已经有不少斩获。

据悉东面还有一路,以银枪都为主。暂时还没有联系上,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但以这帮回鹘人的德行,烧杀抢掠起来不会手软。

而灵武郡王统帅的主力,还在星宿海扎营,不断邀请吐蕃诸部头人过去会盟。

什么会盟?不就是输诚么?说得那么好听。

吐蕃人这次,也不知道怎么安排兵力的,估计会很头疼吧。

喜欢晚唐浮生请大家收藏:

王崇有些忐忑地迎上前去。

杨弘望翻身下马,冷哼一声。

“军使。”王崇脸色变幻不定,欲言又止。

“回帐中说。”杨弘望将马鞭扔给亲兵,大步走向营帐。

周围是大群拄着长枪看热闹的回鹘军士。

临出发前,甘州、肃州方面搜集了八千余根轻便的藏矛,配备给银枪都,算是将他们的长兵器配齐了。但这些矛普遍只有两米出头的长度,只有少数有四五米长,以后回了灵夏,还得重新更换。

银枪都现在有三千辅兵,全部来自肃州。超过一半是肃州回鹘诸部精壮,还有少量吐谷浑、吐蕃、羌人、鞑靼部落民。

全军五千骑、一万匹马、三千辅兵,已经是一支规模不小的部队了。但他们也只是大军的先锋罢了,可见给吐蕃人带来的压力。

“这次怎么回事?我不要听军报上说的,给我说实话。”杨弘望一屁股坐在主位上,问道。

他是即将组建的飞熊军军使,下辖银枪都、豹骑都,虽还未正式上任,但邵树德已经将两都都交给他统带,是银枪都十将王崇、豹骑都十将折从允的顶头上司。

“有几个吐蕃辅兵做牧民打扮,前去刺探情报,被人袭杀,夺了马匹。”王崇说道:“有一人带伤回来,军士们听后群情激奋,末将便带人冲杀过去……”

“这一去就斩首三百级?”杨弘望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人家那么傻,看见你们数千骑杀过去,都不分辨一下?不交出凶手?”

杨弘望叹了口气,明白了。银枪都这帮牲口,根本就没给人家说话的机会,定是精心策划了一场突袭。不到两千人的小部落,被五千全副武装的骑兵偷袭,还能有活路?

“罢了,事已至此,大帅也没有特别怪罪你等。”杨弘望看着王崇,道:“先举兵向东,去湟水县。”

“去湟水县做甚?”王崇一怔,问道。

湟水县(今青海乐都)在鄯城以东,是鄯州理所,有不少汉民屯垦。

“让你去就去,别问为什么。”杨弘望脸一拉,道:“这次捅了篓子,即便情有可原,也不能有下次了。要报复,也得大帅下令,懂么?”

“遵命。”王崇应道。

杨弘望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突地笑了。

当年三个少年,终究是他先行一步。这是大帅的恩典,也是杨家的机遇。待飞熊军组建完毕,自己将一跃跻身军府衙将前十之列,光宗耀祖,便在此时。

而就在银枪都离开安人军,全军向东的时候。留守甘州的经略军也得到了五百里加急信使传来的军令,全军开拔,至建康军,然后……

殿后的归义军、玉门军同样接到了指令,调头返回大斗拔谷,前往威戎军。

威戎军,开元二十六年置,管兵千人,在今海晏附近,湟水之北。

邵树德的大军主力此时已在星宿川一带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星宿川,亦名星宿海,在后世青海大通、湟源西北。国朝初年,侯君集在此攻吐谷浑,大破之。

邵树德登上了一处小山坡,俯瞰波光粼粼的湖泊海子。

天空蓝得不真实一般,空气澄澈,阳光明媚。

湖泊海子边,鸥鸟云集,水草丰美。

大群羊儿低头吃草,轻风吹过,碧绿的草地上白云朵朵。

唔,还是有点不协调。因为放牧的都是军中粗汉,而不是牧人少女。

本来确实有一些牧人的,但凶神恶煞般的武夫涌过来后,谁还敢逗留此地?负责清场的天柱军的蔡人军士可不是什么善茬,你不走,那就是奸细,人先抓起来再说。即便最后分说清楚被放走了,你放牧的羊群也找不到了……

邵大帅屯军于此,遣使至吐蕃各部,邀头人们前来会盟。

陈诚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壮美辽阔的景色。

他从征过河渭,见识过吐蕃人的牧场,但和眼前的比起来,似乎不太一样?

