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薇圣女命已经破了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我这里有一份上周城里店铺递交上来的情报汇总,其中一页被我扣了下来!”张江和说着话,从办公室的抽屉里拿出一份资料。“我仔细看过这份情报汇总,隐约觉着这上面说的可疑任务,有可能是本地地下党组织的人。我现在把资料给你们,我需要你们对资料中提到的可疑目标,进行核查,以确定对方是不是本地地下党组织成员。”

张江和的话,已经都说的如此明白了,他的三个组员岂能不知道,张江和这是准备通过本地地下党组织这条线,恢复跟上级的联络。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张江和的这个决定很难说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可张江和的这三个组员,心中还是隐隐担心,他们担心张江和违反规定,事后会遭到上级的严厉批评。

“受点批评怎么了!只要能将情报早点送到上级手里,我张江和,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那也都是值得的!”手下三名组员的担忧,张江和却表现的并不以为然。“和那些已经牺牲的同志相比,你我这些还活着的人,已经算是幸运的。我还是那句话,只要能顺利恢复和上级的联络,尽快将情报送出去,哪怕我张江和掉了脑袋,那也是值得的!”

张江和这边计划通过重庆地下党组织,来联络自己的上级,身处在军营后院的唐城,却已经轻点完毕自己积攒下来的那些武器装备。还是不太够啊!看着已经包裹枪油装进木箱里的枪械和子弹装备,唐城还是觉着武器的数量有些少。可重庆黑市里的军火交易被控制的很是严格,唐城就算想要中饱私囊,怕是也没有机会弄到武器弹药。

唐城才从后院的仓库里出来,就迎面遇到了老福,“队长,有好事!大好事啊!”老福和赵大山,算是唐城手下能够独立指挥监视和跟踪行动的两员大将。在之前的行动中,赵大山负责带人监视胖子谢晓波,而老福则带人监视那个神秘的中年男子。案紫薇圣女命已经破了件后来交给军统处置后,赵大山这几天一直跟着唐城,而老福却一直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老福突

紫薇圣女命已经破了 完整版/

然冒出来,而且还带着一脸喜色,唐城也不禁楞了一下。“队长,有好事上门了!”一脸喜色的老福凑到唐城身边,明明身边没有其他人在,可老福还是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我刚刚从码头那边回来,周老幺的人跟我说,近期内,会有一批军火从云南过来,听说已经有人在打这批军火的主意。”

老福这么一说,唐城就马上明白过来,敢情老福口中所说的大好事,说的就是这批从云南来的军火。略微沉吟之后,唐城才抬头看向老福,口中更是出言问道,“周老幺消息灵通,他就没有跟你说,谁在打这批军火的主意?如果是城里的其他袍哥堂口盯上了这批军火,咱们也不好半道插手!到时候,怕是会惹来大麻烦的!”

唐城这话可不是在试探老福,重庆城里的黑市生意,经过几次的整治之后,但凡是军火买卖,都受到军统和中统的严密控制。对此不满的城中袍哥势力,甚至找了上层人物说话,这才划分了重庆军火交易的经营范围。唐城不想横插一手,并给是担心触怒城中那些做军火买卖的袍哥势力,他只是不想得罪这些袍哥势力背后的大人物。

“我怎么可能不打听清楚情况!”老福闻言却是呵呵一笑。“我早就已经都问清楚了,最先打这批军火主意的,是吃水上饭的邓家兄弟。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消息就被泄露出去,现在盯上这批军火的还有码头上的张大彩那伙人,另外我听说,城里的汇江堂也有意思想要掺一脚。”

老福口中提到的这几个名字,唐城都还算熟悉,其中那个叫张大彩的袍哥,曾经还被唐城在码头上当众收拾过。“这个汇江堂是什么情况?”汇江堂,一听这个名字,唐城就知道这是城里的一个袍哥堂口。可重庆城里,大大小小的袍哥堂口无数,他对这个汇江堂并不是很熟悉。从老福口中弄清楚了这个汇江堂的底细,唐城这才暗自思量起来,为了一批军火得罪这么多的袍哥势力,到底划不划算。

