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虎都说是断头婚*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上门后,唐欣然就算在家,也要装作不在家的样子,由府里招待,要不然撒谎岂不是要曝光了么。

但这样一来,这些人每次来,唐欣然就像坐牢一样,要关在自己的院子里不能出来,那就是说不出的难受了。

而要不撒谎,接待他们,那唐欣然的心情就更不好了,毕竟,面对着这群极品,她的心情能好的起来?

更甭提他们每次来,不是找她要钱,就是让她帮忙跑官,又或者让她带着大房三房的姑娘小子找门好亲事,听着那些无理的要求,她气都要气死了。

有时有人,还要看他们在人前丢脸——要么说话粗俗丢脸,要么那些姑娘小子想攀高枝,闹出了笑话丢脸,这些,让人能不气么?唐欣然觉得,自从唐家人进了京,她这一年受的气,比以前几年,在庆安伯爵府受的气还要多。

以前,唐家人没来时,她在庆安伯爵府生活也挺不容易的,当时还觉得庆安伯爵府不愧是高门大户,不好站稳脚跟,现在看看唐家人的所作所为,再对比以前庆安伯爵府的所作所为,那都根本不是事。

庆安伯爵府的人再找你麻烦,起码不会让你丢脸啊,但唐家人就不一样了,让他们不要上门他们还非要上,还不敢不让他们进门,免得他们满京城嚷嚷,说她不让亲戚进门,进了门呢,几乎次次都会让她丢脸,或提些让她受不了的条件,这人能扛得住?

被这些折磨着的唐欣然就想着,老两口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死,等他们死了,她也好朝大房三房下手,收拾他们,省得她一直受气。

偏偏老两口虽然现在胖的像猪一样了,走一步喘三步,但就是没死,导致唐欣然的心情就一直没好过。

在自己过的不好这种情况下,唐安然还越过越好,唐欣然能受的了?!总觉得老天太不公平了,自己和自己家人这么努力,结果一直被人欺负,然后得到的回报,还不如一个土著村姑,这都叫个什么事啊!

让人不爽的是,心里再难受,身为亲戚,还要去吃庆贺的酒席,不去还不合适。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唐安然来往的人地位一般,自己过去,是地位最高的,人人都捧着自己拍马屁,这大概是唯一的好处了。

[

蛇虎都说是断头婚*

标签:p标签]但一想到一个不注意,唐安然马上就能变成四品官夫人,而自己作为伯爵世子夫人,也是差不多地位,唐欣然就不由心里堵了,眼前的美食再好吃,她也吃不下了。

不错,来安然家的人,都夸安然家的厨子手艺不错。

这也很正常,因为安然自己就是个爱美食的,而方辰呢,从小是吃安然手艺长大的,厨子手艺太差他吃不下啊,所以请的厨子自然不会差。

没办法,现在小家慢慢变大,安然也没时间做菜了,只能请个厨艺好的过来做给他们吃了。

听着众人的夸奖,唐欣然心里也不是滋味。

庆安伯爵府自然是富贵的,但在勋贵之中,因为落魄了,并没什么亮眼的地方,所以每次举办宴席,自然不会有人夸他们家。

而安然交往的这群人呢,地位较低,很难找到好厨子,所以哪怕安然家宅子不大,但光是有这一个亮点,也能蛇虎都说是断头婚让人夸奖一番了。

明明自己混的比唐安然要好,平常却听不到这样的夸奖,唐安然却能听到,这让唐欣然心里自然也不舒服。

——她大概是忘记了,明明有一堆人捧着她,拍她马屁的,她没想到这一点,却只看到人家夸奖安然家的厨子,就这样不舒服,也是没办法了,大概有些人,永远都看不到自己得到的,只眼红别人得到的吧。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她觉得她地位高,被人拍马屁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没感触吧。

总之,参加安然家的宴会回来,唐欣然不但没被人拍马屁拍高兴,相反,还因看到安然过的好,心里越发不舒服了。

等到晚间,听丈夫说起方辰升官,还跟他有关,唐欣然的血压就不由上来了。

暗道她说呢,方辰怎么才做官一年就升了官,敢情是你帮的忙!

