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圣为什么高人不敢说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朱诺看着画面中的景象,楚齐光在抢走了皇天信物之后,整个人便冲天而起,俯瞰向了整座丰安城。

下一刻楚齐光声震如雷,道道音浪便朝着整座城市辐射了过去。

“大泰的皇帝,还有大竺的妖圣。”

“我早听闻二位乃是域外妖族中的绝顶高手。”

“今日一番切磋,果然是名不虚传,让我受益匪浅。”

“皇天信物我便拿去参详一二。”

“两位就不用送了。”

“来日我必率领大军,亲自来请二位南下参观一番。”

伴随着声浪在城市上空来回激荡,楚齐光的话语声便被无数大竺妖怪们听入耳中。

刚刚城中参与围杀行动的,仅仅是一部分大竺妖军,并非所有妖怪都知道楚齐光来了。

此刻骤然听到楚齐光这番话,许多妖怪都是心中升起浓浓的惊讶和疑惑。

“这是谁?竟然敢在城中如此咆哮?”

“他和大泰的皇帝,还有波难妖圣交手了?怎么可能……”

“刚刚那些喊杀声,还有地震、狂风,军队出动……莫非都是这家伙引发的?”

虽然大部分妖怪对于楚齐光说的话首要反应便是不相信,但却还是在心底被种下了怀疑的种子。

接下来的日子中,妖怪们会逐渐察觉到今日一战后,在丰安城中留下的种种结果和异常,继而逐渐相信这番话的内容。

可以说楚齐光的这番话,对打击妖族联军的士气有着极大作用。

而在士气遭到打击的情况下,通天宝钞的传播也将得到更多的便捷。

……

藏书楼中。

朱诺看着画面中的楚齐光带起道道气浪,划破长空,就要离开丰安城。

她看向了一旁的大泰皇帝,虽然没有说话,但她知道自己无论说还是不说,对方都能知道她在想什么。

“这一局,的确是你赌赢了。”大泰皇帝点了点头,说道:“果然任何种族、文明在生死存亡之际,都会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

“这个楚齐光身上凝聚的,便是人族最后的光辉,最终的希望吧。”

“如果将这人族希望给亲手掐灭,甚至将他彻底镇压降服之后,又能见到怎样灿烂的余烬呢?”

大泰皇帝看着云雾中楚齐光离去的画面,微笑说道:“真是让人期待啊。”

说完,眼前的大泰皇帝便转身离去。

“朱诺,既然赢了赌约,那就好好想一想你的要求是什么吧,这种机会可是千载难逢。”

“等我回来以后,会答应你所提出的要求的。”

朱诺看着大泰皇帝离去的身影,急忙开口说道:“陛下……你……”

大泰皇帝哈哈一笑道:“这场征服中原的战争中,我终于见到了一名有意思的对手。”

“我会将他点化为我的护法天王,然后让他亲手击溃人族,破灭大汉。”

说完,便看到金光一闪,大泰皇帝已经消失在了朱诺的面前。

……

另一边。

楚齐光一路高速飞行,转眼间便已经离开了丰安府的范围。

‘没有追来吗?’楚齐光一边飞行,一边感知着四周围的情况。

这一次楚齐光赶来雍州的目的,便是为了破坏皇天之门的开启。

至于一人独斗两大通圣强者,楚齐光至少现在并不考虑。

毕竟时间站在他这里,楚齐光有信心他的成长速度一定超过对方,未来是属于他的,哪有何必现在冒险苦战。

要不是皇天之门的存在,他甚至会一直在蜀州闭关下去,最好是突破到下一个境界再出山。

就像他离开蜀州的这段时间,仍旧控制着魔物分身在阅读典籍,收集知识。

所以在破坏了皇天之门后,他并没有恋战,而是干脆利落地选择了撤离。

就在这时,娇娇的声音从他心中响了起来:“哥,你们刚刚到底都说了些啥啊?”

刚刚不论是楚齐光在城市上空的讲话,还是他和波难、大泰皇帝的交流,说的全都是大竺语言。

当然对他们这样的通圣强者来说,一目十行、过目不忘那都是非常基本的能力,学一门语言实在是太过简单。

可娇娇就做不到这一点了,刚刚楚齐光和对方说的话在她听来全都是鸟语,完全不知道双方交流了些什么。

娇娇心中抱怨道:‘真是……这样下去的话,那以后各国顶尖高手大战,还得学不同的语言才能知道他们聊什么?’

