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钧老祖的12个徒弟排名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红娘向六小招招手,双方眼神有了交流,马上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老二展翅,红娘坐在它身上,随之飞起远行。

飞出去两三公里,红娘让老二折返回去,后者非常听话,绕回去后降落在瀑布的上游,从上往下观看叶飞的动静。

此时,他们生活的地方已被巨大植物的枝蔓掩盖,视线完全被阻挡了,看不见下面在发生什么。

红娘又一次叹气,转身平躺下,抬头望向天空,右手在老二的身上划来划去:“小家伙,你们的主人出问题了。”

老二舔舔舌头,像是在表示赞同。它不敢乱叫,因为它们是潜伏回来的,发出叫声会暴露行踪,六小虽然不会说话但是比人都聪明。

“七天之后是他体内怪物的生产日期,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红娘自顾自地说着,与其说是给六小听的,不如说在自问,“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今天和他说话的时候,总觉得他的眼神怪怪的,没有了往日的清澈。”

老二又吐吐舌头,像是在表示赞同。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快点开动脑筋啊,怎么办!”红娘心里急坏了,但她也算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没有因此变得慌乱,大脑疯狂开动,思绪转个不停。“等等,我好像有主意了。叶飞既然辛辛苦苦地布置产床,证明产床对他体内的怪物非常重要,如果我们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产床毁了,他体内的怪物一定会因此暴跳如雷,说不定会再度现身,哈哈,我可真是聪明。”红娘抱住六小,开心地笑起来。

“吱吱、吱吱!”怀里传来轻微的声音,衣服里有什么东西钻啊钻啊,终于钻出领口露出一个小脑袋,是那只可爱的兔子,红娘叫它灰灰,这些天与红娘朝夕相伴。小兔子“吱吱”的叫,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情,也跟着开心起来。

红娘哈哈大笑:“对,就这么办。”

“你在这里做什么。”忽然出现的声音,令兴高采烈的红娘心情坠入谷底,她心里咯噔一下,能够感受到一双黑色的眼睛在身后注视着自己。

慢慢回头,露出色眯眯的笑容:“偷看你啊,本来以为你会趁我不在的时候洗澡呢。”不得不说,女人都是天生的演技派,不用教也超会演戏的。

“没个正行。”除了叶飞,还有谁能够悄无声息地来到红娘身后,他的面孔本来是板着的,充斥着阴霾,听了红娘的解释脸上的阴云瞬间散了,没好气地望了六小一眼,责怪道:“你们也和她一起疯。”

六小和红娘一个套路的,装出一副懵懂无知,傻里傻气的样子,仰面躺下露出肚皮,舌头吐出来,屁股扭来扭去,在地上打滚。

“没个正行!快去打猎吧,我真的要洗澡了。”

“一个大老爷们,洗澡还怕人看吗?”

“快去!”

红娘吐吐舌头,笑嘻嘻地领着六小走了,叶飞目视她们走远,脸上的笑容始终洋溢:“多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似的。”他是真的对身体的变化没有感觉。

老二展翅,红娘坐在它的背脊上,飞出去老远才敢回头,彻底看不见叶飞了,红娘总算松了口气“吓死我了,还以为要被他打死呢。看来那个怪物只能潜移默化的影响叶飞,不能完全控制他。

这就好,叶飞还有救。”

“嗷嗷!”老二嚎叫,像是在回应她。

“我担心,如果咱们亲手把叶飞建造起来的产床毁了,他身体里的怪物会狗急跳墙。不行不行,不能做的如此明显,咱们需要借助外力,而且要分步骤有序开展计划才可以。

我怎么这么聪明呢,对,就这么干。”

她拍拍老二的背,对它道:“你给小伙伴交代下任务,等下咱们分开行动,你跟我走,五小去打猎,日落之前重新汇合,一起回去。

看到那处长得像葫芦的山峰没有,就在那里集合,谁也不许先回去。”

知道红娘心系叶飞,老二对她完全服从,连续叫了几声,对身边的五小发号施令,然后便载着红娘往山巅上去了,五小则与他们背道而驰,深入密林打猎。

红娘为什么要上山呢,因为山上住着仙人,仙人就是她需要借助的外力。

以老二的脚程,从山腰的瀑布飞到山巅用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果然如她所料,山上有着仙人存在。

