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鬼缠身富贵一生是什么意思 免费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邓弈收回视线,对谢燕芳点点头:“自当如此,三皇子罪不可恕。”

谢燕芳起身,又道:“三皇子已经被我杀了。”

邓弈倒还好,谢燕芳要救太子,为了救太子,什么事都敢做,三皇子在他眼里是不共戴天了,必然要杀掉。

楚昭则是再次意外,上一世三皇子可没有死——没想到这一世谢燕芳直接把三皇子杀了。

那一世事发突然,谢燕芳没有机会,如果有的话,必然也是要亲手杀三皇子的。

“请太傅也帮忙隐瞒。”谢燕芳再次施礼。

三皇子虽然罪可诛,但毕竟是皇帝的儿子,只能皇帝来诛。

谢燕芳杀了三皇子,再情有可原,也难免被皇帝忌讳。

楚昭忙也看向邓弈:“太傅,三公子说得对,为了小殿下,这件事必须隐瞒啊。”

看,她也知道怎么维护一心系小殿下安危荣辱的人。

邓弈没理会她,只看着谢燕芳点点头,再次道:“自当如此。”

谢燕芳恭敬一礼:“谢燕芳替姐夫姐姐谢过太傅。”

他无官无职,太傅的决定是国朝大事,他没资格称赞,称赞的话有指手画脚之嫌。

但他是太子太子妃的至亲,亲人道谢合情合理。

谢三公子果然人情练达,邓弈笑了笑,颔首还礼:“臣之本分。”

谢燕芳也不再客气,道:“三皇子收买了半数京营,我在城外混战一夜,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请太傅出面。”

邓弈道:“朝中也有不少三皇子和赵氏余党,人手不足,京营的事,还要劳烦谢三公子。”

谢燕芳应声是:“谢燕芳责无旁贷。”

楚昭在一旁听着他们说话,此时道:“三公子,还要追捕中山王世子。”

谢燕芳看向她。

“我带小殿下来皇城,其实是冒险之举。”楚昭对他说。

谢燕芳点头,他可以想象那是多危险,毕竟满城都是三皇子的人,不过,楚小姐敢去冒险,必然有信心,楚岺留下了什么?

当然这话他不会主动问。

“但我当时无路可走,不是因为三皇子,而是因为中山王世子萧珣来围杀小殿下。”楚昭说。

谢燕芳立刻明白了,轻叹一声:“不奇怪,这种好机会,中山王世子怎么能错过,而且我认为暗杀太子极有可能就是中山王世子的手笔。”说到这里他再次对楚昭一礼,“如果没有阿昭小姐你,谢燕芳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局面。”

其实也不影响,上一世他面对的挺厉害,把萧珣逼的日子很难过,楚昭笑了笑,那这一世有她助力,让萧珣的日子更难过吧。

“适才我跟燕来去后宫时,看到小殿下跑出来找你。”谢燕芳说,那侍卫回避还站在门口,等着他们说完话再上来,他既然知道小殿下口中的姐姐是谁,自当主动先说了。

楚昭啊了声:“阿羽醒了啊。”

这是睡不踏实啊。

“我去看看他。”她说,看了看邓弈,又看了看谢燕芳,有这两人在,朝堂能安稳,萧珣也休想过好日子。

她对两人屈膝一礼。

“朝堂的事就有劳太傅和三公子了。”

这话说的,已经俨然以皇朝当家人自居了,邓弈心想,但他没说什么,看了眼谢三公子——

楚小姐成为皇朝一员的事,谢三公子还不知道呢。

楚小姐见了谢燕芳情真意切,处处维护依赖,但这件事却绝口不提——可见也并不是真的坦诚心扉。

邓弈嘴角抿了抿,微微颔首:“楚小姐自去。”

他自然也不提。

这件事跟他无关,这是楚小姐和谢家的事。

谢燕芳虽然觉得邓弈神情似笑非笑有些怪异,也并不在意,如今一切都异了,但他谢燕芳还在,含着谢家血的小殿下还在,那么一切都还在。

“辛苦楚小姐照看阿羽。”他施

五鬼缠身富贵一生是什么意思 免费完整版,

礼说。

楚昭轻叹:“这是我的荣幸。”

这一世能救萧羽的确是她的幸运。

......

......

