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属龙到底是木命还是土命,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那碧池圣泉怕是可以疗愈它的伤势。” 夜火又说。

李泽道点了点头,看来那黑龙虽说成功从夜无尽的手中逃离,却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李府主既然已经找到那碧池圣泉一次了,自然可以找到第二次,所以在本小姐看来,放眼整个天界,怕是只有你能够再次找到那条黑龙。”

被如此肯定,李泽道相当的无奈,他苦笑说道:“夜火小姐,你有所不知啊,本府主那是先被炽烈饕餮掳进它那洞穴里,之后误打误撞才找到那碧池圣泉的。”

“真要让本府主在找一次,本府主还真找不着。”

“甚至本府主压根就没办法进入那被原始魂阵所笼罩着的山谷之中。”

夜火摆了摆手淡淡道:“能不能进入那山谷之中,能不能找到那黑龙并且杀之,是李府主你自己的事,我姐姐是不会考虑这个问题的。”

“她只要最终结果,那便是你将黑龙的尸体带回来。”

“若是你能做到,我夜族可保证天域方面将不追究你此次如此幼稚行径的责任,并且还将允许你参加这次域府大会。”

李泽道有气无力的说道:“夜火小姐,本府主是不是应该感激涕零?”

夜火淡淡道:“你只需要知道,若是云雾敢这么如此放肆羞辱其他域府府主,搅黄了域府大会,逼走域府所有人员,即便他出自云族,是青龙先生的弟弟,他也必死无疑!”

李泽道头皮剧烈发麻了下,努力吞咽了一大口口水:“那本府主的确应该感激涕零,多谢玄武大人,多谢夜火小姐!”

“只是,域府的那些人可不是本府主将他们逼走的。”

这一点很重要,李泽道觉得自己有必要说明下。

夜火无视李泽道言语里的那一丝嘲讽,她神色却是变得怪异,忍不住开口问道:“李府主方才说被炽烈饕餮掳回其居住洞穴?它怎么没将你一口吞了?”

李泽道摊了摊手:“因为炽烈饕餮喜欢上本府主做的菜了,它想多吃几次那道菜。”

“……”

不管李泽道愿不愿意,他最终还是出发来到阴幽山脉。

此时跟在李泽道身边的是一道全身藏匿在一件黑色长袍之中的黑影。

这道黑影仿若鬼魅一般,静静飘在李泽道身后,甚至还无声息。

一日之前,李泽道跟夜火先来到阴幽镇。

在那阴幽镇上,当李泽道第一眼看到这道黑色身影的时候,身体便不受控制的顿了下,心生强烈的危险感以及浓郁的无力感。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道黑影压根就没有散发出任何危险气息,他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那里,仿若阳光下的一道没有任何杀伤力的影子一般。

于是几乎下意识的,李泽道干脆躲到夜火的身后去。

夜火相当鄙夷的瞥了李泽道一眼,随后看向那道黑影,显得有些赌气的冷哼了一声便看向前方那被诡异蓝色气息所笼罩着的山脉,不想继续搭理那道黑影。

那道黑影发出显得如此无奈的笑声。

于是李泽道瞬间明白了,这道黑影便是那日追击那条黑龙的夜无尽,是比四大使者还有恐怖的存在的强者。

赶紧躬身作揖:“夜大人。”

“从现在开始,老夫会紧跟在你身后。”夜无尽说。

刹那间,李泽道便感觉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那道目光不炙热,也不冰冷,显得如此的平淡,就好像扫了无关紧要的路人一眼一般,但是李泽道却是仿若坠入冰窟一般,身体不受控制的变得僵硬,甚至似乎就连魂魄也要被冰冻住了。

这是威压,来自恐怖强者威压。

此等压根就不需要表露什么情绪,散发出任何气息,他只需要一个很平淡的眼神,便可让你窒息。

李泽道艰难开口:“是。”

进入阴幽山脉之后,夜无尽仿若李泽道的影子一般,飘在其身后,别说多说一句话了,甚至李泽道都察觉不到身后有任何气息的存在。

不过这一路上,李泽道甚至听不到任何毒虫兽类发出的任何嘶吼声,显然这些毒虫兽类从夜无尽身上嗅到了浓郁的危险,压根就不敢冒出头来。

两日之后,李泽道跟夜无尽已然深入阴幽山脉之中,生活在此的毒虫兽类无疑都是极其恐怖的存在。

在察觉有异样气息靠近的时候,便会发出显得警告味道十足的嘶吼声。

李泽道并没有感觉到紧随他身后的夜无尽发出任何声音或是释放出任何气息,总之那来自不知何种强大毒虫兽类的警告味十足的嘶吼声一下子就变弱了,紧接着被充满恐惧的“呜呜”声所替代。

