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泡泡的时候女的该说啥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四天之后,七月初二。

寿春城头的垛堞砖石和墙体夯土,略显残破零落,血浆从垛堞之间的缺口往下流淌,凝固挂壁,愈显肃杀。

汉军已经进行了两天的试探性攻城,矢石纷飞,还把护城河稍稍填出了好几个口子。

包裹着新鲜牲畜皮革、外面涂抹着湿泥巴的掘城木驴,直抵城下、挖掉了成吨的夯土,最后也免不了被巨量的滚木礌石砸毁,在城墙根下留下一堆孤寂的残骸。

双方的士卒伤亡都在数百人左右,不过曹军的死伤更加不值钱些,主要是丢滚木礌石的临时新抓壮丁,而汉军这边都是实打实的战兵。

谁让壕沟攻城作业还没开始呢,汉军在试探登城时也就无法充分发挥远程火力对墙头的压制。

曹军最大的伤亡,都是那些不得不把身体探出垛堞、往下丢木头石头的杂兵构成的。

李素倒是让部队用老法子做了不少木结构的阵屋,部署到护城河对岸,让弩手躲在木板后面放箭。

可惜随着攻守双方的技术对抗升级,木质阵屋如今早已效果大减,没用多久就会被曹军城头投石机的碎石雨砸毁,然后神臂弩手们就不得不后撤。

汉军能做的,也就是尽量以投石机反制投石机。

但考虑到曹仁非常谨慎,他用来打击阵屋的投石机都部署在比较靠后的阵地。

所以汉军投石机想要自身不进入曹军射程就反制,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且围城才刚刚十几天,寿春城地势又高,南侧城外又低洼,所以要在城南造望楼对城内进行兵力部署观察、炮火校准观察,所需盖的望楼高度也就更高。

综合算下来,望楼施工的工程量,也远超过去其他攻城战例,至少再给十几天才能磨合全面。

这一切也算在预料之中,本来李素也没寄托多大期望,只能说是有枣没枣打一竿,被防住了就收手。

所以,试探清楚之后,李素也非常光棍地开始部署壕沟作业,准备好好花上两三个月时间,认认真真把曹仁干掉。

曹仁倒也知道汉军壕沟作业的厉害,尝试过反制,好几次夜间试图派出精锐小部队出城偷袭。

尤其是曹仁能借助这一段的淝水河面、事实上被寿春城西侧城头的火力控制这一优势,汉军的战船虽然犀利,却无法顶着城头火力开到太近。

所以寿春西侧的水门,始终是曹仁可以妥善利用的。他想开门把船放出来、偷偷运点小部队,汉军也阻挡不了。

汉军只能是沿着淝水对岸仔细搜索,并且在曹军可能通往芍陂大坝的路上警戒拦截。

好在,李素和诸葛亮都是知人善任的。

这次的淮南西路攻坚战,他们带的主要将领包括甘宁、霍峻等人。

甘宁比较莽,擅长进攻,就把攻城的主要任务交给甘宁。

霍峻擅守,这一世的霍峻因为刘备阵营顺风顺水,所以没有捞到什么赫赫之功,但他好歹也是在荆南镇守过不少要害,确保多年无虞,是个谨慎之人。

李素在排兵布阵时,就把围困寿春西北两侧、并且防止曹仁小部队出城偷袭破坏大坝的工作,全权委托给了霍峻。

霍峻也不负所望,防守非常严密,几天之内连续围歼了曹仁两支数百人规模的夜袭敢死队,确保芍陂大坝安然无恙,城南低洼地带施工的工兵部队绝对安全。

曹仁被灭了两支小规模精兵后,也意识到不能再浪了。

汉军刚围半个月,士气正盛防守谨慎,现在不是搞破坏的好时机,只能乖乖固守待变,希望过阵子汉军会松懈低落。

曹仁不敢动弹之后,曹军就只能指望东西两侧的其他友军来干破坏芍陂的事儿了,要不就只能放弃。

可惜的是,就在前几天,李素军就得到一个好消息——

原本位于曹仁以西数百里、淮河上游靠近淮、汝河口的李典,这下是彻底来不了了。

早在六月二十日,豫州的汉军主力、也就是刘备御驾亲征率领的那支部队,就彻底攻陷了郾城。

而曹操本人亲率的曹军主力,在城破前已经逐次后撤,渡过汝水逃跑。所以最后被围歼在郾城里的曹军殿后部队,也就几千人的规模。

当然了,如果从诸葛亮离开颍川、到李素这儿报到算起,过去一个多月的颍川相持战期间,刘备曹操双方又各自消耗了近万人和两三万人的损失,包括伤病。

(注:刘备和曹操的战场战损比是远远超过三的。总减员看起来只有三倍,主要是酷暑时期军中疫病的问题,一部分病号休整几个月后还可以恢复)