这个家伙,他是蠢货吗?帮什么方家啊!

“无缘无故的,你帮他做什么啊,他能给咱们什么好处?我都跟你说过了,大房的人,都不是好东西,你干嘛还要帮唐安然的丈夫啊。”

唐欣然一肚子火,说话不免就有些硬梆梆的。

庆安伯爵世子道:“他怎么就不能给咱们家好处了?虽然他现在官位还不高,但他还很年轻,将来有的是机会往上爬,一旦上了高位,不用他怎么帮咱们家,只要说我们家跟他家是亲戚,对我们家就有莫大好处了,起码知道咱们家在朝中有实权亲戚,别人不敢怎么着咱们家了。”

其实庆安伯爵府不是完全落魄了,还是有点势力的,只是他们缺一个敲门砖,也就是进士资格,没有进士资格,他们有再大的力量,也使不出来,但有了这个敲门砖,他们使使力,帮人往上爬的话,还是不难的。

要不怎么说,科举让世家难生存了呢,你再厉害的世家,只要有一代没出进士,朝中没人做官,没有权力在手,那你就是个富家翁,没什么用的,因为在这个时代,有钱无权,不算什么的。

唐欣然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一想到庆安伯爵世子说的,将来方辰还能登上高位,连带着唐安然的品级会变得更高,唐欣然就不由炸了,当下便道:“何必求他,相公你继续科举,考上进士,这文进士比武进士有前途多了。”

庆安伯爵世子苦笑道:“你真是小孩子话,你以为这文进士好考吗?其实我有点后悔小时候没习武,早知道我不是读书的料,习武的话,考个武进士也许不难。不过京中各家,都看不起武将,所以每家都让孩子读书,想走文进士的路,却不想想,所有人都走这条路,这条路就难走了。我在想着,咱们孩子快要开蒙了,是不是让他跟方大人习武,将来走武进士的路。”

喜欢快穿之不当炮灰请大家收藏:

而老两口看轮到二房赡养的时候,天天大鱼大肉侍候,每餐还有鸡汤肉汤喝着,伙食比大房三房好多了,自然满意,心里甚至有些愧疚,觉得自己之前将二房想坏了,觉得二房可能不像大房三房想的那样坏。

他们一点也没对二房的行为起什么疑,因为老大老三不放心,还派了两个他们最疼的孙子一起陪着他们,大家一样吃喝,甚至二房夫妻也陪着他们一起吃喝,能有什么问题?

他们自是不明白,这种事,对年轻人没多大关系,只是对他们这样的老人杀伤力大,所以二房夫妻自然敢跟着一起吃喝。

因为吃的好,果然,之前因吃糠咽菜干瘦的老两口,很快就像气球一样发福了起来。

蛇虎都说是断头婚*

加上以前在老家还会做农活,现在在京城,连农活也不会做,每天吃饱了就躺在那儿听戏——这也是唐欣然的主意,跟唐二叔唐二婶说,尽量不要让他们运动,免得消化了那些油水。

唐二叔唐二婶听了,就叫来了戏班子,天天给两人唱戏,两人躺着听就行了。

吃的好,还不运动,这能不很快就发福吗?

这样的美好生活,是以前的老两口想都不敢想的,根本没发现二房在使坏,相反,高兴的不得了,到处夸二房好,对他们很好。

虽然这方法有效,但也是要坚持的,不是三两天就能看到成果,起码暂时两人只是发福了,但还没有富贵病,好在唐欣然也不急,慢慢总有成效。

唐欣然不急,她爹娘可是急了。

无他,大房三房没钱用了,果然找上了二房,让唐二叔给他们钱花,还厚颜无耻地说什么,只拿钱不做事不好意思,让二房给他们在他家店里安排事情做,这样拿月钱也能拿的心安理得些。

心安理得个鬼,唐二叔唐二婶听了,差点没一口唾沫吐到他们头上去,暗道让你们进店,我一个月还不知道要损失多少东西!

