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后不要考造价了*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我们的人就盯着申城,对方恐怕不会轻易的跑出来,这几个月你们也看到了。任凭扫杀队怎么找也找不到他们的身影,他们不想动我们就得一直盯着。”守株待兔的办法确实是可以,但耗费时间,更磨平大家的精神意志。

盛堇的话落在韩穆凛的耳内,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仇兰纾看他是这个反应,想着可能韩穆凛会有别的打算,“你是有别的打算?还是……”

“对方不出现,我们就按照以往的行动轨迹来走,”韩穆凛并不急。

仇西元附和,“韩少说得对,我们就等着,总会出现。不出现我们就做好自己的事,暗城那些家伙排斥我们扫杀队进入,现在里面的地貌改动得厉害,大家都开始重新建设。以后还不知道又有几个世家崛地而起。”

让人担忧的是暗城会不会再多出一个盟会。

扫杀队的人从暗城彻底的撤了出来。

现在在暗城,谁提到扫杀队,谁就会被打。

扫杀队做到了人人喊打的份上,也是挺不容易。

知道韩穆凛是什么想法后,盛堇就先带着仇兰纾离开申城。

暗城是进不去了,可外面的古武者随时会有动作。

高二的考试,司羽去了。

说是让魏源做诱饵,司折和兆燕舟紧随暗处保护他,可一连十天过去了,仍旧没有半点的动静。

“司羽,考得怎么样?”

从考场出来,赵姝颜第一个跑出来拉住司羽问成绩。

司羽淡淡道:“马马虎虎。”

“苏岚他们马上就出来了,咱们等等,一起去吃个饭!”赵姝颜拍了拍自己,“我请客!”

“哟!赵大小姐今天做土豪了!”孙牧森调侃一句,大步走了过来。

赵姝颜翻了他一记白眼:“姐一直是土豪!对了,你男朋友也一起叫上吧!”

司羽掏出手机给韩穆凛打电话:“蹭饭吗。”

翻看资料的韩穆凛:“……”

“地址发你。”

司羽说完

35岁后不要考造价了*

就挂了,问赵姝颜地点后就给他发了信息。

韩穆凛放下资料,走到镜子前整理了一下仪容。

看他骚包成这样,仇西元往椅子后一靠:“韩少,你这又去约会?”

“小羽毛叫去蹭饭,”韩穆凛弹了弹领子,“这里就交给你了。”

仇西元:“……”

*

海棠阁。

卢贺檠左右打量了眼赵姝颜,惊奇的道:“就我这家世也不敢来海棠阁,赵大小姐可以啊!”

赵姝颜勾唇,“那是,也不看看我在家里的地位。”

孙牧森无语的道:“知道你豪了,赶紧点餐,咱们得让赵大小姐出口大血!”

赵姝颜嘴角一抽:“孙牧森。”

“韩队长什么时候到?”卢贺檠问了句。

司羽看了眼手机,并没有任何动静。

想着可能是中途有事耽误了。

直到他们的菜上来了,韩穆凛还没到。

司羽给韩穆凛拨打了一通电话,处于关机状态。

司羽抿了抿唇,有不太妙的感觉。

“我出去一下。”

“你刚吃两口……”

没等他们问去做什么,司羽出门后就拐下了楼。

一楼大厅。

一名身形高挑的女士穿着性感的靠在扶手处,那双眼正勾着一抹似笑非笑,眸光意味不明白的看着司羽。

“小姑娘你的男朋友挺厉害,不过,还是被拦了下来。”女人又勾了勾唇,“这个扫杀队的束缚不少,让他连伤害无辜也做不到。倒是和传闻中的那位很相似,可惜,经过确认,他就是个冒牌货。”

司羽高在阶梯上,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女人。

“我们一直在背后观察你们,只能送你们一句,自不量力。”女人捋了一下头发,“我承认,你们的能力确实是很不错,可惜与我们相比,还是差得太远了。我们也并未有与扫杀队作对的意思,奈何你们有意要对我们出手。”

“是你们。”

司羽等她说完,就只是淡淡的吐出了三字。

女人薄唇勾了下,看司羽的眼神就像是在看随时可以碾死的蚂蚁。

司羽确实是无法感知到对方任何波动,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的修为在她之上。

司羽的冷静让女人有些佩服,“不想你的朋友和无辜人死,就跟着我走吧。或许还能赶在那之前见一面你的男朋友。”

