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怎么在家体验刑罚,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还以为你今天晚上都够呛能回来了呢。”

等刘半夏回到了家中,乔乔说道。

“得回来啊,不看一眼闺女儿子,我这个心里边就不安稳。”刘半夏说道。

“你今天玩得咋样?适当的也得到外边转一转,晴科娃马上也要回去了,不能光在家里边琢磨吃的。”

“已经出去玩了啊,许一诺也跟我们一起玩的。你的两个大宝贝啊,就成了全场的焦点。”乔乔笑着说道。

“你别看他们在家里边好像很还有脾气的样子,在外边的时候都可乖了呢,一点都不闹。你说他们是不是也能听到别人夸他们啊?这要不是我拦着啊,又要多一堆的干妈。”

“哈哈,这就证明咱们家的两个小宝宝招人稀罕啊。不着急,再等等的,他们就能够跟咱们唠嗑了,管他们说的是啥呢。”刘半夏说道。

“哎呀,哪有你那么糊弄孩子的,把虾都吃了吧,要不然明天也不好吃。”乔乔说道。

“对了,今天你又做啥手术了啊?我听许一诺说你们那边今天也没有接到大型的事故救援任务,咋还非得你做呢?”

“有个患者直肠癌晚期,不想做造口,就给做的TaTME。这不就只有我能做嘛,他还有些肠梗阻,合计直接都搞定就完事了。”刘半夏随口说道。

“做的时候我们还聊呢,这个患者对我们的触动很大。他也知道就算是做了这个手术,也活不多长时间,然后还是要做。”

“为的就是在接下来有限的时间里,能够自己来掌控。也想着去儿女家呆两天,然后自己就想去哪去哪。”

“我琢磨着啊,这是打算给儿女最后尽孝的机会,不想让他们在他去世之后留下遗憾。反正我觉得这位患者活得挺明白,就给他做了。”

“哎……,你说你们在医院是不是每天都有这么多负面的影响啊?听得我心里边都有些不得劲呢。”乔乔说道。

“别说是你了,刘依清还没做手术,光听患者说她就已经受不了了。”刘半夏说道。

“也不能说都是负面的消息,前段时间不好做了一个肝脏移植嘛。儿女都是抢着给老父亲捐肝,这就是正能量呗。”

“只不过我们在医院的时候,确实也是能够见识到很多你们在外边见识不到的情况。怎么说呢,我们那边却是也更残酷一些。”

“就这么说吧,平时你们顶多是偶尔听到谁生病了,谁查出来肿瘤了。可是你到医院去看,办公时间内,挂号的排队、办手续的也排队。”

“就说我们院的妇产科吧,这才开多久啊,待产的都快把病房给住满了。我们二科,患者周转率还是比较高的呢,也是新开科室,现在也住了将近多一半。”

“哎……,以前我还总惦记着去医院看看你。现在我都有些懒得去了,看到那么多人生病,心里边也不得劲。”乔乔说道。

“我就安安稳稳的把浪淘沙和金宝给管理好就行,对了,你说王超的婚宴给打几折合适?两桌。”

“按照正常朋友关系来就行,也不用说太照顾。”刘半夏说道。

“选咱们家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订的有些晚,不管再选哪里,可能都会欠个人情。另一个也是因为跟咱们关系不错,在咱们这里放心一些。”

“他们两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一点点的小事情,都可能会被人给无线放大。到时候处理起来也会变得很麻烦,不过我觉得你肯定比我清楚。”

“妥了,那我就明白了,剩下的事情你别管了。”乔乔笑着点了点头。

这个分寸确实有些不好拿捏,但是她得知道底线在哪里。现在底线确定了,那就没问题,该咋操作也是清楚得很。

刘半夏吃的很不错,别看是重新热的菜,对于他来讲也是香得很。

家里边的饭菜就行呗,要啥自行车啊?