看牌匾上提的字,叫做桐湖派。一个偌大的院子里,熙熙攘攘的有那么几位仙人,门口懒洋洋地趴着一只棕毛狮子,像看门狗似的,一半身子在门槛外面,一半身子在门槛里面,红漆刷过的大门因为它的原因关都关不上。

红娘隔着云观瞧一阵,发现山上的仙人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不给点刺激估计是不会有战斗力的,当下拍拍老二的背脊,对它说:“等下你去把那只大狮子咬死,记住了,速战速决,但要留下血迹,血迹要厚,要清晰,从山上一路延伸到瀑布那里,把他们引过去。

叶飞是外来的仙人,这些人见了他之后一定上前盘问,到时候,咱们在暗处躲着,伺机而动。”

老二斜着眼睛瞟了红娘一眼,那意思好像在说,看你平时傻里傻气的,想不到都是装的,一肚子坏水,叶飞估计都没有你脑子好使。

“干啥啊,不愿意啊!你有更好的办法没有,没有就照我说的去做。”

老二不再看她了,转而望向口水流了一地,对他们的到来一无所觉的大狮子,点点头,心说:“兄弟,别怪我,这娘们忒狠!冤有头债有主,该找谁找谁,记住喽,下辈子长点眼,可别再得罪女人了。”

当下抖抖身子,示意红娘挪挪地,后者马上理解了,改为御剑飞行。

总算离开了那个女人,老二感觉腰不酸了,背不痛了,浑身都有力气了,又斜眼去瞅红娘,那意思好像在说,你该减肥了!

遭到狠踹“快去干活。”

当下,从天上悄悄地来到地上,压低身子,收敛气息,缓步上前,慢慢地走近了那只口水流了一地的大狮子,“兄弟,走好了。”

就这样一路静悄悄的前进,院子里的道士一点都没有察觉,倒是那大狮子毕竟是只猛兽,在天狼老二距离自己还有两米多远的时候,大概是感觉到了什么,鼻子里吭吭地喷了两口气,眼睛睁开,眼皮费力的抬起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猛然见到一只巨大的狼头出现在眼前,吓得尿都喷出来,刚想喊,老二已经闪电般扑出,一口咬住了它的脖子。

“噗嗤、噗嗤、噗嗤。”剧烈的挣扎,大狮子绝非等闲之物,若非是偷袭老二未必拿的下它,大狮子剧烈反抗,尾巴乱甩,四爪乱挠,造成了不小的动静,

幸亏院子里的道士们平时懒散惯了,听见了声音也没有引起足够的警觉,互相推诿道:“喂,你去看看,看看大棕怎么了。”

“呸,你怎么不去啊,老子还累的慌呢。”

“你们这两个懒鬼,真是一个比一个懒,哪天魔教打上门刀架在脖子上,看你们还懒不懒了。”

“早就和魔教穿一条裤子了,大师兄。”

“你有理你有理,支不动你们几个懒鬼,我自己去。”那个被称为大师兄的人看上去比其他师兄弟弟勤快一些,也管事一些,第一个放下了手边的活,懒洋洋地走出门了,看到门口湿淋淋的血迹后,没睡醒的眼睛瞬间睁开了,跑回屋内大喊“出事了,出事了!兄弟们,快抄家伙,跟我来!”

“别想骗我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能出什么事啊。”其他师兄弟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彻底惹怒了大师兄,扯着嗓子怒吼起来:“快点!大棕出事了,跟我来。”

他们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从各种横七竖八的姿势下各自站起,拍拍身上的土,召唤仙剑,跟着大师兄去了。

这一出门不要紧,一大滩的鲜血立时映入眼帘,还有剧烈搏斗挣扎的痕迹。几位道士显然和大棕关系不错,脸上的表情变得凶狠起来,“这是哪个不长眼的,敢上门欺负大棕?”

“一定是山上的猛兽!跟我来,这里有血迹,它们还没有走远。”大师兄当先追出去了。

“大棕要是死了,管你是什么凶横的恶兽,天涯海角道爷也追上你,剥了你的皮。”

几名道士循着血迹一路下了山,追出去四五里路,血迹没了,有人建议道:“咱们分开找吧,得快点了,血迹清晰出血肯定少不了,再耽搁耽搁,即便找到了大棕也凉了。”

“不行,不能分开,确定对方的身份来意之前,分开太危险了。”大师兄厉声呵斥,“这样,蹲在地面翻找血迹速度太慢了,咱们上天吧,举高俯瞰更容易发现线索。”

“师兄,关键时刻还是你灵透!”

