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批八字迷信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夜思缘心里竟然觉得,经历了这一场生死搏斗后,将来不管再遇到任何的困境,都变得不足挂齿了,他们连被僵尸围攻都扛过来了,以后还有什么坎过不去?

司离骚一只手抓紧云梯,一只手搂紧她纤细的腰,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磁性的嗓音,低沉而温柔:“害怕吗?”

“怎么可能不怕,不过,我们成功逃生了,好刺激。”

害怕,又觉得刺激,比去游乐场玩那些刺激的游戏项目体验感更强。

她的头发凌乱还沾着很多血迹,脸上也有很多血迹,看上去狼狈不堪,可是夕阳照射在她的脸上,司离骚被她野性勇敢的美迷得挪不开眼来。

经过这一场电影,他看到了她许多不为所知的另一面。

以前在司离骚的印象里,她是娇贵柔弱的,就像是温室里的花朵。

仅此一战,司离骚才知道,她不但是高贵的牡丹,也是寒风中的腊梅。

她可以娇贵得必须要精心供养,也可以在生死关头与他并肩而战。

这样的女孩,他爱极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想要爱。

如果说以前是因为她的深情想要娶她,那现在他想要娶她,更多的是因为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截然不同却完美融合的两种魅力。

“思缘。”司离骚轻声唤着她的名字。

“嗯?”

“你很美。”

夜思缘抬眸,看着他同样布满血色的脸,然后想象了一下自己的脸,不相信道:“我脸上肯定很脏,很狼狈,一点都不美,你快闭上眼,别看了别看了。”

夜思缘低头,脑袋抵在他的胸膛上,不想让他看到她狼狈的一面。

但是司离骚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脸颊,说:“不,这是我见过你最美的一面,很迷人,我很难不被这样的你迷倒,你成功征服了我的心。”

夜思缘笑了,弯着好看的唇角,心里美滋滋的。

然后傲娇道:“原来你喜欢丑丫头?”

“不丑。”

“不过,哼哼,难道我以前没有征服你的心吗?”

司离骚执着她的右手,抵在唇边亲吻了一下,说:“可以说实话吗?”

“不行。”夜思缘斩钉截铁说。

怕他说的实话会深深打击到她。

司离骚笑了,又亲吻了一下她的右手,说:“对自己这么没有自信?”

夜思缘瘪了瘪嘴:“我知道你娶我,只是想对我负责而已,因为几年前,是我帮你完成了成人礼,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你不会娶我的,哪怕你之前说你想娶我做媳妇,是因为那个呆在围城里的人是我,让你有走进去的意愿。那些甜言蜜语只是甜言蜜语而已,最真实的原因,还是你想对我负责,你是一个负责人的男人。”

这是夜思缘压在心里最不愿意直面的问题。

她不愿意去想,因为她怕自己深想,会难过。

哪怕她心里很清楚,但她依旧想要嫁给他,因为她喜欢他,她想要成为他的妻子,与他共度一生。

司离骚心疼的看着在爱情里如此卑微又小心翼翼的女孩,伸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说:“抱歉,让你这么没有安全感,让你这么小心翼翼,让你这么惶恐又无奈,思缘,这个世界上有一见钟情得爱情,也有细水流长的爱情,更有先婚后爱,我们不必拘泥于两个人最开始是因为什么原因走在一起,这不是最重要的。”

“那什么最重要?”

司离骚温柔安慰她:“像此刻这样,就很重要,关键时刻不离不弃,生死与共,像那对一见钟情的男女主角,像那对相伴到老的老夫妻,这样的两个人经营一段婚姻,才能保证婚姻的幸福和美满,而且……”

司离骚的声音戛然而止,没有继续说下去。

夜思缘抬眸,看着司离骚深邃的眼睛,那里面仿佛是漩涡,一直以来都深深的吸引着她,她问:“而且什么?”

“我承认最开始想娶你,只是想对你负责而已,但是现在,思缘……”

“嗯?”

“你的娇贵,你的勇敢,都让我深深的着迷,这样的女孩,我一辈子都不想放手,你知道我此刻在心里庆幸什么吗?”

“庆幸什么?”

