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前任是互相的吗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明镜关上卧室门。

转身,一个端着茶盘的中年女人站在面前。

女人四十来岁的年纪,个子不高,不到一米六,瘦的有些脱相,皮肤粗糙,一双细长的眼睛透着一股精明相。

宽大的帮佣工服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一咧嘴,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

“你是祝家新来的帮佣?”

李娟颇有些受宠若惊,这大小姐说话的声音都这么温柔客气。

“是的大小姐,给您喝茶。”李娟把茶递到她面前。

明镜并没有接,“谢谢,以后劳烦你多照顾夫人。”

“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李娟有些困惑,她怎么叫夫人呢?

看来假千金把真千金排挤出去了,真千金心里有气就不认亲生父母了。

李娟脑海里脑补出一出恩怨情仇的大戏。

明镜下楼,对周妈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

李娟扒在门框上,一直等人没影了才咂巴了一下嘴巴,从围裙兜里摸出一把不知道从哪儿寻摸来的瓜子,一边磕一边说道:“这祝家真是瞎了眼,这么好的真千金不要,偏要宠一个什么都不行的假千金,脑壳子有病。”

周妈赶紧看了眼四周,走过来拍了下她脑袋:“你声音小点,还想不想干了。”

这丫头真是,说话不过脑子。

但不得不说,她说的有几分道理。

李娟摸摸脑袋:“你放心吧,没人听见的。”

周妈瞥她一眼:“湘湘可是你的恩人,背地里这样说她,你礼貌吗?”

李娟把磕了的瓜子皮准确的扔进了垃圾桶里,闻言嘿嘿一笑:“我只向真理,不向人情,可别道德绑架我。”

这时一辆轿车驶了进来,李娟立刻把瓜子一收,抹了把嘴,脸上立刻换上谄媚的笑,热情的迎了出去。

“小姐,您可回来了,我给您备好了您爱喝的花茶……。”

周妈被这一幕惊的目瞪口呆。

你是学变川剧变脸的吧?

——

柳暮雪第二天就迫不及待的回柳仙镇了,大城市空气都不清新,哪儿有柳仙镇好。

周一开学,明镜回了学校上课。

阔别半个月多,连同班同学的目光看着她都透着陌生。

校长在国旗仪式后的讲话上着重表扬了明镜和宋引章在此次CMO上的优异表现,两人拿到了华清大学的保送资格。

本校施行贵族教育,为了给孩子铺路,不少家长从小就给孩子报各种竞赛班,相比普通高中的学生条件不好,根本走不起竞赛这条路,因此从条件来说本校学生拥有最好的学习条件和教育资源,但这行还是挺需要天赋的,没几个学生能从这条路上走出来,江瑾辰前年在CMO上表现的也不错,保送了江州大学。

明镜和宋引章算是这条路上走的最远的学生了,进入国家队的最终名单还没出来,估计得等元旦了,如果两人稳进,在国际比赛上拿到名次,成就简直不可限量。

这位明镜同学,简直太强了,祝家的千金,沈舟的妹妹,还是慈善名人,还不到十七岁,已经成了多少人仰望的巅峰。

关键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本人不骄不躁、不卑不亢,就更让人高看一眼了。

全校学生就亲眼看到那从来不拿正眼看学生张口就骂的校长在大会上吐沫横飞的表扬了明镜足足二十分钟,二十分钟啊,同样拿了好成绩的宋引章只是顺嘴提了一句。

宋引章表示他不配。

毕竟明镜经常上热搜,连带着学校也大大出名梦到前任是互相的吗了一把,学校董事会很高兴,校长不夸她夸谁。

高一八班队伍里,季大贵惊叹道:“咱镜姐属实牛逼,让校长夸这么久,开天辟地头一遭啊,丹哥,你实在是太幸福了。”

周翔附和着点头;“我要是有这么一位厉害的姐,我做梦都能笑醒。”

俩人也不怕惹恼祝少丹了,士可杀不可辱,镜姐就是牛逼。

祝少丹坠在队伍尾巴,双手插兜,站姿吊儿郎当,一头碎发在冷风中倔强的挺立,稀疏透出几根紫毛。

闻言翻了个白眼,嗤笑道:“一群傻子,你们懂什么?”

“我们是不懂,但我们相信眼睛看到的,现在镜姐可是江州潮流风向标,她穿的衣服网上仿版都要卖断货了,更别提马场因为她创收多少亿了,你不抱紧镜姐大腿吃香的喝辣的,你傻不傻?”