‘高手们也都要学各种语言,才能战斗的时候和他国高手对话了?’

再想想自己这段时间在雍州探听消息,各种因为语言带来

紫圣为什么高人不敢说 完整版/

的不顺利,娇娇就是心中一阵气恼。

‘就不能全天下都说一种话吗?真是烦死了……’

楚齐光则在心中和娇娇解释了一下刚刚的情况,同时检查着手中的皇天信物。

这不知道用什么木头所制造的雕刻,除了怪诞、神秘的外形,还有内部蕴含的信仰力量之外,最让楚齐光感兴趣的,就是其中所蕴含的知识了。

他能感觉到胸口位置的愚之环散发出一阵阵滚烫,似乎已经在迫不及待地阅览其中的知识。

楚齐光按照空虚之书的群友交给他的办法,口中诵读皇天的咒文,体内骨骼中积存的信仰力量则开始和雕像发生反应。

随着他体内的信仰之力流入雕像,眼前的雕像像是一下子活了过来,其上一个个男女老少的脸庞微微颤抖,发出扭曲而古怪的声音。

与此同时,握着这枚雕刻的楚齐光就感觉到自己眼前一花,看到了一重重的幻象不断浮现出来。

那是无尽的星空在他的面前闪烁,无数的文明、种族在星空中繁衍、发展、灭亡。

还有许许多多强大又诡异的生命,在星空中散播着异常的知识。

幻象一闪而逝,楚齐光的心中却闪过紫圣为什么高人不敢说一丝明悟:

‘这是个雕像中的知识……来自皇天世界吗?是关于天外天的知识?’

楚齐光心中一下子就期待了起来,但就在他想要继续注入信仰力量,深入阅读其中内容的时候。

道道金光在他的面前闪过,大泰皇帝的身影缓缓浮现了出来。

楚齐光眉头微微一皱:‘还是追来了吗?’

大泰皇帝看着楚齐光说道:“我只说一次,臣服于我,成为我的护法。”

“嗯……不用读心术,我都能从你脸上看出拒绝来。”

大泰皇帝的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那便开始逃吧,用尽你的浑身解数去跑吧,让我看看你能挣扎多久。”

喜欢旧日之箓请大家收藏:

出现在楚齐光面前的,正此次妖族联军的最高指挥,极西之处的帝王,亿万妖族的领袖,以梵净宗正法《法界三昧禅观》突破的通圣妖仙,准备开启皇天之门的大泰皇帝。

眼前的大泰皇帝和楚齐光从朱诺眼中看到的,从外貌上来讲没什么区别。

仍旧是那一副青年的模样,漫不经心的外表下,潜藏的则是老谋深算和狠辣无情。

而对方身上那恐怖的威压,以及只有楚齐光能看到的光环、字迹,无一不在说明着对方的强大之处。

看着骤然间降临的大泰皇帝,从一团血雾中慢慢汇聚,再次成型的波难强撑着怒道:“你过来干什么?我自己能对付他。”

“只要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就能适应他的掌法了。”

说话的功夫,波难的肉身已经在元神的刺激下不断重生,再次恢复了人形。

“原来是这样啊,看样子是我多管闲事了。”

而大泰皇帝听到他微微一笑,善解人意地说道:“那我一会儿再过来吧,这里就交给你了。”

说完之后,便看到大泰皇帝后退一步,整个人伴随着金光一闪,已然消失无踪了。

看到这一幕的波难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大泰皇帝说走就走。

他和剩下的楚齐光对视一眼,目光变得有些犹豫和迟疑起来。

就在这时,又是一阵金光闪过。

楚齐光的肩膀微微一沉,大泰皇帝已经一手按在了他的肩上,淡淡说道:“可我想了想,你们继续打下去的话就要破坏皇天之门了。”

“所以……还是请你们二位停在这里吧。”

只见道道金色光华在空气中闪过,楚齐光和波难眼前的世界剧烈变化,就好像是一张油画被人泼上了新的颜料。

原本的丰安城不断消失,转而出现的则是一片黑暗的佛界景象。

在波难的眼中,整个世界都开始变得歪斜、扭曲,就像是跌入了某个不可深不见底的洞窟之中。

这是大泰皇帝一念之间,便将四周围的空间都推入了佛界。

而事前楚齐光就和娇娇一起试过,在佛界的相对位置上,因为大泰皇帝的封禁,是打不开通往丰安城的佛界大门的。

也就是说一旦落入佛界之中,想要靠近皇天之门,只能从头再来。

[标签

紫圣为什么高人不敢说 完整版/

:p标签]但看到这一幕的楚齐光淡淡道:“皇天之门,我破定了。”

