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山体崩塌安全躲过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先生,这番试探也不知能不能有意外收获。”

回去路上,慈君竹一时兴趣想要逛逛便下了马车。

慈心服侍在册,两人便是戴着斗笠,也时不时隐忍侧目。

人群中随意攀谈,声音吞没在人潮里,反倒成了最好的掩饰。

“有就是意外收获,没有...也没什么损失。”

慈君竹知晓刘莹有意结交魏忍冬的心思,所以早早埋下伏笔,她教学生,不局限于诗词字画,连着穿着打扮也会有意提点,那套首饰便是她提点的图样刘莹自己描画的,不过送到金缕阁的时候,那块腰佩的图案已经被人悄悄改过了,不过细微之差,首饰打造出来,就连刘莹都不会留意到。

今日碰到忍冬倒是凑巧,她说出来逛逛,顺便来看看她的首饰。

成品颇为满意。

早些天,她便有意让刘莹知道其他几家姑娘的准备,再闲聊魏忍冬刚回城,怕是来不及准备,注定要输一成,刘莹是个为达目的十分舍得下本的女子,今儿若是再看了这套首饰,定会起心思。

都懂得雪中送炭的道理,她都不用说什么,只要无形引导,刘莹便一步步按着她所想的在走。

这套首饰送到魏忍冬面前,她若是手里真有那玉青一定会有动静的。

“瞧瞧,京都城当真是繁华热闹...”

慈君竹隔着斗笠,看着眼前喧嚣一片幽声轻道。

“过阵子会更热闹的,先生,时候不早了,咱回吧。”

这边,忍冬也离开了金缕阁。

出了昨夜的事之后,忍冬明显感觉暗卫的范围收缩了,看来那群人并不是闹着玩的。

“姑娘,太后生辰宴,您是不是要备份寿礼?”

去一趟金缕阁,她们两个丫头都挑了东西,唯独姑娘自己什么也没买。

回到魏府,橘南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不说精心准备,总不能到时候空手去吧,而且,毕竟是太后的寿辰,也不能太过随意啊。

“知道了,我好好想想。”忍冬知道橘南是一片好心真心替她想着。

“大姐,你回来了,团子找你半天了。”

外头,玉竹抱着团子还没进门就喊着。

团子病好之后又精神乖巧了,因着在许家庄和忍冬朝夕相处现在回来有些粘人了。

本来还想留在许家庄都没放得下。

“小团子找阿姐了?”

忍冬笑着朝小团子伸手,小家伙远远就身子往这边倒。

“阿姐!”

“就阿姐叫的清,醒来就一直喊阿姐,瞧这可怜劲。”团子本来就生得讨喜,玉竹也没事喜欢抱抱。

“大姐,你喜欢团子不喜欢丁香了。”

忍冬去许家庄一住就是这么多天,回来有忙活着,也难怪小丁香都吃味了。

忍冬无奈摸了摸丁香的头,“四妹这么讨人稀罕,大姐哪能不喜欢。”

“大姐,四妹这么小就知道吃味了。”

玉竹一旁笑着打趣,忍冬朝丁香招手,“当归,把东西拿出来让她们选。”

“大姐又给我们买东西了啊?”

玉竹机灵一看当归端上来的东西眼睛一亮,笑的一脸不客气。

“路过金缕阁就给你们带了些,看看喜欢什么就拿去,木棉呢?”

忍冬提及木棉,玉竹小脸一垮,“大姐,你快管管她吧,成天往厨房跑,每天身上一股子油烟味。”

“??”忍冬一脸费解,往厨房跑是什么意思?

“大姐上次不是说,只要完成功课,喜欢什么就学吗?她倒好,要学厨...”

玉竹可能是觉得有些丢人,这下厨学着煲几个汤就好了,又不是要当厨子。

“学厨?”

忍冬正说着呢,外头就听着木棉的声音了。

以前几姐妹之间几乎没什么交流,忍冬这院子玉竹她们几乎不来,现在可不一样,没事就往这跑。

魏家本来人口就简单,一亲近自然就融到一块了。

“大姐回来了,快尝尝我做的芙蓉糕。”

“大姐,你看吧,你可得说说她。”

忍冬含笑看着木棉领着食盒小跑进来,“大姐,二姐是不是又说我坏话了,每次说我,我做的糕点二姐少吃了似的,大姐,这是我专门为你做的,我加了一些药,对大姐的伤好,我特意问了祖父的,大姐放心吃。”

“哦?还加了药?”

“嗯,当归、枸杞、党参...祖父说,这些是补气血的药,我试了好几次,大姐尝尝味道怎么样。”

看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忍冬不忍拒绝,拿起一块咬了一口,还热乎的。

入口软绵,抿一下就化开了,和以往吃的糕点口感都不同,有一股淡淡的药香,但是没有盖过糕点的香甜,“好吃!”