“少跟我耍贫嘴,都是你们平时懒散惯了,被人家从眼皮子底下把大棕叼走,那可是师父的小宝贝,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师兄,别忘了你也是我们中的一份子啊。”

“住口!”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还有正事要办呢。”

血迹断了,几人不再局限在地面寻找,陆续祭起仙剑升空,居高俯瞰扩大了搜索的范围。

红娘藏在远处一颗大槐树底下,看着他们升空后露出得意的笑容:“成了,这帮傻小子,怎么去怎么来被我算的明明白白的。”

老二趴在她身边,吭哧吭哧地啃着大棕的大腿骨。此刻,雄壮的狮子已经凉透了,舌头从嘴巴里伸出来,双目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就连苍蝇都已经围着它转圈了。

老二为了杀掉它真是累坏了,抱着它的大腿一口一口地吃肉,场面有些血腥。

“别再吃了,你这个家伙!”红娘呵斥它,老二悻悻地回了一眼,虽然心不甘情不愿的,总归是放下了嘴边的食物。

红娘道:“快点,快点把大腿扯下来,扯的越用力越好,要看到牙印。”

老二磨磨唧唧的不行动,心说你这是要搞哪样啊,刚吼我不要吃了,现在又让我把大腿扯下来,这是要分赃吗?

“还不照我说的去做。”红娘第二次吼它,老二哼了一声,虽然不清楚她到底要干什么,但知道她一心为了叶飞,只能照做了。当下锋利地爪子伸出肉垫勾住大棕的身子,牙齿咬出大腿的根部往外扯,哗啦一声,把大腿扯下了身子。

“就这样叼着,当做打猎取得的战利品带回去,叶飞不会怀疑。”

鸿钧老祖的12个徒弟排名 完整版,

老二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望过来的目光闪烁着星星,那意思好像在说:哇塞,你是要栽赃嫁祸啊,好聪明啊!

老二将整根大腿叼起来,连皮带肉再加上骨头起码得有七八十斤,它叼在嘴里一点都不费力,一狼一人选了相反的方向下山去了,在之前约定的地方和五小汇合,一起回到了瀑布。

此时,瀑布已经大变样。叶飞不仅让榕树疯长,形成避难所,还让周围开满了花,似乎要以此衬托生产之时的喜庆气氛,甚至招来了很多的水果储存,他亲口解释,是为了吃小猪仔的时候味道不那么单调。

红娘算是彻底服了,心说:你这个怪物就在叶飞体内放开了折腾吧,总有我收拾你的时候,咱们走着瞧。

感觉时辰差不多了,她抬头看看天空,连个道士的人影都没有,骂了声废物。转念一想,以这几块料的水平,叶飞借着仙阵庇护,三下五除二就给收拾了,得想办法把他们引去阵眼,先把仙阵毁了,再来和叶飞碰面。

当下,给老二使了个眼色,后者真是死精死精的,马上心领神会了。

这一狼一人眉来眼去的样子明显有奸情,换做往日叶飞早就发现了,今天一个是天快黑了,一个是叶飞一心布置产床无心他顾,始终没法发现他们之间的小九九。

老二“嗷嗷”叫了两声,吩咐五小把食物全部堆在空地上,越容易被人看到越好,接着以外出放风的名义跑出去玩了。

叶飞抬起头看了它们一眼,抱怨了一句:“真是越来越疯了。”便不再理会。

红娘来到他身边守着,这么做是为了把身上的嫌疑摘干净,“叶飞,你练功练的怎么样了,有进步了吗?”

“我觉得道心在一点点的凝聚,越来越像样了,等成功的时候给你惊喜。”

“还有惊喜啊,你可真棒。”看叶飞不搭理自己了,红娘又没事找话说,反正就要缠在他身边,“你说那天从你嘴里钻出来的,不会就是凝聚而成的道心吧,我可要告诉你哦,道心可不会是那个鬼样子。”

“道心应该是什么样呢?”

“这个,其实我也没见过几个人的道心,但肯定不是那个样子的。”

“跟没说一样。”

“叶飞,是不是该生火啦,有干木头吗。”

“生火离远点,可别把我辛苦布置的植物点着了。”

“这边都是新鲜的植物,生不了火,你跟我去捡点木头呗。”

“你自己不能去啊。”

“人家毕竟是女孩子,一个人在森林里转悠你忍心?”

“六小呢?”