谢燕芳目送楚昭走出去,看到四周的侍卫对她施礼,她又伸手招呼来一个侍卫,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侍卫领命而去——

五鬼缠身富贵一生是什么意思

这些陌生的侍卫看起来跟楚昭很熟——这应该就是楚岺留下的不为人知的人马。

这个宫城,看来不仅是掌控在邓弈手里。

“谢三公子。”邓弈道。

谢燕芳收回视线。

邓弈对他抬手示意:“请坐下说话。”

谢燕芳应声是,依言走过去坐下。

......

......

楚昭越过层层护卫向后宫走去,对于邓弈和谢燕芳这两人如何,她没太大担心。

谢燕芳再聪慧,邓弈是个连皇帝的脸都敢打的家伙。

而邓弈再强横,谢燕芳是个敢造反的家伙——

这两人谁也不是好惹的。

强强相遇,对目前的幼小君主来说,是好事。

看到楚昭回来,站在殿前的太监们都松口气,忙围上来“楚小姐您回来了。”

没人敢质问她怎么丢下小殿下,又怎么这么久不回来。

因为有了谢燕来的话,萧羽已经被劝回床上,但没有睡着,看到楚昭走进来,他忙从床上跳下来。

“别跑别跑。”楚昭伸手将萧羽接住揽在怀里,不待萧羽说话,主动说,“陛下叫我说话,后来我又去见了邓太傅,你那时睡着,我没喊你,没跟你说一声,你别生气。”

萧羽摇摇头又点点头,没说话。

楚昭牵着他走到床边:“你已经一天一夜没睡了,太医说了,你需要休息,必须养足精神才可以。”

萧羽点点头,但牵着楚昭的手不放,低声说:“你也没有睡,还骑马杀人,你也要休息养足精神。”

楚昭笑了:“阿羽说得对。”对萧羽示意,“快,上床,我陪你一起休息。”

孩童紧绷的小脸这才放松了,乖乖爬上床,楚昭给他盖被子,忽被硌了下,看到一个竹筒。

这个竹筒楚昭倒也不陌生。

在楚园第一次抱萧羽的时候就发现了,小孩子紧紧的将竹筒抱在怀里,一刻也没有松开。

当时情形危急,她也没有多问,甚至以为是带出来的国器要物。

现在还在萧羽手里啊,睡觉也抱着。

“这是什么啊?”她好奇问。

萧羽将竹筒忙抱在怀里,垂目说:“没什么。”

楚昭哦了声,不再问。

但萧羽又看她,说:“是,我在山上,砍的。”

这孩子还是给她解释一句,楚昭轻轻抚摸他的头,有些心酸,对于这个孩子来说,本是开开心心和父母玩乐,谁能想到眨眼间天人永隔,唯有这个竹筒留在手里。

“那可要放好了。”她说,自己也在一旁斜躺下来,轻轻拍抚萧羽以及竹筒,“这么好的东西,不能丢了。”

萧羽没有再说话,伴着楚昭的拍抚慢慢闭上眼。

楚昭看着孩童煽动的睫毛,感受着被子下紧绷的身体,心里叹口气,没有戳穿他装睡。

那一世她没能有自己的孩子,以前觉得是自己身体不好,还曾自怨,当然现在知道了,是萧珣不会让她有孩子。

没有也好。

楚昭看着萧羽稚嫩的脸,她那般下场,如果留个孩子在世上,孩子可怎么活,太残酷太可怜了。

楚昭拍抚着萧羽,慢慢自己睡去了。

她也一天一夜没闭眼了。

在她不动了以后,原本闭着眼的萧羽睁开眼,呆呆看着帐顶,将怀里的竹筒抱紧,缩成一团。

.......

........

夜幕再一次降临的皇城,灯火通明,禁卫林立。

谢燕来扔下马匹,卸下刀剑,大步进宫,神情带着几分不悦,待被人拦下,反而舒展眉头。

“你干什么呢。”钟副将沉着脸喝,“不是让你守城门,你乱跑——”

他的话音未落,就见那小子抱拳一礼:“好,请钟副将转告楚小姐,末将告退。”

说罢转身就走。

“你站住。”钟副将恼火喝道,还好他耳朵灵,听到小姐三个字,虽然不情不愿,但——“既然小姐叫你,你还不快跑着去。”

谢燕来道:“钟副将不如进去问问,许是楚小姐担心你忙,没顾上跟你说,毕竟你是做事是最可靠。”