思量一番之后,翘首期盼的老福,终于等来自己想要的结果,唐城决定吃下这批从云南过来的军火。在所有的黑市生意当中,烟土和军火生意,一直都是暴利行业。搜索队虽说有城里的店铺和来自军统的赏金,可搜索队上下几十口子,每个月的开支都不小。老福盯上这批军火,最终目的也是为了填补搜索队的日常开销,眼见唐城被自己说动,老福心中很是兴奋。

当天下午,唐城就跟着老福去码头找了张大彩,得知搜索队也盯上了这批来自云南的军火,张大彩像是吃了个死苍蝇一般,他最终只能选择放弃。“唐长官,我张大彩这次给你面子,既然你们也盯上了这批货,那我张大彩就此罢手。”到底是混过江湖的,张大彩知道当断不断是个什么后果,所以当着唐城的面,张大彩表现的也很有江湖气概。

张大彩想要抽身退出,可唐城却并没有当场点头,而是一脸轻笑的言道。“张老大,咱们打交道也不是一两天了,你应该知道我们从不沾烟土生意。既然这批军火是从云南过来的,那你说,这批货里面有没有可能夹带有烟土?”唐城这话,算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张大彩马上一拍自己的大腿,心说自己怎么就忘了这个了。

“张老大,我唐城是个讲道理的人,这你应该知道。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们只要军火,至于这批货里是否夹带有烟土,咱们现在谁也不知道。如果货被拦截下来,我保证,军火之外的所有东西,你张老大都有资格拿一份。”唐城这话说的很是直白,可张大彩却从唐城的话语中,听出点其他的意思来。

“唐长官,我听你这话的意思,是还要拉其他人入伙啊!”张大彩混迹江湖多年,马上就从唐城的话语中听出端异来。唐城强势介入,张大彩不敢跟唐城为敌,只能选择伏低做小,可如果唐城还要拉其他人加入这件事情里。占了大头的军火已经被唐城占下,到时分润的只能是自己的利益,张大彩怎么可能淡然接受。

眼见着张大彩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唐城也只是微微一笑,“张老大,你先别着急,先听我说完!你也不想一想,这样一批军火走水路来重庆,不可能没有护卫力量。如果不出我所料,就算是在这重庆城里,或许还有这批货的靠山。你我联手,到是可以吃掉这批货,可你想过没有,如果后续出了问题,谁能救你?”

唐城故意在最后那两个字上咬了字音,他知道张大彩一定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意思,果然,张大彩的表情马上就出现了变化。唐城伸手在桌面上不快不慢的敲击起来,“城里的汇江堂,你张老大应该是知道的,我的人不止一次见到有军方的人出入汇江堂的堂口。这说明什么?说明汇江堂有军方背景,你张老大应该不会不知道有军方背景意味着什么吧?”

张大彩他们这种常年混江湖的人,嘴上说着不跟官府中人来往结交,可实际上,有江湖根脚的人,谁不想有官府背景。唐城的话令张大彩陷入沉思之中,片刻之后,张大彩才抬头看向唐城,“唐长官,就按你说的办!不过你得要保证,汇江堂那边,事后不会让我做那出头的椽子!我也不想最后,落得个鱼死网破的下场!”

张大彩不想得罪唐城,也不想白白失去这个机会,尤其在他得知汇江堂有军方背景之后。所以再三考虑之后,张大彩只能选择低头合作,但他言明这是看在唐城的面子上。张大彩最后那句略带威胁的话语,唐城并没有放在心上,如果张大彩敢在事后牵扯自己和搜索队,唐城就敢派出抓捕小队,将张大彩连同他手下的势力,尽数赶尽杀绝。

搞定了张大彩之后,唐城又带着老福进城,去了汇江堂的堂口。果然,汇江堂同样是盯上了这批从云南过来的军火,和张大彩一样,纵然这个汇江堂有着军方背景,可最后也不得不低头,答应跟唐城合作吃下这批货物。“队长,你就不怕汇江堂背后耍花招?”