“早就没影了,出去玩了吧。”

“真拿你们没办法。”

在红娘再三劝说之下,叶飞和她一起暂时离开了避难所,去到山下的林子里捡干木头。

话分两头,正在四处寻找大棕下落的道士们,忽然看到六只长着翅膀的白狼在天上盘旋兜转,他们从未见过长着翅膀的狼在山上出现,心中立时警觉,齐刷刷地追了过来。

没想到距离近了,那六条天狼不知是发现了他们鸿钧老祖的12个徒弟排名还是怎的,居然急速俯冲躲进密林,就此失去了踪影。

几人循着它们离去的方向在林子里翻找,顺利找到了瀑布下方的避难所,看见了并排而立的两间木屋,以及丢弃在空地上的大棕血粼粼的大腿。

即便化成灰也认识,那绝对是大棕的大腿无疑!参差不齐的伤口血粼粼的,还在往外淌血,肯定是被猛兽硬生生撕扯下来的。几人心中大痛,正要咆哮,却被大师兄拦下了:“别叫!这里明显是人为建造的,主人可能就在附近,要给大棕报仇,就要打对方个出其不意。”

“大师兄,你想怎么做?”

“保持安静,先找找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表明主人的身份。”

话音未落,忽然听到瀑布处传来异响,大师兄手持仙剑当先扑了上去,一起的几名师兄弟紧跟着他。

站在瀑布前,面前是湍急的水流什么也没有,“师兄,动静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没错!”

“难道他们在瀑布后面?”大师兄握紧了剑,他还是第一经历如此诡异的事情,心里面有些发颤,又不能后退让师弟们看了笑话。当下,试探着递出仙剑刺入水帘,居然一下子刺进去了。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夜里,风很冷,红娘躺在狭窄的木屋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又一次翻身,她匆匆坐起,穿好了衣服走出屋,仿佛是不久前的翻版,朝思暮想的男人盘膝坐在月下,宁静的光照射,仿佛为他穿上了一层梦幻的铠甲。

叶飞双手抱圆,眼睛闭着,头顶不断有热气冒出。身边的小草可能是受了他体内仙力的影响,越长越高,越长越柔软,被风一吹,在叶飞身上扫来扫去,像是撩拨长发的女人施展浑身解数诱惑他。

人都有心魔,修仙者心魔更重,想要达到大成境界,便要突破了心魔的阻挠。

叶飞的心魔是什么?红娘感到好奇。

是纳兰若雪吗?

应该是吧。

红娘选了处柔软的地方坐下,双手合抱膝盖,静静地看着远处的叶飞,像是在欣赏一幅完美的艺术品。六小从后面走近了,巨大的狼头钻到她怀里磨蹭,使劲腻歪。

六小是天狼,白色毛、锋利的爪、有力的翅膀。能够被这些天生的猎手亲近红娘感觉挺意外的,此前它们一直对自己冷冷的。直到老二趴在地上露出柔软的腹部,红娘才知道它们想让自己挠痒痒,加倍卖力的爱抚它们。

六小的皮毛光滑,纯白的狼毛一根杂毛都没有,眼睛像狐狸,圆溜溜的眼角上挑,充斥着狡猾;爪子却和猫爪类似,锋利的爪子能收回肉垫里,只有捕猎或者攻击的时候才会显露;肚皮圆滚滚的,肯定是吃饱了;背后的翅膀虽然总是收着,但多少有些累赘,在地上打滚的时候有些不方便。

它们的犬齿很大很锋利,张开嘴露出一嘴的牙齿,幸好笑容是和善的否则一定会让你望而生畏。

六小不像是狼,倒想是狐狸,身体是四方块的,腿长几乎与身体长度一致,毛卷像燃烧的火焰,嘴巴是三角形的,不像狼那么狭长外突,甚至连眼睛也更趋向于狐狸,狡猾多于凶狠。

红娘对狼很熟悉,蓬莱有很多的狼,它们气质孤高、阴沉,嚎叫的时候仿佛鬼魅一般,此起彼伏的,几公里外都听的到,爪子锋利,始终露在外面,靠近猎物的时候会低下身子,猛然窜出犬齿一定冲外,力求一击致命。

红娘觉得狼阴沉狡诈,有着令人望而却步的危险。但这些特点六小身上都没有,六小给她的感觉很阳光、很干净、很美丽,皮毛仿佛有自净功能,吃饭的时候也不会被油污和血液弄脏。

