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木最好的贵人*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不错!神魔族不愧是远古十大神族之一,即便没落,也非一般的实力能比。”

“确实,如此实力,在偌大的沧海也排得上号了。”

“只是可惜,他的对手是死海神君,终究是七大神君之一。”

四周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

有人惊叹,有人惋惜。

神魔族固然强大,神魔至尊也确实非凡,但终究是相对于一般人,相比死海神君来说,终究还是差了一些。

开玩笑,能够成为七大神君之一,本身就是一种说明。

这还是始源之地的开启,让无数强者涌现。

换在之前,七大神君那就是绝对无敌的存在,谁都不敢触犯。

轰隆隆!!

恐怖的能量撞击在一切。

两道身影眨眼间,便对轰了不知多少次,天地为之震颤,恐怖的气息肆意而开,摧毁一切。

杀杀杀!!

无数神魔大军和死海大军也在疯狂厮杀着。

不比以往,双方都很清楚,他们都已经没有机会,这可以说是他们最后的生存希望了。

神魔族就不用说了,这一战一旦败了,死海将再无他们立足之地。

当然,或许他们可以寻求幻海的庇佑,方毅断然不会拒绝。

但真若那样,神魔族的复兴将成为一句笑话。

神魔之子也注定无法攀升巅峰。

这一点是神魔族绝对不能允许的,所以他们宁愿死战。

死海也差不多,这一战他们若是败了,不!哪怕这一战他们无法拿下神魔族,即便是平手,那他们面对的,也必将是无数小势力的疯狂冲击,到那时,死海必然危在旦夕。

而他们,彻底失去七大势力的名头不说,性命都有可能不保。

这一点同样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要知道,他们曾经可是沧海最顶尖的势力之一,周边的小势力看到他们,无不毕恭毕敬。

如今倒好。

这样的转变,显然是他们无法容忍的。

所以,只能靠武力镇压。

现场一片惨烈,各种绝望的声音不绝于耳,顷刻间,便已经不知多少强者陨落。

血流成河。

尸体堆积如山。

“可惜,终究还是差了不少。”

巫海砸吧着嘴,有些惋惜的样子。

“不奇怪

乙木最好的贵人*

,终究是七大神君之一,若这么好对付,死海早就灭了。”火鸦道人说道。

“那若是你们出手呢?”敖血突然问了一句。

他眼眸之中充满了杀意,有些蠢蠢欲动的样子。

不过他并没有急着出手。

方毅没有特别的命令让他们出手,当然,也没有命令让他们不出手,一切,就看他们自己的意愿。

“我们?”

火鸦道人沉吟了一下,“一个不够,两个应该能够打成平手,不过若是他借助本源之力,那最少要三个。”

“而且,最多也只能击败,击杀绝对不可能。”

“然而这样的一个强者,一旦得罪了,却无法击杀,后果恐怕……”

火鸦道人看来敖血一眼,意思再清楚不过,这样的强者,一旦往地里得罪了,那么报复必然是疯狂的。

当然,虽然对方未必奈何得了他们,但幻海的其它高层就惨了。

这样一个强者,一旦在暗中出手,不择手段,后果不堪设想。

而眼前的局势,可谓死海生死存亡的关键,自己等人一旦出手,那就是等于得罪死了。

最重要的,这不是方毅的命令。

若是方毅下令,他们自然不会丝毫犹豫。

可若是他们擅自出手,从何让幻海损失惨重,这个责任他们可不敢担着,方毅若是怪罪下来,那……

巫海几人都是老油条,活了不知多少岁月了。

趋利避害娴熟的很。

这样的情况下,如非必要,他们是不会出手的,也完全没有那个必要,死海本就是已经是强弩之末。

坐等着看戏不香嘛?

干嘛要插上一脚?

