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屎掉衣服上是吉是凶*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钟溢听苏媛怎么说,也没有再继续问苏媛她要不要喝,自己端起碗喝了一口。

这鸡汤非常的鲜美,不是加味精什么调制出的那种,而是鸡肉自身带的那种,里面只是加了少许的盐花。

喝了几口之后,能微微的喝出一股药材的味道,还有一些甘苦。虽然很淡,但钟溢上一世做了那么多年的厨师,也品了出来。只能说炖这鸡汤的厨师功夫还不到家。

喝完鸡汤,钟溢再一次回到了床上,问了一下苏媛房间里的灯在哪里后,关了灯,就抱着苏媛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钟溢早早的醒来,但精神却十分的充足,看着旁边睡着的苏媛,有些蠢蠢欲动。

钟溢的手不老实的又抱住了苏媛,不小心把苏媛也给弄醒了,苏媛看着钟溢看她的眼神,羞涩了一下,很主动的抱住了钟溢,亲吻了上来。

经过一番晨练,钟溢起床去卫生间里洗了一个澡,换了自己的衣服走了出来,苏媛已经换好衣服,把昨晚那块白布给收了起来。

今天的苏媛又换了一身格子的连衣裙,很是青春靓丽。一头乌黑的长发被一根皮筋给绑了起来。随意的束在身后。

不一会厢房的门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贵客,你们的早餐送过来了。请开一下门可以吗。”

苏媛想过去开门,但没有走几步,脸上出现了一丝痛苦的表情。钟溢注意到后,说道。

“你坐着休息一下吧,我去开门拿进来。”

说完,钟溢就闪过屏风,到了外面把门给打了开来,只见一个小伙子端着一个托盘站在门外。

小伙子进了屋后,把几样早点放到了桌子上,又把昨天钟溢他们吃过的小菜跟酒壶什么的都收了起来,端着托盘就要出去。

“你把你们的主管叫过来,说我有事找他。”说着从钱包里拿了一百块钱放到了小伙子端着的托盘上。

“谢谢贵客,我马上给你去通知主管。”

小伙子端着托盘,就退出了厢房,走到门外,又把厢房的门给关了起来。

走到一半,小伙子这才把托盘上的钱给收了起来,脸上不由的讥笑了一下,小声的念叨了一句,“就怎么一点。也太小气了。”

在小伙子走后,苏媛才慢慢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到了小圆桌旁,给钟溢打开盖着的早点。

p标签]早点也没有多少东西,一笼小笼包,一盘油酥,两碗银耳莲子粥,还有几碟小菜。跟一碗水饺。

钟溢坐了下来开始吃早餐的时候,见苏媛还站在小圆桌旁,并没有一起坐下来吃饭。

“你怎么不坐下吃,别站着了,坐下一起吃吧。你这样子我别扭。”

苏媛这才慢慢坐了下来,拿着瓢羹,一口一口的喝起粥来。

过了一会,昨天招待钟溢他们的中年男子,到了钟溢的厢房门外,敲了一下门,说道。

“里面的贵客,听下属汇报,你有事找我。”

钟溢听到门外的声音,过去把门打开,让中年男子进了厢房。还在坐着吃早餐的苏媛看到中年男子进来,赶紧的站了起来,站到了钟溢的身后。

钟溢跟中年男子坐了下来之后,中年男子开口问道,“不知道这位客人对我们茶庄的服务可满意。”

“满意,但这次我请你过来有事跟你商量。”

中年男子好像猜到了钟溢的想法,询问道:“客人是不是想把这位姑娘带走。”

“是,我这个人不喜欢别人用我的东西,你开个价吧。”

“既然客人有这想法,我们也是很愿意成人之美的。但有件事必须说清楚,只有姑娘愿意跟你走,我们才会放人,而且出了茶庄以后,发生什么事都与我们无关。”

“好的,这事我已经问过这姑娘了,她愿意跟我走。出了事,我也不会找你们。”

