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伯伦最经典的十首短诗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孙三花想明白后,记起在元家村的时候,她忘记让人寻曾招娣来说话了,一时之间,有些苦恼的瞧着钱氏:“大嫂,我原本应承娟子,要叫曾招娣来瞧一瞧的,在姑爷家忘记了这一回事。”

钱氏抬眼瞧了瞧她:“四弟妹,善善自小和曾家姐妹相处不来。你幸好忘记了这一回事,你要是在元家请曾招娣过来说话,那是当着姑爷一家人的面,让善善无路可走。

这样的事情多了,你们母女迟早会离心的。曾老大家的心思重,四弟妹是重情的人,我们也不劝你不和她交往,只劝你有关孩子们之间的事情,你以后不要管了。”

孙三花的脸色变了变,戚苏在一旁有些生气了,只是瞧了瞧钱氏和文氏两人,才生生的忍了下来。

钱氏和文氏瞧见戚苏的反应,只觉得戚维肆夫妻运气好,他们不重视的儿女有出息,重视的女儿,心里面也是有计量的人。

戚苏明明已经生气了,还是会顾及孙三花的脸面,这一时硬忍下来。

钱氏瞧了一眼文氏,她笑着和戚苏说:“苏苏,你大哥过几天要进城,你要不要去瞧一瞧你八姐?顺带把你姐姐托你带的东西送了过去。”

戚苏满眼欢喜神情瞧了文氏,家中的姐姐们先后出嫁了,她一个当姑姑的人,在小辈们面前总不能表现得太过娇气了,便时时要表现出能干的一面。

她高兴之后,又觉得不太好,说:“大嫂,大哥有事进城,我还是不跟着一起去了。姐姐要给八姐带的东西,让大哥顺带送了去吧。”

文氏开始是试探的说话,这一会瞧着戚苏的懂事,心里真正的软和下来,笑着说:“那我们回家后去问一问你大哥啊,他要方便,你和他一道进城探望你八姐。”

孙三花瞧着她们姑嫂的亲近,心里面也是羡慕的,她从前在娘家的时候,她嫂嫂没有苛刻的对待她,但是也不曾对她们亲近过。

这两年,孙三花和兄嫂来往少了许多,过年的时候,也是托人送一份年礼过去。

她瞧得明白,自个儿女都不想和孙家人有多的走动,而且她的心里面是极其疼爱戚苏,总觉得避着孙家人,对这个小女儿有好处。

夏日炎炎,元家村有人进城,给戚善捎来一个大包袱,说是城里布家人托付的东西。

戚善收了下来后,转头和柳氏说了,她们妯娌寻了过路的车夫,给了五个铜子,往布家送了口信,顺带送了一筐新鲜的菜。

柳氏现在一心一意和戚善处好关系,村里有妇人背地里和骆氏说了闲话,骆氏用一种惊讶神情瞧着她:“你们一直说我和大嫂两家人傻,放着大好的机会不珍惜。

我现在听你的话,你比我们还傻。小弟妹嫁进来后,上一次别人家去大嫂家找事情,小弟妹帮着出了气,大嫂要是不念小弟妹的好,这村里的人,谁以后还敢和她来往?

你别说是为了我好,我平时遇事的时候,也不见你伸过手。这一会,你来挑事,我不会上当的。”

骆氏转头把话说给柳氏听,柳氏听后生气道:“村里有几个长舌头的妇人,一天到晚盯着别人家的事情,你瞧一瞧她们自家把日子过成什么样子了。

你说得对,小弟妹当日愿意为我家出气,她认我们当兄嫂的人,我们当兄嫂的人也要记得她的好。这世上背信弃义的人,总是没有好下场的。”

柳氏这些日子听元希珍读书,总算会用四个字的说话,骆氏听后满脸佩服的神情,刚准备夸一夸大嫂说话有水平,就听见柳氏小得意的说:“二弟妹,我现在比以前会说话了吧。

我最近听珍儿读书,她和我说,四个字记得多了,骂人也不用骂一串话,就用四个字回过去,别人听不懂,那我也不用理会无知小人了。”