在然后,就连“呜呜”声也没了,显然被吓得脑袋都不敢冒出来了。

李泽道抬头看向那多少有些

1988年属龙到底是木命还是土命,

熟悉的前方,知道继续向前便可踏入那浓郁蓝色浓雾所笼罩着的山谷。

在那山谷之中生活着很多跟炽烈饕餮一样恐怖的毒虫兽类。

与此同时,李泽道更是清楚的感受到来自强大魂阵的那种恐怖至极的压迫感,这压迫感使得他的身体变得僵硬,每上前一步,都要耗费极大的气息。

就在这时,跟在身后的夜无尽淡淡说了句:“在往前,便是那被强大原始魂阵所笼罩的山谷,那便是之前炽烈饕餮带你进入的那山谷。”

李泽道止步,回过身来,什么秘密可言,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监视范围内。

他们唯一不知道的,怕是只有地心以及噬火留给小六的那枚所谓的丹药吧?

李泽道时不时的便要将那丹药拿出来反复打量一番,却是依旧不知道那东西有何用,甚至不知道那究竟是魂丹还是魂器。

噬火跟小六说,那是魂器,所以李泽道自然更倾向那是一件魂器。

“老夫没办法进入那山谷,你怕是也不能。”

李泽道说:“正是如此,除非有炽烈饕餮带小的进去。”

炽烈饕餮本身1988年属龙到底是木命还是土命就诞生于那山谷之中,那原始魂阵对它来说便是那自家墙院,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甚至它可以轻松的带李泽道一同通过。

那一次,李泽道压根就感受不到那强大原始魂阵所带来的任何压迫感,便已然进入那山谷之中了。

“想必你有办法将炽烈饕餮吸引来,让它带你进入那山谷之中吧?”夜无尽虽说是询问,语气却是相当肯定。

李泽道说:“是。”

夜无尽说:“接下来的事情老夫也无能为力了,只能依靠你。”

他没办法跟着李泽道一同进入那山谷。

炽烈饕餮虽然奈何他不得,但是却是可以轻易的察觉到他的存在,因此他压根没办法悄然跟着一同进入那山谷。

况且若是闹出太大动静,藏匿在谷中的那黑龙势必有所察觉,到那时候更难找到它了。

李泽道心生浓郁的无力感,却也只能说道:“是。”

“你若是能够成功的将那黑龙的尸体带离这里,我夜族将欠你一个人情。”夜无尽又说。

李泽道眼睛微微瞪大,他知道这个极其强大的人不会像玄武大人那样,如此无耻的一次又一次糊弄自己,更是知道来自夜族的人情有多大。

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在下定然竭尽所能,将那黑龙的尸体带出。”

此时李泽道已然知道那条黑龙受了极其严重的伤,在较长一段时日内它的实力将大损,他不见得不是其对手。

也大概知道了受了如此严重伤势的黑龙是如何成功从夜无尽此等恐怖强者手中逃离的。

因此对于这个夜无尽,李泽道还是相当佩服的。

毕竟处于他此等位置,别说是灭了一座城池的所有生灵,就是将半个域的生灵全部都灭了,也是轻而易举之事,他人压根不敢谴责他什么的。

但是他却选择放弃了继续追击那黑龙。

却听夜无尽说道:“至于原灵……”

李泽道心猛地一凛,抬头看向前方那道仿若鬼魅的黑影看,却是觉得眼睛刺痛得厉害,赶紧又将脑袋抵了下来。

夜无尽淡淡道:“老夫对原灵所了解甚少,所以并不知道你所说的有关被原灵所标记之事,回头老夫会调查一下,让夜火告知你结果。”

“多谢夜大人。”李泽道感激道。

夜无尽没在多说,身形仿若鬼魅一般,瞬间消失在原地。

随着夜无尽的消失,李泽道那原本可以说爆棚的安全感瞬间爆减,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大口口水,眸子里流露出浓郁的警惕。

心想还是赶紧将炽烈饕餮给吸引来比较好啊,否则自己怕是要成为某些强大凶兽的美实了。

眸子警惕扫了周围几眼的同时,李泽道右手多了一把黑魂伞,左手却是多了两枚前两日才炼制出来的丹药。

李泽道微微呼出了一口气,将手中这两枚丹药捏碎。

刹那间,一道显得刺鼻的味道猛地散发出来,然后随着那微风朝着四面八方飘去,久久不散。

这味道跟大傻蛋炸裂开来时所散发出的那味道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李泽道不敢捏爆大傻蛋,毕竟大傻蛋爆炸时所脑闹的那动静很有可能会将其他毒虫兽类给吸引过来,因此选择用此等较为温和的方式。

当下紧握手中黑魂伞,后背蝶翼出现,静等着炽烈饕餮的出现。

当然,出现的也有可能不是炽烈饕餮,而是其他凶残至极的凶兽。

喜欢终极学生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夜火以为那黑龙无论如何都逃不过爷爷的手掌心,她没有高看她爷爷,但是她小看那黑龙的狡猾以及残忍了。

它竟然逃到一人烟密集的城池上方,表示若是在继续追赶,它将自爆,拉下方那无数圣灵陪葬!