中年男子的目光看向了苏媛,见苏媛在钟溢背后点了一下头,这才收回目光对钟溢说道。

“既然姑娘愿意,那你跟我一起去办一下手续吧。让姑娘自己也收拾一下东西。”

说完就起身带着钟溢,七拐八拐的来到一间办公室里,从一个文件柜里找到一个文件夹,看了一下。把里面的东西装到了一个袋子里递给钟溢说道。

“这是刚刚那位姑娘的身份证,和一些资料都在这里,她所有的费用加起来一共十二万。”

钟溢也没有跟中年男子讨价还价,问了一句,“你们这里可以刷卡不,我没有带那么多现金。”

“当然可以,那位客人来这里身上会带那么多现金啊。”说着拿了一台刷卡机出来。让钟溢刷了卡。

然后又拿出一张白金色的卡片递给钟溢,“这是我们这的会员卡,希望下次客人你能过来玩个尽。”

钟溢收下卡片后,和银行卡一起放到了钱包里,“昨天跟我一起来的客人的钱也给我结了吧。”

“不用了,那客人就消费了几千块钱,就算了,贵客要不留下个联系方式,等以后有别的茶了,我通知你一下。”

钟溢听中年男子这么说,就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又跟他闲聊了几句。

中年男子回应了几句后,又带着钟溢回到了苏媛的厢房里后。自己就先离开了。

没一会功夫,中年男子手里拿着一个红包,带着几个年纪大点的女孩子过来了。把手中的红包递给了苏媛说道。

“这里是一万块钱,你自己收起来,以后跟着这位贵客好好过。”

苏媛接过中年男子手里的红包,放到了一个小皮箱里。对着中年男子说了一句“谢谢。”就坐到了凳子上。

带过来的女孩子拿了一块红色的丝巾,把苏媛的眼睛给遮了起来,又拿了一块绣花的红布盖在了苏媛的头上。看了一眼钟溢后说道。

“真羡慕你,找到了一个好人家,祝你以后幸福。”说着就搀扶起苏媛。

中年男子这时候也对钟溢说道,“昨天跟你一起过来的客人,也在大厅里等你了,我们现在就送你们出去吧。”

说完就带着人出了厢房,钟溢也在他们身后跟上。

到了大厅,陈有为见钟溢他们出来,惊讶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就跟着钟溢他们一起出了茶庄。

在出大厅门口之后,钟溢又回首看了墙壁上的那一首诗,感到写这首诗的那位兄弟,真TMD是一个人才。

写的也太应景,钟溢也不由的对他诗中提到的过涧茶也来了兴趣,想着以后自己找机会,来品尝一下这过涧茶的滋味如何。

中年男子在送到茶庄的大门外后,对着钟溢说道,“这头盖请你在到了家后揭开。我们不想有什么麻烦。”

钟溢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之后,就牵过苏媛的手朝着停车场走去。

中年男子返回茶庄后,钟溢身后响起炮仗的声音。这时候,陈有为才开口问道:“钟溢,你这是把她买回去了啊。”

“是啊,这不是很明显吗。”

陈有为对着钟溢竖了一个大母指,“你牛,还也想带一个回去,但没有那胆量啊。哈哈!”

“行了,等会先给我找一家好点的宾馆,我先把她安置好了再说。对了等会先给我拿两万块钱。”

一路上,苏媛被钟溢牵着手,一句话也没有说。任由钟溢牵着她一路走去。

等上了车后,钟溢跟苏媛上了后车座。让陈有为开着车往越市市区驶去。

过了一个多小时,陈有为先到了银行,钟溢拿了从钱包里拿了一张卡递给了陈有为,让他帮忙取两万块钱的现金给他。

钟溢就在陈有为进去银行以后,,就把苏媛的头盖跟遮着眼睛的丝巾给取了下来。

苏媛有点不适应的眨了一下眼睛。看了一下窗外。回头看了一下钟溢。羞涩的笑了一下。显然非常的开心。

喜欢重开做房东请大家收藏:

