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要求帮他解决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今天状态很糟糕,到现在还没写出几个字,晚上

儿子要求帮他解决 小说全文/

也不想写了。晚上我出门走走,散散心捋捋思路

喜欢保护我方族长请大家收藏:

……

“你就是王璃慈?”姚成超震惊之后,眼神不善地盯着王璃慈,“你是不是曾经在我们姚氏空运,托运过五头小狼崽子?”

“是啊,是啊。”王璃慈眼睛发亮地说,“五小只是很乖巧的小狼崽们,没有给你们添麻烦吧?”

乖巧?没添麻烦吧……?

姚成超眼前一黑,好悬没有被气得当场去世,这都是叫什么话?他姚成超活了这辈子,就没见过如此调皮捣蛋的小狼崽子们。

把他坑的是欲死欲仙,还被王守哲抓住了把柄,兼用利益诱之,违背了自己的“良心”,狠狠地坑了一波公羊策。

虽然说事后证明王守哲的那条“贼船”还是很香的,姚成超跟着赚得盆满钵满,在家族之中地位也是日益攀升。

可让终究让他跳火坑的一切源头,还是因为那五只小狼崽们。

现在真正的幕后黑手出现了,正是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憨憨,仿佛无害的女孩子。

“哼!”

姚成超气得发冷发抖,别过头去表示不想和王璃慈说话,休想我在短时间内原谅你。

而一旁的公羊策,目光也是阴晴不定。

他眼神复杂难明的看向王璃慈,他公羊策活了这一辈子,心中烙印最深刻的当然要数王守哲了。

正是王守哲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他意气风发的一生。

那个将一切都算得死死,彻头彻尾把你摁在地上摩擦的可怕男子,岂能轻易在心中抹得掉?

他在仙朝游历了好久,才平复心情接受了现实,重拾信心后回大乾去参与圣子之争。

却不曾想,还刚刚踏上云鳐飞舟,就遇到了王守哲的侄女儿。

非但如此,还因为姜星渊的愚蠢搭讪行为,把两人的仙晶全折了进去。

等等,这憨丫头好像还要回去参加圣子之争?还一副圣子之位,视作囊中之物的模样。

这娇憨娇憨的姑娘哪来的勇气?

就凭她能吃吗?

公羊策心中隐隐不悦。

这年头,准圣子如此不值钱了吗?

圣子之争,是街边请客吃饭吗!是什么人都能插上一手的么?

哪怕是他公羊策,在面对像王璃瑶那等强敌时,也至多只有五成的胜算,别提其他各脉也许还藏着一些暗牌。

便是公羊策满打满算,也觉得自己只有三成的把握。

“凌云圣地的圣女之位?”姜星渊同样吃惊不小,瞅瞅公羊策再看看王璃慈,恍然大悟道,“公羊贤弟,原来这位璃慈姑娘,还是你的竞争对手啊?”

呵呵~公羊策没有回答,而是忍不住心中暗自冷笑了两声,这个挺能吃的璃慈姑娘,多半是王守哲拉回去壮壮声势

儿子要求帮他解决 小说全文/

的,显得他王氏人才济济的样子。

“竞争对手?”这一下轮到王璃慈和蓝宛儿有些诧异了。

然后,蓝宛儿上上下下打量着公羊策,忍不住就嘟起了小嘴儿。

她有些不太明白,这个长得看起来不够强壮的公马策公牛策的,存在感还不如那个姜什么葱呢,是个连名字都让她记不住的小配角儿。

他哪来的勇气和璃慈姐姐去争圣子之位?

还是早点洗洗睡去吧,圣女之位肯定是璃慈姐姐的。别以为请客吃了一顿饭,璃慈姐姐就会让着你。

就连小绿龙都探出了个脑袋,斜着眼看向公羊策,虽然它对王璃慈的意见老大了,却不得不承认璃慈大魔女的可怕。

一个能把它绿龙一族的后裔差点吃光了,还险些将它这个“老祖龙”都给吃了的超级儿子要求帮他解决大魔女,会输给你这个小破孩?