夜无尽终究不忍心看到那一幕,只能放任那黑龙逃之夭夭。

也正是因为此,天域方面对于夜无尽已然颇有微词了,认为他此事办得极为不妥。

别说是一座城池的,即便是毁掉了大半个域,只要能抓到那黑龙,所付出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并且要求夜无尽尽快抓到那条黑龙,否则将受到重处。

李泽道努力的吞咽了一大口口水:“所以玄武大人的意思是,让本府主再次成为诱饵,再次将那黑龙引诱出来?”

夜火看着李泽道就如同在看一个白痴似的,冷冷道:“黑龙既然已经上过一个当,又怎么可能再次轻易现身?你以为那黑龙是你?”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抽了抽,就觉得这个女人这话还有这眼神着实太侮辱人了些,但是看在她手中那把恐怖火红长剑的份上,却也只能强忍着怒气。

“既然本府主已然没没办法将那黑龙引诱出来,那不知道玄武大人需要本府主做什么?”

夜火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李泽道:“自是找出那黑龙啊,这还用本小姐说?”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抽得更是厉害了。

若非看在这个女人手中那火红长剑的份上,李泽道就算不跟她大战三百回合,也想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

他咬着牙开口:“夜火小姐方才不是说,那黑龙因为上过一次当的缘故,不会在轻易现身了?”

夜火继续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李泽道:“这难道不是事实?”

“……”

李泽道嘴角处缓缓的流淌出液体,转身就走。

“回来!”夜火说。

李泽道心想你以为本府主有那么贱啊,回去让你继续羞辱啊。

就在这时,李泽道只感觉一道凌厉至极的威压疯狂的笼罩而来。

“这个女人,她怎么可以这么过分?”

李泽道愤怒至极,那张脸甚至微微有些扭曲了,然后他乖乖止步,低着头乖乖回到夜火跟前。

夜火鄙夷的瞥了李泽道一眼,觉得这个家伙着实有些犯贱。

她深吸了一口气,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黑龙不会轻易现身那是肯定的,至于该如何找出黑龙的踪迹,还请李府主自己想办法。”

李泽道已经郁闷得没有力气了,有声无力道:“夜火小姐,你们这不是为难本府主吗?”

夜火赞叹道:“真不愧是李府主,竟然知道我们在为难你。”

“……”

夜火更是认真的说道:“而且李府主不仅要将其找出来,甚至还得将其杀了,然后将其尸身带回。”

李泽道这话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久久无声。

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何可以做到将如此脑残的话如此理所当然的说出口。

1988年属龙到底是木命还是土命

他很想跟这个女人说,若是本府主有能耐杀了那条黑龙,你以为你夜火小姐现在还能好好在站在本府主面前?

本府主早就将你打得连你姐姐都不认得你了好不好?

“当然,李府主若是不想参加这次域府大会,对那盘古域的掌控权一点兴趣都没有,自然可以继续呆在这院落之中。”夜火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李泽道身体剧烈一顿,猛地咬了下嘴唇,眼睛都红了。

“你们总得告诉本府主一个大概方位吧?”

夜火看了李泽道一眼,说道:“阴幽山脉!”

李泽道眼睛微微瞪大:“阴幽山脉?”

夜火点了点头:“便是那传闻说拥有碧池圣泉的阴幽山脉。”

李泽道皱着眉头点了点头,那阴幽山脉凶险异常,也存在许多混沌空间以及原始魂阵,的确是一处相当不错的藏匿踪迹之地。

“看来李府主对阴幽山脉并不陌生。”夜火若有所指。

李泽道吞咽了一口口水,也没隐瞒:“本府主曾经也深入阴幽山脉去寻找那碧池圣泉,而且之前挑战苍穹榜上强者的时候,挑战者便是在那阴幽山脉集结并且相互争斗厮杀。”

想起那恐怖至极的炽烈饕餮,李泽道忍不住又吞咽了一口口水。

夜火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看来李府主已然找到那碧池圣泉了,而且还得到那场所谓的天大造化了。”

李泽道见这个女人如此肯定,定然掌握了一些事情,也就没有隐

1988年属龙到底是木命还是土命,

瞒,说道:“本府主的确找到那所谓的碧池圣泉,不过却是没有得到所谓的天大造化……至少本府主的修为一点都没提升。”

夜火知道李泽道所说的是真的,若是真得到那场天大造化,他的修为自然不会只是归一境下品巅峰修为。

沉吟了下说道:“看来姐姐他们的猜测是正确的。”

李泽道一愣:“什么猜测?”

