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天髓富贵八字1000例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陆明玉和李景也在马车上低声私语。

“喝了多少酒?”陆明玉嗔了李景一眼:“身上尽是酒气。”

李景嘿嘿一笑,酒气上脸,俊美的脸孔浮起一片红潮,目中如泛桃花:“放心,没喝多少,我现在神智清醒得很。”

清醒个屁!

陆明玉笑着白一眼过去,顺带抓住他胡乱摸索的手:“别胡闹,我有话和你说。”

李景就着这个姿势靠了过来,死皮赖脸地将头靠在她胸前。陆明玉好气又好笑,被他胡乱蹭着,脸颊也泛起了红潮。

笑闹一番过后,夫妻两个才说起正事。

“半年没见,李昊城府更胜从前。”李景收敛笑容,压低声音道:“今天见面后,他看似心无芥蒂,对我十分亲热亲近。”

“别说别人,就是我自己看着他,都觉得他是举世无双的好弟弟。”

陆明玉眸光一闪,淡淡道:“何止是他。就是孟云萝,今日的表现也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可见这半年来,李昊没少调教她。”

这些都是预料中的事。

虽然有些棘手,不过,也不是没法子应对。

李景略一点头:“明日静安和驸马进宫敬茶请安,当着父皇母后的面,还得继续做戏。”

陆明玉嗯了一声。

李景又有些歉然地看向陆明玉:“委屈你了。”

以陆明玉的脾气,要忍住不发脾气,和孟云萝虚与委蛇,不是件容易的事。

陆明玉不以为意,笑了一笑:“这算什么委屈。只要你我

滴天髓富贵八字1000例 无删减全文,

夫妻一心,过什么样的日子都行。”

真正的委屈,是你付出了所有,却被人视为理所当然。

真正的委屈,是一片真心被狗吞被糟践。

现在这样,是她所能想过的最幸福的日子。

所有没出口的话,都在四目对视间默默流淌。李景心头一热,将她搂进怀中,在她耳边低声笑道:“小玉,嫁给我,后没后悔过?”

陆明玉嘴角微扬,故作不经意地答道:“偶尔吧!”

“那我可得继续努力,让太子妃娘娘过上幸福的好日子,永远不生出一丝后悔的念头。”李景的声音流露出调侃打趣。

陆明玉故意一挑眉,摆出傲然的神情:“那就看你的表现了。”

李景低低地笑了起来:“好好好,今晚我就好好表现。”

回应他的,是腰间不轻不重地拧一把和一记白眼。李景咧咧嘴,笑了起来。

……

这一晚,永嘉帝去了苏妃的怡华宫。

苏妃死了大半年,怡华宫里只有几个洒扫看守的宫人。

圣驾一临,几个宫人都慌了手脚,纷纷跪下磕头请安。永嘉帝心情有些沉郁,随意地挥挥手。”

刘公公立刻以目光示意众宫人退下。

很快,宫人们退了个干干净净。

空置了大半年的怡华宫,格外寂寥冷清。

永嘉帝在怡华宫里转了一圈,又去了苏妃的寝室。在寝室里站了许久,神色间流露出一丝追忆和怀念。

便是养一条狗,养得久了也有感情。更何况,那是一个娇媚入骨相伴枕畔的美人,为他生了两个儿子。

苏妃有千般不是不好,人一死,那些不足之处也就都散了。留在永嘉帝记忆中的,都是苏妃的好了。

身为天子,政务繁忙,闲暇极少。这半年里,永嘉帝只来过两回,加上今晚,也只第三回。

刘公公在门外守着,等了许久,才见永嘉帝出来。

刘公公没有抬头,也没敢用眼角余光打量天子的脸色如何,低声道:“天已经晚了,不知皇上欲圣驾何处?”

永嘉帝呼出一口气:“去延禧宫吧!”

今天是静安公主出嫁的日子。于滴天髓富贵八字1000例情于理,他都该去延禧宫。

刘公公应了一声,吩咐内侍先去传信。等圣驾一行人到了延禧宫,孟妃早已闻讯出来相迎。

孟妃穿着鲜亮的宫装,脸上涂抹了厚厚一层脂粉,美艳依旧。只是,美人迟暮,眼角眉梢的皱纹用再厚的脂粉也遮掩不住。

比起鲜嫩娇美的王婕妤,孟妃是真的老了。

不过,孟妃没有这等自觉,依旧是一副娇态:“臣妾见过皇上。”

刘公公微微抽了抽嘴角,迅速低下头。

永嘉帝笑着扶起孟妃,顺手握住孟妃的手:“今天是静安成亲的大喜日子,朕心里很是高兴。”

高兴还去苏妃那个死鬼贱~人的寝宫!

