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回娘家得和爸爸_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已经十岁多的蔡熹脚步轻快的上了曲折小桥往这边来,手里精致的篮子散发出一阵阵勾人的香。

“凌姨黄姨姜姨,我做好烤肉了,娘,你们快尝尝。”

蔡熹圆乎乎的小脸笑起来就像糖水煮蛋,又清又甜又可爱,她将烤肉拿出来,一串串烤肉工整得尺子量过一样,上头的肉块都是肉眼瞧去一般的大。

这要是萝卜,蔡熹能给它雕花。

才这样想,蔡熹已经愉快的开口:“凌姨,我有个想法。”

多么熟悉的话语,因为这句话,杜彩娘如今腰上贴了不少肉,再不复以前的窈窕,美食误腰。

郝灵拿了烤串往嘴里撸:“说。”只要是关于美食,她向来十二分的支持蔡熹。

蔡熹眨眨那双令人过目不忘的眸子:“我把肉块切成方块腌制上,再放进冰窖里冻,冻结实了再雕花,然后再蒸或烤。”

杜彩娘嗓子眼一堵,来了来了,她的刻刀终于对肉下手了。

难道,食物不是只需要好吃就行?好吧,要色香味俱全,可你肉上雕花,是不是太过了?

蔡熹一脸向往:“我觉得可行。”

郝灵摆摆手:“那就做,咱家不缺那点肉那点冰。”

旁边盐阿郎和卫弋迅速而不失优雅的狂吃,毫不谦虚的说,这是他们二人吃过的最好吃的烤肉,就是灵灵灵也暗度陈仓的收了不少。蔡熹这手艺,现在不是以后也绝对是厨神。进皇宫做御厨她也排第一。

万万没想到,小丫头的天赋点全加在厨艺上了。

正经师傅没拜,只凭郝灵给的天南海北的书,人家愣是自己努力到这种程度。天才。

嫁人有什么香,咱这样人家完全可以养你一辈子嘛。

杜彩娘吃三根的功夫,盐阿郎和卫弋能吃三百根。蔡熹喜欢精致,一串上头也没串多少。

郝灵没少吃,蔡熹把自己做的水果汁送到她手边,是冰窖里存放的梨榨出来的,冰爽清甜,郝灵猛喝一口,又含了口慢慢的往下咽。

“不错,烤肉就得放孜然。”

蔡熹点头:“孜然粉太好用了,凌姨,咱们不能自己种吗?”

郝灵不在意道:“这玩意儿你种它干什么,你想用,我现在就给你一屋子,一辈子都用不光。”

蔡熹吐了吐舌尖,撒娇:“凌姨,你对我真是太好了,我给你做一辈子饭。”

郝灵哈哈哈笑起来:“你是贪图我的食材吧,行,养你一辈子。”

蔡熹不好意思,她人小但不傻,知道这三位姨不是普通人,普通人谁能哐当拿出才出水的海产大龙虾呀,但她不会问,大家在一起开开心心就足够了。

蔡熹如此想着,不自觉在郝灵胳膊上蹭了蹭脸。

杜彩娘看得眼热又放心,女儿跟神仙大人比跟自己这个娘亲近,这样好,神仙大人更护着她。

郝灵擦过嘴角:“熹儿呀,你要不要去读书——”

“哎呀,炉子上热着粥呢,我去看。”蔡熹跳起来,受惊的猫一样逃跑了。

杜彩娘黑着脸:“怎么就不喜欢读书呢?”

郝灵:“认字就好,她也会写字呀。”

杜彩娘张了张嘴,算了,能认能写,不能多求,多求这个女儿就要住在这里不回家。

这会儿,小哥俩蔡暮和蔡朝也过来了,兄弟俩可真亲,手牵手的。看得卫弋和盐阿郎嘴角抽抽,大男人的,牵的什么手。

这对兄弟是杜彩娘的意难平。

一个爹娘是混子和姑娘,一个爹娘是猎户和村姑,怎么就比她生的好那么多,长相上,一个俊一个美,好吧,她的熹姐儿也是个小美人。可这天分上——两兄弟一个读书出彩一个练武出众,且读书的那个武练的比别人好,练武的那个书读得比别人棒。

不止一次,杜彩娘怀疑自己生的是个棒槌。

果然啊,孩子这事啊,得认命,谁知道老天爷发送个什么进肚皮,有就值得感恩。

好在两兄弟对姐姐特别亲,有什么好事都念着姐姐,好东西也都留给姐姐。杜彩娘从来没这样教,可两个孩子天生就知道似的。

杜彩娘不能不喜欢这样的儿子,与自己亲生的也没差别了。

哥俩儿过来,很认真的跟盐阿郎和卫弋汇报功课,盐阿郎和卫弋这对老师做的,作业布置下去,我也不盯着,但你不好好完成,我可是要毒打。

真打,手下不留情。

可人家两兄弟就是喜欢,崇拜得不行。对蔡出全都没这感情。

人与人之间的缘法,难说清。

杜彩娘带着三个孩子回家,迎面碰上牛芳芳,牛芳芳脸上有些急,强自装着镇定。

“舅母,明日妹妹也要去隔壁吗?”