当然,若是方毅的命令,那就另当别论了,方毅可是能够斩杀规则之主的存在,死海神君虽比规则之主强些,但性质差不多,必然也能够斩杀。

这也是为什么,方毅隐隐成了沧海第一人的原因所在。

因为众所周知,规则之主都是不死不灭的存在,无法斩杀的存在,而方毅却可以办到。

可想而知。

在所有的人认知中,成就了规则之主就是神灵一般的存在,意味着永生不灭。

但方毅的存在,直接打破了这一点。

这也是沧海如今平静的原因所在,试问谁敢造次?

普通武者?

这些人根本不值一提,翻不起什么浪。

规则之主?

算了吧!能够达到这样的成就不容易,谁也不想白白丧了性命,哪怕对死海出手,他们都得掂量着,是否会触怒方毅。

这就是方毅如今的地位。

偌大的沧海,无人敢不敬。

相比之下,敖血显然比三个老油条要单纯一些,不过他不傻,瞬间便明白了三人的话。

其实,他和死海神君也没什么仇怨,只是毁灭之意的膨胀,让他心中战意勃发罢了,想找个强者大战一场。

死海神君恰好出现,仅此而已。

轰隆隆!!

原本神魔大军和死海大军的差距并不大,双方战斗的极为激烈,谁能取得最后的胜利都有可能。

恐怖的神魔之气,这一刻,也展现出了它群战的恐怖威能。

神魔之气强大并不针对个人,而是整体。

一名神魔将士个体的实力或许并不是那么不可战胜,但一旦他们成军,形成恐怖的神魔战场领域,那么就是十倍与他们的军队,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场面上,死海大军的人数虽多,但却并没有讨到多少便宜。

然而,像这样的大战,决定胜负因素的,往往都不是那些普通将士,而是最巅峰的那些人。

上古时候的神魔族有岁月君王这个凌驾三界的存在,加上神魔大军的恐怖实力,自然横扫三界,无可匹敌。

但此刻的神魔族,却只有远远不及死海神君的神魔至尊。

结果不难想象。

虽然神魔至尊被处处压制,死海神君周身恐怖的神威,也直接压得神魔大军实力大打折扣。

如此下去,用不了多久,神魔大军必然溃败。

战斗的胜负,看似已经明朗。

“果然不愧是七大神君之一。”

虚空之中,有无数围观的武者发出感叹,还有一些人脸上充斥着不甘。

他们自行的目的,就是想见识一下死海神君的实力。

如今终于得见了,神情也变得无比凝重起来。

以为谁也不确定自己能否击败对方。

不!

不能说击败,他们中虽然不乏规则之主,但与死海神君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且对方还没有借助本源之力。

一旦真的动手,没有两三个人根本不可能压制得了对方。

这么一来,想要拿下死海取而代之,似乎已经变得极为遥远,甚至是不可能。

试问他们的心情还如何高兴的起来。

“可惜,要败了!”

巫海等人摇了摇头,“好戏马上要结束了。”

神魔至尊固然顽强,但实力的差距,显然不是那么好弥补的,此刻他脸色也变得无比铁青,还有不甘。

“哼!区区神魔族,也敢在我死海放肆,本君今天就让你们知道触犯我死海的下场。”

轰!!

死海神君周身气息暴涨,很显然,他已经准备下杀手了。

借此机会震慑宵小。

无尽的神威席卷而开,那一霎那,他仿佛化身为了天地间唯一的存在,至高无上。

“啧啧!真能装。”

巫海不屑的撇了撇嘴,“要是神君大人在,看他还怎么猖狂。”

“废话!”火鸦道人给了他一个白眼,说:“偌大的三界,有几个神君大人,他有装的资本,不服气你上去干他。”

“切!”

巫海缩了缩脖子,算了吧!他没吃撑。

不过,他虽然不准备出手,但敖血看似有些忍不住了。

体内战意盎然。

轰!!

然而,恰在这个时候,神魔至尊眼看着就要被轰飞,敖血忍不住要出手的时候,远处的天边,一道惊天巨响陡然炸开。

嗡嗡!!