祝少丹深吸口气:“你们等着吧,早晚有你们后悔的。”

季大贵和周翔面面相觑,两人一致认定,祝少丹脑子不太好使,可能小时候毒奶粉喝多了,把脑子喝坏了,原谅孩子吧。

晚上的时候,马会官方微博发布一则新消息,由明镜小姐出任马会名誉会长,这周末会举办新闻发布会暨新任会长交接仪式。

这一则消息可谓是在网络上掀起了轩然大波,如果原先只是小打小闹,此举可谓是正式宣告明镜踏入了更高的阶层。

她已经不单单是学生、是社会名人了,嗅觉灵敏的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马会今时不同往日,它逐渐成为江州的名片,获得政府的大力扶持,成为当地一大经济支柱,最新发布的财报营收已经超过中等企业了。

这还只是刚刚起步而已。

而马会会长,这是一个散发着诱惑气息的位置,多少人想要而不得,现在竟然落到了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头上。

仔细想想,似乎又没有什么不对,她之前在马赛的表现有目共睹,没人比她更有这个实力。

刚刚在冬令营拿到金牌,保送华清大学,有很大把握进国家队,大家还没从这个优秀的成绩单中缓过神来,摇身一变,又成了马会会长。

接连给人惊喜。

网络上因为这个消息爆炸了,明镜的名字再一次冲上热搜榜首,有人不懂马会是个什么档次的东西。

——是西游记里的弼马温吗?就是管马的,不懂,就随便问问【狗头】

——弼马温?不懂就多读点书,人家马会全称皇家御准江州赛马会,非牟利的俱乐部组织,由政府批准,专营赛马及博彩娱乐业,还是江州最大的慈善机构,此外马会涉及饮食、娱乐、社交等等业务,有经济学家预测,按照现在的发展速度和政府扶持力度再加上其自身的影响力,不出三年,将会成为江州的头部产业,马会设有董事局,下辖八个委员会,马会就是名义上的董事会主席,现在懂了吗?

科普之后,没人再问这个愚蠢的问题。

马会这个名头到底有多不简单,大家心里也都有数了。

大家都普通老百姓,连马都没见过,更别说骑了,只知道马会似乎是个很厉害的组织。

而那些懂行的,第一次把目光落在这个十几岁的少女身上。

她虽然是一个博弈的工具

梦到前任是互相的吗免费阅读*

,但能成为两方大佬的工具,就已经十分不简单了。

没有人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未来的未来,还有很多奇迹等着去创造。

而这个奇迹的名字,只有简单的两个字。

明镜。

“祝总,你这个女儿可了不得啊,年纪轻轻就做到了这个位置,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啊。”

酒桌上吞云吐雾,一帮老油条刚才还油盐不进,一看到消息,立刻见风使舵的开始吹捧起来。

等祝文韬搞清楚是因为明镜成了马会会长之后,那脸色就精彩多了。

这丫头总是闷不吭声干大事,吓人一跳。

“祝总,你看起来怎么不高兴啊,女儿这么厉害,你当爸爸的不是该余有容焉吗?可我看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难道传闻说你们祝家喜欢假千金把明镜小姐赶出门,这件事是真的?”

喜欢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请大家收藏:

“怎么干活的,毛手毛脚的,夫人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被她瞧见了,没你好果子吃。”

“周妈,我……我不是故意的,这个花瓶多少钱,我赔,从我工资里扣。”

“你一年的工资都不够赔这一个花瓶。”

女人脸色唰的白了下来,豪门果然不是好待的,一个不起眼的花瓶就要她一年的工资。

周妈叹了口气:“算了,你刚来,什么都不熟悉,也是我没教好你,我也有责任,待夫人病好了,我替你向夫人说情,不过说好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不然我也留不得你了。”

女人连忙点头,“周妈,您对我太好了,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干活。”

周妈看着面前女人谄媚的笑脸,心情十分复杂。

自从小盈跟小姐走后,她一个人年龄大了,实在忙不过来,让夫人再找个帮佣,夫人嘴上应着,却压根没放在心上,先生不着家,老夫人不管事,这可苦了她这把老骨头。

没多久,祝湘湘把这个女人带回来了,说是见她在街头乞讨,挺可怜的,正巧家里缺帮佣,就把她带回来了。

对于此举,周妈真是……一言难尽。

想学小姐的善良,却不知分寸。

小姐把韩素文带回来,是因为这女人知根知底,在警局备过案,韩素文是大学生,说话做事很有分寸,是一个绝好的助手。

而面前这个女人呢,她观察了大半个月,做事浮躁不说,手脚还不干净,祝湘湘简直是招了个麻烦回来。

她要是给祝湘湘说吧,那丫头还以为她小心眼容不下人呢。

“别耍嘴皮子了,去把厨房的活干了,以后别上二楼。”周妈警告道。

她有次竟然发现这个女人溜进了明镜小姐的房间,不知道在里边干什么,要不是顾忌着祝湘湘,早把这女人赶出去了。

李娟撇了撇嘴,手摸进果盘里,还没摸到就被周妈一巴掌拍回来了,淬骂道:“真把自己当小姐了,你是来干活的,不是来享受的,主家的东西不经同意就吃,谁给你的胆子?赶紧干活去。”

李娟缩回手,心里骂着死老婆子,不情不愿的转身。

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孩,长发披肩,白色及踝长裙外穿着一件黑色长风衣,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神秘气质,飘逸且潇洒。

女孩走的近了,李娟本就不大的眼睛睁的溜圆。

她活这么大岁梦到前任是互相的吗数,就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女的,简直就跟画报上走下来的仙女似的。

女孩一双清冷的眼睛看了过来,她这颗漂泊了数年的心,好像忽然间找到了停靠的岸。

心头莫名震动,眼珠滴溜溜盯着对方。

周妈推开她热情的迎了上去:“小姐,我的小姐啊,您可终于回来了,老夫人是天天念叨您,还有夫人……夫人她想您想的身体不太好了,您快去看看吧。”

明镜点点头,“我先去看看奶奶。”

话落转身走向了老夫人的卧室。

李娟盯着女孩的背影:“周妈,她是谁啊?”