牛芳芳知道这些年蔡家三个孩子都是隔壁三个寡娘子教,心里很不以为然,便是世家出来的女人又能有几分真见识?蔡熹一个女孩就算了,可两个男孩怎么也该请个正经的先生吧?找个举子西席就那么难?

不过蔡出全自己很满意,把两个儿子夸得跟神童一般,牛芳芳觉得他自卖自夸,既然他自己高兴,随他们去吧。

打心底里,牛芳芳认定自己是蔡家和牛家最出息的人,不愿别人超过自己。

她与杜彩娘说话,目光落在三个孩子身上,忍不住隐隐的嫉妒。

蔡熹比她小四岁,还没长起来,一张小圆脸上两只神采飞扬的大眼睛,那种灵动和秀气,她还从没每次回娘家得和爸爸在谁脸上见过。幸好除了一双眼睛别的地方并不太出彩,也幸好她年纪小,不然到时候伯夫人想联姻肯定要考虑这个杜彩娘的亲女儿。

蔡熹一手一个牵着两个男孩,只比她小一岁,个头却比她猛,大的蔡暮长得白脸俊目,天然一段书生风流。小的蔡朝浓眉大眼,英姿勃发威仪将成。

这两个,待再长大些,必然是百里内数得着的美少年。

看看人家,再想想牛家那群烂泥糊不上墙的,那么些人呢读了这些年的书,最好的成绩才是童生,倒是有一个中秀才呢?没有!

牛芳芳心堵,看来老牛家祖坟是冒不了烟了。再一想前头那些堂哥们娶媳妇生孩子个个伸着手要银子,又是一阵头疼。

杜彩娘笑道:“自然,勤学不缀。明日他们三个都去隔壁,我要去上香。”

上香。

牛芳芳眼睛一亮,终于来了。

杜彩娘:“芳洵和我一起去?也帮你家里求个平安。”

牛芳芳下意识的想摸脸,顺手将腮边发丝拂到耳朵后头。

“明日与先生故友约好去拜访,不能与舅母同行了呢。”她甚是遗憾的说。

杜彩娘心中冷笑,小蹄子

每次回娘家得和爸爸_

倒是打得好算盘,好处要尽自己却舍不得出一份力,也不想想,老娘自己有亲生女儿凭什么好处便宜你。

“好吧。那你与你舅舅说,让他多派几个人跟着你。”

这些年蔡家没搬家,宅子却是扩大了,下人也添了不少,蔡出全为着儿子当真尽心尽力无可挑剔。只要他自己高兴就好。

喜欢植灵女王升级记请大家收藏:

杨氏明知那男人不是个好人还是一头扎了进去。发现有了身孕欢天喜地一说,期盼男人改邪归正,和她赎身过清白日子。

谁知男人说:“可别冤枉我,我不是你第一个男人,谁知道你都跟谁睡过,便宜的老子我不当。”

就跑了,另找了人去吃软饭。

当时杨氏是恨死了这人,可这么长时间过去,她如今过得也挺好,在那男人找上来时,瞅着那张脸,又不争气的心软了。

那男人能图什么,掰着手指头一算日子,自是拿捏了小蔡暮的身份要好处。偏偏他嘴巴能说又甜,杨氏纵然看出他居心还是再次心甘情愿扎了进去。

杨氏也是大胆,找借口出来两人找地方滚在一起。跟蔡出全比,显然老相好更投她胃口,一次两次竟越发频繁起来。

杜彩娘还没发现,可蔡出全毕竟是城里混的人物,认识的人也多,便有瞧见了的偷偷与他露了口风。

蔡出全大怒,表面不动,却等两人再相会金风玉露时踹了房门。只见房门一破,那男人经验太丰富,翻身一滚从后头窗户滑了下去逃之夭夭,那疾如闪电的动作,让所有人都没看到他的脸,等反应来,人早跑没影了,杨氏哆哆嗦嗦裹着被子跪下。

“老爷,求您看在大哥儿的面上,饶我一回。”

蔡出全肝胆欲裂,我饶你?我的脸往哪放?

当即直接将人捆了弄出城,一碗砒霜送她上路。

不杀此妇难消心头恨。

杨氏只是个买来的奴,通奸的罪名在官府那里也是主家可定生死,蔡出全去衙门说一声就是,官府还要说一声杀得好。

杜彩娘沉默良久,这世道,男人睡女人越多越被追捧,女人多睡一个就该死。她的熹姐儿怎么就生在这样的世道。

薄席一裹,浅坑一埋,便是杨氏的结局。

蔡出全愤愤离开后不久,盐阿郎变成的黄娘子大踏步而来,手里拎着打昏的一人,正是弃杨氏而逃的男人。

挖开坑,解席,将两人捆在一起,盐阿郎填坑。

“这便是我送徒弟的大礼,让他父母团圆了。”