“真的?大姐喜欢吗?我以后天天给你做,我还会做荷花糕、桂花糕、栗子糕...张妈妈都说我的糕点比她做的好吃了,大姐,我新学了烧豆子鱼,晚上我做给你吃?”

“哟,会做这么多?都是什么时候学的?”

木棉吐了吐舌头,“没学多久,二姐和姨娘还总说我,说我以后要当厨娘,当厨娘怎么了?”

忍冬突然有些惊艳,她没有安慰三妹,确实好吃,没想到三妹手这么巧。

不过更惊艳的是三妹

梦见山体崩塌安全躲过 无删减完整版*

的想法,按说,小姑娘多少都有点虚荣心,魏府虽不是什么高门大户,但也算是衣食无忧,三妹也是府上有人伺候的小姐,却想着当厨娘...

“等等,你刚才说,你会做荷花糕?”

“嗯!就是还不太好看,但是很好吃的..上次二姐就吃了几块。”

“是吗?”忍冬故意看向玉竹,吃的时候怎么不说人家是厨娘了。

玉竹嘴巴撅了噘,“是...挺好吃的。”

“走,那这样,三妹后天一早起来,帮我做一盒荷花糕,不过要加些药材,三妹可以先试试做怎么样?”

后天?!

一旁橘南听着脑仁一跳,后天不是要入宫给太后过寿吗?

姑娘不会想着拿一盒荷花糕当礼物吧?

橘南还真猜着了。

“小姐,这不妥吧?您不是认识金缕阁的当家,奴婢听说金缕阁有几套镇店之宝,您想想法子...”

这日清晨,忍冬洗漱完了开始梳妆,橘南实在忍不住再次开口,是真替姑娘着急啊,不用想都知道,那几位姑娘一定是精心准备了寿礼的,姑娘这也太敷衍了。

“无妨,太后她老人家什么东西没见过?荷花糕挺好,而且,这份礼不轻,放心吧,太后不会怪罪的。”

况且,人家太后往年都不摆席,这次心思也不在这上。

不过她是世子的祖母,是世子十分看重的人,她的寿礼,她怎会不用心,那荷花糕里的药材,是包裹蜡丸的药。

她仔细研究过药性,确实是一味良药,用一点不说延年益寿,却能强身固体,剩下的那点,她从新捏制成了几粒小丸,关键时候,可以吊命。

喜欢妙手梦见山体崩塌安全躲过天医之锦绣医女请大家收藏:

“请你们掌柜的来。”

忍冬出了房门,直接对招呼的伙计吩咐了一声。

伙计虽有些诧异,但没多问,应下话就去了,看得出,金缕阁的规矩很好。

“小姐,你要卖东西吗?这的东西真好看。”

当归左顾右盼看个新鲜,以前小姐从不来这种地方。

“对啊,姑娘,来了就挑一些呗。”橘南也凑着热闹,其实是想替忍冬选选后天进宫用的行头,明知这次入宫的意义,王妃怕是不方便给魏姑娘准备。

“你们一会去看看,一人挑一样,算我的。”

女子嘛,到了这种地方,多事拔不动脚的,难怪这金缕阁的生意这么红火,选对了消费群啊。

“这位小姐有何吩咐?”

掌柜的随着伙计走了过来,一脸和善的看着忍冬。

“阮掌柜,久违了!”

这金缕阁的掌柜之前见过一面。

一看是忍冬,掌柜的立刻红光满面笑开,态度更是殷勤客气,“原来是魏姑娘,有失远迎了,您今儿怎么想着到这来转转,快里面请。”说着忙吩咐伙计备茶送进来。

伙计心里暗暗诧异,这谁家小姐,掌柜的这么客气!

“阮掌柜客气了,正好路过进来看看,不知金当家的可在?”

“可是巧了,当家的今日正好来看看,刚要走了,魏姑娘,里面请。”

那是真巧了,忍冬跟着进了里屋,让当归和橘南去挑东西了。

“当归,姑娘以前常来?”瞧着姑娘并不是个爱逛铺子的。

橘南好奇的问了一声。

看着掌柜的对姑娘是真客气,她们两个丫头挑东西还让伙计跟着招呼。

当归冲着橘南挤眉弄眼一番,悄声贴耳道:“小姐不爱逛这种地方,但是小姐和金缕阁的当家认识,金缕阁卖的胭脂水粉都是小姐配的方子,厉害吧!”

橘南眨了眨眼,这是真没想到,原来姑娘还有这等本事。

难怪...

“当归,那咱是不是可以不用客气?”