紧接着一阵剧烈的轰鸣之声响彻。

“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被惊动,目光一齐看了过,只见那声音的源头,一道淡淡的白光扩散而开。

白光如镜,将虚空都照映了进去。

下一刻,自白光之中,一柄恐怖的剑影呼啸而出,澎湃的神魔之气喷发,如滔滔大浪,席卷四方。

“神魔之剑!!”

有人惊呼出声。

敖血瞳孔也是猛然一缩,神魔之剑他并不陌生,那是属于神魔之子古千秋的配剑,一直在古千秋身上。

如今这柄剑竟然出现了,难道说……

神魔族众将士显然也想到了什么,一个个瞳孔大亮,充满了希望的光芒。

果不其然!

下一刻,神魔之气喷发,神魔之剑破空而来,长剑的末端,一道身影也如利箭一般射了出来,不是古千秋又是何人。

呃?

死海神君见此,双眼一眯,恐怖的杀意瞬间喷发。

古千秋这个时候赶到,虽然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但他也浑然不在意,区区一个小辈,照样手到擒来。

甚至更好,这样一来的话,今天的杀鸡儆猴,就更有说服力了。

“小儿,你终于舍得出现了吗?”

死海神君冷笑一声,杀意喷发,就要出手。

然而,惊人的一幕再次出现了,那如镜的白光之中,一道道恐怖的神魔身影涌现,豁然是一支神魔大军。

澎湃的神魔之气如同海啸一般,席卷天地。

最纯正最本源的神魔之气,让偌大的天地,一瞬间化为了神魔领域,仿佛重新回到了神魔时代。

“这……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傻眼了,如此恐怖的神魔之气,相比之前的神魔大军,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两者就如同皓月与之萤火。

一股荒古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是……远古神魔族?真正的神魔大军?”

虚空之上,有强者惊叹出声。

神魔大军的恐怖世人并未亲自见识过,但三界各种流传下来史书中多有记载,那是真正的无敌之师。

横扫一个时代。

而眼前,这个恐怖的神魔大军,光是那气息就让人胆颤心惊,魂不附体。

大道七重以下,连站在这支大军面前的勇气都没有,可想而知。

这不是真正的远古神魔大军还是什么?

可!神魔时代结束,神魔之气消退,如此恐怖的神魔大军不是早就消失了,怎么会?

所有人都露出了惊恐之色,畏惧。

巫海等人同样满脸不可思议。

因为这支大军,即便是他们,都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要知道,他们可读书规则之主的存在,媲美真正的神灵,连他们都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可想而知。

神魔领域可屠神。

这时记载在神魔典籍中的一句话,曾经人们只当是一种夸张的比喻,但此刻,在场的规则之主都无比确信,真的有这种可能。

死海神君原本自信的神色,此刻也凝固了。

变得一片铁青。

而在孽海一座庞大的宫殿之中,孽海神君也缓缓睁开了双眼,在她的身后,还有着六道身影,同一时间睁开了双眼。

这六道身影中,无泪天君也是其中一个。

只听他开口道:“终于要开始了。”

另一道身影回道:“比预计的早了一些,各个时代的强者将莅临,届时沧海只怕也无法自保了,我们也该融合了。”

“岁月君王,想不到竟然会是他开启了时空之境。”又有人说。

孽海神君漠然,璀璨的眸光仿佛洞穿了虚空,落在远处的战场之上,说:“既然是岁月君王,过去之境落在他手中也不奇怪,未来之境却不知落入何人之手,那才是最神秘的乙木最好的贵人八大辅镜之一。”

“昆仑神镜不是传说中的空间法则的象征们,为什么……”

有身影疑惑道。

“时空本为一体,不分彼此,昆仑神镜既是空间法则的象征,亦是时间法则的象征。”

“三大至高法则之下的三界第一神器,岂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孽海神君眼眸之中涌现一抹渴望。

片刻后,那么渴望淡去,“好了!新时代来临了,我们也该融合了。”

话落,他的身影连同另外六道身影,一同消失在了原地。

……

喜欢造化神宫请大家收藏:

上下左右前后,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空间,分别指向其中的六面铜镜,那么剩下的两块的?

