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自己身处灵异事件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想要百姓过来,至少得有住的地方。

修路!

建房!

手下大量士兵,将从战时状态,转入半生产状态,因为可以预见的未来,应该不会再有大的战争发生。

想要安置计划中的上百万徙民,可不容易。

吃的。

用的。

都缺。

但好在不需要自己操心有、无的问题,主上已经安排好了一切,自己需要做的,仅仅是协调执行即可。

接下来。

第一个工程项目,便是派遣万人军队。

一路往北。

直达海边。

那里有一个深水港,说是要修建码头。

尽管不解为何要修那么偏,毕竟,要运送物资,陆路显然更快一些,但对于命令,项良并不会去深究。

执行就好!

。。。

午饭后,项良来到办公的房间。

刷!

刷!

......

在一份份任命书上签上名字。

主要是一些中层军官的晋升,委任状的主要部分已经打印、传送过来,他只需要在上面签上名字即可。

一个小时的时间。

数百份任命文件,签得手都有一点酸,但稍微活动一下,不适感立马消失。

身体强大的好处,项良已经不知多少次感受到,旺盛的精力,敏捷的思维,强大的战斗力,全面加成。

甚至觉醒了血脉力量。

嗯!

反正以往是这么叫的。

这样的人,万中无一。

至少二、三十年的苦修才行,一拳可以打碎石头。

不过,虽然以一当百,但终究有上限,攻击太密集,一样得跪,虽然强大者看似铜皮铁骨,刀枪不入。

然而,弱点也是很明显的。

力气大又如何。

几层弹性十足的筋网下去,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蒸了?

煮了?

还不是任人揉捏。

火烧?

不行,筋网容易烧断,蒸、煮的话还更有韧性。

当初就有很多这样的人,想要挑翻皇朝,但人数着实少,被好好教做了一回人,从此一下子就老实了。

几十年苦修。

最后被煮熟,挂在城门口。

简直是暴击!

因此。

大延帝国之中,那些达到这个实力的,也并没有多高的地位,一介武夫,开动脑筋,对付的办法很多。

除非能飞上天。

否则。

都得老实待着,显然,这是不可能梦到自己身处灵异事件,历史上从未出现......

嗯?

项良忽然想到了主上,或许,神明一样的主上,可以做到。

。。。

终于签完,项良停笔。

一部分在明天会上宣布,大部分需要送去各地。

最后。

这摞任命书的底下是一份挺厚的文件,共数十页,翻开里面是一个个人名,上面已经盖上了大延帝玺。

算是已经生效。

---赦免文书!

赦免谁?

当然是充军军镇那些人。

实话。

充军来的很多人,都是冤枉的,被迫害。

甚至一些罪名很奇葩,根本用不着充军。

因此。

在这段时间的充分调查后,超过三千充军军镇的人,被直接特赦,随同任命文书一起传送到了他这里。

剩下的,就是执行。

因为充军军镇在都护府辖下,也是自己的管辖范围。

“拿去,送到充军军镇。”

叫来通信兵,这么厚的文件,传信鸟带不动。

士兵:“是!”

一些样子,还是要做的。

士兵带走了两份文件,一份是大赦名单,还有一份是减刑,冤案太多,有些只需小惩,却被判一辈子。

综合考量下,按照新的标准,减去已经服刑年数。

因此,有一部分人还没完全赦免,需要继续服刑。

不过,如此一来,最多两年,充军军镇那边的人数估计要减少一大半。

剩下的都是真正凶犯,这辈子都得老老实实在那里干活,听说那个军镇未来将会是最大的重刑犯监狱。

地处戈壁。

百里无人。

想跑?几乎只有一个结果---死。

。。。

次日。

早上。

宣读完一系列任命。

“这......!”

“二品,五大军府将军之一?”

