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运6种大吉坐向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听到尘谣说她都懂,我心里愣了一下。

尘谣继续说:“这次是我疏忽了,我没想到于久竟然这么大的胆子,明知道你是我的人,竟然还敢对你动手,幸好你没事儿,否则的话,我肯定会……”

尘谣没有说下去,我则是躺在银狼的后背上追问:“你肯定会怎样?”

尘谣微微一笑说:“不会怎样,好了,接下来你去静庙修养一段时间,我们在神星城的行程也快要告一段落了,我所要办的事情,也要接近尾声了。”

我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了静庙。

我的四个学生,包括徐铉、王俊辉都在静庙的门口等着,而五羯则是挡在他们的面前。

见我和尘谣骑着银狼回来,五羯才松了口气说:“这群小家伙非要去学武堂,我差点没拦住。”

这段路上,我已经稍微恢复了一些,走路已经不成问题了,我从银狼后背上跳下来。

王俊辉、徐铉就来查看我的身体。

见我伤势有点重,王俊辉就说了一句:“我九运6种大吉坐向就知道学武堂那边是你搞出来的动静。”

徐铉则是诧异道:“你四百星了?”

我说运气好。

雯子雨、陈俊楠、鲍景宇和泰禾也是凑过来关心我。

我笑道:“我没事儿。”

“你们几个人的修行还不错,不过从今天开始,我可能就无法在学武堂继续当老师了,你们几个的学生生涯,估计也和我的教师生涯一样短暂了。”

雯子雨立刻说了一句:“您要是不在学武堂了,我们也退学,我们是您的学生,对了,学武堂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说着雯子雨偷偷看了尘谣几眼,满眼的崇拜,然后还对着尘谣行了一个礼。

尘谣也是点了点头,这就让雯子雨更加的激动了。

毕竟她是静神的崇拜者。

而尘谣是货真价实的静神家族的人。

我对着雯子雨说了一句:“你想跟的不是我,是她吧。”

雯子雨下意识“嗯”了一声,回过神来赶紧说:“没有,没有,我想跟着老师您学习。”

泰禾则是说了一句:“我那么多次进学武堂学习都被拒绝了,是李老师收留了我,所以李老师,您不管去什么地方,我都追随你。”

我看着泰禾说:“你还没有看到两百星的门槛,你这不是追随我,你这是吃上我了啊!”

众人哈哈大笑。

此时的雯子雨已经来到了两百一十三星,进步明显。

陈俊楠和鲍景宇果然是好兄弟,依旧齐头并进,两个人同时看到了两百零三星的门槛。

至于王俊辉和徐铉,两个人的差距开始有些大了。

王俊辉已经接近二百五十星,而徐铉才只有二百四十星。

于是我就说:“老徐,你最近怎么被落下了。”

徐铉说:“先不急,我有其他的升星秘诀,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追上老王了。”

王俊辉也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徐铉的话。

看来徐铉是真的在修行上领悟了什么。

不等我继续问下去,尘谣就催促我说:“你的身体需要静养,赶紧上楼休息去吧,其他人也都回自己的房间歇着吧。”

接下来尘谣便亲自送我上了楼。

到了我的房间,尘谣并没有离开,而是说:“我看着你休息。”

我点了点头。

因为伤势的缘故,我已经脑袋有些沉了,所以即便是尘谣在我的房间,我的脑子里也不会浮现出什么想法来,我太累了。

不一会儿的工夫我就睡下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的正午了。

而尘谣还在我房间,她就在床边坐着,满脸的担心。

不过我醒来的瞬间,她脸上的担心就收起来,然后缓缓起身说了一句:“你醒了,早起的时候学武堂派人来找你了。”

我诧异道:“找我干嘛,让我去认罪吗?”

尘谣摇头说:“并不是,而是让你回去执教。”

我诧异道:“不会吧,昨天我那么数落他们,而且还杀了于久,他们会让我回去?”