大片的湖泊海子,大片的肥美草场,与之前待过的凉、甘二州几乎是两个世界。横亘的大雪山(祁连山),生生造就了两块不同的地域。

“陈副使可知,河源军并非真正的大河之源?”随手试了试一张步弓,邵树德又有些手痒痒了,想打猎。

“大帅用兵多年,未尝一败。这山川地理之事,当谙熟于胸,吾不及远甚。”陈诚拱手道。

这——也能拍个马屁?邵树德看了看一脸正色的陈诚,无语了。

“大帅,鄯州吐蕃,此番应没多少人愿来。”陈诚又说道。

奕为什么在名字中忌讳的字出了银枪都那档子烂事,吐蕃惊惧,心中犹疑,此时能来几个头人,委实难说。就连之前在路上拜见的诸部头人,这会也坐卧不安,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命运。

这会,吐蕃头人们应该都纷纷赶至青唐城了吧?听闻那边有个叫结赞的法师,颇有威望,曾经指挥过青唐诸部的联军,与羌人部落厮杀过。

呃,吐蕃僧人确实比较吊,就像宋朝的太监一样,指挥军队寻常事也。

数十年前,朗达玛之所以要灭佛,就是因为上任赞普赤祖德赞把军权、政权都委任给佛门僧侣,引起了贵

奕为什么在名字中忌讳的字免费阅读*

族们的不满,于是联合起来,推翻了赤祖德赞,扶其子朗达玛上位。

朗达玛甫一登基,就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灭佛运动。比如把寺庙改成屠宰场,在寺庙的墙上画和尚饮酒作乐的图画,把佛像钉上钉子扔进河里,还强迫和尚带着弓箭上山打猎等等。

现在几十年过去了,佛教又在吐蕃旧疆内渐渐复苏。青唐城这边,更是由高僧把持大权多年,不得不让人感叹,这门宗教的生命力真的顽强。

中原也灭佛,但没卵用。吐蕃灭佛,还是没啥用。要想真正打败这些僧侣,只有一招,魔法对付魔法,但这未必是好事……

“来肯定是要来的,不过多半是集兵前来。”邵树德哈哈一笑,道:“鄯州吐蕃,原来就不是很老实。某治下那么多蕃部,论交贡赋,横山党项第一,平夏党项第二,河西党项人少暂且不提,就连纳贡甚少的阴山蕃部,都比鄯州吐蕃要多。文德元年,河州萧相告诉某,鄯州吐蕃只献了五百头牦牛,一万只羊,跟打发叫花子也差不多了。”

陈诚无语。五百头牛,一万只羊,都是整数,这说明什么?说明青唐吐蕃有一个完整的意志了。大帅对这些事特别敏感,这可能也是他最终下定决心,给吐蕃人一个教训的最大原因。

“青唐吐蕃诸部,越硬气越好,来得多了,正好一网打尽。”邵树德试了试弓弦,一箭射出,惊起海边大群翔鸥。

陈诚看着弯弓搭箭的大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有些感慨。

大帅今年三十二岁,精力充沛,英明神武。无论面对什么敌人,似乎都有战而胜之的信心,这是锐意进取的时候。

但二十年后,当大帅步入知天命之年时,是否还记得今日在星宿海边的奋力一射?

天时不在,英雄迟暮,那是武人之大悲剧。

时间不多了啊!此番,最好能一举平定鄯州吐蕃。

天空突然飘来一片云,下起了蒙蒙细雨。

青唐城中,结赞法师坐到了上首。厅内还有数十人,皆附近诸部酋豪。

法师是有大智慧的,他让大伙把家人都送到城中,财货亦可送来。

因此,这些时日青唐城特别忙碌,到处是进进出出的车马。一批批部落贵人的家眷进城,连带着大批财货,将这座城市堆得满满当当的。

“诸位,青唐诸部,素来自在。今唐人德论举大军,来者不善,说不得,就是想奴役我等。”结赞法师目光炯炯地看着诸部头人,说道:“此时若退,万事皆休,尔等从此出丁打仗,进贡牛羊,献上女子,永远摆脱不了奴役。”

结赞法师说完,立刻有人起身附和道:“对!法师高见,说出了我心里的想法。青唐诸部,不需要一个新的赞普了!”

“其他人的意见呢?”结赞又问道。

他的眼神满含期待。权威,就是这么一步步建立起来的。之前带领多个部族联军与羌人争斗,已经让自己获得了崇高的声望。这次若再说服诸部头人,将已经召集起来的兵将拉出去,打败唐人大军的话,威望将达到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高度。

如果携此大胜之势,东攻河渭诸州,把声势搞得大一些。然后再派人前往长安,让大唐天子册封自己为赞普,也不是不可能之事。即便此事不成,像当年的论恐热一样,被封个节度使也可以啊。

凡事慢慢来,总有机会的。

“既无意见,那么就按照商量好的计划。先派一部北上,挑衅唐人,与其交战。主力埋伏到长宁峡谷内,待唐人大军追击败兵入谷后,一齐杀出,将其歼灭。”结赞法师兴奋地说道。

诱敌深入,这是吐蕃人非常喜欢用的招数,也确实奏效。唐人自恃兵强,不把青唐诸部放在眼里,那么不妨利用他们的这种心理。尤其是派出一部与其交战不利后,可以让唐人更加骄狂,被胜利冲昏了头脑。

长宁峡谷,是安人军通往青塘城的必经之路。在此埋伏,当可收奇效。

很多计策,有时候看起来并没有多高明,但却总是有人不断上当。结赞法师祭出此计,耐心地等着唐人上钩。

喜欢晚唐浮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