那个主力战场就是结硬寨打呆仗的地方,没什么细节好多说的。消耗掉的粮食物资也是又一个百万石规模的天量账单。

如今曹操已经退守许昌和上蔡。在郾城丢失后,那边丢掉的可不仅仅是一个县,更是大半个颍川郡和汝南北部的部分地区。

可以说从郾城到许昌、上蔡这些关键节点之间的县城,全部被刘备夺了,包括北侧的颍阳、颍阴、临颍、繁昌、㶏疆,南侧的定颍、西平、召陵、汝阳。

因为兵源再次绷紧,加上曹操发现刘备拿下郾城后居然有不沿着河进攻、而是跨过汝颍之间的陆路,奔袭汝阳的趋势,所以曹操不得不分三个方向把守,兵力愈发捉襟见肘。

这种情况下,李典也就被曹操病毒乱投医地直接从汝淮河口、沿着汝水进一步北调到上蔡。

如此一来,李典距离曹仁防区的距离被进一步拉长了三百多里,等于是完全指望不上其救援了。

而且这事儿的影响还不止于此,李典不能救援曹仁后,曹军在汝南郡的淮河以南、汝水以西那部分土地,也等于是彻底放弃了。

而刘备之所以没有急着跟李素联络、沟通这些军情进展,也是因为前阵子道路不好走,信使斥候还要回去绕南阳运河、从宛城走淯水、汉水顺流长江绕到淮南。

刘备觉得李素这边反正也是在打攻城战,不是很急,就按照半个月一封的正常战报沟通节奏走。这才有了郾城攻下十天之后,李素才得知前方消息的问题。

然后,李素和刘备就都能略微分出兵力,李素向西,刘备向南,估计半个月之内,可以把半个汝南郡蚕食下来。

另外,听说关羽和河北站场如今也已经开打了,他们的出兵时间只是分别比李素晚了大半个月和一个多月。

只是同样因为道路不通,所以李素不清楚其他各路的进展,但听说也挺顺利,没有什么意外。

……

这种碾压局的统一战争,好消息总是接踵而来。这不,就在几天前得到刘备那边的好消息、把李典彻底隔绝走了之后,今天的攻城战结束时,诸葛亮总算给李素带来了东路方向的捷报。

如前所述,东路有周泰的四万人马,原计划是沿着中渎水、山阳池和邗沟故道,北上攻打淮阴的。

周泰出兵只是比西路稍晚数天,而且那边也得到了位于广陵郡的吕范的响应,按说应该也很顺利。

但实际上打起来,除了吕范辖区的广陵郡南部几个县很快光复,等过了山阳池、走完中渎水,进入邗沟之后,周泰的进展就慢了起来。

那边的曹军守将主要是曹真磕泡泡的时候女的该说啥,他负责整个广陵和徐州南部地区的防务,也有一两万兵马,人数才周泰的一半。不过曹真也是一边疯狂拉壮丁扩军、一边沿着邗沟节节死守。

周泰的东路军,跟西路军相比最大的劣势,就是邗沟北段纯人工运河太窄了,大船过不去,所以只能用跟曹真一样的船来进攻。

周泰必须把两岸的县城一个个拔掉,护住粮道。不敢像李素这样仗着船大河宽、河上粮道不可能被敌人徒涉或者小船所断,而势如破竹穿凿推进。

曹真则针对性地节节抵抗,各种骚扰,不惜付出代价,尽一切可能威胁周泰粮道,也是变相提醒周泰注意这一点,从而不敢冒进。

如此一来,东线从广陵打淮阴的进攻,足足比西线拖慢了将近一个月,由此也可以看出曹真这人有点东西,比曹休似乎更擅长弹性防守。

当然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周泰那边缺乏顶级谋士,他只是按照诸葛亮战前制定的计划在打,缺乏随机应变,执行计划时又不彻底、有意外情况。

好在这一切终究是解决了,诸葛亮当初在出兵前帮周泰想的“锦囊预案”,是让周泰在拿下山阳池、堵住邗沟河口后,就分出一部分无法走邗沟的大船。

绕路回长江、顺流出长江口,然后稍稍远离东海海岸几十里,确保沿海岸上的曹军看不见汉军的机动。然后这支船队就可以走海路北上绕到淮河河口,重新进入淮河。(汉末时的淮河河口,位于今盐城市的阜宁县以北)

