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梦见自己捉甲鱼预兆什么 全文|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凌晨一点半,黑龙在一名保安的带领下,顺利溜进医院住院部大楼,这是医院的主体建筑。

拿着白大褂来到十五楼天台,大岛悄悄从水塔下面钻出来,原来她早已在此等候。拿望远镜观察右侧十一楼楼顶的空中花园内,两间独立的小平房,以前是放清洁工的工具、杂物,现在就是吉田的病房。玻璃窗关着,还拉着窗帘。也没亮灯,女人梦见自己捉甲鱼预兆什么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

黑龙拿狙击步枪的瞄准镜观察到有情况,树丛人似乎有人影移动。然后把瞄准镜递给大岛,自己用望远镜继续观察。

“黑龙,你看花了眼吧,哪里有个人影儿?”

“但愿如此!这样,你继续留在这儿观察,狙击枪给你,我下去看看。我出状况你立即撤退,不要管我!”

“那怎么行,我本来就是来掩护你。你下去吧,小心!”

黑龙不再说什么,悄悄走下去。在接近小平房的通道口,拔出手枪旋上消音器,顺着墙根猫着腰慢慢靠近。接近窗户才直起腰来耳朵贴在窗台倾听里面的动静。

似乎听到男人的鼾声。再走到门边,是单扇铁门,十字钥匙暗锁。这回得小心了,万一里面驻着守卫,打开门进去就是个死。

背包里摸出听筒,按在铁门上,静静倾听。足足三分钟,换了几个地方,都没听出任何响动。

难道真没有守卫,房门被反锁,吉田又给铐在床头,乖乖睡觉觉?也有这个可能。摸出一串钥匙,插进去两根钢线轻轻转动,果真被反锁。这下稍稍心安。

慢慢转动,勾住卡槽轻轻一推,门开了一条缝。迅速拔出钥匙挂腰上,右手拔枪保持警戒,左手抽出迷你手电筒,轻轻一按,透过门缝看见里屋床上躺着一个人,面朝里睡得正酣。

黑龙稍稍松了一口气,慢慢推开铁门,待整个身子钻进来刚要迈腿进入里屋,房间的灯光突然打开,回过头一看,顿时傻眼。

四名特警两短两长死死指着自己,门后的一位一脚把铁门关上,此时已是插翅难飞。但黑龙毕竟久经沙场,左脚用力一蹬,来个右侧滚翻,迅疾翻进里屋,抬头见一人从床上一跃而起,踢过来的右脚眼看就要挨着脑门,枪口一抬,“砰”地一声响,击中对方大腿。

黑龙一击之后,再次翻滚到墙根,待受伤的便衣跌落在地,一把抓住衣领拿枪抵住脖子。先进来的两位特警见此情景,刹

女人梦见自己捉甲鱼预兆什么 全文|

那间也是束手无策。

“警察同志,这位可受伤了,拜托几位都出去,咱们外面说话,怎样?”

此时此景,救人要紧,两位特警对望一眼,同意退出房间。看着四人都退出去,黑龙拖着受伤的这位慢慢走出房门。

门外也围满了武警、特警,黑龙环顾四周,下楼的通道估计都已经封死,只有上楼再说。

“我说警察同志,不想再伤及无辜,建议大家后腿,放下枪,就是我想同归于尽,恐怕上边的人也不会答应!”

话音没落,大岛一枪击中窗户玻璃,悄无声息地,玻璃的破碎声,已经说明了一切,对方有狙击手,一时半会儿还不清楚在哪里?在场的人都成了人家活靶。

“全体听我命令,后退让开通道,让他走!”

闻听此言,黑龙收好枪,慢慢把伤者放在地上,关上手电筒,双手抱拳:“谢了,咱们后会有期!”

眼看着黑龙消失在楼道,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别追了,这可是住院部,先救人!”

黑龙上到楼顶,大岛已经放好绳索,两人迅速溜到一楼,翻出围墙向着河边方向飞奔。

正在这时,左右和正前方突然出现火花,密集的枪声让这两位已不能再往前半步。二人迅速扑倒在地,拔出手枪还击,但又看不到对方在哪里。

短暂的沉默,都在静静等待机会,但是黑龙两位等不起,越等离死神越近。

黑龙抓起一块石头往空中一抛,无声无息地,石头被击碎,火花四溅。

懵了,借着微弱的灯光,能一枪击中运动中的石头,黑龙自愧弗如,大岛心里更是凉了半截。

“黑龙,投降吧!你俩目前的行为,不算重罪,犯不上客死他乡!”

“请问阁下是谁?能否透露一二?”

“就是那曾经的一男一女,不用兄弟我多说了吧?”

“佩服!由衷佩服,今天败在三位手下,值了!”

不一会儿功夫,黑龙、大岛双手抱头屁股贴屁股慢慢站起来。

“拜托二位能不能分开两米站好,我这人特怕麻烦!”

无奈,两人只好分开抱头站住。在距离他们十几米远的地方,呈品字形缓缓站起三个黑色人影,黑色线帽、黑色口罩、黑色围巾,一模一样的装束。都是左手端短枪,右手提微冲。

没给他俩过多的欣赏时间,特警翻过围墙,双双按地上反手铐住,套上黑头套押往同福路。

其中的一位黑衣人举起微冲晃了晃,算是打招呼,三人迅速向河边奔去。

众人望着三人消失的方向,不约而同地来个敬礼!