“。。。”

项良的手下们兴奋不已,之前也是懵懵懂懂出兵,本来勤二皇子,但后来勤没了,大家心都提了起来。

生怕被新皇猜忌,一抹到底。

五大军府,自家将军占其一。

这代表的不仅仅是权力,还代表着新皇的态度,如此一来,大家也算可以睡个安稳觉,不用去瞎担心。

随后。

又问了一下镇东府的两位副军主。

果然。

是另外两个都护府的原都护。

也对。

当初大家共进退,项良成为大将军,其他两个成为副手,并不是太稀奇,在场的人倒是没人觉得不妥。

自己能升一级就不错了,哪能如项良那样跳跃式前进。

这样一来,也是好事。

就怕空降一个人过来,不仅不熟,还可能是来夺权的。

如今局面,正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安静!”

项良话落,全场落针可闻。

“好事情说完,接下来该干活了。”

“军府的组建,涉及面很广,相关人员十日内到位。”

“同时。”

“开始准备接下来的三个重要任务。”

“第一,整训,另外两州的州军、府兵,素质层次不齐,得按照都护府的标准,重新进行筛选和训练。”

“这方面的工作,由......”

“第二,军垦。”

“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大批百姓,必须做好准备工作。”

“。。。”

“喂,那是什么眼神?放心吧!说能开垦,就能够开垦,不用担心东西种下去,一根苗儿都长不出来。”

“。。。”

“第三,明日,叶副将的一万人将出发,去北部一处地方建设码头。”

“今天就好好准备一下。”

“是!”

目前来说,作为秘密工程的北部港口,带队的当然是主上的人。

对此,其他将领也没多好奇。

反正又不是让他们去修码头。

。。。

第二天,一早。

上万士兵出发,一千骑兵,九千多的步兵,得知是去干活,一个个还挺高兴,毕竟,打仗是要死人的。

当兵和上工一样,都是卖体力的,

梦到自己身处灵异事件免费阅读*

差不多。

就是......

说干活,工具呢?

除了一些粮草外,辎重车上,根本看不到工具的身影。

再怎么,也得挖土。

铁铲。

篓子。

这是最简单的配置了,总不能用手里的刀剑去挖土石,虽然疑惑,但都是都护府嫡系,一直强调服从。

因此,还是别问上峰,上头不傻,用不着自己去提醒。

或许有别的安排。

喜欢我的钱庄连异界请大家收藏:

压下所有的疑惑。

梦到自己身处灵异事件免费阅读*

随后。

项香又问了一些军府组建的细节。

“什么?”

“女兵?”

项香瞪圆一双美丽的眼睛,脸上带着不可思议,虽然手下有一支女子卫队,可大延军事体系中不承认。

卫队?

说的好听,但只是类似于保镖小组。

不仅仅她。

很多大户人家,也有一些训练女子,来保护自家女眷。

实力上,有的倒是不弱于男子,但在官方层面上,是不给军身的。

然而。

现在。

项良告诉她大延帝国将会打破传统,允许女子入伍,而且还不是象征意义,看样子,是要大规模招录。

“不会是......”

项香顿时想起了一个不好的可能。

“咚!”

她又挨了项良一弹指。

“不会的。”

“接下来,帝国也会学南庆,全面关停青楼之类的场所。”

“军中永远不会设立军伎,招收的女子主要是文职,相对来说,一些细腻一点的工作,女子更加适合。”

“怎么样。”项良看着妹妹。

“有没有兴趣入伍?成为大延第一批女士兵。”

听完,项香松了一口气,不是想象的那样就好。

接着就是一喜。

“好呀!”

项香赶紧点头同意。

项良:“不过,只能从基层做起,只有做出成绩,才能提拔。”

“没问题。”

项香使劲点了下头,哪有什么意见。

职位什么的她并不在意,眼前大哥可是镇东府大将军,自己就不要去追逐什么权力,做喜欢的事就好。

接着。

项良讲了一下具体要求。

听完。

傻眼?

感觉.....好复杂!

能文能武,这是基本要求,家世清白、令行禁止、思想统一......

“所有士兵接下来都得扫盲,所有军官,达不到一千的识字量,不予晋升,总之,军士不能只有力气。”

项良一脸正色道。

如今。

他也算知道主上手下的嫡系力量水平。

那真是......强!

无论是文化技能,还是军事技能,都强的离谱。

骑马。

拼刀。

斗拳。

......