女孩子进去以后后,只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过了好一会,见女孩子穿了一件大红色的长裙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跟古时候的婚服差不多。

头发也被梳理了起来,在后面梳了一个发髻,款款的走到钟溢坐着桌子的旁边站的了。

钟溢惊异的看着她,虽然只是换了一套衣服,但比起刚刚穿着的薄纱,现在更加的端庄贤淑。犹如一个仙子降临。

但脸上却带着一份谨慎,站在那里都有点小心翼翼。两支手放在前面,不安的提着前面的裙摆。

“你也坐下吧,要不要吃点东西。”钟溢看着女孩子不安的样子率先开口说道。

女孩子“嗯”了一声后,就坐到了另一把凳子上,两只手依旧是抓着裙摆,依旧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手拿桌上的筷子。脸上还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钟溢只能自己找话题,拿起一双筷子,夹起桌上的小蝶里的菜,问道。“这桌子上的酒菜可不可以吃的。”

“可以吃的,这本来就是给你们客人准备的。”

“那你要不要吃点,都那么晚了你应该也饿了吧。”说完,钟溢就把菜放到了嘴里吃了起来。

女孩子又嗯了一声,拿起桌子上的酒壶,给钟溢倒了一杯酒后,又给自己倒上一杯。这才拿起筷子夹了一点小菜吃了起来。

吃完后,对着钟溢说道:“你不喝酒吗。”

钟溢拿起酒杯,对着女孩子说道,“既然你自己都倒上了,我们干一个怎么样。大家随意就好。”

女孩子拿起酒杯,跟钟溢碰了一下,浅浅的喝了一口,但喝下去的表情是相当难受。

钟溢是直接拿起酒杯,一口就闷了下去。这酒是钟溢这边的黄酒“女儿红,”略微带着一丝甜味。喝多了,睡一觉起来头也不会疼。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你叫什么。”

“我叫苏媛。你叫什么。”女孩在跟钟溢说了几句后,胆子有点大起来了,开口问道。

“我啊,叫钟溢。你多大了。”

“过几天就15岁了。”

钟溢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刚刚他挑人的时候,还特意看过,这个苏媛的发育比较好,自己才挑她。想不到还不满15岁。

如果不是她现在说话都小心翼翼的样子,钟溢以为她还在装嫩,骗自己。

“那你怎么不读书了,你不是应该还在读书吗。”

“我爸爸赌钱输了,妈妈喝农药自杀了,爸爸就把我卖了。”女孩子说着流起了眼泪。

钟溢一看这情形连忙说道,“你别哭啊,我还没有怎么着你来,你就哭上了。来我给你讲个笑话。”

钟溢绞尽脑汁的想了几个前世听过的笑话,这才把苏媛给逗笑。两个人也没有之前那样生疏了。聊了起来。

过了一会,苏媛好像想起什么来了,脸颊红了一下,有点害羞的小声的对钟溢说道,“我先去洗个澡,你也到里面来坐吧。”

说完起身就往屏风后面走去,钟溢自然是跟了上去。来到了里面。

苏媛打开一旁的一扇门,走了进去,又把门给关了起来。钟溢这才打量起里面的陈设。

一张古朴大气的木床占据了大半个房间,床的架子上,雕刻这各种图案,又龙有凤。还又牡丹花之类的。

床上还挂着一副粉红色的的蚊帐。床上还有一床印着龙凤呈祥图案的被子,折起来放在床的最里面。床的中间放了一块白色的棉布。鸟屎掉衣服上是吉是凶

延伸出来的床榻上又摆着一张小圆桌,上面还是放着一壶酒和两个酒杯。但没有什么小菜了。

床的两个头各又一个床柜,跟床是连在一起的。

在靠床头一边的,一个梳妆台靠墙摆在那里,还有一个衣服摆在一起。

钟溢发现整个房间除了床榻上的两把凳子,再也没有可以坐的地方了,于是就脱了鞋,上了床榻。坐到了凳子上。

过了一会,苏媛洗好澡出来了,害羞的对着钟溢说道:“你可不可

鸟屎掉衣服上是吉是凶*

以也去洗个澡。衣服什么的厕所的柜子里有,都是新的。”