喜欢鹏城烟云请大家收藏:

上午九点,大岛由美、黑龙的资料送达老纪办公室。老人家打开看了看,不屑一顾。

“只可惜呀,深圳是个小渔村,容不下一条龙,这小子来错了地方!至于这个由美,由她去吧!”

“首长,那这份资料,有用吗?”

“用处还是有的,通知郭子,把这俩人儿的情况转达给夜鹰,提醒他提防着点儿!”

香港方面,很快打探到确切消息。当晚有两男一女开奔驰来临海酒店吃饭,点了菜,中间菜还没上齐,一男一女离开,不久,坐下来继续吃喝的男子呼叫买单,扔下钱就走了。奔驰车开进地下停车场就没了踪影,监控录像给人做了手脚。

“不会是巧合吧,一男一女悄无声息地干掉四个保镖,这得多玄乎?”

“是说吉田他们在包间点了菜,服务员问要什么酒,吉田说不用。随后叫黑莓去房间拿酒。黑莓拿酒到包间,吉田带她们随后又返回房间,就再没下来过,点的菜一筷子都没动。后来警车响,才知道他们出事了。”

“如果说仅凭一男一女能杀掉这四个保镖,咋说我都不信。这四个人也是香港精挑细选的狠角色。”

“可不是嘛。听讲,就连传说中的深圳武警猎潜小组也没这个本事。瞬间解决他们四个,还把吉田打成重伤,至少需要一个班的兵力。”

“想办法找到吉田,只有他才清楚当时的情况。”

“已经在托人打听,我想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话说吉田躺在医院里,不吃不喝,每天靠输液维持身体,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多说几句话都很困难。所以警方也没怎么问话,只叫他安心养伤。

其实他心里清楚,新药实验已经接近尾声,躺在这儿,自己已经成了废人,早晚得给总部派人来弄死,以绝后患。

功夫不负有心人,香港很快得知吉田被关押在龙岗第九人民医院,秘密接受治疗。

“乖乖,从保安弄去龙岗,真是煞费苦心哪!看来咱们需要移师龙岗了。”

“不错,吃完饭就退房,到龙岗先住下来。医院已经安排了接应,今晚进去侦察。”

下午两点,大岛退房的消息很快报上来。脑筋来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想想她俩退房之后,何去何从?

“郭子,大岛已经退房,严密监视她们的去向。我想应该不会是打道回府,凭借在深圳的黑势力,她们香港方面很可能已经知晓吉田的下落。”

“明白,这就部署跟踪,找到吉田,咱们也就露馅儿了。随后我会报告老纪,留意医院方面。”

大岛带着黑龙,打的到罗湖火车站,在站前广场买了去龙岗的大巴票。

老纪接到报告,大吃一惊。

“果不其然,她们已经知道了吉田在龙岗,还真小瞧了这帮人!”

下午四点四十,大岛带着黑龙从龙岗汽车站出来,直奔马路斜对面的三阳宾馆。开一间双人房,安顿下来之后俩人就出来溜达。

SZ市第九人民医院,也就是龙岗中心医院,前门紧挨龙岗大道,后门是同福路,右侧是农贸批发大市场,大市场紧挨着龙岗河。

医院马路对面是龙岗中学,这个时间段路面非常拥挤,摩托车乱窜。医院也有停车场,入口处“车位已满”的牌子已经挂出来了。

黑龙拉着大岛没进医院大门,而是顺着大道往前女人梦见自己捉甲鱼预兆什么走,走过几十米就到了桥上。桥边有一栋类似酒店的建筑,还没装修,有几十层高,几近荒废。

桥下边有一条路,直通农贸市场,黑龙示意下去到市场看看。这时候市场已经不热闹了,店家大多在收拾东西准备收档回家。穿过大市场走到同福路,也就到了医院后门。这条路来往人员车辆不是很多,到了晚上估计就更少人了。

位于龙岗中心城的公安分局,也是一片繁忙景象,高队带的猎潜小组、市局刑侦大队赵队带领的特警队一前一后到达。

作战指挥室,老纪电话里指示只有两句话:“我还是那句话,既然来了,那就别想走了!一举拿下!”

分局王局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拿出医院平面图,详细讲解医院四周路况,部署具体任务。

经过这段时间的整理,咱的一份两万字的报告总算完成了。晚上电话喊郭子到后边吃火锅。

“《论实战演习在实战中的重要性》,你写的还是美姐写的?”

“我去!当然是哥哥我辛辛苦苦憋出来的,这里面也有美姐的功劳,毕竟她实战经验丰富。”

“恭喜!我交上去顺便问问,看看美姐什么时候能够转正。”

“说实话,如果咱们的实战演习多搞一些,逼真一些,我相信阿薇也不至于受重伤,多危险哪!”

“老大,我也没有实战经验,咋办?”

“倒酒倒酒,以后海外出差,捎上你呗,还能咋办?”

“你们医院进展咋样了,明年这时候能完工不啦?”

“现在已经围了起来,在打桩。明年这时候,医院差不多已经开业了吧?怎么?要不把保安队长给你留着?”

“多谢了,先走一个!”

喜欢鹏城烟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