样样精通。

不说别的。

就说这些日子所学的野外生存知识,也让项良大开眼界,深刻的知道现在手下士兵和主上手下的差距。

真要打起来,正面大规模冲锋,几十比一的战损,绝对是最基本的。

若是在丛林之中的话,若是黑夜,几百比一的战损都打得出来,以前要是有人这么说,妥妥tui他一脸。

但现在。

却毫不怀疑有队伍能做到。

而对现役的要求,距离主上手下那些士兵,其实都还有几个层级。

只有最顶尖的极少数,或许才能达到那种水平,那才能叫做兵王。

“明白!”

梦到自己身处灵异事件

项香也开始认真起来。

。。。

聊完军务。

“哥,陛下如此大规模得罪旧贵,可得小心他们的反击。”项香眉头轻蹙。

消息传得很快,她也是刚得知,现在大哥和陆晋一伙,之前担心对大哥不利,现在转而忧虑陆晋下台。

没办法,此时此刻,大家是一根绳上。

一荣俱荣。

一损俱损。

“呵!”

闻听此言,项良笑了。

“你呀,一天哪来那么多担心。”

“记住,现在的这一片天,那些旧贵已经不可能能逆过来,或者说,已经没有人能逆。”

至于舒甫?在他心里,已然神化,如天空烈阳,耀眼夺目。

“。。。”

歪着小脑袋。

项香实在是难以理解,大哥的自信来自哪里。

口气真不小。

还没人能逆,这时,又听项良开口道:

“大延旧贵,必将成为历史,整个新贵阶层,将会很快成型,就如南庆,收回权贵土地,耕者有其田。”

“一旦天下的百姓们归心了。”

“那些旧贵,根本翻不起浪。”

项良心头冷笑。

这些吸附在百姓身上,汲取营养的蛀虫,清算得好。

很多旧贵还以为有机会恢复身份,毕竟真算起来,要么是皇族,要么也沾亲带故,新皇登基,认为只是一次敲打。

旧贵们觉得,端正态度,认个错就好。

然而。

他却知道,完全不可能。

敲打?

想多了。

如诏书上的内容,字面意思,是要一棍子打翻一船人。

指望陆晋看在过往功勋,或者血脉联系上,那是做梦。

作为主上的手下,唯一效忠的对象只有一个,其利益,才是最高优先级。

什么先皇钦赐,什么世袭贵族,什么沾亲带故。

没用!

打得就是你们。

。。。

中午。

都护府客厅,兄妹两吃着饭。

“哥,今天出门,我看到街上有卖一等盐的,好便宜,买的人好多。”

“正常,大延和南庆已经合作,达成了通商协议,今后,整个大延的百姓,都可以吃到廉价的一等盐,”

“真的?”

“当然。”

项良笑道,心中感慨主上的大气,全面统一供盐,降价,让一般百姓都吃得起,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

商人。

权贵。

即使有这类技术,也肯定是拿来卖高价。

“这是怎么做的?”

“海盐,通过技术,提纯。”

“哦哦。”

项香点头,虽然觉得有问题,毕竟一个国家的盐被别国把持,总归有隐患,要是抬价或者掐脖子咋办?

但一说到是海盐,就没啥可说的了。

毕竟,大延帝国最大的出海口启州,已经归了南庆。

至于北边?那地方晒烟,闹得呢,何况也没技术啊!

。。。

一边吃,看着桌上食物,项良想到了镇东府另一作用。

---开荒,种地!

没错,镇东府除了军事防务之外,还有一个大任务---军垦,大延东边,越往东,土地就越是较为干旱。

人少。

地大。

虽然有绿洲,可土地是问题:肥力不足。

长点草可以,长点耐旱植物也行,但大规模种地,长一茬之后,估计土地肥力就没了,根本就行不通。

否则,帝国早就大规模开垦,不会留到现在。

然而,这个问题,主上说已经可以彻底解决。

可以大规模生产肥料,且还是不限量的那种。

因此。

军垦。

成了镇东府未来的一大作用,不仅仅是军垦,听说还会大规模迁徙百姓来,这边温差大,日照也充足。

适合种水果,还有其他作物。

总之,接下来自己有得忙了。

喜欢我的钱庄连异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