钟副将当然知道自己做事最可靠,但既然小姐要找这小子——

“少废话。”他低声呵斥,“快点进去。”

谢燕来挑挑眉,低声说:“这大晚上的,多不方便啊——”

钟副将疤痕跳了跳,低声道:“里面有你外甥,你外甥找你呢,有什么不方便?”说罢抓着这小子的胳膊向内一甩。

本想再踹一脚,但动作慢了一步,那小子已经跳开了大步而去。

钟副将盯着这小子的背影,心里哼了声,小姐找他都是为了小殿下,这小子最好不要自作多情。

喜欢楚后请大家收藏:

那女孩儿在皇帝面前侃侃而谈。

“陛下,这是个好主意。”她眼睛闪亮地说,还上前一步,“您想,我成了皇后,我父亲就成了国丈,他不仅仅是一个臣,他也是小殿下亲人,陛下,你相信我父亲能保住我和小殿下的性命,那为什么不干脆相信我父亲能保住小殿下坐稳皇位?”

皇帝当时似乎想说什么,但那女孩儿不给皇帝说话的机会,再上前一步。

“陛下,就算您不信,世人会信。”

女孩儿的眼闪耀着光芒,似乎激动,又似乎悲愤。

“我当了皇后,我父亲会为了我坐稳这个位置呕心沥血,不惜一切。”

“他做什么,哪怕是作恶事,在世人眼里也都不奇怪。”

“陛下,您不想看看,我父亲能为了我和小殿下做到什么地步吗?”

龙床上原本神态恹恹的皇帝听到这里,忽的大笑。

“想啊。”他笑着抚掌,“朕,还真想看看,楚将军怎么做国丈。”

因为两个皇子都废了而陷入癫狂的皇帝,就被楚昭这癫狂的主意诱惑同意了。

邓弈收回回想,看着此时此刻站在面前的女孩儿。

“楚小姐,你有没有想过。”他说,“陛下他死后洪水滔天与他无关,你呢?这洪水可都铺天盖地打在你身上。”

他说完,见那女孩儿笑了笑。

“我什么都没做的时候,也被洪水打过了。”她嘀咕一声。

什么意思?邓弈要再说什么,侍卫来传话说谢燕芳来了。

邓弈便也笑了笑。

“太子妃殿下。”他说,“小殿下的安危其实不是系与我身,毕竟没了小殿下,我还能当太傅,但如果没了小殿下,谢三公子就不能当国舅了,你的好听话多说给他听听。”

楚昭点点头,但又摇摇头。

“太傅待殿下是大公之心。”她低声说,“谢三公子是亲人之私,我更愿意多跟太傅说好听话。”

说到这里又一笑。

“太傅说话算话,说欠我一顿饭,就还我人情。”

邓弈失笑:“楚小姐,你要是让谢三公子欠你一顿饭,他会还你更多人情的。”

楚昭点点头:“谢三公子的确会还人情,但,谢三公子怕是不会给我机会来欠我一顿饭。”

邓弈哦了声:“因为我穷,谢三公子不缺钱吧。”

“邓大人。”楚昭好气又好笑,喊了声。

她说的什么意思,她可不信邓弈听不出来,她是夸他呢,或者说,就算说的是穷富,她也是说他和她一样都是穷人,被境地困窘,所以才能因为一饭结缘,又一饭之恩必偿。

邓弈抬手制止,不跟小姑娘打嘴仗了,对侍卫道:“请三公子进来吧。”

侍卫应声是,但没转身走,又五鬼缠身富贵一生是什么意思问:“谢燕来陪着来的,请他也进来还是回避?”

邓弈看了眼楚昭。

楚昭也不在意他看自己,直接道:“让他进来吧,也听听。”说罢又嘀咕一句,“不过他不一定愿意进来呢。”

侍卫转身出去了,殿内恢复了安静。

邓弈看着不再踱步,而是向外张望的女孩儿。

“还有。”他说,“多谢你照看我母亲。”

楚昭看向他,笑道:“邓大人跟家里联系了?”