离开汇江堂的堂口,老福却心中满是担忧,唐城闻言却是浑不在意。“你放心,就算这个汇江堂在背后使阴招,咱们也不会受到影响,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想着落下军统总部那边。”唐城这话,倒是令老福生出一头雾水,可是等他跟着唐城又去了军统总部之后,老福这才终于明白,唐城打的是什么主意。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连续监视跟踪几天之后,唐城布置的跟踪队员,终于从那个叫谢晓波的市府后勤科长身上,找到了新的线索。谢晓波只是市府的一名后勤科长,可此人下班之后,却总是流连于茶馆赌场,和他在一起的人也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经过几天的连续监视,赵大山他们终于发现,这个谢晓波跟江北的两名驻军军官打的火热。

接到汇报的唐城只是略微沉吟之后,便决定将这个暗自上交给军统总部,赵大山他们却紫薇圣女命已经破了对唐城的决定很是不解。唐城只好耐着性子解释起来,“这个谢晓波既然有意结交这两名驻军军官,那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跟军方有关。咱们搜索队虽说不怕事,但有些麻烦,咱们却没有必须去招惹,尤其军方那边,更是不好惹。”

赵大山等人闻言,虽说心中还是有点不舍,却都没有多说什么。唐城拿着赵大山他们汇总之后的资料,去了张江和的办公室,在他说明来意之后,张江和也露出一脸的狐疑。唐城只好将刚才对赵大山他们的解释,在张江和的办公室里,又仔细说了一遍。“你小子,可算是长大了!”张江和闻言大喜,忍不住狠狠的夸奖了唐城一番。

张江和马上给军统总部打了电话,按照唐城的建议,将谢晓波的案子连同相关的所有资料,一股脑全都上交给了军统总部。总算是扔掉一个大麻烦的唐城,却并没有闲着,他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带着手下队员开始在城区里四处搜索。时间很快又过去两天,一直不见动静的军统总部忽然打来电话,要张江和带着唐城去军统总部参加会议。

唐城之前已经多次随同张江和去军统总部参加会议,所以这一次,还是唐城亲自开车,载着张江和赶去军统总部。唐城他们去的稍稍有点早,会议室里只零星坐着几个来参加会议的人,其中就有唐城熟悉的白占山。“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早?我还以为你们要等着会议开始的时候,才能赶到呢!”看到唐城和张江和一前一后进入会议室,白占山便自来熟的坐在了张江和身边。

张江和一边跟会议室里的熟人打着招呼,一边在唐城拉开的椅子里坐下来,然后才压低了声音问着身边的白占山。“你一直在总部,知不知道今天会议的内容是什么?”每次来军统总部的时候,张江和总是要告诫唐城,进了军统总部的大门,要多看多听少说话。可是这一次,突然接到电话的他,却有点不摸底,正好遇到白占山,便忍不住询问起来。

张江和原本想着白占山一直在军统总部里,应该知道些许的内情,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白占山也只是摇头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难道这是一次保密会议?坐在张江和身后的唐城,不禁在心中暗自嘀咕起来!可如果这次是保密会议,干嘛还要叫自己这个并不隶属军统的外人过来参加会议呢?在唐城的满心疑问中,会议室里的人越来越多,大家也相互打着招呼,随口闲聊几句。

约莫能有一刻钟之后,局座终于出现在会议室里,原本有些嘈杂的会议室也马上安静下来。表情严肃的局座在主位上坐下来,环视一圈参加会议的人员之后,随即轻咳一声才开口言道。“今天召集大家来开会,是因为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通知大家。”坐在局座身后的工作秘书,按照局座的示意,起身将早就准备好的资料,一人一份发了下来,就连唐城都拿到了一份。

唐城拿到资料没等局座开口说话,就已经翻开了手中的资料,嘶!唐城才看了资料的头几行字,便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暗自倒吸凉气的唐城,下意识的抬头去看会议室里的其他人,看到张江和几人这会也都僵直了身体,显然都是被资料中的内容给惊着了。局座却似乎很满意众人的反应,心中暗自发笑的他见状,便再次开口言道。

“没错!今天召集大家来开会的内容,便是跟这份资料有关。之前咱们军统缴获的多本日伪密码本,虽然经过破译,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可是却比委员长期望的效果还差很多。经过外交部那边的多次协商,美国人答应派遣一支密电码专家小队来华,帮助咱们在重庆建立一个专门破译日伪密电码的独立部门。叫你们来开会,就是通知你们,从今天开始,加大对城区的搜索和控制,保证新部门成立期间,不会遭到日伪特务的破坏。”