六小显得高贵,甚

鸿钧老祖的12个徒弟排名 完整版,

至比人还要高贵,有着曼妙的身段和高贵的气质,和叶飞站在一起的时候真是绝景,不过他们很少站在一起,因为互相独立。

和六小玩耍的时候,红娘明显感受到老二的地位远远凌驾于其他五兄弟,因为在老二围着她蹦来蹦去的时候,其他五兄弟都不敢上前,只鸿钧老祖的12个徒弟排名有老二趴下了,它们才敢凑过来露出肚皮给红娘爱抚。

狼的社会等级森严,红娘算是见识了。

就这样,多了六个暖宝宝,红娘瞬间觉得不那么冷了。

抱着六小温暖柔软的身体,红娘抬起头,望向正在练功的叶飞,心想:这样的日子如果能持续一辈子该有多好。

却忽然听到“吱吱、吱吱”的声音,寻声找过去,在六小的肚子底下看到了一只小兔子,在她伸手抓兔子的时候,老六用爪子扒拉她一下,似乎不想它把兔子拿走。

“你们是拿兔子当玩具了吧。”红娘怪它们太过残忍,但仔细想想,自然界的事情本来就是吃与被吃,谈什么残忍不残忍。

小兔子一身灰色的毛,长长的耳朵耷拉着,后腿止不住的颤抖肯定是被吓坏了。它也就巴掌大小,看体型还没成年,之前被老六卷在皮毛里压来压去的,没被折腾死就是万幸。

几乎在红娘向它伸出手的同时,小兔子蹦了上去,顺势钻进红娘怀里瑟瑟发抖,寻求庇护。

“真乖。”见老六还是一副不愿作罢的样子,时不时地往自己这边拱一下,当下扬起手,吓唬它道:“以后不许做这些残忍的事情哦,否则我就去告诉叶飞。”

老六像是听懂了,没好气地吭了一声,低下头去。

红娘抱起小兔子,野兔远远没有家兔好看,它们的毛是灰的,身上没有多少肉,眼睛是红色的,看上去有些阴森。却点燃了红娘体内的母性,她都三十岁快要四十的人了,一直没有一个孩子,体内的母性早已泛滥,被可怜兮兮的小兔子点燃,紧紧搂住它,给予它温暖,小兔子很聪明,身体的颤抖慢慢地止住了,把头钻进更深的地方,悠悠睡去。

“这下,我也有伴了。”

修仙者是很孤独的,孤独的修仙,孤独的成长,这是修仙者的宿命,如果总是风风火火的进行各种交际应酬,境界很难有所提高。红娘天资卓越,之所以境界始终达不到蓬莱岛主和副岛主那样的高度,就是因为她长期以凡人姿态生活,不得不去面对各种各样的琐事,扰乱了她的心。

见到叶飞之后,她重归仙人生活,也因此觉得寂寞,不太适应了,小兔子的出现刚好填补了她内心的空白。

红娘抱紧了兔子,重新望向叶飞,看他身上腾腾地冒着热气。仙人的修炼一开始都是炼形,比如说练些剑招、剑法之类的;慢慢的就变成炼心,寻找磨炼坚定的道心,境界才能提高。

叶飞冥想打坐应该是在炼心,身上腾腾冒出热气肯定在催动仙力在体内流转,只是他身为木系圣体,仙力为何如此炽热呢?

红娘静静地注视,六小重新睡下了,她仍然看不厌,一点都不觉得无聊。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生出一丝感慨,感慨于叶飞真的是蛮有毅力的,白天炼体,晚上炼心,一般人绝对难以做到。

本以为宁静的夜晚就这样平平无奇的过去了,没想到叶飞的身体忽然产生了变化,原本倾撒在每一寸土地上的皎洁月光忽然之间变得凝聚,全部聚集在叶飞一个人的身上,以至于除了他之外,周边的环境都变得黑暗了。

而下一刻,叶飞居然仰起头,眼睛突出,极端痛苦地张开嘴。紧接着,诡异的一幕发生,一只手,居然有一只手从叶飞的嘴巴里伸出来,伸出嘴巴,露出手腕,像是要去抓住天上的明月。

红娘毅然站起,惊醒了正在熟睡的六小,毫不犹豫的上前帮助叶飞,却被一堵无形的墙壁挡住了去路。一只竖眼在那只独手的手背上睁开,像是看到了红娘,对她眨眨眼,恐怖的是,红娘的身上居然长出了很多很多同样的眼睛,一起眨啊眨啊的,甚至发出阵阵奸笑。