“庆幸我最初做的决定,想对你负责,否则的话,我要如何发现如此美丽的你?一个宝贝摆在我面前,若是我不能慧眼识珠,那将是一件遗憾终生的事情,幸好我发现得还不算晚,上天是真的厚待我,把这么可人的女孩送到我面前。”

“嘿嘿嘿。”夜思缘被夸得合不拢嘴,一点都不想矜持。

她很会顺杆子爬,骄傲道:“肯定是因为你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否则老天才不会把这么可人的女孩送给你呢。”

瞧她自恋的模样,司离骚朗声大笑。

他从西裤口袋里,摸出一个黑色的绒盒。

夜思缘眨巴眨巴眼睛。

看到他打开绒盒,里面是一颗璀璨到让人看一眼就心花怒放的钻石戒指。

夜思缘呼吸一紧。

夕阳照射在海面上,洒落在两人的身上,定格在漂亮的钻石戒指上。

司离骚含情脉脉看着她:“思缘,嫁给我。”

“啊?你口袋里怎么会有求婚戒指?”

司离骚没中央批八字迷信有回答她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将钻石戒指从绒盒里取出来,执着她被血色染红的右手,再次问她:“愿意吗?”

夜思缘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废话咯。”

司离骚又笑了,道:“正面回答我。”

夜思缘呼吸紧紧地,点头,眼泪落下来,说:“愿意,我愿意,非常愿意,非常非常愿意,非常非常非常愿意……”

“思缘,我答应你,此生定不负你的深情。”

说完,他额头上忽然冒出了两个斜长的龙角,黑眸也变成了黄金深瞳。

这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

夜思缘知道了。

司离骚郑重的将钻石戒指缓缓的推送到她的无名指上,钻石戒指在夕阳下散发出来的流光溢彩,晃了夜思缘的眼,她眼睛全被滚烫的泪水模糊了,小粉唇一张一合,哽咽的声音:“我、我、我也一样。”

喜欢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请大家收藏:

司离骚听着夜思缘说的话,深思道:“你哥确实是个好哥哥,比明镜的所有哥哥都称职,包括我。”

这时候,夜惊蛰小冰山看到前赴后继,越来越多涌上顶层的僵尸,道:“别聊啦,舅舅,这样下去不行,必须再想办法!”

司离骚估算着时间,一边拎着扑过来的僵尸朝海里扔,一边道:“再坚持坚持,救援应该马上就到了。”

夜思缘也是同样的动作,与司离骚背靠着背,说:“你说的是船长之前提到的救援吗?万一他们不是来救中央批八字迷信我们的,而是要来摧毁整艘游轮的怎么办?”

“那就只能在心里祈祷了。”

正说着,远处便有十一架直升机朝着这边飞过来。

巨大的轰隆声由远处传来,呆在两人身边的夜惊蛰小冰山抬头望去,冷酷的小声音若有所思道:“来咯,是福是祸,马上就要揭晓。”

这时候,飞来的直升机忽然对着海面疯狂扫射。

漂浮在海面上的僵尸,被炸得横尸遍野。

一条云梯,从直升机上放下来。

云梯不敢放得太低,生怕僵尸们会顺着云梯爬上来,但是这个举动,摆明了直升机上的人,是想救他们的。

夜惊蛰小冰山看到不断下降的云梯,对陷入战斗顾不得朝天上看的夜惊蛰和司离骚道:“姑姑,舅舅,他们是来救我们的。”

砰砰砰砰……

另外几艘直升机,对着顶层不断围攻上来的僵尸疯狂扫射。

但僵尸们不怕子弹,即便中弹也阻止不了他们疯狂冲上来的举动,甚至缺胳膊断腿都阻止不了,整个顶层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云梯几次想要放下来,都望而却步。

有武装人员从云梯上爬下来,伸出手道:“先把孩子抱给我!”