“波难挡不住我,大泰的皇帝……你好像也拦不住我。”

不等波难、大泰皇帝出声反对,当楚齐光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眼前的世界就像是陷入了冻结之中。

不论是跌落的空间,喧嚣的大气,还是正在自愈的波难,又或者是按住楚齐光肩头的大泰皇帝。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这一刻陷入了静止之中。

这正是楚齐光以魔物分身施展的时空冻结。

事实上早在今日这一次潜入奉安城之前,楚齐光就和娇娇一起,派出了好几波魔物潜入城中,试探着城中的防御和确定皇天之门的具体位置。

毕竟事关重大,楚齐光自然不可能一上来就本体直接出击。

而在这个过程中,移植了玄虚子断臂的魔物分身也潜入了其中,来到了皇天之门的外侧隐藏了起来。

就在楚齐光战斗并吸引了全城目光的时候,魔物分身也不断调其整位置。

到了此时此刻,魔物分身便在楚齐光和皇天之门中间的位置。

时空冻结可以笼罩方圆一千米的位置,而此刻魔物分身距离皇天之门和楚齐光都没有超过一千米的距离。

在这一片冻结的时空之中,楚齐光不敢浪费时间做出任何多余的动作。

他一个闪身便来到了皇天之门的位置,接着一掌拍出,直接捣毁了现场的仪轨。

与此同时,他的目光扫过中央的皇天神像以及祭坛,体内的无信之骨便感应到了一股浓郁的信仰力量。

‘按照群里的说法,祭坛之上,神像之下,信仰力最为浓郁的那个就是信物了……’

同时,他的求道者眼眸中也传来一行字迹,更让他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来自皇天世界的诡异雕刻。’

思维闪电般运转,在时空冻结即将结束前,楚齐光第二掌拍出,仪轨中央的皇天信物便被他直接抓摄而来。

那是一个看上去极其古怪、丑陋的木雕,无数面容扭曲的男女老少浮现在其中,组成了一个恐怖怪物。

而楚齐光突入祭坛,破坏仪轨,夺走信物的一连串操作,全都在时空冻结的瞬息之间发生。

当波难和大泰皇帝从时空冻结中恢复正常时,他们已经继续跌落到佛界之中,而原本站在他们面前的楚齐光却已然消失无踪。

大泰皇帝的脸上露出一丝感叹之色:“楚齐光啊楚齐光,这人真是越来越让我惊讶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波难疑惑道:“楚齐光人呢?”

大泰皇帝淡淡道:“他已经破了仪轨,抢走了皇天信物了。”

波难惊道:“怎么可能?他刚刚还在这里?”

大泰皇帝解释道:“就在刚刚,他让整片时空陷入了静止之中……”

听到这话,波难的眼中带着浓浓的不信,惊讶以及不可思议:“你说静止时空?以楚齐光的修为……这怎么可能?这绝不是通圣境界能做到的事情。”

大泰皇帝耸了耸肩:“事实就是如此,我也还没弄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以玄虚子断臂为材料发动的超感能力时空冻结,若是身处施展范围之内的话,那么想要知道刚刚自己经历了什么,是千难万难。

甚至会像是过去的蜃龙王、姬浩然一样,以为楚齐光是施展了某种神速之招。

但如果有人在时空冻结的范围之外观看了楚齐光的表现,那么便能很快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此时此刻的奉安城中,距离战场数千米外的藏书楼内。

又一个大泰皇帝便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楚齐光的一切行动。

“原来如此,竟然是时空冻结,真是没想到……”

大泰皇帝感慨道:“怪不得楚齐光能斩断太原龙帝的灵脉,就是算是我来第一次面对这一招的话,恐怕也只能受伤了。”

[标签:p紫圣为什么高人不敢说标签]一旁的朱诺也为楚齐光的这一招感到震惊,但很快心中又涌起一丝可惜的情绪,因为这一招已经被大泰皇帝看破了。

朱诺转过头看看眼前的大泰皇帝,脑海中又在回忆着刚刚画面中的另一个大泰皇帝,心中又是疑惑,又是不解。

‘他到底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会有两个他?到底那个才是本体?’

喜欢旧日之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