“刷!”黄金凤射出,红娘不顾及自身的安危,直接祭起黄金凤去攻击叶飞嘴里钻出来的独掌,黄金凤穿透了面前无形的墙壁,化作一道金光钉入独掌掌背的竖眼,它吃痛颤抖,快速缩回叶飞体内,而红娘身上的竖眼也随之不见了。

红娘快跑上前,抱住叶飞将他唤醒:“叶飞,叶飞,你怎么样。”

后者幽幽醒来,一脸的疑惑:“怎么了,红娘?”

“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啊,我正在练功。”

红娘当下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完整地叙述了一遍,叶飞有些不信,红娘去找来六小做鉴证,叶飞与它们心意相通,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完全骇然了,不可思议地道:“怎么可能,我一直都在修炼,怎么会有一直独掌从嘴里爬出来呢,这不可能啊。”

“要不是亲眼看到我也不信,叶飞,你是不是练功练的走火入魔了。”

“不可能的,一切都很顺利,我的道心变得稳固,境界有所提高,怎么会突然走火入魔呢。”

“那便一定有其他秘密,我们不知道的秘密,秘密就藏在你的身体里,与一只独掌有关。”

“《道书》中从未出现关于手掌的记载,更不要说是长着眼睛的独掌了。”

“那可不是普通的手掌,它甚至能让我的身上睁开同样的眼睛,可见非同小可。”

“修仙修得差点没了命?”

“能够联想到的只有走火入魔这一条,但是不像。”

“怎么办。”

“你修炼的时候我替你守着,看看它还会再出来吗。”

“也只有这样了。”

……

接下来的几天,只要是叶飞练功,红娘必定会原地守护,时刻关注他的动向,但是那长着竖眼的手掌再也没有出现,慢慢的,叶飞就将这件事情抛到脑后了,红娘因为亲身经历过独掌带来的恐怖,始终没有放弃对它的追查。

到了第五天,叶飞以五行创生术催动植物加快生长,巨大榕树成长到六米的高度,枝蔓互相勾连形成巨大的棚顶,将日光和月光全部遮挡住,让下方形成了一片独立的空间。红娘问叶飞为什么要这样做,叶飞说这是为了更好地聚敛仙力,但红娘却隐约觉得,植物们互相攀结形成的场地其样子很像是一张暖床,产妇的暖床,可以不受干扰的进行生产。

这个想法很可怕,大概是看到了独掌从嘴里爬出而产生的,红娘却觉得靠谱。她更加注意叶飞的行动,发现他确实不太正常,时不时的,叶飞会在肚子上摸一下,时不时的摸一下,那动作像极了刚刚怀孕的母亲,在无知觉的情况下产生的自然反应。

叶飞出问题了!女人的直觉告诉红娘叶飞出问题了!

她又看见了圈里面圈养的两只母猪,以她对叶飞的了解,叶飞会将母猪圈养了,等着吃小猪吗?而且是连续圈养两次?

一定不会!叶飞以惩奸除恶、替天行道为己任,主张众生平等!吃是为了填饱肚子,困母而食子,绝不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

现在想想,叶飞一系列的行为都很诡异,不是他原来的作风。只是这些行为很小,过去并没有在意,没有放在心上,现在看来,大大的有问题。

而更可怕的是,叶飞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出了问题,与他最亲近的六小也没有意识到主人出了问题,意识到这一点的,只有她红娘。

怎么办?

说出心中的想法会不会被叶飞当成神经病呢!但不说出来,岂不是放任叶飞病情继续恶化。

对了,还有一点!以叶飞的脾气,好不容易摆脱了老叟的束缚,一定第一时间踏上旅程,继续想办法寻找纳兰若雪的魂魄了,怎么会在一个地方持续呆这么久。

他已不是过去的样子,而这份改变不是源自于心,而是叶飞体内出现了问题。

怎么办?

红娘第二次自问。

这一次,她决定不能坐视不管,当下趴在老二耳边,对它说:“你觉得自己的主人正常吗?”