骆氏记下柳氏的话,以后元达笙一家人的前途不在

纪伯伦最经典的十首短诗 免费全文

元家村子里,她们妯娌之间距离会越拉越开,现在柳氏都跟着记字了,那就会落下她一人,她心里面有些着急了。

骆氏转头和自家男人说了担心,元达庆不懂她烦心的事,怼她:“你一个村里的妇道人家,要认什么字?我娘不认一个字,还是把我们兄弟姐妹拉扯大了。”

骆氏瞧着她闷声道:“我这两次去看娘,她在听珍儿读书,也跟着认了几个字,她现在认得三弟和三弟妹的名字。珍儿和我说,娘现在还会写她的名字了。

你三弟以前也是村里小子,但是他现在去了府城读书,他以后要进京城赶考。现在儿子们用心读书,有一天也许也能进了城,那个时候,我和你都不认字,进城也不敢随意出门了。”

元达庆觉得骆氏想得有些多了,他不觉得自家儿子们这般的有出息,他是知道元达笙小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孩子,自家的孩子不象他们小叔坐得安稳,只怕在读书方面没有多少前程。

元达庆闷头出了门,现在村里人说他们当年不分家,现在日子会好过许多。

可是元达庆知道,当年已经到了不得不分家的地步,不分家,骆氏心里面不舒服,总会闹出一些事情来,那样反而不如早早的分了家。

元达庆的这种心思,大约只有元达和最懂得,他们兄弟在纪伯伦最经典的十首短诗分了家后,感情比从前深厚了许多,互相理解了对方。

夏日炎炎,戚善照旧会出门洗衣裳,也会和元希珍一起上山,有时候会遇到曾招娣,现在她会避着戚善,她的心里面也明白,戚善如今珍贵着,万一有事,整个村子里的人,都会来说她不好。

戚善最初见到曾招娣回避的动作,一时之间,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元希珍非常得意说:“小婶婶,你以后安心,我娘和二婶去警告过那位婶子,她不敢凑上来了。”

戚善好奇的问了元希珍,原来小孩子听戚善和林氏说,怀孕的时候,多见一见顺眼的人,孩子生下来也会听话许多。

她转头把话说给柳氏听,柳氏知道戚善最不喜欢曾招娣,因此寻了骆氏借了机会去警告了曾招娣。

喜欢戚善请大家收藏:

戚善听了戚荧大好的消息,心里面高兴,笑着说:“我知道姐姐们都会把日子过得好的,我也会好好过日子的。”

戚苏笑瞧了一眼孙三花,瞧见她面上不赞同的神情,她赶紧抢话道:“姐姐,自小祖父祖母大伯父大伯母便教导我们,做人不要一山望着一山高,我以后也会照着做的。”

戚善自是瞧见孙三花面上的神情,她对她娘的想法,大致也猜了七八九,只是她无法将就孙三花的做法。

纪伯伦最经典的十首短诗 免费全文

她认为她现在生活得挺好,只是她遇到戚维肆在这方面志同道合的人。戚维肆一直努力证明给爹娘知晓,他其实也是努力能干的。

戚维肆在儿子们有出息后,释怀了一些许多的旧事,而且他也明白过来了,爹娘当时实在忙碌,家中儿女又多,他们无法细致的照顾到每一位儿女,他少言少语又懂事,爹娘对他习惯性的不上心。

戚维肆想明白的事情,但是他已经过习惯现在的生活,也不想做什么改变。孙三花自爹娘过世后,她身上重担一下子松懈下去,她有心关心起儿女,只是每一次的关心都让长大的儿女相当无语。

戚善还是进厨房里帮忙了,她笑着劝林氏去屋檐下歇一会,林氏拉着她低声说:“老三家的,我不是不想陪亲家伯母和亲家母说话,实在是亲家伯母坐在哪里,我不知道和她说什么话。”

戚善瞧着厨房里已经准备差不多的菜,她笑着对柳氏说:“大嫂,你和娘出去歇一会吧,你们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我煮饭菜,很快就可以煮好。”

柳氏笑瞧着戚善道:“小弟妹,你和娘出去歇一会,我顺手就把菜煮了出来,我煮的不太好吃,还要请亲家伯母和亲家婶子多包容了。”

柳氏一边说话一边顺势用手轻推了林氏和戚善两人,说:“娘,你和小弟妹出去吧,我们家厨房不大,我占了煮菜位置,你们也使不上劲的。”