尘谣说:“这也好理解,于久的形象是负面的,如果他们执意维护那个负面人物,那对学武堂的声誉影响很大,再加上于久本来就是背叛了双神信仰的叛神者,学武堂更没有理由为了于久再做和你对立的事儿。”

“而你从头至尾都是静神的人。”

“再者说了,学武堂全黑暗元心都有,这里只是分部,这件事儿已经让上一层的学武堂的领导注意到了,他们对于久拿学生做实验的事儿也是极为不满,而且已经向永恒城和无限城的权贵提出抗议了。”

“所以,学武堂也好,神星城也好,都不会动你。”

“哪怕是神星城的那些权贵,也不会拿你怎样,因为你是拯救学武堂的英雄,是静神选中的人。”

“同样,你有静神培养者的身份傍身,永恒城、无限城的权贵也不会怀疑你有问题。”

我“嗯”了一声,然后下意识问尘谣:“你是不是知道我的秘密了?”

尘谣说:“不知道。”

我知道尘谣是知道的,可因为某种原因,她不能承认,而我也是处于安全考虑,没有再问这么危险的问题。

尘谣继续说:“你怎么想,还要继续回学武堂吗?”

我说:“回可以,但是我需要提升薪水,每天我要十颗五百星的内丹。”

现在我已经四百星了,再用四百星的内丹修行,已经有些不给力了。

尘谣笑着说:“你还真是一个财迷啊,不过我觉得学武堂会答应你这个要求的,毕竟你回到学武堂,对他们挽回学武堂的形象,十分重要。”

我也是点了点头。

静养到了下午,我便带着四个宝贝学生去了学武堂。

我杀于久的英姿,所有人都目睹了,所以在我下马车踏进学武堂的一刻,众人都

九运6种大吉坐向 无删减完整版*

向我投来了尊敬的眼神。

我让四个学生先去了教学楼,而我则是奔着教师楼去了。

教师楼这边,已经被常鶎连夜用术法修复了,和原来几乎一模一样。

我进入教师楼的时候,所有的老师都避着我走,不过他们不再用鄙夷的眼神看我,而是改用害怕,甚至是敬畏的眼神。

我很快就到了常鶎的办公室,令我意外的时候,这里除了常鶎还有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也是一重神格的强者。

喜欢麻衣神算子请大家收藏:

“轰!”

于久的尸体正好掉在众人的面前,在地上砸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坑来,周围的尘烟也是扬起数十米高。

同时我看着楼下的那些人说:“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我没死!”

众人低头看着坑中于久的尸体,没有人敢抬头看我一眼。

直到于久周身的那一层结界消失,于久的尸体被黑暗元心的力量侵蚀消失,常鶎才慢慢抬起头来看我,同时很谨慎地说了一句:“李初一,你怎么做到的?”

我没有办法说出实情,只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往尘谣的头上推,便道:“那你们忘了我是谁了,我是静神的人,我身上拥有静神的烙印,危机关头静神的力量会救我,你们想要杀我,也可以都来试试!”

说着,我直接从残破的教师楼顶上跳了下来。

“嘭!”

随着一声巨响,我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径直落在了常鶎的面前。

常鶎等人下意识往后退了数步。

我则是继续说:“这个于久在学武堂这么久,每年学武堂都会有失踪的学生,刚才甚至当着众人的面还要扬言杀一个学生,这样的人和我打,你们竟然还盼着我死,有朝一日我死了,他可能会把你们拿去做实验!”

说到这里,我停了一下,然后“哈哈”一笑故意拖延了几秒。

学武堂的学生,以及神星城前来观看的人,他们都被我的话给吸引了。

当然学武堂的老师们是知道内情的,他们则是羞愧地低下头。

我这才继续说:“于久在实验楼有一个阵法,你们可以去看一下,那阵法表面上是合成内丹的大阵,实际上却是可以把人活活炼化成内丹的邪恶阵法。”

“之前武斗会的冠军失踪了,你们应该都有所耳闻了吧,他就是被于久炼化成了内丹,而且他还当着我的面把学校一个四百星的学生炼化成了内丹。”

大部分的学生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来。

我则是看向常鶎为首的学武堂一众老师问:“于久,永恒城、无限城派来的,真正负责看管九子禁地的神格强者,他藏匿于我们学校,做着各种各样的实验,你们都知道对吧,可为什么你们不制止,你身为老师,看着自己的学生被抓去做实验,不管不为,竟然还想着维护作恶者,这是为什么?”