然后,就可以逆流而上,经淮浦县(涟水)威胁淮阴后方。

当然,做这一切的过程中,还要配合在山阳池-邗沟南口水寨继续虚立营寨、虚张旌旗、每天也照旧多垒炉灶生火做饭,假装部队的全部主力还在跟曹真相持。

诸葛亮的计划其实很完美,可惜周泰执行的时候,一方面是骗术不到位,海用

磕泡泡的时候女的该说啥 无删减全文,

大沙船部队撤走后没几天,就被曹真发现了异动。

周泰不得不临时把部队调回来,还反打了曹真一场,让曹真误以为这是诸葛亮的诈退诱敌之计,这就耽误了时间。

好在这么一个回马枪之后,算是彻底坚定了曹真的看法,此后也就疏于再来哨探周泰,就以为周泰真是进攻乏力,进退失据。

部队部署好之后,周泰分兵走沿海那一路,实际上由李严率领。

但李严在海上稍微遇到了一些大风,不得不退回汉军控制的海陵县沿岸躲避风浪、花了几天修船——

其实这也不算运气很差了,农历六月下旬,东海上按说是有可能撞到台风的。李严只是遇到了小规模热带低压风浪,还不是台风,不然都回不来,就不仅仅是修个船死点水手那么简单了。

两次小挫之后,李严总算是趁几个无风天,顺利从海陵县开进淮河口,并且一举夺取淮浦。

周泰和登陆后的李严重新取得联络后,也加大了正面的进攻,几天之内直接推进到淮阴城下,准备开始攻城战。

淮阴守将曹真大为震撼,他压根儿没想到过汉军完全可以不借助邗沟来沟通长江和淮河,而是能沿着海直接从长江口开进淮河口。

如果被李严机动到位,用大船封堵了淮河河面,那淮阴守军连通曹真本人,都得直接被包饺子全歼了。

哪怕死守城池可以多拖几个月,但最后的下场绝对是凄惨的。

面对如此巨大的威胁,敌军兵力和装备又绝对占优,加上曹真也知道了曹休的死讯、刘勋的投降、曹仁的被围、李典被逼走……

种种噩耗都是压垮曹真战斗意志和决心的稻草。

最终曹真选择了放弃淮阴,带着部队和贵重军械连夜坐船渡淮河、北逃进泗水,彻底放弃了广陵郡全境,退到下一个重要的河口节点、泗水与睢水之交的下相县。

(注:淮阴在邗沟运河、泗水和淮河三条河的交汇节点上,所以从淮阴是可以直接退入泗水的。)

下相是徐州最腹心的下邳郡的要害所在,也是项羽的故乡。从下相再沿着泗水逆流的话,可以到下邳和彭城,下邳是徐州州治,而彭城是当年项羽西楚霸王的国都,可以说那些地方要是丢了,整个徐州基本也就完了。

曹真这么做也不是怂,他是为了曹家的大局,不得不保存实力。而他这么一逃,只能是带走精兵和精良军械,那些新拉的壮丁很多都在转移途中逃亡四散了,而淮阴城内聚集的大批粮食物资,也都来不及带走。

曹真逃跑之后,淮河以南除了寿春城里被围的曹仁之外,再没有一个曹军士兵。淮南三郡很快会被汉军彻底传檄而定、分兵占领。

诸葛亮对寿春城的工兵作业,也再没有敌人可以骚扰破坏。

李素在地图上复盘完诸葛亮汇报的好消息后,也是颇为振奋,下令道:

“如此甚好,明日开始,让人在攻城之前对曹仁喊话,让他们得知李典已经被调去上蔡,曹真也已经逃去下相,淮南再无曹家一兵一卒。

嗯,最好再抓一些李典和曹真的部署或者降将军官来,让他们到寿春城下喊话,现身说法,也好印证我们的宣传。想必能让曹仁的士气大受打击。”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汉军兵锋直抵寿春城下后,李素立刻分兵围城,立营设置甬道,部署久战之计。

相比之下,那些打造投石机、云梯车和攻城锤、掘城木驴之类的活儿,倒是不着急,可见李素刚来就做好了思想准备:只要曹仁想坚守,这场仗持续的时间就应该不会短,所以先打稳基础更重要,

当然,与此同时,李素也是本着有枣没枣打一杆的心态,派出了信使和骂阵手尝试一下,远远地对着城内喊话劝降。

表示曹仁只要弃城,就可以饶他不死,还允许他带走寿春城里剩余的兵马。

万一对方动摇了呢?