老二一定是听懂了,疑惑地望过来,盯着红娘看了一会儿,再望向叶飞,又看了一会儿,“嗷嗷叫了两声。”

“你也觉得他不正常吗。”红娘大喜过望。

老二点头。

“这样,你鼻子灵,你去叶飞身边转转,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

老二完全明白了她的意思,低下头,像是在想办法,有了办法之后重新抬头,目光锃亮,装出一副可爱的样子踱步到叶飞身边,在他肚皮上磨蹭。

叶飞摸摸它的头,对它说:“主人正在忙,你去找红娘玩吧。”说话倒是正常的,和往常一个语气。

老二又围着他打转一会儿,像是玩够了,恋恋不舍地回到红娘身边,嗷嗷叫。

红娘道:“发现问题了吗?”

老二摇头,它摇头的时候整个身子跟着一起晃,看起来很傻。

“只能想想别的办法了,我也太大意了,叶飞心态巨变居然一点没察觉。

现在想想,他第一次建立庇护所,圈养母猪等待产仔的时候已经出现了问题,那是在与老叟死战之后,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才让他前后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现在的关键是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想,好好的想,一定要想出来,这关系到叶飞的生死!”

红娘脑力全开,全盘回忆来到九幽山之后的种种经历,最终确定了,刚刚进入九幽地界叶飞是没有问题的,他的行为变得怪异,是在与老叟死战之后。那时候,大战终结,叶飞惨败,全身经络遭到破坏,骨头被搅碎!却在服下人形仙丹后奇迹般的破茧重生,不仅复原如初了,甚至境界更上一层楼,难道是人形仙丹造成的影响,是啊,寻常的丹药哪里是人形的,能够变成了人形它一定不简单?

是这样吗?我猜的对吗?

红娘也不知道自己猜测的对也不对,但她很清楚,叶飞确实是在那一次重伤痊愈之后变得不对劲的,平时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偶尔一些举动非常怪异,与他往日南辕北辙。

不管怎样,总算确定了他变得怪异的时间点!修仙一途是不能走快速路的,只要走了快速路便不得不承受随之而来的危险,也就是走火入魔了。

红娘心里面这样想着,随即犯愁起来:自己要怎么帮助叶飞呢?该怎么办!

一个难题跟着一个难题,真是让她头痛死了。

这个时候,叶飞怪异的举动又升级了,他开始扩建树屋,把树屋建造的更大,更宽敞,周围立起很多的树墙,让树屋不再四处漏风的同时,也将两间屋子互相隔开,保持彼此的独立性。

做完这些之后,对红娘招招手:“红娘,快来看啊,我把屋子扩建了,喜欢吧。”叶飞一边说着,一边催动草坪生长,让青草长长继而收割,铺到阳光下暴晒。

红娘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走出来之后好奇地问:“叶飞,你这是在做什么?”

“青草晒干了,就可以铺床了,这样会很软,睡上去很舒服。”

“你一个大老爷们,床铺要那么软做什么。”

“为了舒服啊,放心啦,我也会给你铺的。”

接踵而至的怪异行为让红娘终于确定了心中的猜想,叶飞现在就像个待产的产妇,在一样一样的准备东西,好让生产的时候足够顺利。很显然,他体内的怪物在潜移默化的影响叶飞的思想,操控他做出种种怪异的行为。

红娘很害怕,因为身上的怪异叶飞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这证明潜伏的怪物与叶飞本体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甚至可能是一体的,只有这样,它的存在才不会引起叶飞的怀疑。

如此看来,想要消灭那怪物有着相当的难度啊。

深深地叹了口气,红娘无法掩饰内心的惆怅,走进树屋,发现不再透风的树屋宛若一座囚笼,忽然间有种不祥的预感,慌忙逃出去了。

叶飞看她慌慌张张地,好奇地询问:“怎么了?”

红娘尴尬地道:“怕你扔下我不管。”

“胡说八道。”

“叶飞,母猪什么时候生产啊,我想吃小猪了。”

“嘻嘻嘻,你也想吃了是吧,我也是一样呢,想想就流口水,不过没那么快,距离母猪生产还有七天。”

“七天?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我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叶飞挠头,居然有些疑惑,“是啊,我怎么会知道母猪的生产日期呢?奇怪了?答案好像一直在脑子里。”

“嘻嘻嘻。”红娘假笑,背过身的时候却变了一张脸,变得严肃,心中道:换句话说,距离叶飞体内的怪物诞生还有七天时间,我必须在此之前将它灭了,“大概因为你是叶飞吧,所以什么都知道。”

“哈哈,你说的没错。”

“叶飞,你忙吧,我带六小出去打猎。”

“快去快回。”

“知道了。”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