联想到古千秋此刻存在的地方。

方毅内心隐隐有着某种猜想,难不成,最后两面铜镜意味着的是过去和未来?

在时间和空间上,构成一个完美的时空?

想到这种可能。

方毅眼眸大亮,内心有着一丝悸动。

不得不说,这个想法有些骇然,但就在他产生这种想法的同时,整个空间却轰鸣起来,仿佛是在回应他的猜测一般。

八面铜镜也急剧震颤着。

一道道莹莹光芒迸射而出,洒落在他的身上。

与此同时,其中一块境面上,古千秋仿佛预知到什么,感受到什么威胁一般,神情无比警惕的看向方毅。

不过相比之前的冰雪女王,他的眼眸之中尽是茫然。

很明显,他虽然察觉到不对,但是却并没有发现究竟是哪里不对。

或者只是一个武者的直觉。

那一刹那,方毅也仿佛感应到了古千秋的存在,以及那面铜镜的存在,他甚至有种奇妙的感觉,仿佛只要自己愿意,便可以随意通过铜镜,穿梭至古千秋所在的那片空间。

这种感觉极为奇妙。

也仅仅存在于那片铜镜之上,至于另外三块,却不存在这样的感觉。

冰雪女王那一块,此刻呈现出的是一片火海,无尽的火焰幻化出冰雪女王的样子,甚至能够看到嘴角微微勾勒着,像是在微笑。

但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异样的感觉,仿佛被屏蔽了一般。

而遗落在通天观的那一块,依旧是一座庞大的通天塔,整座通天塔都散发着微微光芒,笼罩着一切,似乎隔绝了某些东西。

今时今日,通天塔依旧能够隔绝这种探查,足以说明它的不凡。

让方毅心中都感到无比心惊。

而最后一面,那庞大的王座之上,一名雍容华贵的女子,一身金色凤袍明显也察觉到了什么,璀璨的眸光透过镜面,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不过很快,一道奇异的光芒笼罩着,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清晰。

很明显,这些人中,古千秋的实力最弱,无法感知到这潜在的危机。

即便感知到,也无法屏蔽这种探查。

而其它人则不一样。

冰雪女王就不用说,通天观本身也是一件了不得的神器,昆仑圣母同时实力惊人。

这三面铜镜的所在,都有着莫大的威能阻隔了一切。

只有古千秋。

方毅微微沉吟了一下,这个时候,他若是直接透过镜面,进入古千秋所在的那方空间,夺取铜镜的话,会很简单。

不过最终他还是放弃了。

与古千秋也算有点交情,排除这些不说,他也受过岁月君王的恩惠,为了区区一面铜镜,直接硬抢总归不好。

当然,这铜镜志在必得。

眼下不是时候,将来又机会,在向对方换取便是。

古千秋自然不知道这一切,此刻,他虽然有着某种危机感,但却并没有联系到铜镜之上,而是神魔族的身上。

是的!

神魔族的危机他感应到了。

让他有些坐立不安。

下一刻,他的身影便直接从镜面上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死海,浩瀚的死海大军已然如潮水一般吞向了神魔族的驻地,眼看着神魔族即将被彻底吞没。

“啧啧!死海还真是倾巢而动,这是准备一举拿下神魔族吗?”

无尽的虚空之上,巫海和火鸦道人、玄冰道人正在目睹着这一切。

当然,不仅仅是他们。

虚无之中,还有着无数强大的神念,都在目睹着这一切,都想看看这一战的结果。

世人都知道死海面临的危机,很又可能是继血海之后,又一个被淘汰的七大势力之一。

这放在以往,可以说是绝无可能的。

毕竟七大神君,谁敢招惹。

但如今不一样了,三界秩序大乱,各种强者存出不穷,有加上死海曾经与幻海的过节,所以的一切都预示着,死海正在走向灭亡。

无数小势力对它窥视不已,而其它势力却相安无事,足以说明了这一点。

世人是眼睛都是雪亮的。

死海已经走到末路。

这样的情况下,七大势力都没有任何表示,同样是一种证明。

死海目前的举动,不过是最后的挣扎罢了。

若是他们能够灭了神魔族,或许还有一些希望,反之……

“听说神魔之子和幻海神君的关系不一般,死海大举进攻神魔族,会不会弄巧成拙?”