林氏和戚善出了厨房门,两人到了屋檐下,孙三花仔细的打量林氏面上的神情,她发现林氏的笑纪伯伦最经典的十首短诗容真诚,林氏坐了下来,笑着说:“我们家来了贵客,都是我大儿媳妇过来煮菜。”

钱氏笑瞧着林氏:“亲家母有福气,儿孙们孝顺,儿媳妇们都是好性子的人。”

林氏听钱氏的话,满脸佩服神情瞧着钱氏说:“亲家伯母,你是最有福气的人。我听老三家的人,家里的小辈们都信服尊重你。”

孙三花在一旁坐着,听她们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夸赞对方,她这个真正的亲家母,在这一时成了闲人,但是她心里面松了一口气,她不太会半生不熟的人相处。

午餐后,马车到门口接戚家一行人,林氏婆媳和元希珍四人依依不舍的送别了她们,在马车转了弯后,她们还停在院子门外好一会。

林氏很有些感叹说:“亲家伯太好相处了,我原本想着她要打理那样一个大家庭,只怕只是面上好相处,私下里不太好说话。”

林氏原本以为孙三花是好相处的人,结果从头到尾,孙三花表现出来的姿态,让她不知道如何和她说话,而且她在孙三花面前诚心诚意的夸赞戚善。

孙三花满脸怀疑神情瞧着她,反问:“亲家母,你真觉得十一的性子好相处?她有时候会表现得太随意了一些。”

林氏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钱氏在一旁笑着道:“四弟妹,当儿女的在亲娘面前总会表现得随意一些,其实孩子这是在跟你撒娇。”

她转头和林氏笑着说:“亲家母,我们家孩子多,她们姐妹相处的融洽,只是小孩子年纪小的时候,总会有自个的脾性,我觉得是好事。

她要真没有一点脾气,我们还不敢把她嫁给你家儿子。达笙这个孩子前程瞧得见,他身边的人,就不能是懦弱太过随和性情的人。”

林氏赞同的点头,她的脾气就是太过随和了,没有分家之前,两个儿媳妇在她面前比较的放肆。分家后,元达和兄弟孝顺,元达笙有出息,儿媳妇待她才会越发的上了心思。

柳氏和元希珍走了后,林氏和戚善道:“你娘亲还是关心你的,只是太过紧张细致了,反而显得对你要求严厉了一些。”

戚善笑着点了头,说:“娘,我明白的,我爹娘只会做不太会说话的。”

柳氏和元希珍出门后,当娘的和女儿说:“你看你小婶婶的大伯母是不是特别本事又威风?”

元希珍连连点头说:“戚大祖母说的每一句话都中听有道理。小婶婶说在娘家时候,也喜欢听戚大祖母说话。”

柳氏想起戚家那么的人,当家主母能够把一碗水端平,也不是一般人,她还是不想让自家的女儿走那样的路,她想元希珍将来的日子过得轻松一些。

戚家一行人在回家的路上,钱氏瞧着郁闷神情的孙三花,笑着道:“四弟妹,儿女们成亲后,只要他们日子过得顺心,我们当长辈的人,就不要做过多的评说。

孙三花瞧着钱氏有几分担心道:”姑爷在家的日子少,她要借着怀孕几个月娇气了,当婆婆的人,这一会不说什么,过上一年半载,总会和儿子说一说话。”

钱氏听孙三花的话,笑道:“四弟妹,曾家的私下喜欢和你说这样的话?她把自个日子过成这般模样,怎么好意思来和你说这种劝告的话?

你也亲眼目睹元亲家母的性子,她容得下分家的长子媳妇在家里面进进出出,她还容不下善善这种乖顺的好儿媳妇?

元家人口少,一日三餐,也不需要准备许多的菜。婆婆喜欢做厨房的事情,当儿媳妇的总是抢着去做,时间长了,反而会让当婆婆的不喜。

善善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她分得清楚轻重,也瞧得明白她婆婆的本性,她不会在家里面跟她婆婆争夺管家的权利。”

文氏在一旁点头说:“四婶,我听元家大嫂话里面的意思,亲家伯母是喜欢做厨事的人。善善平时也会帮着做一些事情的。”

戚苏不解的瞧了瞧孙三花,瞧见孙三花面上恍然大悟的神情,她跟着低垂了眉眼。

喜欢戚善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