现场的气氛有些微妙和尴尬。

三方都不愿意说话。

最终,还是姚成超打破了僵局,拿出了写好的欠条给了两位青年俊杰:“你们这一顿饭吃了十六万八千五百三十一仙晶,抹去零头后,是十六万八千五百三十仙晶,你们实付十三万仙晶,把剩下的签一下欠条,摁个手印,利息按照每年两成计算。”

“姚成超,你们要是空运太黑了!”姜星渊脸黑不已的跳起来怒叱,“这价格起码比州府贵三倍以上。”

“这里是云鳐飞舟上,每一份物资的载重都是宝贵的。”姚成超一脸鄙夷地说道,“而且我们的菜单都是明码标价的,嫌贵可以不点啊,撩不起仙子可以不撩啊。你要是赖账,我们姚氏自然有相关人员,会去仙宫找你的学姐师妹们要。”

这是要爆通讯录的节奏啊?

“姚成超你欺人太甚。”姜星渊当即气势暴起,一副要和姚成超拼命的样子。

公羊策急忙拉住了他:“姜兄且忍耐一二,这云鳐飞舟挺贵的,而且姚氏要价挺黑的,你也不怕打坏了要赔更多?”

姜星渊一下子冷静了下来,这要是把云鳐飞舟给打坏了,那岂不是要他打工一辈子来赔偿?

然后他铁青着脸,写下了欠条。

心中是百般懊悔啊,他撩的两位“仙子”连话还没说上几句呢,就开始一通猛吃……主要还是他脸皮太薄,每次小二问要不要续盘时,自尊心作祟下,他都拉不下脸皮来拒绝。

就这么一不小心,一顿饭吃了十几万仙晶……

不过这也怪不了仙子,人家在开吃之前,就表明了自己是很能吃的。是他自己拍着胸脯说,随便吃,敞开了吃的。

最重要的是,若是现在怪她们的话,那十几万仙晶不是打水漂了?

沉没成本太高,岂舍得”怪罪”她们?大不了到了东乾后,就找一份工作,凭他紫府大天骄的身份和实力,在东乾那小地方赚钱还不容易?

当即,姜星渊继续露出了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道:“倒是让两位仙子见笑了,这一次临时决议要去东乾国玩玩,没有准备充足的盘缠。我,姜星渊,是仙宫年轻有为的大天骄,未来前途……”

“对不起,出门在外我们老祖宗交代过,不准和坏人交朋友。”蓝宛儿拉着王璃慈起身。

“坏人?我怎么一下子成坏人了?”姜星渊满脸莫名,他脑门子上刻着坏人两字么?

“那个什么策是璃慈姐姐的敌人,姐姐的敌人就是我蓝宛儿的敌人,而你和我的敌人是朋友,所以你是坏人。”蓝宛儿一脸认真地阐述着她即单纯又复杂的世界观。

“啊这……这不过是阵营不同啊,无关乎好坏啊。”

“阵营都不同,那就更不能交朋友了,你会和赤月魔朝的坏人交朋友么?”

“啊这……”

然后,蓝宛儿就拉着王璃慈迅速地离开了,还一脸颇为嫌弃的模样。

在这一瞬间,姜星渊满心都是委屈,十几万仙晶就这么打水漂了,却和两位仙子连朋友都没交上,更别提期待中的更深层次交往了。

“要不,姜兄你我先绝交一段时间?”公羊策好心的问道。

“不,公羊贤弟你一定要赢,赢得漂漂亮亮的,为我报仇雪恨啊。呜呜~”

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

就在凌云圣地这边因为圣子之争而掀起波澜的时候,遥远的极西之地,也有风波正渐渐荡漾而起。

在极西之地西北方,有一片巍峨雄奇,连绵不绝的巨大山脉,宛如屏障般横隔在天地之间。圣山顶端常年积雪不化,远远看去仿佛冰雪世界,极其荒凉。

这片山脉,名为“无极圣山”。

阴煞宗,便位于这座天极圣山之上。

据传,这座无极圣山曾是一片方外仙域,其中曾诞生过一只冰属性的玄冰凤凰,修为无限逼近真魔境的大能。

也是因此,这片山脉才有了“圣山”之名。

后来,那只玄冰凤凰被一位大能斩杀,死后怨气不散,化为无边无际的阴煞之气弥漫在天地间,侵蚀了大地,污染了灵脉,渐渐的,整片山脉都产生了异变,从原本仙气盎然的仙域,变得宛如的鬼域。