可惜,意外并没有发生,这种劝降果然毫无效果,连曹休都知道要为曹家死战,何况曹家头号顽固死守分子曹仁呢。

但立营建甬道这段时间闲着也是闲着,骂骂阵打击一下士气也不算浪费,顺便还能把曹军其他各路的惨状和败退被歼消息散布到城内,让守兵人心惶惶。

……

围城开始后第八天,六月二十八,营地和甬道已经完全完工,投石车阵的组装工作也已开展了两天,其他云梯木驴也纷纷开始就地打造。

攻城用的壕沟作业倒是还没开始,因为那东西的施工费时持久,所以一场攻城战的初期往往不会用到。

一旦用上了,至少就是两个多月才能攻破一座城,慢的话三四个月也有可能。好处则是可以尽量减少伤亡,让进攻效果变得更稳。

[磕泡泡的时候女的该说啥标签:p标签]汉军自从诸葛亮发明Z型壕沟接近攻城法以来,一年的时间里,也只在幽州州治蓟城、以及豫州前沿主力决战战场郾城,用过两次这种战法。

面前的寿春如果最终不得不用,那将会是第三次。

围城施工进展那么顺利,作为丞相的李素每天无所事事,只能是督军理纪、同时抽出时间处理新占领地区的安抚民众工作,恢复生产。

考虑到曹仁刚刚抢了寿春附近的淮南百姓的早稻收成、全部汇聚入城,所以民生工作也是很有重视必要的,否则今年两淮地区饿死加瘟疫流行病死百万人都是有可能的。

古代的瘟疫很大一部分是大批人口死亡后无人掩埋、腐烂肿胀导致病毒爆发。

所以大规模的饥荒之后,但凡饿死二三十万人,这么多无人掩埋的尸体成为腐烂毒源,最后瘟疫蔓延开来总计死上近百万就有可能了。

而前阵子李素围合***近寿春那些日子,刚好是早稻收割完后晚稻要下种的时间。以至于李素不得不把他的六万大军分出一些人手,帮助因为战乱误了农时的淮南百姓抢着播种。

在南方农村待过的人都知道,抢收抢种是最忙的时候,这段时间需要大量额外劳动力,后世哪怕到二十世纪,农村地区在这个时候也有农忙假,孩子都要回去帮忙种田。

李素的几万壮劳力和随军运粮民夫,虽然人数不多,却也缓解了淮南百姓相当的劳动力短缺。哪怕今年的晚稻依然会因为稍稍种晚了而出现歉收,但也好过彻底错过一季。

尤其早稻的收成完全被曹仁抢了,百姓本来只能撑过青黄不接的余粮,现在要多撑将近四个月,饿死人是肯定免不了的。李素这么做也只是缓解,不可能彻底解决饿死人。

李素最后能做的,只是让新派的地方官员和驻军到各处宣传朝廷的仁政,表示今年的晚稻会彻底免除赋税,同时要跟百姓讲清楚:

虽然他们今年事实上还是“五五开分成纳税”,具体表现为“早稻全被抢而晚稻完全不用纳税”,但抢他们的是曹仁狗贼,免他们的是李丞相和诸葛尚书。

只要活下来的百姓能把这个简单的道理记清楚,明年淮南地区的民心才能彻底被朝廷收服。

事实上,眼下刚刚帮百姓抢种完,民心就已经颇为可用了。

淮南乡野各处,家家户户詈骂曹仁之声不绝,上百万百姓都诅咒曹仁生儿子没屁眼,全家断子绝孙。

而这些诅咒,眼看着很快就能实现。

……

除了上述这些民政安抚的活儿,李素最后剩下的差事,就是每天巡视攻城准备,侦查城防漏洞。

不过,几天巡查下来,还真没被他发现什么明显漏洞。

曹仁守城的本事,在三国名将当中也算一流了,这样也很正常。

这天傍晚,随着又一天的巡视结束,一行人最后停留在了一座离城墙四百步左右的投石机组装阵地上。放下望远镜,旁边都是忙碌的工兵,把这一批投石机堪堪装好。

恰巧诸葛亮也在旁边陪同,李素忍不住感慨:

“寿春不愧是两淮第一坚城,当年袁术以此为伪都,不是没有道理的。与此相比,合肥的城防实在不算什么。

曹仁的坚守之术,也当真了得,说不定此城最后还是要靠阿亮你的蜿蜒壕沟战法、让弩手和投石机迫近轰击,以为久计。”