决定来皇城的时候,她并不知道邓弈在皇城,想到他毕竟是命运里当太傅的人,所以问了龙威军斥候可知道邓弈家,斥候竟然真知道邓弈这个人,于是派了几人去那边,免得邓弈出意外。

后来邓弈在宫里相遇,她没提及。

虽然邓弈在宫

五鬼缠身富贵一生是什么意思 免费完整版,

里,邓弈家里的人龙威军也顺手照看了。

邓弈点点头:“我父兄早亡,只有一个瞎眼老母,原本想无力照看,心存遗憾。”看了眼楚昭,“楚小姐,这个比我欠一顿饭可多的多。”

那真是太好了,楚昭哈哈笑:“太傅大人客气了,这不算什么,我也没帮什么,邓大人你命格非凡,福泽深厚。”

但她的样子可不像不算什么,邓弈看着女孩儿乐开花的模样,有些好笑,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而门外也响起脚步声。

“谢燕芳,拜见太傅大人。”

.......

........

听到邓弈见,虽然那侍卫说,谢燕来也可以进去,但谢燕来并不进去。

“跟她说,小殿下找她呢。”他对侍卫说。

听起来没头没尾的,但侍卫点点头说声好。

谢燕来对谢燕芳一礼:“我去当差了。”转头就走。

“燕来。”谢燕芳喊道。

谢燕来停下脚回头,看着他。

“有什么需要尽管说。”谢燕芳说。

谢燕来笑了笑:“好,我会的。”说罢大步而去。

杜七道:“他以前可没这么听话。”

谢燕芳看了他一眼:“你以前也不会对他有这么多话,你很在意还是很害怕?”

杜七的脸一僵,垂下头:“属下知错。”

谢燕芳不再说话,对那侍卫颔首,向大殿走去,到了门口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再次问请。

殿内有脚步声先传来,伴着女声脆脆,。

“三公子。”

谢燕芳抬起头,看到那女孩儿冲过来。

他觉得也没太大的意外,反而很多事都想通。

小殿下既然回宫了,就说明在楚家安全,能保证小殿下安全的楚小姐跟着进宫来很正常。

那些陌生的兵马。

谢燕来能守城,隐隐成了首领。

小殿下对谢燕来亲近。

小殿下口中找的那个姐姐。

谢燕来一步迈过门槛:“阿昭小姐。”

楚昭站定在他面前:“你来了,太好了,你还好吧?”她上下左右打量谢燕芳。

听到她三句话,谢燕芳神情复杂。

“是我没用,枉费小姐对我再三提醒。”他说,又看着楚昭,“还好有你在,小殿下得以保全。”

楚昭心情也很复杂,没想到提醒了谢三公子,也还是没能阻止事情的发生。

“这也不怪你。”她说,“命数吧。”

说着也点点头。

“还好小殿下保全了。”

谢燕芳轻叹一声,看向内里,楚昭忙引路:“三公子快来,邓太傅也在等着你,我们在城内,不知道外边怎么回事。”

谢燕芳跟着她走进来几步,看到坐在书案后的男人。

他三十出头,相貌清秀,眉长唇薄,喜怒不显于色,再加上身上的朝服,给他的增添了年纪不能带来的威严。

这就是邓弈。

谢燕芳俯身一礼:“见过邓太傅。”

邓弈放下文卷,站起来:“谢公子无须多礼,太子那边是怎么回事?三皇子是怎么袭杀太子殿下的?”

谢燕芳起身,道:“确切来说,太子身亡在先,三皇子袭击在后。”

什么?

邓弈和楚昭都有些意外,太子竟然不是死在三皇子手里?

谢燕芳道:“太子殿下,死于举鼎。”

邓弈和楚昭对视一眼,这——

“但我问过了,太子举鼎本是早就练习多次,不该出意外,应该是被人算计。”谢燕芳道,“我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破坏了,什么都看不到。”

所以他没有证据。

“虽然如此,三皇子的确要袭杀太子,并且在听到太子死讯时没有停下,要将所有人都斩尽杀绝。”谢燕芳道,再看邓弈,“所以请太傅宣告天下,太子,死于三皇子袭杀。”

他说罢一礼。

“请太傅保全太子声誉,以及小殿下的体面。”

一个死于举鼎的太子,的确是很不光彩,史书上也会成为笑谈,而且会减轻三皇子的罪责,谢燕芳不能让三皇子有翻身的机会。

这是为了太子,更是为了小殿下。

邓弈看了眼楚昭。

看到没,这才是一心系小殿下安危荣辱。

楚昭抿了抿嘴,太傅教她做事识人呢,她心里笑了笑,不用他教,她当然知道。

喜欢楚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