孟妃心里冷哼一声,脸上笑开了花:“是啊,臣妾今天也激动又喜悦。恨不得立刻天亮,静安和驸马能进宫来请安。”

永嘉帝一笑,握着孟妃的手进了寝室。

……

静安公主成亲是宫中大喜事,众人齐聚寿宁宫。

永嘉帝特意休朝一日,等着女儿女婿进宫来请安。

一众皇子皇子妃也早早进了宫,还有慧安公主和吴驸马也一并进宫来了。再有瑭哥儿珝哥儿等一堆孩童,寿宁宫里别提多热闹了。

赵太后乐得眉开眼笑,转头对永嘉帝笑道:“接下来,也该为五皇子操办亲事了。”

五皇子李昌今年十五岁,现在定下亲事,等明年成亲正好。

永嘉帝笑着点点头,目光看向李昌:“阿昌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李昌瘦了一些,看着没那么痴肥蠢钝了,顺眼了许多。提到娶媳妇,还有些忸怩害臊:“一切都由父皇做主。”

以永嘉帝挑媳妇的眼光,一定会为他挑一个好的。

他的要求也不高,出身好,生得美貌,性情温柔,最好再有丰厚的嫁妆。等成亲了,他就不用赖在三皇子府,可以住进自己的皇子府,自己当家做主过日子了。

永嘉帝一笑,正要说话,李昊出人意料地张口道:“父皇,五弟的亲事,儿臣早有打算。”

永嘉帝有些意外,目光掠了过去:“哦?你有什么打算,不妨说来听听。”

李昌也有些吃惊。

三哥有什么打算?

怎么从来没和他说过?

陆明玉眉头微微一动,心里忽地闪过一个念头。李昊该不会是……

就在此刻,刘公公满脸笑容地进来禀报:“启禀太后娘娘和皇上,静安公主和高驸马前来请安。”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请驸马和公主拜堂,一拜天地!”

礼部罗尚书亲自主持婚礼,声音中正平和。

一身喜服的高驸马,身侧站着一身红嫁衣的静安公主。静安公主顶着厚实的红盖头,身姿盈盈。

一双新人拜了天地,再拜高堂,最后方是夫妻对拜。

夫妻对拜的时候,高驸马约莫是太过紧张了,深深鞠躬,差点一躬到底。起身之际差点没闪了腰。

众人哄堂大笑。

促狭的四皇子,直接上前扶了高驸马一把:“驸马快些站稳了。要是拜堂时候摔一跤,明儿个全京城就都知道了。”

高驸马红着一张脸,连连道谢。

红盖头下的静安公主,也悄然抿唇笑了起来。

一双新人被送进了洞房。天还没黑,喜宴尚未开席。众女子一同拥进了新房里看热闹。除了一众皇子妃,还有不少宗室贵妇。

在众人的鼓噪声中,高驸马挑落静安公主的盖头。

静安公主不是什么顶尖美人,不过,她一身公主贵气,眉眼清秀温柔,自有动人之处。

高驸马一看之下,舍不得挪眼。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打趣年轻俊俏的高驸马:“静安公主性情贞静,貌美温柔,别说驸马,便是我们见了,也得多看几眼。”

“高驸马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才尚了公主。

滴天髓富贵八字1000例 无删减全文,

以后要是不好好待公主,无需皇上娘娘出马,我第一个就饶不了驸马。”

“倒要你来操这个心。皇上和皇后娘娘精心挑的驸马,自是样样出众妥帖。”

高驸马很快就吃不消了,红着脸对静安公主交代一句:“公主稍候,我先出去陪太子殿下他们说说话。”

然后落荒而逃。

大皇子妃忍俊不禁:“见惯了吴驸马,现在瞧一瞧高驸马,真是羞涩腼腆。”

慧安公主一听不乐意了,笑着横了一眼过去:“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嫌本公主的驸马脸皮厚不成?”