“那是,小姐既说了,就不会心疼银子,咱就挑自己喜欢的。”

橘南跟着一笑,难怪姑娘喜欢当归,直率简单又聪明。

想着扭头看了一眼,要说聪明,姑娘才是她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子,刚才那个是刘小姐,未来的西陵王妃,姑娘对她面上笑着,可她瞧得出姑娘并不喜欢对方,甚至还能感受到一丝冷漠,但是对那掌柜的,姑娘态度又不同,明明两者身份地位悬殊。

“魏姑娘,这可真是蓬荜生辉了。”

金当家的见到忍冬眉开眼笑,现在忍冬可是他们金缕阁的财神爷,那胭脂水粉的进项看看账目就心里开怀啊,上的新品也广受好评。

“金当家客气了,正好路过进来看看,没先到金当家的就在这。”

“快坐,伤养的如何?”

金当家的也不拿自己当外人,招呼着坐下让人奉了茶,只留下阮掌柜,其他伙计都让出去了。

“还行,既然金当家的在这,那忍冬就不拐弯抹角了,可否麻烦一件事?”

“你有事就直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能力范围之内,定是尽力而为。

“可能有些坏行规,但是..忍冬还是想打听一下,外头有位刘姑娘,在你这打了一套首饰,刚才端出去那套宝石首饰,阮掌柜的应该知道吧?”

既然金当家的不跟自己客气,忍冬也就直言了。

“魏姑娘说的可是那套宝蓝首饰?那套的确是别致,是刘姑娘自己带来的图样。”

阮掌柜想了下,仔细回了话,一般特别一些的首饰,他都有印象。

“哦?!什么首饰能让魏姑娘提一嘴,去取图样来我瞧瞧。”

金当家的是个明白人,一听就听出些蹊跷。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阮掌柜很快取来图样,金方端过目之后忙将图折起,“阮掌柜,这图样是刘姑娘自己带来的?”

“是!颇具异域特色,选材虽不是顶好,但是样式新颖,十分别致,也是一套难得的佳品,不过...咱们金缕阁有规矩,这客人自带图样打造的首饰,未经客人许可,绝不会打造第二套一样的。”

魏姑娘若是喜欢这类的,那得请师傅重新打样了。

“知道了,你先去忙,我和魏姑娘说会

梦见山体崩塌安全躲过 无删减完整版*

话。”

“是!”

阮掌柜退了出去。

“那块腰佩的形状,和那块玉青一模一样。”

阮掌柜一走,忍冬直接开口,她相信,刘莹该是不知情的,可这件事也绝不可能是巧合。

金方端也是一眼看出,所以才吓的将图急忙折起了。

“魏姑娘,这会不会是...”

“巧合吗?金当家的也不相信吧。”

忍冬伸手从脖子上取出一个吊坠,这是上次她请金当家的打造的,银玉镶嵌的外壳里面是那块玉青。

对比之下,更是毫无差别。

纵是大致形状有可能相似,也不可能连棱角都一不一样。

玉青本就是随手敲下的一块,怎么会有人画出一模一样的来,还将其做成腰佩。

若不是放在这一整套形状别致的首饰里,这块腰佩拿出来就显得突兀了。

“你是要我打听一下,刘姑娘这套首饰的图样何处来的?”

这怕是有些困难,只能是敲侧击问问。

“不,千万别打听...忍冬只是想问问,刘姑娘这套首饰很特别,你这可打造过累死的首饰?或者像这套一样特别的。”

这首饰,不管刘莹知不知其深意,今天能摆在她面前,就意味着有人在暗中试探,目的,就是想知道,这东西她认不认得,若是她走之后,金缕阁或者任何人向刘莹打听这套首饰的事,对方就能肯定,她一定见过或者说这东西十有八九在她身上。

能借刘莹之手的人能是谁?

那些逆贼不都伏法了吗?洛云峰此刻还幽禁在洛府,不可能是他,可除了那些逆贼,还有谁知道这东西,还有人在找这东西?

能猜测到可能在她身上,一定也是知道原委的人。

“明白了,魏姑娘放心,金某也自当是没见过,回头我亲自过目一下这些年打造的首饰,这套首饰,看着也不是信手拈来的,定是看过类似图谱或是见过这类首饰的人才画得出来,看似现状随意,实则很讲究规则对称。”

“有劳金当家的。”

“客气了,对了魏姑娘...听说太后寿辰在即,你若是手上没有合适的首饰衣裳,金缕阁倒是有几套珍藏,不知魏姑娘是否瞧得上。”

金方端想着,刚才忍冬说自己是正巧路过进来看看,所以就多想了些。

忍冬忍不住摇头一笑,“金当家的消息果然灵通,若有需要,忍冬不会跟金当家的客气,今日就先行告辞了。”

感情所有人梦见山体崩塌安全躲过都知道太后的生辰宴怎么回事了。

喜欢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