夜火笑容莫名的看着李泽道说道:“李府主不是一直好奇说昔日那强大至极的噬火为何会被天下令所杀吗?要知道天对噬火极其看重,甚至有意收他为义子。”

李泽道眼珠子瞪得更大了:“有这种事?”

看来噬火真的真的很强大,很优秀,也很有魅力,否则那高高在上的天怎么可能有意收他为义子?

“嗯,就跟自己一样。”李泽道相当肯定的点了点头。

蝶翼已经忍这个无耻至极的家伙很久了,此时见他竟然如此无耻的认为自己跟噬火一样优秀,一样强大,一样有魅力,痛心疾首道:“你妹的,你别在恶心本本府主了行不行?”

受李泽道的影响,现在蝶翼也自称是“本府主”了。

“你妹的你连给噬火提鞋的资格都不配你知不知道?”

李泽道很郁闷,被夜火往往死鄙夷也就算了,谁让她手中那把剑那么可怕呢,但是你蝶翼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如此鄙视你的主人?

“至少本府主跟噬火一样,都拥有蝶翼!”李泽道傲然回应。

“……”

“甚至本府主还拥有地心!”

蝶翼只能拉着地心,一如既往的继续诽谤这个主人的无耻羸弱。

“既然如此,天为何要下令处死噬火?”李泽道不解问道。

难道噬火秽-乱天的后宫?李泽道愈发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夜火见李泽道竟然一脸如此猥琐的笑容,大概知道他心生一些龌龊至极的想法了,自然是鄙夷至极,冷冷道:“因为噬火已经不是噬火了!”

李泽道有些懵:“什么意思?”

夜火显然不会聊天,或者说不屑去照顾李泽道的任何情绪。

她抬头看向云雾缭绕的天空,自顾自的说道:“噬火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彻底迷失本性之前,他极其艰难的短暂的压制住另外一个邪恶的自己,将蝶翼从自身魂魄里剥离开来。”

“因为他知道,拥有蝶翼的迷失本性的他,将会变得更加危险,到那时候,即便四大使者联手,也别想压制住他,会有更多的无辜生灵惨死于他之手。”

李泽道自然听不明白,他只能默默的坐下,心想说要不要从婚戒里掏出出那笛子来吹奏一曲。

夜火看向李泽道,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夜火是从碧池圣泉里得到那场所谓天大造化之后开始变得很强,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他逐渐被一道邪恶且极其强大的力量所控制!”

夜火一字一顿的说道:“而那道力量便是来到那天外之岛的九头龙!”

李泽道闻言身体猛地绷紧,眼珠子瞪得无比滚圆。

夜火眸子幽冷的看着李泽道,说道:“天域方面早就在猜测,那碧池圣泉跟九头龙有关,现在李府主果然也找到碧池圣泉,并且拥有了九头龙的血脉,因此已经可以完全确定,那碧池圣泉的确就是九头龙留下的。”

李泽道脸色变得无比惨白,额头狂冒虚汗,身体不受控通的颤抖了起来。

所以,那巨大黑色棺木之中,那不断燃烧着的沸腾血液便是九头龙所留下的?

难怪,那拦住前方那去路的墙上会出现一头凶残至极的九头龙的图案!

完了!这下完了!

李泽道着实欲哭无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强如噬火,最终也没办法压制住九头龙的血脉,最后彻底迷失了本性,被天下令所杀,自己离迷失本性是不是也不远了?

夜火相当鄙夷的瞥了李泽道一眼,淡淡道:“李府主大可放心,你不是噬火,所以不会迷失本性的。”

这话听着完全不是滋味,李泽道忍不住就想问说本府主怎么就不如噬火了?凭什么噬火会迷失本性,本府主却不会迷失本性?

算了,不自取其辱了。

不过仔细一想,李泽道也就明白了。

昔日噬火显然已经将碧池圣泉之中的大部分气息都带走了,这便是所谓的得到了一场天大造化。

那庞大的气息让噬火的实力突飞猛进,却也开始侵袭他的灵魂。

而此时那碧池圣泉里所剩余的气息已然不足以让人的实力增进,最多就是留下一丝血脉气息,强大其魂魄。

夜火很是肯定的说道:“所以想也知道,那黑龙之所以选择逃往那阴幽山脉,自然是因为那里有九头龙所留下的秘密之地,也便是那碧池圣泉所处的地方。”

喜欢终极学生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