钟溢应了一声“好”,就下了床榻,去了卫生间里洗了一个澡,在苏媛说的柜子里,找到了一套新的睡衣。穿上以后,拿着换下的衣服,回到了房间里。

这时候,苏媛已经在床边坐着了,见钟溢出来,看向钟溢的目光躲闪了一下,然后鼓起勇气站了起来到了钟溢的身边,接过钟溢手中的衣服,给放到床头柜上。背着身体对钟溢说道。

“我们喝一杯交杯酒好不好。我还是第一次。”

“嗯。”了一声,钟溢上了床榻,拿起酒壶给两个酒杯倒上了黄酒。苏媛也走了过来,学着电视里的样子,跟钟溢喝下了一杯交杯酒。

不知道是酒的关系,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苏媛的脸一下子变的通红。

钟溢拉着苏媛,坐到了床上,对着她亲吻起来,慢慢的两个人倒到了床上。

过了一会,苏媛轻声的说道,“你等会可不可以轻一点,她们说会很痛的。”

“好的。”

“谢谢,能遇到你可能是我这些天来,最大的运气。不想别的女孩子一样,第一次可能还要去陪一些年纪大的。”

过了良久,房间里发出很响的“啊”的一声后,就没有什么声音了。

许久之后,房间里才慢慢的传出了轻微的声响。断断续续的的响了起来。

一番杀戮之后,苏媛瘫倒在床上,休息了良久,这才慢慢的起身,下了床。可能有些不适应,眉头皱了起来。有一些站不稳。

钟溢赶紧扶住了她身体,“你起来干什么,睡一觉吧。”

“我把这个收起来,你明天要带走吗。”苏媛抓着垫在床上的那块白布说道。

“我带走干什么,快躺下睡觉吧,这东西明天早上可以收拾的。”

说着钟溢看着床上的白布,一片片嫣红的桃花沾在了上面。在白布上相当的显眼。

钟溢抱着苏媛重新躺到床上后,苏媛有点可怜兮兮的看着钟溢,带着一丝哭泣的声音对钟溢说道。

“你明天走的时候,可不可以把我买走,以前也有客人把这里的女孩子买走的。我不想变成过涧茶。以后每天都陪着不同的男人。”

“行,明天我找人问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明天你就跟我一起走。”

既然第一次把人家小姑娘给睡了,钟溢也没有推脱,直接答应了下来。打算让她在宾馆住几天,再买套房子给养起来。

在苏媛的感谢声中,钟溢好奇的问道,“刚刚做那事,你怎么会知道的。”

“我们被买来后,有人教过我们怎么做。第一次没有后,还要再被送回去学别的。”

“那我把你买回去后,你想做些什么。有没有过打算啊。”

苏媛犹豫了一下后,“我会很乖的,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说完又起身想要去拿什么东西,钟溢连忙阻止道,“你要拿什么,你先躺着。我帮你拿。”

苏媛指了一下,一个床头柜上的盒子,说道:“那里面还有一碗人参炖鸡汤,也是给客人准备的。”

“行了,你躺着吧,我自己拿就行。你要不要喝。”

钟溢起身打开小盒子,见里面只有一碗鸡汤,而且颜色呈金黄色。一股很香的味道扑鼻而来。

钟溢拿了鸡汤出来,刚想喝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对着躺在床上的苏媛说道。

“你要不要喝,想喝的话就给你喝了。”

苏媛摇了摇头,“你喝吧,听人说这个鸡汤很补的。里面加了许多药材。”

喜欢重开做房东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