司离骚道:“思缘,抱惊蛰上去。”

“我空不出手了。”

司离骚四下一扫,当机立断:“退到护栏边上去。”

这是个好办法。

他们离护栏边本来就只有几步路而已,两人边防御边后退。

退到护栏边后,夜思缘立刻躲到司离骚的身手,两手一夹,将夜惊蛰夹起来,将他举高高,希望能够递给云梯上的救援人员。

直升机上的驾驶员见此,配合着调整直升机的方位,云梯上的救护员人朝夜惊蛰伸出手,说:“把手给我。”

夜惊蛰小冰山努力高举手臂。

救援人员是个年轻小伙子,一把抓住夜惊蛰的小手臂,将他拉了上去,给他腰上系上安全绳索,说:“小朋友,自己顺着云梯爬上去,有没有胆量?”

“有!”

夜惊蛰小冰山一边顺着云梯往上爬,一边思考着:“奇怪,难道这些救援人员也是NPC吗?”

如果不是NPC,又怎么可能看得见他?

夜惊蛰小冰山还没想明白,已经爬到了直升机上,被直升机上的两个救援人员解开腰上的安全绳索,被安慰着,同时也被检查身上有没有咬痕。

确定没有任何咬痕后,直升机上的救援人员松了口气,将他安置在后排。

直升机的下方,夜思缘当机立断,顺着护栏爬上去,努力把手递给救援人员,被救援人员一把拉上了云梯。

夜思缘爬上云梯后,并不愿意顺着云梯爬上去,而是焦虑的低头,看着陷入僵尸包围圈的司离骚,大喊道:“离骚,把手给我。”

司离骚抽不出手,围攻他的僵尸太多了。

他一旦分出一只手,就有可能被僵尸咬到。

夜思缘看到这种状况,灵机一动,忽然将自己倒挂在云梯上。

她常年跳舞,身体柔韧度高,两腿条勾着云梯支撑自己,上半身朝下,两只手时刻想要抓住司离骚,逮住机会将他拉上来。

因为直升机高度调整不好,她几次想要捞司离骚,都以失败而告终。

那些僵尸看到画面,反而一层叠着一层,想要扑上来咬她。

实在没有办法了,夜思缘说:“离骚,逮住机会朝护栏外跳,我会抓住你的,我一定会抓住你的,你相信我!”

司离骚观察了一下环境,一个字:“好!”

这是需要几方配合的事情。

救援人员顺着云梯爬上直升机,告知驾驶员,需要驾驶员配合。

驾驶员听明白后,将直升机调整方位,让倒挂在云梯上的夜思缘整个人都悬空到了游轮外的海面上。

司离骚逮住机会,踹开涌上来的好几只僵尸,朝着游轮护栏外纵身一跃。

他是看准倒挂在云梯上的夜思缘的位置,然后再跳跃的。

纵身一跃的身体,在海面上做了一个抛物线的弧度,差点与伸手想要捞住他的夜思缘失之交臂,幸好在最后关头,夜思缘抓住了他的一只手臂。

过程不过几秒钟,夜思缘的肾上腺素却猛地飙到最高点,抓住司离骚手臂的那一瞬间,悲喜交加,她激动得眼泪滚出来,大喊道:“我抓住你了,离骚,我抓住你了。”

悬在半空中的司离骚,仰头看着激动得大喊大叫的夜思缘,她激动的眼泪低落在他菲薄的唇上,司离骚眼底的炙热与她滚烫的泪水同一个温度。

他说:“是的,宝贝,你怎么这么棒?”

夜思缘用力拉,使出吃奶的力气拉,终于将司离骚拉了上来。

司离骚的另只手勾到了云梯。

他单手抓紧云梯,向上爬了几个阶梯。

夜思缘也双手抓着云梯,将倒挂在云梯上的自己顺过来,被司离骚紧抱在怀,与劫后余生的司离骚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两人笑过之后,偏头,看着逐渐远去的恐怖游轮,又回眸,望着彼此。

忽然,司离骚单手扣着夜思缘的后脑勺,捕捉到她的唇。

两人悬挂在直升机下,吻得难舍难分。

夜思缘哭了。

明知道只是电影里的劫后余生而已,她却有一种最真实的体验,她将脑袋贴在司离骚的胸膛上,这一刻两人的心贴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近。

人在共患难之后的那种情感,是太平盛世时候每天甜甜蜜蜜的煲电话粥难以比拟的,共患难之后的心会变得更牢固,拉得更近,更近……

喜欢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