普通的灵植和凶兽再无法在这片山脉中生存,唯有特殊品种的异植,魔植,以及沾染了煞气,以及品种特殊的妖兽才能在此存活。

方圆万里,渺无人烟。

这传说究竟是真是假,已不可考,但无极圣山之中浓郁无比的阴煞之气却是实打实的。当初,阴煞宗的创派老祖,便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在此立派。

无极圣山本就煞气浓郁,多年以来,阴煞宗中的强者又不断将发现的煞穴挪移至此,渐渐的,阴煞宗内的煞气愈发浓郁,已然到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地步。

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根本无法生存。

阴煞宗后山。

这里是整个阴煞宗内煞气最为浓郁之处,浓郁的阴煞之气几乎要化为液态。而在这无比浓郁的阴煞之气环绕之中,伫立着一座完全由金属炼制而成的黑色小殿。

这座小殿,便是阴煞宗宗主,阴煞魔君祁洪昭的闭关之地。

这地方守卫森严,不仅有阵法守护,更有弟子时时巡逻,严禁任何不长眼的修士靠近,可以说是整个阴煞宗范围内,防御最为森严的地方。

一盏盏白色的骨质灯盏漂浮在空中各处,散发出惨白却明亮的光芒。

光芒下,几个身穿阴煞宗弟子服的青年正列队而过。他们身后,跟着数量几乎是他们两三倍的尸傀。

这些尸傀的等级都不低,且明显经过特殊炼制,身上泛着金属光泽且行动并不缓慢。

浓郁的腐臭味自它们身上扩散而出,熏得方圆数十丈范围内都臭不可闻,那些阴煞宗的弟子却丝毫不以为意,显然早就习以为常。

这时,黑暗中忽然亮起了道道青黑色的霞光。

一个人影仿佛瞬移一般出现在了巡逻弟子们面前。

那是一位身形干瘦,看起来仿佛五十来岁模样的老者。

他生了个特征明显的鹰钩鼻,眉眼深邃,看起来却并不怎么阴鸷,反而有几分儒雅,一袭奢华的紫袍又给他添了几分贵气,看起来气度不凡。哪怕就这么随便往那一站,便会让人忍不住生出敬畏之心。

“代宗主。”

见到他,巡逻的弟子们神色一紧,连忙躬身行礼。

原来,这位紫衫中年人,便是这阴煞宗的代理宗主,阴奉屠。

在宗主祁洪昭闭关的现在,他便是这阴煞宗的话事人,总揽阴煞宗大小事务。

当然,任何一个人数巨大的组织内部,结构都不可能如此单一,阴煞宗内还是有不少神通境的实权大佬的。而阴奉屠之所以能成为阴煞宗的话事人,是因为他是阴煞宗宗主祁洪昭的弟子,也是他名下的诸多弟子之中目前实力最强的一个。

“阴煞殿这些天可有异动?”阴奉屠点了点头,随口问道。

“启禀代宗主,并无异动。”

阴奉屠点了点头:“去吧。”

“是,代宗主。”

弟子们不敢怠慢,立刻认认真真巡逻去了。

阴奉屠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前方的小殿,深邃的眉眼之中透出一抹忧虑。

自师尊祁洪昭闭关之后,他便时常来此。只是师尊始终不见出关,他往往也是站一会儿就走。

此番,他是真的有事想禀报,却又不敢打扰。

静静地站了一会,他叹了口气,正准备离开。

蓦地。

黑色小殿的方向有强横的气势爆发而出,瞬息间席卷了周围的偌大区域。天地间风云变幻,就连天空都仿佛变得暗沉了些许。

还未走远的巡逻弟子们打了个哆嗦,差点直接跪下。

“师尊!”