[标签:每次回娘家得和爸爸p标签]蔡暮的身世始终是硬伤,盐阿郎让灵灵灵仔细排查了,杨氏怀孕的事只有他们两个知道,那堕胎的方子也是楼里私自流传抓药也是瞒着人的,既然没别人知道,杀人灭口多么容易。

盐阿郎丝毫没考虑蔡暮将来会怎样想,因为他永远不会知道,便是知道了,嗯,郝灵有的是手

每次回娘家得和爸爸_

段让他忘记。反正他对一个任务对象也不需要考虑感情。

两个妾,都死了,蔡出全可能是被打击到,再不提纳妾的事,全心全意赚银子。

自此蔡家终于过上平静的生活,牛芳芳也觉得她的人生终于回到正轨。

此后,静等多年后的转折点到来。

这个转折点,便是杜彩娘救了京城伯府夫人的事。

这一年春天,牛芳芳已经过了十五及笄,正好说人家。

杜彩娘的奋不顾身,成了她的姻缘天降。

前些年,牛芳芳为了给自己提身家,绞尽脑汁拜了外地的一位有名的女先生为徒,已经不在蔡家住,可今年,她赶了回来,过完年后也没有再赶回去,日日在她跟前孝顺。

杜彩娘知道她打的什么鬼主意。

与三人嘲讽道:“你们知道她为什么不直接去截断我的机缘?因为上辈子,我和伯夫人坐了一辆马车,马车坠落时,我给伯夫人做了肉垫,摔得很惨,一只脚不太灵便了,脸上也留了一道疤。后头,是我带着重伤九死一生的爬着找人求救。我要那么狼狈,伯夫人才感念我的恩情舍得一个亲儿子出来。那可是伯府的嫡子。”

三人恍然,怪不得。

跛脚,破相,受重伤。

哪条都是想做豪门贵妇的牛芳芳不能占的。她不是不想抢机缘,她是不敢呀。

马车跌落悬崖,无论她做怎样万全的准备都不能保证自己一点事没有。

话说回来,假如她一点事没有,人家伯夫人还能欠赔上儿子的厚重人情?

所以,牛芳芳非杜彩娘不可。即便不是她亲自上,哪怕她换个别人安排上呢,都不能保证如前世一般正好是伯夫人完好无损。

她要嫁的人,只能通过伯夫人去认识。

因此牛芳芳回来什么事都能改变,就这至关重要的一环,因为太过在乎,反而不敢做手脚。

回来紧着巴结杜彩娘。

功利心太明显,杜彩娘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才忍着恶心跟她演娘俩儿好。毕竟这些年牛芳芳和蔡出全合作,家里生意越发大了银钱越发多了,牛芳芳还对蔡熹出手大方,杜彩娘不给脸就说不过去了。

盐阿郎一句:“你不去救人不就行了?”

杜彩娘迟疑了下:“伯夫人被刺那事,里头有朝堂的原因。虽然我不清楚内情,但后头伯夫人亲自来谢我时我也听出点门道了,因为这事,伯府是得了好处的。”

估计还是莫大的好处,所以间接的伯府也欠了自己人情。

杜彩娘:“如果我不去,伯夫人可能就死了。如果我想法子不让她走那条路,也会有别的刺杀,伯夫人可能就真的死了。”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为自己。

“我为什么不去?上辈子明明是我的人情我一点好没得,这辈子,我一切努力不都是为了熹姐儿?蔡出全那个男人靠不住,两个弟弟还小,我身上分量加重,熹姐儿就能被夫家高看一眼。”

说完杜彩娘往这边宅子厨房的方向看。

当初生下孩子有多雄心壮志,现在孩子长大她就有多认命。随着小蔡熹一点一点长大,那些培育才女淑女腹黑女的勃勃野心哟,全随着时光如沙散去。

单说话一项,小蔡熹三岁时终于开口,感动得杜彩娘啥都不敢求,再后来发现小蔡熹就是个平平无奇的孩子,什么天资聪颖过目不忘啊,她连个兴趣爱好都没有,玩都没别人家孩子会玩。杜彩娘心急如焚到心如死灰。乃至到后来,终于发现小蔡熹的天分在厨上,杜彩娘简直要叩谢上天。

除了这一点,这孩子的心眼也是少得感人,是那种谁说一句话都能骗到的傻孩子。不是真傻,是——杜彩娘觉得自己没把心眼一起生出来。

自家看孩子怎么看怎么好,可这样美好单纯的姑娘放到外头就是小白兔。

怎么嫁人?

杜彩娘愁的掉头发。

郝灵却意见不同,觉得小蔡熹天性良善很好,不过是没见过人心险恶太单纯了些,可闺中女儿不都如此?至于嫁人婚后什么的,各人有各人的缘法,谁说这样的性子就遇不到正好喜欢这种性子的人家?

杜彩娘只求老天开眼,给蔡熹找个好相处的婆家能护得住她的夫君。

这种事也不能只靠老天爷安排,她这个亲娘也得尽最大力。

喜欢植灵女王升级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