“难不成就是因为他是永恒城、无限城派来的人?”

“难道就因为他信奉永恒神、无限神?”

“你们,你们难道不是信奉那两位神吗?”

“同为信奉者,你们为什么要活着那么卑微!”

数落完学武堂的老师,我看向神星城的众权贵说:“还有你们,身为神星城的管理者,自己的子民在你们攀附的权贵面前,真的一文不值吗?”

“你们让神星城的子民,怎么相信你们?”

没人回答我。

所有人全部哑口无言。

我转头看向学武堂的老师群中,然后对着啼仑说了一句:“还有你,你有勇气保护娍青,却没有勇气站出来指正于久的罪恶吗?”

啼仑被我训斥了几句,直接低头下去,他连看我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则是继续说:“我不知道你们的老师都是谁,可他们是这么教你们的吗?心中难道一点正义感都没有吗,如果是这样的,那学武堂、神星城就没有必要继续存在了,毁了也好!”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我心中极为的痛快。

不过看着他们之言不发,特别是曾经身为我学生的啼仑也是不敢站出来,我心中还是难免有些失望,便又大笑着说了一句:“你们一群大——傻——逼!”

一字一句说完那三个字,我心里才觉得痛快了很多,闷在心口的一口气总算是吐露了出来。

众人被我骂了之后也是愣住了,黑暗元心,他们可能没听过这三个字组合在一起,可分开了每个字的意思,他们还是知道的,所以他们肯定知道是骂人的。

九运6种大吉坐向 无删减完整版*

众人看着我,敢怒不敢言,因为一个神格强者刚死在我的面前。

这个时候啼仑才站出来说了一句:“我的确有些愧对老师对我的教诲……”

我打断啼仑说:“这个时候你就别客气,你不是有些愧对,而是百分百愧对!”

啼仑愣了一下,然后点头说:“的确,我是愧对了恩师的教诲,李初一,你的这一番话给我骂醒了,也罢,我今天豁出去了,我承认,李初一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我知道于久最近要抓学生做实验,就告诉我的学生不要出教学楼九运6种大吉坐向,不要过度表现自己,说我是保护学生,实际上我是在自保。”

“我有愧于老师之名!”

“所以我啼仑决定,从今天起,辞去学武堂任职教师的职位。”

“从此之后,我和学武堂再无瓜葛!”

娍青,以及啼仑其他几个学生,全部怔住了。

当然,更为惊骇的还是其他学武堂的学生,因为他们的老师连提醒都未曾提醒过他们。

刚才还盼着我死的那些学生,已经露出了后怕的表情来。

此时一个学武堂的学生说:“我们小组的一个人好像没来,至鞥好四百星的修为,他该不会就是今晚被抓去做实验的那个倒霉蛋吧?”

我已经出了气,人也杀了,骂也骂了,就准备离开。

可我发现,刚才战斗中我身上积累的伤还是太多了,我竟然有些迈不动自己的双腿了,更别说飞了。

正当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尘谣才缓缓从天而降。

我一颗悬着的心,此时才彻底踏实下来。

她落在众人的面前,然后说了一句:“于久并非真正的永恒神、无限神的信仰者,他的内心深处,是九大古神之一白神追随者,白神擅于夺取和各种诡秘的实验。”

“我能跟你们说的只有这些了。”

说罢,尘谣拉着我的胳膊,然后“呼”的一下飞上了天空。

银狼这个时候从暗处跳出来,我们直接飞上了银狼的后背,然后向着静庙的方向飞去。

我问尘谣:“你一直都在附近吗?”

尘谣说:“没有,我去见了一个老熟人,嗯,他算是个人吧,我感觉到你出事儿后第一时间赶回来,没想到你已经给化解了。”

我……

尘谣打断我说:“不用解释,我懂。”

喜欢麻衣神算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