周妈白她一眼,“她就是祝家真正的大小姐。”

“那湘湘小姐呢?”李娟瞪着一双求知又好奇的大眼睛。

周妈噎了噎:“你这都不知道?”

李娟摇摇头,她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哪儿有空闲时间去关注豪门的八卦。

“祝湘湘跟大小姐出生的时候抱错了,大小姐去年四月份才找回来,后来就搬出去了。”

李娟啧啧叹道:“这大小姐是吃了啥长大的,跟祝家人长的一点也不像,歹竹还能出好笋,真是稀奇。”

周妈被她的形容气笑了,“要想在豪门待下去,闭紧你的嘴,祸从口出。”

李娟不以为然。

一个不管事的老太婆,

梦到前任是互相的吗免费阅读*

一个不着家的先生,一个卧病在床的主母,一个小流氓样的少爷,一个……鸠占鹊巢的大小姐……

这个祝家,处处透着荒唐。

明镜从祝奶奶房间出来,周妈端着餐盘递给她:“夫人午饭还没吃呢,您来了,夫人就吃进去饭了。”

李娟从厨房端着茶盘出来,周妈问道:“你干嘛去?”

“给大小姐送茶啊。”

“平时也没见你这么殷勤过,注意着点儿。”周妈提醒道。

“大小姐我看是个好人,不会为难我的。”

周妈讶然道:“你这都知道?”

李娟得意的说道:“我看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周妈忽然觉得这个好吃懒做偷奸耍滑的中年女人终于有点顺眼了。

林清咳嗽了一声,在床上翻了个身。

门“吱呀”一声开了,林清语气不耐的说道:“我说了不吃,别来烦我。”

“食乃生之本,不吃饭,你要修仙吗?”

林清猛然从床上坐起来,扭头看去。

起来的有些急,又很久没吃东西,整个人头晕眼花的。

明镜放下餐盘,伸手扶住她。

林清忽然反手抓住她的手,“明镜……你……你回来了。”

眼神紧张中透着几分小心翼翼。

相比上次见面,她似乎老了几岁。

眼带严重,脸色苍白,嘴唇干涸起皮,头发乱糟糟的披散在肩头,再没有一丝一毫贵妇的精致,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女人。

明镜拿起筷子,在粥上放上一些开胃的小菜,递给她:“先把饭吃了,我们再好好说话。”

林清看她一眼,乖乖的接了过来。

明镜转身走到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抬眸看着她。

林清拿着勺子,舀了一勺送进嘴里。

温热的食物顺着食管流进胃里,像是久旱的土地迎来甘霖,熨帖又舒服。

林清看她一眼,吃一口,很快就把一碗粥吃完了。

她眼巴巴的看着明镜。

明镜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瞬间大片的阳光争先恐后的跃了进来。

明镜走到床前,拿起她的手腕,手指落在脉珠处。

房间内安静无声,阳光落在床尾地毯上,尘埃在光影中跳舞,像一个个调皮的小精灵。

林清抬眸看着近在咫尺的人。

想了很久的人,真正站在她面前时,她反而胆怯了。

“我听湘湘说,你考试成绩很好,能保送华清大学了,真好啊,咱们家终于也出了高材生了,你奶奶还说等今年过年了咱们一家回老家祭祖,好好给祖宗磕头。”

明镜放下手腕:“夫人忧思过虑,以致心脾劳损,气血两虚,我给夫人的方子照常吃,再加一服柴胡归脾丸,近日天气不错,夫人不要闷在屋中,去屋外散散步放松心情,不出几日就能痊愈了。”

林清眸中闪过一抹失落。

“明镜,你在外,一个人过的好不好?有没有人照顾你?”

“多谢夫人关心,我一个人过的很好。”

林清忽然抓住她的手:“你是不是还在生妈妈的气,你搬回来好不好,妈妈一定好好弥补你。”

明镜垂眸静静的看着她,那双漆黑的眼珠没有情绪的时候,像一轮没有尽头的漩涡。

林清害怕,但还是没有松手。

因为她意识到,如果她再松手,可能就要永远的失去这个女儿了。

叹息一声,那眼神中,便尽是悲悯了。

她的悲悯不会让你以为自己是个可怜人,以至于伤尽自尊。

只会让你觉得温暖,像被融融的春水包围着。

“夫人,元旦那天,是奶奶的寿辰吧。”明镜轻声问道。

林清点头:“是啊。”

“今年奶奶的寿辰,夫人操持吧,大办一场。”

林清立刻来了精神:“好,我一定大办。”

明镜对老太太很孝顺,到时候她一定会来的。

沉浸在兴奋中的林清没有注意到面前少女幽深如海的眸光。

有些事、不能再拖了。

喜欢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