吃完之后,乔乔在这边收拾,刘半夏就凑到了闺女儿子的身边。

两个小家伙现在的作息已经调整完了,现在睡得很香。糖豆瞅了瞅他,然后就领着孩子们凑到了他的身边。

“你们这一家子啊,现在也是膘肥体壮。再过些日子,就带你们一起绝育去啊。”刘半夏揉搓着糖豆的脑门说道。

它也听不懂,要不然的话,估计会跟刘半夏拼命。

不过它的这些孩子们啊,现在的个头长得可真快。一个个都是肥得很,爪子也很大。

反正现在就都想让刘半夏揉搓它们,还是排着队来的那种。

有时候刘半夏也很怀疑,不知道它们的思想里是不是也有很多的事情。

就说在家里边的时候吧,但凡两个小家伙睡觉呢,它们就从来都不带叫的。

“快去洗澡吧,明天还得上班呢。”收拾完的乔乔走过来说道。

“你说它们到底能不能听明白咱们说的是啥啊?刚刚我说要带它们绝育,它们也不生气。往常说让它们干别的事情,它们还都能够听懂。”刘半夏说道。

“哎呀,我研究的时间更长,也是整不明白。快去洗澡去,别指望能有捅咕闺女儿子的机会。”乔乔警告了一句。

“对了,还有一个事。过几天我晚上回来的时间又有些不确定了,需要到三院去见习小儿外科的手术。”刘半夏说道。

“到时候你们该吃饭就吃饭,不用去管我。也不知道他们那边的手术要做多少时间,反正小儿外科的手术都比较长。”

“行,知道了,到时候我们吃我们的。”乔乔点了点头。

“不过你不会一直都这么忙吧?这俩小的要是长时间见不到你,肯定能把你给忘掉。反正她们现在跟晴科娃和燕子都很亲,她们俩经常都他们玩啊。”

“不会的,我打算用一个月的时间来见习小儿外科的手术,也不是天天都能去,也得有合适的手术才行。”刘半夏说道。

“反正这段时间也得辛苦你,以后也是你照顾宝宝们多一些,你说我咋就娶了你这么好的媳妇啊?”

乔乔很是警惕的看了他一眼,“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惹祸了?”

“哪里有,这是真正的有感而发。”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今天还有一位患者,她是带孩子看病,实际上是她因为流产和早产的经历,有了PTSD。然后她老公还有些不理解她,觉得她在家里就是带个孩子,能有多辛苦。”

“好在后来经过我们的解说,她老公也知道了她的苦,也会带着她去做心理辅导。我就觉得啊,这只是一个缩影。”

“其实在我们现在的社会条件下,虽然有很多有钱人,但是更多的人还是在高压下生活着。”

“房贷是一笔不菲的开销,然后生了孩子要是家里边老人离得近呢,还能帮忙照顾一下,要不然就得让妻子留在家里照顾娃。”

“咱们家这俩小的现在才这么点点大,每天就折腾得鸡飞狗跳的。等他们再大点的,能够自己溜溜了,就得有双眼睛一直盯着他们。”

“咱们家的条件还算可以,但是好多人家都是在这样的压力下生活。带孩子不容易啊,很多妈妈的苦,都不被人所理解。”

“算你还有点良心,确实蛮累的。我有这么多人帮忙都觉得累呢,就更不用说别人了。”乔乔说道。

“不过很多时候吧,也得分啥情况。毕竟在普遍的情况下,妈妈带孩子也更加细心一些。要是让你们男的带孩子,估计在外边工作也是提心吊胆的。”

“其实我倒是不觉得有啥,不过那些家庭条件一般的宝妈们,确实会很辛苦。今天我们还唠嗑了呢,将来孩子还得报学习班,还得买衣服、上幼儿园,这就都是钱。”

“你说将来给咱们家宝宝报啥班啊?是报一样的还是分开来?要不要也玩玩艺术?不求将来混娱乐圈,太乱套,主要是能陶冶一下情操。”

“对了,游泳是必须得学的,我就能教他们,就去浪淘沙弄个池子去学。也省得将来大宝处女朋友的时候,还得让他选跳河是救妈还是救老婆。”

刘半夏都有些无语了,乔乔的发散性思维太强大。又瞅了瞅睡得正香甜的两个小家伙,真心没办法了,当爹的只能在精神上支持你们。

都没有时间照顾娃,在宝宝们的管理上就得以乔乔的意见为准。

反正不管咋说吧,到时候他得坚定的站在乔乔这一边。他还是比较醒目的,得跟着领导走啊。领导说咋办就咋办呗,这个家乔乔就是领导。

他美滋滋的去洗澡了,虽然也知道自己说这些话对乔乔没有任何实自己怎么在家体验刑罚质性的帮助,但是也需要说。

人们总是要谈所谓的家庭分工,其实在这方面哪里有那么明确的?夫妻之间应该少一些斤斤计较,多一些理解和包容。

共同的目标是把日子过好、过幸福,不能把媳妇或是老公的辛苦都当成应该应分的事情。

乔乔这边呢?也是美滋滋的。

她也不图希刘半夏能够为这个家做啥事啊,反正能够有这么一句理解的话,她就心满意足了。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感谢书友20181123165432345、Sterling月票鼓励)

“老王,患者的生命体征怎么样?”