司羽一脸淡漠的跟在了女人的身后。

化为普通人的两人,毫无痕迹的从海棠阁离开。

*

坐在女人的车里,司羽依然没有说一个字。

倒是女人说了不少。

“这几个月来,我还挺享受这个时代带来的乐趣,什么互联网,交通工具,都非常不错,”女人享乐在其35岁后不要考造价了中,特别是坐在车里,这种享受就更明显,“如果不是为了任务,或许我们还能隐于市,安逸的过日子。”

可惜了。

“我知道你的能力不错,”女人侧目看了过来,“只可惜,你和九朝有一些关系。”

“九朝?”

司羽终于开口了。

“这些你就不必知道了,因为最后你也是要死。”

女人在说到死时,像是在说一件很寻常的事。

根本就没有把人命放眼里。

那股高高在上的傲然,实在令人喜欢不起来。

“九朝是魏源。”

司羽也不是笨蛋,从她的话里就猜测到了一些。

女人倒也没有觉得意外,“你猜得没错。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还只是听过传闻,而现在,很荣幸的成为捕捉他的执行护卫。”

司羽知道这个女人跟自己说这么多,纯粹就是觉得她会死,二来,这个女人可能是有些话唠。

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

女人会带她到一个地方,痛快的解决掉。

“我很期待找到那个人。”

女人眼中闪现出一丝狂热。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追星族女孩呢。

司羽又从这一系列的反应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在他们所谓的执行护卫里品级并不高。

哪怕是品级不高的执行者,也有这样的能力,着实过于恐怖了。

司羽撑着一边脑袋,看着女人,淡淡道:“你们来自冰川之下的海洋。”

女人眼角处有细微的颤动,脸上扬着笑,“我说了,这些就不是你能知道的东西,到了地方,也该送你上路了。”

司羽静静的盯着女人,余光往外面扫了眼,越走越空旷。

是往申城外面去了。

不,应该是说往海滩的方向走。

她在想,韩穆凛现在在什么地方,自己出手,能不能把握好一个度。

喜欢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请大家收藏:

一早就不见司羽,司家又陷入了恐慌。

“小羽不见了!”

傅元钰早上和司正去司羽的房间,发现人不在,当时脸都变了。

司折往里找,也没找着:“会不会出门了?她经常这样。”

“找我。”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是司羽无疑了。

“小羽,你一晚上没在家?”傅元钰看了女儿一眼,“去韩穆凛那里了?”

司正听到这话,脸都黑了。

司羽才十几岁,晚上就跑到男人家里,知不知这样非常不安全。

“小羽,你睡韩穆凛那里去了?”司正几乎咬牙切齿的问。

司羽点头,并没觉得这有什么。

傅元钰有些一言难尽,司折嘴角抽动。

司正的眼睛都快要喷火了,在女儿面前还是压制住了,可说出来的话仍旧有咬牙切齿的味道,“半夜跑一个男人家里,你就不担心对方对你做些不合时宜的事?对了,姓韩的有没有对你动手动脚!”

后面的话落,家里的几个全盯着她看。

“只是睡了一觉,你们干什么,”司羽只当这是件寻常不过的事,也不懂他们为何大惊小怪。

“睡一觉?”司正几人瞪大了眼。

司羽微微拧眉,“有什么问题。”

“小羽……你是不是不知道什么叫做男女之防?”司正这位老父亲都快要被女儿给震惊得吐血了。

司羽很平静的接话,“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我知道,但他不需要这种束缚。”

几人:“???”

什么意思?

“我需要他的温度。”

司正几人嘴角抽动得厉害。

司折抚额:“小羽,你似乎没明白我们的意思。”

“我情商没你想像中的低,明白你们是怕我吃亏,事实上,他不会让我吃这个亏。”司羽扫了眼几人,用一种谈论天气的语调道,“那人嘴上说得欢,却从不敢对我下嘴。”

几人:“……”

别说得那么的……露骨。

司羽也不和他们扯了,看向司折,“扫杀队还无法捕捉到那两人的身影,你们应该见过他们,伤好了就跟着我来。”

兆燕舟道:“是要捉人?”

