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投稿来源: 余芝灵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接连下雨。你从来没来看过我。

“雨声潺潺,像住在小溪边。我宁愿你不要因为下雨而来。”我想不出张爱玲爱上胡兰成时的内心。虽然我在你,有相似之处,但是,本质还是不一样的。我不认识你。或者你是谁。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你要去哪里。我不急于等待。但是年复一年,我还在等待。等待一场雨,甚至一场雪,将你包裹在一起。“柴门闻狗叫,风雪夜归人。”这是题外话。你从来都不是一个归乡的人,更不是一个过客。是路人,应该是新认识的,也可能是老认识的。因为你的脸好模糊,我没见过你,也不知道你是谁。

等戈多。也许,我只是在等戈多。但是有戈多吗?他是人吗?我真的不知道。而如果有这样一个人,如果他真的来看我,我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欢迎他呢?大约“一个旧瓶子里有一抹绿色,安静的炉子里有一抹红色”。就这样,我们聊得很愉快,一直聊着东方红白,说到时间的尽头。谈什么?随便你,上下五千年,虫鱼花诗词歌赋都可以……

年复一年,我们都变得如此苍老。像白露一样老,像枫叶一样老,谁也不认识谁。然而,你还是没有来看我。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我吗?当然,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只是,等待还在继续。我不仅变老了,而且变穷了。我穷得无以言表,穷得无味,渐渐就注定了。

一次又一次写甘佳,菖蒲,艾草,年少时路过的阳光雨露,江南的月东门,丁香味的女人。总是试图找到某样东西的来源。寻找他们的绿色气息。这些就是我想告诉你的关于安静的炉子里有一股红色的骚动。你听到了吗?你为什么真的想听?其实我只是在自言自语。你不会来,你不会听到。你不必为了一个安静的约会去爬山涉水等我。更何况这样的约会又无聊又无趣,离茫茫烟火红尘十万八千里。有了这样的时间和精力,不如打开微信,穿越古今,和不同群的朋友聊天。不如邀请几个相知相惜的人,去酒吧喝酒,去歌厅唱k歌,去柴火灶尝遍天下。

你在衣服里飘飘,嘴里叼着竹笛,身上带着梅花香,眼里带着碧草蓝天。可是,在这个世界上,哪里能找到适合你的这个呢?电影电视剧里有很多盗版的你。他们有同样的身材,同样的妆容,同样明亮的眼睛和牙齿,但他们缺乏你的魅力、优雅和庸俗。也许你只生活在东晋,唐朝,宋朝,明清或者民国。也有可能只是活在那些黄页里,活在明月清风里。

知道你不会来,期待你随时来,我只能等待,哪怕达达的马蹄铁总是被破译错误。等你来看我是一种缘分。只有等待,等待那美丽的蹄音,踏过群山,踏过月光,一路披霜,带着绿色的气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