又操作了一会儿后,刘半夏问道。

“目前还算是可以,不过血压已经有些往下走的趋势了,还是得抓紧。”王磊说道。

“放心吧,我这里一直在努力。”刘半夏应了一声。

“主要是患者的这个瘤啊,是真的有些大,操作起来不是那么方便。得亏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经验,多少还能够借鉴一下。”

说完之后,刘半夏又卖力的操作起来。

现在的他其实就是在保持一个很高强度的操作,别看操作的好像是不紧不慢一样,也是因为这里的操作确实很费力。

瘤体过大,在切除的过程中就要小心再小心。

“OK,我准备切了啊。”刘半夏说了一句。

大家伙也跟着变得紧张起来,现在的操作才是最容易影响到患者生命体征的。

哪怕刘依清已经在边上准备好了肾上腺素和除颤仪,能不用上也是最好的。因为并不是每一次抢救,你都能够成功。

也知道今天这台手术的指标不是很好,如果要是做腹腔镜手术,凭借着刘半夏的速度,恐怕现在都已经快收尾了。

刘半夏现在精神也非常集中,动作很轻柔,尽可能让自己的操作不会误碰到其余的组织。

“得小心着点啊,接下来就是要往外提了。这个肿瘤真的有些大啊,比上次的还要大上一圈。”刘半夏说道。

所有人都盯着屏幕上他的操作,心中也是感慨得不行。

这么小的空间内,真的可以称之为极限操作了。

真个的来讲,这位患者是不符合NOSES手术的标准的,就是因为他的瘤体太大,取出困难。

可是就算是这样,刘半夏仍然这么顽强的操作下来,能不能成的,就在这个取出的过程了。

跟上一次的一样,刘半夏调整了好几次方位。哪怕已经多套了一截标本袋,也不敢太大的动作。

不停的调整位置,不停的往外顺、往外档,总算是把切下来的肿瘤给取了出来。

“啪啪啪啪……”

大家伙不由自主的给他鼓起了掌。

现在可不是第一次看他做NOSES手术的时候,那时候对这台手术还没什么了解。现在就很清楚了,手术最难的过程已经度过,接下来就是清理、用吻合器,完活。

相较于这台手术而言,这都不叫事了。

“好了,苗瑞,给家属看一眼,然后送病理去吧。”刘半夏说道。

“好嘞。”

苗瑞开心的应了一声,端着置物盘就往外走。

“滴滴滴……滴滴滴……”

“室颤了。”

“1单位肾上腺素,准备除颤,150焦。”

苗瑞还没走到门口呢,心电监护仪就叫了起来。王磊和刘半夏两个人,差不多也是同时开口。

苗瑞停住了脚步,他得看能不能抢救回来,要是没抢救回来,他出去还有啥意义?

人们都捏了一把汗,没想到手术马上都要收尾了,患者的心脏竟然不够支撑了。

“充电完毕。”

刘依清喊道。

“离手。”

正在给患者做心脏按压的刘半夏退到了一边。

“啪……”

“150焦,再来一次。”

刘半夏喊了一嗓子,继续给患者按压。

脑门上也冒了汗,患者的身体太差,他真的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撑过来。

“充电完毕。”

刘依清再次喊道。

“离手。”

自己怎么在家体验刑罚啪……”

“滴……滴……滴……”

“我的亲娘啊,总算是恢复窦性心律了。”

刘半夏长出一口气。

“有惊无险,再接再厉,现在生命体征很稳定。”王磊说道。

“确实得抓紧了,咱们只需要有惊无险,可不需要命悬一线。”刘半夏嘀咕了一句。

这时候苗瑞才端着托盘接着往外走,刚刚他也是吓得不行啊。

接下来的活就真的很简单了,也是为了节省时间啊,所以在跟患者介绍手术的时候就推荐的吻合器。

叮!手术任务完成

获得经验值300点,肠道手术技能熟练度400点,荣耀值+40点

本次任务评级为完美级,获得经验值500点,肠道手术技能熟练度600点,荣耀值15点+60点,固化石1颗

“OK,唤醒吧。”

刘半夏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刘老师,真的好厉害,两个小时四十三分钟。这么难的手术,还做得这么快。”刘依清说道。