陆明玉笑着接过话茬:“平日里,我们若敢说吴驸马半个字,皇姐定是要翻脸的。今日是皇姐自己亲口说的,可怪不得我们。”

吴驸马和慧安公主自幼相识,成亲也有数年,进出宫廷是等闲常事。别看慧安公主凶巴巴的,私下里和吴驸马感情极好。容不得别人说吴驸马半点不好。

慧安公主想瞪眼,自己已经忍不住笑起来了。

众人又笑了一场。

赵瑜笑着看向孟云萝:“三嫂今日怎么一声不吭?”

李昊在府里待了半年,孟云萝也半年没出过府。今日露面之后,几乎没说过话。赵瑜这一张口,众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孟云萝看着陆明玉,目中隐隐露出一丝挑衅:“有太子妃在,哪里轮得到我多嘴。”

来了来了!

好戏来了!

众人眼睛亮了一亮,一派看好戏的眼神。

太子和三皇子表面和谐,私底下怎么回事,大家都清楚。到了女眷这儿,完全可以撕一撕嘛!撕破了脸皮,那才叫一个热闹。

素来强硬的陆明玉,今日却未呛声,一派太子妃的从容气度:“三弟妹想说什么,只管说就是。”

孟云萝心中一阵快意,正想趁机追击,脑海中忽地闪过李昊的叮嘱:“……记住,在人前万万不可和太子妃争执。要做出凡事低调处处忍让的姿态。我知道这是委屈了你。只是,眼下我们不是东宫对手。你我越是低头忍让,父皇就越心疼我们,也会对东宫愈发不满。”

这半年里,李昊足不出户,整日陪着她和孩子,夫妻感情日益深厚。

她心里曾有的怨怼嫉恨不平,早已一扫而空。

为了李昊,受这么点委屈算什么。

孟云萝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微笑着说道:“今天是静安皇妹的大喜日子。我见着她的模样,便想起当日我出嫁的情景。一时便忘了说话。不是有意闭口不言。”

陆明玉一笑置之。

众人:“……”

这对冤家对头,今天是怎么了?

刚闻着那么一点点火药味,怎么就偃旗息鼓了?

唯有新娘子静安公主,悄然松了口气。今天是她成亲的大喜日子,要是太子妃和三皇子妃在这里闹腾起来,她哪里吃得消。

……

喜宴散后,一双新人进了洞房,众宾客各自散去。

大皇子妃一直留到最后,将近子时,才和大皇子一道回府。短短一截路,坐上马车,盏茶功夫就能到大皇子府。

大皇子忙了一天,颇有些疲累。

他跛了右腿,走路时不自在,站得久了更吃力。

偏偏他又是个爱逞强的主,不肯在人前示弱。硬是撑足了一整天。直至上了马车坐下,才露出疲态。

大皇子妃体贴地柔声低语:“殿下回去泡个热水澡,解解乏。我再为殿下揉揉腿。”

大皇子最恨人提起他的腿,顿时拉下脸:“不用了。我不是废人,不必你这样伺候。”

大皇子妃热脸贴了冷屁股,目光一暗。很快又挤出笑容,说起了陆明玉和孟云萝之间的趣事:“……说来也是有趣。往日里,她们两个见了面,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少不得要争执。”

“今儿个倒是奇怪。她们两个一个比一个客气,连句口角都没有。”

大皇子目光一闪,冷笑一声:“你还没见太子和李昊。你敬着我,我让着你,滴天髓富贵八字1000例简直是兄友弟恭的典范。一个不计较儿子被人谋害,一个连杀母之仇也忘了。呵!”

真是虚伪又恶心。

大皇子妃若有所悟,自言自语道:“原来都是在做戏给宫中的父皇看。”

大皇子又是一声冷笑:“今天这不算什么。你等到了明天再看,保准更让人恶心。”

大皇子妃看着大皇子那副冷笑的嘴脸,心里也觉得腻歪。

她体谅他跛了腿,处处敬让,时时哄着。

可这都半年过去了,他还是这副疾世愤俗谁都对不住自己的嘴脸。提起太子的语气,更是酸得人倒牙。

真该捧一个镜子给他,让他看看现在的自己嘴脸有多丑陋。

大皇子妃垂下头,不再吭声。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