但不给还不行,因为,老两口会闹。

按理,老两口被唐二叔唐二婶好好侍候着,心满意足,应该不会帮着大房三房要钱才是。

但,轮到大房三房养他们的时候,大房三房伙食跟不上,说是钱不像二房那样多,买不起好吃的。

老两口为了过上跟二房一样的生活水平,就让二房给大房三房钱。

二房自然不愿意,就让老两口一直跟他们一起住,这样就不用担心吃不到好的了。

老两口一开始意动,但经不住大房三房说,如果他们真这样干,不帮他们找二房要钱,那他们以后就不管他们了,等他们不管他们了,二房还会不会对他们好,那就不一定了。

老两口也怕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会出事,所以就没答应二房,说喜欢在三个儿子家轮流住。

二房看老两口不愿意来,只得给大房三房一点钱了。

不过,没给太多,只给了一点,然后说,老两口在他们家,一个月就是开支这么多的,说父母的吃喝,二房可以负责,但,大房三房又不是二房父母,总不用负责吧?毕竟他们凭什么还要养大房三房?都有手有脚的,自己出去找工作养活自己就是了,京城的工作机会还是很多的。

又说有这么多钱,能给老两口弄好吃的了,如果没弄,就是大房三房占了老两口的便宜,挪用了二房给老两口的伙食费。

——其实二房就是想挑拨老两口跟大房三房的关系。

果然,老两口有了伙食费,伙食蛇虎都说是断头婚好一点了,但还是赶不上在二房的水平,两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然也不会吸二房的血了——自然不高兴,觉得二房给自己的伙食费,让大房三房贪墨了。

——还真是,大房三房怎么可能不贪墨二房给老两口的伙食费。

虽然二房说,他没义务养大房三房,大房三房也的确不好让二房养,因为这不占理,但没关系,二房给老两口的伙食费很多,只要伙食标准降低,就够一家开销用了,让他们出去工作,那是不可能的。

虽然老两口不高兴大房三房占了他们的便宜,不过考虑到还有用到大房三房的地方,所以吵归吵,还是没一直住在二房。

没办法,老两口那是既贪婪又怕死。

不提唐家三房闹的不可开交,安然和方辰这边倒是风平浪静。

不久,安然顺利生产,而方辰也传来了好消息——托庆安伯爵世子的福,他从六品升到了五品。

前后脚的好消息,可以说是双喜临门了。

安然高兴,唐欣然可就越发受不了了。

要知道,她丈夫将来只能继承个子爵闲职,只有四品,而唐安然现在就有五品的诰命在身了,以后指不定也能捞到四品,一想到唐安然能跟自己平起平坐,唐欣然整个人都不好了。

更让人生气的是,自家喜事没有,晦气事一堆。

虽然大房三房都是她娘家解决的,不需要她亲自操刀,顶多是幕后出些主意就行了,但,大房三房还有老两口,很没有点心理点数,三五不时就跑到庆安伯爵府求见自己,不时撞见了些外人,说些让人发笑的话;两房的姑娘,在两房示意找个贵人做丈夫的指示下,为了找个有钱有势的公子哥儿嫁了,也做出了种种丑事,让庆安伯爵府这一年,沦落成了京城笑柄。

沦落成京城笑柄后,不光公婆,便是府里上下,甚至丈夫,都对她有些意见了,这让唐欣然心里能舒服得起来?

更让人生气的是,为了防止这两家人三五不时过来闹笑话,唐欣然一早就跟他们说了,京城里的人去其他人家,都是要先预约的,也就是先送帖子的,交代好了哪天上门,对方表示家里有人,才能来,而不能想来就来。

他们后来倒的确送帖上门,唐欣然不想见他们啊,自然让他们从来都不能预约成功,每次对方一提过来玩的事,唐欣然就回帖说有事——今天要去这家喝酒,明天要去那家赏花,从不在家。

这样推脱他们,大房三房不傻,自然看出来了,于是几次之后,他们送完上门的帖子后,就不管回帖怎么说,照样上门了。

喜欢快穿之不当炮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