阴奉屠神色一喜,连忙飞掠而出,落在了小殿前方的小广场上。

而就在他落地的同时,黑色小殿的殿门打开,一道人影从里面缓步走了出来。

那是一个气宇轩昂的中年人。

他穿着一袭洁白的长袍,尽管已经是中年模样,看起来却依旧风流倜傥,气度斐然,足以迷倒万千少女。

只是,他此刻通身都弥漫着浓郁的阴煞之气,煞气之浓,几乎已经化为了实质,看起来极为渗人。

他那一双眼睛,更是漆黑如墨,隐隐然似乎有漩涡隐藏其中,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怖威慑力。

看着他,就仿佛是面对深渊一般。

“拜见师尊。”

阴奉屠连忙躬身行礼,看向中年人的目光中带着一股狂热和欣喜。师尊出关,他便有了主心骨,心里也一下子踏实了下来。

“奉屠啊~我闭关这百年,阴煞宗内可有发生什么大事?”中年人扫了他一眼,淡淡开口。

这个白袍中年人,自然便是这阴煞宗的宗主,祁洪昭。

也是阴煞宗唯一的一位凌虚境强者,可以改天换地的可怕存在。

“启禀师尊,阴煞宗内一切如常,并无大事发生。”阴奉屠沉默了一下,“倒是东乾那边,帝子之争出乎预料地提前结束,还牵连出了走私的事情,导致南秦那边折了一个亲王,之前埋下的暗子也废掉不少,损失巨大。”

“哦?”祁洪昭的表情没有多大变化,“我们的人呢?”

“我们的人因还没来得及动手,并无多大损失。”阴奉屠恭声回答。

祁洪昭点了点头,淡淡道:“自元祐登基之后,南秦就一直不怎么安分,总以为自己最厉害,劝也劝不听。这次,让他吃点亏也好。”

“隆昌和姜震苍那两个老家伙要真那么好对付,三国的战况又岂会一直僵持至今?”

“师尊英明。”阴奉屠拱手,随即又禀报了另一件事,“另外,前些日子魔朝那边有消息传回,说有真魔殿的大人物即将驾临咱们这边,让咱们做好准备。”

“真魔殿的大人物?”祁洪昭微微皱眉,“可有说具体是哪位大人物?”

“并未明说,只说有一要事需要在东乾国境内完成,需要咱们协助。”阴奉屠恭敬回答。

“我知道了。”祁洪昭点了点头,随口吩咐道,“立刻以本宗主的名义召集阴煞宗众脉大长老,召开宗门会议。”

“另外,去晋秦两国皇宫,通知元祐和延庆两位大帝。邀他们前来阴煞宗,就说本宗主有要事相商。”

“是,师尊。”阴奉屠恭敬无比的行礼,“稍后我便亲自走一趟晋、秦两国。”

说罢,就侧立在一旁,继续聆听师尊的命令。

祁洪昭吩咐完这些,却是陷入了沉思。

魔朝和这边相隔甚远,往常虽也有来往,但多是贸易往来,鲜少有强者往来两地。而能被称作“大人物”的多半是凌虚境的魔君。这样的人物,通常是需要坐镇某地的,轻易不得离开。

不是真正至关重要的大事,即便是真魔殿,也不可能派出凌虚境的魔君前来阴煞宗。

像这样的情况,他自继承阴煞宗以来还是第二次碰到。

这一次,来的会是谁?

又是什么事情,竟能惹得魔朝出动凌虚境的魔君?

这一次,恐怕风波要起了。

“奉屠,你还有何要事?”阴煞宗宗主祁洪昭微微皱眉问道。

“启禀师尊,还有一件喜事未曾禀报。”阴奉屠说道。

“哦,说来听听。”

“二十年前,徒儿出门办事时,遇到了一位散修女子。不过,因为师尊未曾出关,徒儿只能先将其收作记名弟子。”阴奉屠恳切地说,“还请师尊应允,我将其收作亲传弟子。”

祁洪昭微微皱眉,“你自然知道,因为散修向来身份难查,一般只能当普通弟子做炮灰。若是间谍如何处置?”

“不会是间谍。”阴奉屠斩钉截铁地说,“因为资质太过优秀逆天了,没有哪家会用如此人物做间谍。”

“如何逆天法?”祁洪昭挑眉道,天才,他这一辈子见得太多太多了,又有几个能比得上他祁洪昭?

“玄冰阴煞变异魔体,绝世天骄级资质,最难得还是纯阴之体。”阴奉屠眼神微微兴奋道,连阴鸷的表情都多了几分柔和。那个记名弟子,实在是太优秀了。

祁洪昭一滞,表情从严肃,渐渐地转向了兴奋和喜悦,直到最后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好,好!我祁洪昭坐等了三千载的宝贝徒儿,终于出现了。”

等等,师尊那是我的徒弟……

阴奉屠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

喜欢保护我方族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