樾字为什么是凶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沈修染收拾行李的手没停,轻轻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宋安好又道:“还有薛挽清那边,也不能透露任何消息,反正她‘病’的这么严重,一时半会儿也治不好,也不急于这两天!”

季绍那边调查了这么长时间,应该差不多快要有消息了。

等真相被揭发的那一天,她倒要看看,薛挽清还有些什么手段。

宋安好一边玩手机,一边找沈修染聊天:“薛挽清那边怎么样了?咱们现在回来了,派去守着她的人可以撤走了,免得在她身上浪费人力物力。”

沈修染将衣服一件一件挂进衣柜,漫不经心回答:“早上十点,我的人便已经撤走了。”

闻言,宋安好从手机里抬起头,好奇问:“那薛挽清呢?她今天有没有给你打电话?”

按照薛挽清的性格,一旦自由,肯定第一时间来膈应沈修染,到沈修染这里来刷存在感。

沈修染摇摇头,继续挂衣服。

宋安好纳闷的皱起眉头:“不应该啊!她获得自由后,难道不是第一时间找你么?居然能忍住一整天不给你打电话?”

对于薛挽清的一切问题,沈修染都懒得回答,将最后一件衣服挂进衣柜后,收起行李箱。

宋安好若有所思的看着沈修染忙活的身影。

既获得了自由,又没给沈修染打电话。

这薛挽清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宋安好不放心,给季绍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季特助,能给我查一下薛挽清的行踪么?看看今天早上十点之后,她去哪了?”

季绍回了一个OK的手势。

不到十分钟,季绍就有回复了。

“十点钟,我们的人撤离后,她便提着行李,马不停蹄的去了沙江岛,渡口没有她回来的信息,应该还在沙江岛。”

呵……

宋安好讥讽的勾起嘴角。

好家伙,居然真的去沙江岛了。

她就说嘛,薛挽清那种见缝插针的性格,怎么可能会那么安分。

现在还没和沈修染联系,多半是想像上次西餐厅那样,给他们一个意外‘惊喜’。

这人,已经无耻到无下限了。

宋安好回了樾字为什么是凶一句:“麻烦季特助随时留意她的行踪,她如果回来,你及时告诉我,顺便把她在沙江岛的行踪调查清楚。”

季绍又回了一个‘ok’的手势。

两人结束了对话。

宋安好原本还想找简司翎问问沈修染的情况。

看时间太晚,这件事又太重要,便决定明天亲自去见简司翎一趟。

在她思索间,沈修染正好收拾完了行李,掀开被子上床。

宋安好立刻缠上他的腰,在他怀里找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笑眯眯道:“叔,我睡不着,咱们聊聊天吧!”

沈修染紧紧搂住她,轻轻的应了一声。

宋安好问:“叔,你是几岁被接回沈家的呀?”

这个问题,其实她知道。

樾字为什么是凶 最新章节,

沈修染是八岁那年被接回来的。

那年,沈浩泽才三岁,她还没出生。

但是,她还是想听沈修染亲口回答。

沈修染显然没料到她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怔了一下,半响,才幽幽回答:“八岁!”

宋安好贼赃一笑:“呀,那个时候我还没出生呢!”

沈修染:“……??”

喜欢夫人,全娱乐圈都盼着你离婚请大家收藏:

龙廷弯。

又是轮船又是车的,等回到家时,整个人已经累坏了,倒在床上动都不想动。

沈修染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默默的去洗手间,先洗了澡,然后将浴缸放满水,再将宋安好抱进洗手间,脱去她的衣服,轻柔的放进浴缸里。

在浸泡进水里的那一刻,宋安好舒服的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靠在浴缸上,享受的闭上眼睛。

沈修染卷起衣袖,温柔的替她擦洗身体。

宋安好怀孕了。

沈修染很自觉的屏住心神,不让自己胡思乱想,三两下的替她洗完,再将她抱出来,用浴巾抱好,抱到外面床上。

当沈修染准备去给他拿一套干净的睡衣时,宋安好从包成粽子的浴巾里伸出手,勾住他的鼻子,笑眯眯道:“叔,你真好!”

沈修染强调:“我只对你好!”

宋安好笑的越发灿烂:“我当然知道你就只对我一个人好,所以我才会觉得你真好……”

这话,想绕口令。

沈修染智商超群,情商一直不高。

也不知道听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

樾字为什么是凶 最新章节,

没有,愣神的看了她一会儿,然后低下头,在她额头轻樾字为什么是凶轻吻了一下。

“乖,别闹!我去给你拿衣服。”

“好!”

宋安好乖乖的放开手。

沈修染微微松了一口气,从衣柜里拿了一套长衣长裤睡衣。

宋安好张开双臂,俏皮道:“我要你帮我穿!”

沈修染原本也没准备让她自己穿,弯下腰,笨拙而小心的替穿睡衣。

宋安好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他给她穿好一直袖子,要穿过后背穿另一只袖子,但是她就是不配合,后背怎么都抬不起来。

沈修染又怕伤着她,不敢用力。

一来二去的,沈修染额头上开始冒汗。

宋安好眼底快速的掠过一抹小得意。

她摸着沈修染的额头,明知故问:“叔,你怎么了?很累吗?怎么脸上都是汗?要不,我自己来吧?”

说话时,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沈修染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的眼睛。

宋安好被他看的心底发毛,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祥预感。

“干……干什么这么看着我?人家关心你,难道还有错吗?”

沈修染紧抿的薄唇突然一勾:“你确定要继续?”

语气虽然平静,却充满了警告。

宋安好突然想起在礁石上的那个吻。

她浑身一激灵。

忙摇头道:“不继续,不继续,你继续!”

她现在太累了,可经不起折腾。

在沙江岛的那一次已经是极限。

虽然偶尔可以办一次,舒缓一下各自的需要。

但是绝对不能频繁。

除非孩子不想要了。

有了威胁,宋安好就配合多了,衣服和裤子不一会儿就穿好了。

替宋安好穿好衣服,沈修染还不忘记体贴的替她盖上被子。

宋安好窝在被窝里玩手机。

沈修染则自觉的收拾行李箱,将干净衣服挂到衣柜里,脏衣服丢到洗手间。

宋安好一边玩手机,一边说:“叔,我们回来的事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免得传到老爷子耳朵里,他又跑过来找你!”

她之所以带沈修染出去玩,一大半原因是为了躲沈家老爷子。

她不想沈家老爷子为了沈浩泽打扰沈修染。

从简司翎口中得知了沈修染的过往后,她更加不希望沈修染去管沈家的闲事。

凭什么小时候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见死不救。

现在长大了了却来剥削沈修染。

没门。

喜欢夫人,全娱乐圈都盼着你离婚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