“难说,不过外界盛传,神魔之子进入始源之地后一直没有出来,可能已经陨落在了其中,死海想要杀鸡儆猴,只怕效果不太明显啊!”

“果真?若是这样的话,那神魔族岂非彻底完了?那说什么杀鸡儆猴?”

“这你就不懂了吧!死海神君之所以有此举,可不仅仅杀鸡儆猴,更是一种试探,连你我都知道神魔之子和幻海神君的关系不一般,死海神君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但他还是出手了,因为他想知道,幻海神君究竟什么态度,是不是准备彻底和死海撕破脸,如果是这样,他们必然出手,死海必将覆灭。反之,若是他们不出手,等于幻海神君还不想和死海撕破脸,如此一来,死海灭了神魔族易如反掌,其它小势力多半也不是对手,死海依旧能够位列七大势力之一。”

虚空之中不少围观的人议论纷纷。

大家各怀心思。

这其中就不乏对死海垂涎不已的,他们顾忌的并非死海,而是幻海的态度。

更确切的说,是方毅的态度。

是的!

今时今日,方毅已然成为了沧海第一人,在世人心中到了一个举足轻重的地步,一言一行,都倍受世人的关注。

没办法,那可是击败了冥河老祖,击杀了五行道人的存在,谁敢不敬?

而死海能否被取代,在他们看来,最大的因素并非死海神君,反而是幻海神君。

死海神君是强大不错。

但始源之地一行,强大的规则之主诞生了不少,不弱于死海神君的强者也出了不少,甚至还有更强的。

若非幻海神君的突然崛起,一时间震撼住了所有人,偌大的沧海早就乱成了一锅粥。

那时,莫说一个死海,就算其它势力也一样有被取代的可能。

而如今,沧海将怎么样,一切都取决于方毅的态度。

最起码在很多人看来是这样。

虽然方毅自己从未意识到这一点,但这却不妨碍其它人小心翼翼。

此刻就是这般。

按理说,死海大举围攻神魔族乙木最好的贵人,各大势力应该趁机围攻死海才对,但其实并没有,反而,他们都想看看,在这场大战之中,幻海会有什么表示。

所以……

“看来神魔族这一次在劫难逃了!”

巫海砸吧着嘴,有些惋惜的说道。

三人对于幻海和死海的过节都没有什么印象,那个时候他们都还没有加入幻海,自然不会有什么感受。

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在看好戏。

不过敖血显然不一样。

他眸光深邃,隐隐流露出浓浓的杀意,但却并没有急着出手。

“这死海神君还真是专挑软柿子捏,知道神魔之子下落不明,还真奸诈。”

“确实,不过堂堂七大神君之一,有失身份。”

几人轻蔑的议论着。

今时今日,他们已然不惧死海神君。

巫海在始源之地也有着巨大的进步,实力完全不惧任何人,火鸦道人和玄冰道人皆差不多。

就是敖血,虽然尚未成就规则之主,但他领域的乃是毁灭之道,强横无匹,不说和规则之主相当,同样也弱不了多少。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大抵就是这样了。

众人的实力都有着极大的提升。

今时今日是幻海,加上盘古族和龙族,不管是真正实力还是抵御,都超过七大势力中绝大多数,已经能够和沧海齐头并进了。

甚至在很多人心中,已经取代了沧海。

“快开始了!”