局座的态度看着很是坚决,但唐城却觉着局座的态度可以释放的更加明朗一些,比如可以直截了当的确定军统接下来要针对的方向。局座显然是不知道唐城此刻心中所想,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思路,交代军统各部门要精诚合作,为新部门的建立保驾护航。会议结束之后,局座又把唐城和张江和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开始给搜索队布置任务。

到了这会,唐城才算是反应过来,敢情局座大人是准备将城区搜索的大任,彻底交给搜索队来做。当着局座的面,张江和自然不好多说什么,可唐城却趁机提出自己的要求。“局座,控制城区,本来就是我们搜索队的责任,这一点没说的。只是搜索队经过两次精简之后,现在所有的人手加一块,也还不到70人。”

“而且我这60多人多当中,最多的就是监视和跟踪人员,真正可以用于一线行动的,就只有我弄的那个抓捕小组,满共也才12个人。我跟您说这些,倒不是想着扩编搜索队,我只是想申请一些武器装备用于日常训练。万一到时出现突发事件,我们搜索队就可以全员顶上去,至少可以将恶化的事态有效的控制起来。”

唐城这番话说的巧妙,听的局座也算满意,当即便给唐城写了条子,唐城只要拿着这张局座签字的条子,就可以从军统总部领取一批武器弹药用于搜索队的日常训练。“你真的要训练赵大山他们?”轿车才从军统总部的大院里开出来,坐在轿车后排座位里的张江和,便一脸严肃的马上向开车的唐城问道。

唐城闻言却笑出声来,“你可别跟我说你不了解赵大山他们啊!他们这些老油条,能躺着绝对不愿意站着!你让他们去监视跟踪日伪特务还算好,如果你要他们拎着枪,参与一线的具体抓懂,管保一个个的叫苦连天。我有训练他们的时间,还不如回家多陪我娘他们吃几顿饭呢!我申请武器

紫薇圣女命已经破了 完整版/

弹药,自然是有用的,只是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原因。”

唐城向局座申请这批武器弹药,自然是有他的目的,只是现在还不是告知真相给张江和的时机。局座要求搜索队加强对市区的搜索,这就需要搜索队必须拿出成绩才行,拥有系统技能的唐城自然是不用担心,到时会遭受局座的斥责和处置。他这么做只是想要未雨绸缪,而且远在缅甸境内的马爷,上次回来也说了,他们从英军手里购买武器弹药,已经越来越难了。

唐城申请这批武器弹药,一方面是为了支援马爷那边,一方面是为了利用这些武器弹药,交好城里的袍哥势力。袍哥势力在重庆城里盘根错节,虽说经历过几轮严打之后的重庆城,看着治安环境不错,可实际上如果没有那些袍哥势力的约束,光是靠严打,未必就能改变城里的治安环境。

坐在轿车后排座位里的张江和,见唐城此刻不愿明说,他也就没有继续追问。实际张江和这会也是心思满腹,会议上局座交代 的那件事情,张江和第一个反应,便是想办法联系上级,然后通过上级汇报去陕北总部。可上级在重庆的那个联络点,早已经遭到中统破坏,张江和现在又成了一只孤雁。

准确来说,张江和也不能算是孤雁,因为经由他安排进搜索队的三名地下党成员,已经和他编成一个情报小组,而张江和便是这个情报小组的组长。唐城和张江和两人,各有心思的回到军营,唐城径自去了军营后院的仓库,轻点他积攒下来的武器弹药,而张江和则找借口,将自己的小组成员召集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这是一个绝对不能错过的机会,如果有咱们的人打进这个新组建的新部门里,那么一旦军统这边在美国人的帮助下,成果破译日伪密电码,咱们也可以通过内线,获得相应的破译成果。”张江和此刻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只是他的小组成员,却不断的在抓耳挠腮。

“可咱们都已经跟上级失去联系很长时间了,中统现在又疯的很,重庆本地的地下党组织也都藏着不露头,咱们也联系不到上级啊!”联系不到上级,就无法将情报消息传递出去,如此简单的道理,张江和岂能不知道,他召集手下组员开会,便是为了解决此事。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