“也得说咱们的护士灌肠做得很不错,虽然里腔有些残留,但是也清理了很大一部分了。咱们在冲洗的时候多省心啊,都没有浪费太多的时间。”刘半夏说道。

“不过这台手术也给我提了个醒,以后再遇到类似的患者,还是做腹腔镜协助吧。不过也得说回来,类似的患者并不多。”

听到他的话,大家伙心里边也多想了一道。

每一位医生,都想帮患者解除病患之苦。可并不是每一位患者,都能够享受到最好的治疗。

说白了,这也是跟患者家里边的经济实力有着直接的关系。

这位患者,家庭条件可以,所以即便是直肠癌晚期,预估也就半年左右寿命的时候,还能够做手术。

更多的患者呢?别说还有半年了,就算是一年,也未必会舍得这个钱来做。还有一些人,就是想做也没有钱。

这些情况,其实每天在医院都有发生。有时候是真的没办法,医生也没有办法。

医院有医院的规定,不可能每一位患者都能够帮助得到。那样的话,不管是什么背景的医院,离黄摊子都不远了。

这时候患者也慢慢的醒了过来,刘半夏冲着他点了点头,然后竖起了大拇指。

多余的话不用多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李浩送患者回病房,这么开心的事情就交给他吧。

“这台手术虽然很辛苦,但是也挺值的。”刘半夏帮忙收拾手术室的时候说道。

“你就别跟着一起收拾了,赶紧回家呗。”王磊说道。

“怎么着也不差这一会,顺便再听听患者的情况。但是我觉得应该是没啥事了,不过他的恢复期可能会稍微长一些。”刘半夏说道。

“刘主任,两个小宝宝现在咋样了啊?”徐丹问道。

“昨天肖月还过去跟着玩呢,两个小家伙现在眼里有人了,知道找人玩。光用糖豆一家子糊弄有些糊弄不住了,略微有些费人。”刘半夏说道。

大家伙乐了起来,也知道他的两个小宝宝很活泼啊。

“半夏,其实刚刚在手术的时候我也在琢磨一个事,你说这位患者的内心有多么强大?”王磊问道。

“哎……,要不是这样,我也不会上这台手术。”刘半夏说道。

“接诊的时候,患者一直都是笑颜以对,所以我才把你们都喊过来,帮我判断。我就觉得吧,咱们当医生了,未必能够帮患者把病症彻底解决掉,能帮患者解决困难也行啊。”

“等他恢复了,最起码能够顺心如意的过上一两个月,心情好了,没准还能多自在些日子。不过到最后,也是得躺在病床上,多器官衰竭。”

“尤其是他这个心脏,真的不好去预测还能够坚持多久。但是不管咋说吧,我觉得这一次的手术不管对他还是我,都是很有意义的。”

“是啊,其实我的触动也很大。”王磊说道。

“做了这么久的医生,其实我上台的次数要比你多很多。以前也经历过类似的患者,有成功的、有失败的。”

“我记得最清晰的一个患者,他也是癌症晚期做的手术。不为别的,就为了能够在女儿结婚的时候,能够站在台上。”

“听起来有些狗血,但是那一次给我的触动也很大。有时候就觉得咱们干这个活,真的不单单是为了赚钱,也是很有意义的。”

“是啊,干了这一行,有的没得,正面的、负面的,乱七八糟的各种情况太多。”刘半夏说道。

“其实就不用管外边啥样,咱们自己觉得能对得住自己,对得起身上这身衣服就行了。反正我现在已经不想那么多了,即便有同行把咱们的水准拉低,咱们往高看就好了。”

“我们就好一些了,反正我们就是护士。”徐丹接了一句。

“可不敢这么想,咱们医疗体系中的每一位,都是有着很重要的作用。”刘半夏笑着说道。

“你就想吧,医院才不会养闲人呢。手术室里每一位,那都是有着存在的意义的。所以你们还得努力,要不然以后做手术不给你们分钱了。”

“哈哈哈,我们才不怕呢。”徐丹笑眯眯的说道。

说说聊聊的,大家伙也把手术室收拾得差不多了。

“行了,我得撤了,今天虽然回家的时间晚了一些,但是也没有晚太久。”刘半夏说道。

“回家的时候慢点开。”王磊喊了一句。

刘半夏笑着点了点头。

现在的他非常想家,也是因为今天这位患者对他的触动比较大吧。

这位患者做这台手术其实并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他的子女。希望在他走以后,这些子女们没有遗憾。

要不然对于现在的他来讲,就算是做了这台手术,无非也就是多遭一些罪罢了。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