乙木最好的贵人*

潮水般的死海大军涌去,排山倒海般,骇然无比。

而在死海大军的对面,无数强大的神魔族也已经蓄势待发,一场大战就在眼前。

然而相比之下,神魔族人数上明显弱了不少。

不过他们个体实力更加强大。

光看两支大军的话,并不是没有打头,只是,绝对战斗结果的,往往是站在最巅峰的那一小部分人。

这不是俗事间的战斗。

超级强者一人便可敌千万大军,就如同方毅与昆仑大军的那一战。

一如独挑昆仑大军,震动三界。

人数在这样的强者面前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恰恰,死海神君也算是这样的强者,虽然不如方毅,但面对普通将士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差距。

轰隆!!

恐怖的雷声震动九霄。

一道伟岸的身影降临在了战场之上,那身影一身黑袍,头戴王冠,宛如一尊帝王般,高高在上。

身影毫无疑问,正是死海神君。

他没有过多的犹豫便直接登场了,一来,死海已经经不起太大的消耗,即便这一战获胜了,死海还要面对无数小势力的挑衅。

二来,他也想借助这个机会展露自己的实力,震慑住那些对死海又非分之想的人。

所以他的出场极为霸道,恐怖的神力澎湃,如同一道道飓风,撕裂空间。

“这就等不及了!”

巫海有些不屑,砸吧着嘴。

另一边的敖血,眼眸之中却隐隐有着一丝悸动、战意在勃发,双目之中隐隐泛着红光。

“想不到死海神君这么急,看样子,神魔族这一次在劫难逃了!”

“是啊!死海神君是铁了心了。”

众人神色复杂,有惋惜的也有期待的。

而战场之上,死海神君只想速战速决,雷霆般的声音也随之响彻,“神魔之子,还不速速滚出来受死。”

洪亮的声音伴随着恐怖的神力,在偌大的天地炸响,镇的人群耳膜发麻。

气浪滚滚而出,横扫四方。

这气势着实有些骇然,围观的人群中,不少人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很显然,这些人都是对死海有非分之想的,他们此来,除了上述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就是想对死海神君的实力有一定的了解。

死海神君如他们所愿,展露出了自己强大的一面。

属于七大神君的威压席卷开来,压得所有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饶是巫海都有些心惊。

啧啧道:“果然不愧是七大神君之一,竟然有这样的实力,本座到是小瞧他了。”

这一刻,巫海都收起了脸上的玩味之色。

火鸦道人和玄冰道人也一样,眸光如钩,看似都有些蠢蠢欲动的样子。

差不多的实力,对彼此的吸引可谓的最大的。

此刻几人都有种想上去一较高下的冲动。

当然,眼下还不是时候,神魔族究竟有几斤几两,这个远古十大神族之一,传承至今,还有多少货,众人都有些好奇,所以……

“死海老贼,休得卖乖,你不就是明知神魔之子不在才敢上门挑衅的嘛。”

一个苍老的声音回应道,丝毫没有给死海神君半点面子。

都到这份上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还留什么面子。

“混账!”

死海神君雷霆大怒,七窍生烟。

以他的实力,自然不惧古千秋,他出手的目的正如人群所说,更多的是在试探方毅。

但人群并不觉得,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在挑软柿子捏,这无疑让他倍受愤怒。

如今更是被对方当众直接挑明,就更加恼羞成怒了。

“你找死!”

轰!!

他也懒得废话,巨掌直接拍了下去,磅礴的神力喷发,瞬间化为一只弥天大手,如同天塌一般压了下来。

不得不说,七大神君非同一般,哪怕是较为弱小的死海神君,这一掌的威力也足以毁灭一切,一旦落下,下方的神魔大军必然损失惨重。

神魔至尊脸色也随之大变,体内的气息瞬间暴涨。

一瞬间,他的身躯便无限拔高,仿佛化为了一尊天地巨人。

“死海老贼,就凭你!!”

嘭!!

他庞大的身躯猛的踏出一步,巨掌也随之迎了上去,神魔之气澎湃,如滔天巨浪。

……

喜欢造化神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