司羽看过来的眸光幽深,“不,是消灭。”

兆燕舟神色一震,“好,我奉陪到底。”

兆燕舟如此有魄力,司折自然也不能输了:“小羽你们打算怎么找,我们可以配合。”

司羽转身往外走,司折和兆燕舟跟上。

*

扫杀队大本营。

韩穆凛点了烟夹在手指间,半倚在大门边。

盛堇和仇西元他们已经先到了。

“我们在那个姓茶的女人身上看到了一些东西,或许你也该去看看,”仇西元指了指身后,“人已经带到了申城。”

司羽微微点头,看向韩穆凛,“我的人也应该找到了一些线索。”

韩穆凛将司羽的手机扔出来,司羽稳稳的接住,就听他道:“那位总司办事还不错,在海洋上发现了一些可疑点。连我们扫杀队的人都很难发现的细节,他却看到了。我开始有些怀疑他的身份了,小羽毛,这个人如果不可靠,我不会让他再走下去。”

漆黑的眼眸里是冰冷的杀机。

司羽道:“所以我要他证明。”

证明他不是外面的人,而是真心实意的帮忙。

韩穆凛黑眸微微一眯,带着笑意,“小羽毛就不担心他知道?”

“他知道我在试探,”司羽的意思这么明显,秦云杭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韩穆凛不由得勾唇一笑,“所以现在呢?证明了什么?”

“我更怀疑他的来路。”

司羽的回答让韩穆凛一愣,随即又是低沉的一笑,“先进去看看那个女人。”

*

茶雪仙能活到今天,也全赖背后的那个叫鸿天的人挑中了她。

35岁后不要考造价了

黑暗被光明破开一道口子,茶雪仙闭上了眼,避开了刺目的亮光。

“司羽?”

看清楚站在门口的身影,茶雪仙的眼神有一瞬间的狰狞。

随即又是一阵失笑,有些癫狂:“你还没死。”

司羽走上来,站到她面前,伸手覆在她的脑袋上,仅是看见了两道暗淡的身影。

松开了手,转身对韩穆凛道:“只看见两道模糊的影子。”

韩穆凛走过来,也用了司羽的方式看了眼过去,也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看来我们只能等对方现身了,”韩穆凛退开一步,“找魏源。”

“韩队,那这个女人?”

队员早就不耐烦应付这个女人了。

韩穆

35岁后不要考造价了*

凛不带半点感情的道:“没用了就扔水牢。冰川和海洋是突破口,我们提前做一下准备。”

“明白!”

队员松了口气,终于不用跟着这个女人东转西转了。

茶雪仙听到水牢二字,眉头拧紧,直觉告诉她,那并不是一个好地方,“你们想要带我去哪?放开我。司羽,你就不怕我大哥找你的麻烦吗?你们是朋友,却对他的妹妹做这种事,你不配做他的朋友……”

队员打晕了吵嚷的茶雪仙,“司羽小姐,我们带走她的时候,那位茶总就在当场,他默认了我们的行为。”

司羽点头。

*

魏家。

韩穆凛他们亲自登门,魏源倍感意外。

看到随行的司羽他们,似乎就明白了过来,“看来你恢复得不错。”

“对方还会再找上你,”司羽直言,“需要你做诱饵搞清楚他们的目的。”

魏源点头:“这一点我倒是很乐意帮忙,只是,”他的神色间带着几分担忧,“他们的能力已超越了古武的巅峰,要对付,并不是那么容易。很有可能,你会再次遇到之前的那种麻烦。”

韩穆凛的眉心微蹙。

他并不想让司羽再经历那些。

“我死不了。”

魏源看向韩穆凛。

司羽挑眉:“你看他做什么,我可以自己做决定。”

“小羽毛,你好歹得顾虑我一些,”韩穆凛无奈极了,“我也没说不让你掺和。”

司羽抿着唇,绷着小脸。

韩穆凛不由一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皮。

司羽冷着脸站开。

其他人见状,心里边不禁泛起一丝怪异。

私下里,这两人互动还真是……新奇。

韩穆凛对魏源道:“这事凶险,你得和卢家那边商量一下。”

“这事我可以自己做决定。”

韩穆凛深深看了他一眼,点头,“既然是这样,那就不必费周章了。”

直接执行。

司折问:“我们需要做什么?”

“什么也不需要做,等着对方来找你们麻烦。”

司折:“……”

喜欢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