诸葛亮又最后确认了一下地形,也放下望远镜,审慎地说:“学生的壕沟攻城法,虽然去年顺利破了蓟城,最近眼看又能破郾城。

但事不过三,各处地理不同,要在这寿春第三次用,怕是还要解决一些因地制宜的困难——恩师可看,这寿春城濒临淮河,离城稍远便地势低洼。

而城池本身却又建在台地上,淝水与淮河在此分流,本身便是因为寿春所在的台地高峻,而城西迅速降低,出现缺口,导致淮河分水南流。

有淮河、淝水的阻隔,城北城西均是临河,根本无法攻打,淮河过城后略微往南转向,挡住了城东一半多的墙段。

所以咱如今可以攻打的,也就是整个城南,外加城东的南面小半段城墙。攻击面如此窄小,非常利于曹仁跟我军打消耗战。

守这样的城,同时需要用到的兵力不多,敌军可以损失掉一些再填补上来预备队。

再加上只能主攻城南,而南侧低洼。我军从淝水的来路,就可以看到有蓄水湖泊,乃是战国时楚令尹孙叔敖所修的芍陂。

芍陂不同于自然湖泊,其水由西侧上游而来,出大别余脉,湖面水位是高于寿春城南洼地的,当年楚人经营陈蔡之间,丈此调蓄水位,确保灌溉,所以需要时时修缮湖东岸堤防,旱时开口放水灌溉,涝时蓄水截留洪峰。

如今盛夏,正是雨季洪涝。这芍陂东岸的堤防,但凡被破坏一二,蓄水倾泻而下,城南洼地的一切施工都是白费,士卒也尽为鱼鳖。

我军要持久攻打寿春,关键是得先确保芍陂东岸不能漏进任何一股敌人破坏。而此湖周长百里,我军要处处巡防、破坏者只要渗透成功一点,这难度差距何其巨大?

即使防住了芍陂被破坏,我军在施工时,还要做好返工报废的准备,因为寿春洼地的地下水之多,不是河北之地可比的,甚至都不是郾城可比。

南方潮湿之地无法挖地道,连开敞式壕沟也要多很多额

磕泡泡的时候女的该说啥 无删减全文,

外的处置,肯定比北方费事。”

诸葛亮不愧是攻城达人,随随便便几天观察下来,就说出了一二三种种优劣势分析,让李素听了都觉得省心可靠。

有阿亮在,查漏补缺的事儿是不必担心了,一切风险评估都给你整得明明白白,而且肯定也有应急预案。

而且被诸葛亮这么一解说,李素也算是对寿春的坚固程度有了更新的认识。

难怪历史上那么多守江必守淮的南北割据局面,这地方都能担当南北前线最坚固的支撑点。

想象后世五代十国末年,周世宗柴荣在这儿跟南唐刘仁瞻打了多久,刘仁瞻一死寿州一丢,南唐剩下的淮南十四州地盘几乎就是秒杀。

诸如此类的南北两朝对抗相持战例,历史上还有很多很多。

另外,李素前世也是玩过《三国志11》的,玩过那一代的玩家,应该都对寿春城的设计不陌生:

游戏里,寿春城南野外有两个格子的地形,是“水坝”,让部队攻击水坝彻底砸开后,就会有湖水汹涌而下,把城外围城的部队全部淹死,而且是直接秒杀的,没有任何额外判定。

现在亲眼看到,又听了诸葛亮的讲解,李素才知道曰本游戏设计师还是挺考据的。寿春守城战确实可以这么干,其掘开的蓄水湖就是早在春秋时就修建的芍陂。

自古南方挖地道挖壕沟都比北方难,哪怕到了21世纪,南方大江大河沿岸冲击平原地形的城市,修个地铁成本都比北方高那么多。

所以成功过两次的壕沟攻城法,要在这儿复刻,当然要重新克服新问题。

难怪曹仁有恃无恐,即便如此还坚持要长期固守。

李素仔细通盘筹划之后,下令道:“投石机和掘城木驴打造足够之后,先试探攻城两天,如果确实坚固,那肯定是要部署壕沟攻城的。

壕沟进水的问题,我会另想办法,给弩手们多备涂抹防水胶漆的皮靴,以免泡污水多了传染疫病。再让军中木工多砍树墩,或造木凳,把壕沟多挖深一些,战时让弩手跪在木墩上放箭。

最后,就是要在开战之前,彻底肃清城外其他方向的残敌,确保除了寿春城内守军以外,没有别的敌援。

这样,只要死死围住寿春,不让曹仁派出小队破坏,就可以确保芍陂安全。当然,我军的巡逻队也要日也不停,确保警戒。

对了,幼平那一侧现在打得怎么样了?让他走东路邗沟,怎么到现在都还没突破淮阴、歼灭淮阴之敌?只有把东西两侧淮水南岸的曹军全部歼灭或者逼退,我们才能完全确保芍陂的安全。”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