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撞红一般倒霉多久 完整版阅读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型月还有五六章就结束了,我也知道大家不喜欢,但是还是那句话,要有始有终,不能因为订阅不行,我就写一半不写了了(╯﹏╰)

“这就是小圣杯吗?看起来相当普通啊,然后想要召唤大圣杯的话,我们应该怎么做?”

伊莉雅体内的小圣杯,最终还是成功的取出来了,而此刻的美狄亚手中拿着小圣杯,一脸期待的看向了一旁的幽斗。

或许连美狄亚自己都没有发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连她自己似乎都接受了幽斗什么都知道的设定。

而且本来两人中,作为主导的应该是身为御主的她才对,可是在美狄亚不知不觉的情况下,现在的她都开始依赖幽斗了。

虽说如今的圣杯之战剩下的选手,也就只有两个Rider职阶跟saber而已了,但是能够不用战斗直接获得圣杯,谁又会拒绝呢?

这次的圣杯能够实现两个愿望,幽斗的愿望是什么美狄亚并不知道,但是她美狄亚却是希望能够获得肉体,然后继续享受现在的生活。

以前的美狄亚愿望是打算改变自己的命运的,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深思熟虑以后,她突然发现,即便是她回到过去,那里似乎也没什么值得留念的东西。

无尽的背叛跟痛苦的回忆,让美狄亚刻骨铭心,与其回到那样的历史中去,还不如就此展开新的生活。

现在的她拥有了关心她的人,不仅能够迁就她的任性,而且还不在意她魔女的身份。

“找个魔力充足的地方就好了,不过即便是召唤了大圣杯也没用,因为其实从第上次圣杯之战开始,爱因兹贝伦的一次违规操作,已经导致现在的圣杯被污染了。

如今的圣杯不仅已经丧失了实现愿望的能力,而且还变成了一个麻烦。”

“现在的圣杯,已经成为承载此世之恶的容器,世间所有的恶意情绪,足足积攒了六十年,现在全部都在那个破杯子里。

而一旦召唤现在的大圣杯的话,圣杯之中的『此世之恶』也会流向整个冬木市。

别说是冬木市的普通人了,即便是英灵在积攒了这样大量的『此世之恶』面前,也不免会直接堕落黑化!”

而在听到幽斗的一番话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他们也没有想到,众人一直追逐的圣杯,现在居然成了这样一个东西。

没有人觉得幽斗在说谎,同时因为之前幽斗种种的未卜先知,现在众人对他所说的话也是深信不疑。

而在知道了圣杯的真相以后,在场的所有人之中,情绪打击最大的无疑就是卫宫切嗣跟美狄亚了。

前者与其说受到打击,不如说无法接受事实,曾几何时他卫宫切嗣以为获得圣杯就能拯救世界。

但是没想到真正的事实却如此残酷,他心心念念的圣杯,不仅无法拯救世界,反而会毁灭世界。

而且更加可笑的是,为了这样一个东西,他的妻子跟女儿甚至都差点因为这个破杯子,承受无法改变的命运死去。

至于美狄亚受到的打击原因就更简单了,因为无法实现愿望,她就无法获得肉体,跟无法在现世停留,只能回到她所厌恶的过去。

此刻的她,甚至开始希望圣杯之战就此中断,因为只要圣杯之战没有结束,她就能一直在这边停留。

“不行,既然知道圣杯是这么危险的东西,我们更应该阻止圣杯之战的进行。

士郎那边我会让他跟远坂家的大小姐说的,相信久居冬木市的间桐家,也知道冬木市毁灭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女儿伊莉雅得救了,所以在得知圣杯的危险性以后,卫宫切嗣这无处安放的正义感又再次上头了。

想要让冬木市的所有普通人离开城市,他们没有这个力量也没有这个权利,那么为了拯救他们,就只能让圣杯之战强行终止了!

“你想得也太天真了吧,你认为只要从者不战斗,圣杯没有胜利者,这件事情就会就此平息吗?

那么你们又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每六十年一次的圣杯之战,这次第四次跟第五次却仅仅相隔了十年?”

“就这么说吧,十年前的圣杯之战中,虽然最后的胜利者没有出现,但是大圣杯还是出现了。

而当初的『此世之恶』也毁灭了小半个冬木市,是直到这个时空的你用『令咒』命令saber击毁了圣杯,风暴才能就此平息。”

“也就是说,圣杯的出现我们无法阻止,『此时之恶』还是会出现,而且如果只是将圣杯投影破坏的话,第六次圣杯之战估计会在更短的时间内再次开始!”

在听到幽斗分析以后,卫宫切嗣沉默了,虽然在发生了伊莉雅的事情以后,他之前已经打算不干涉圣杯之战的事情了。

可是在得知圣杯可能带来的威胁以后,这个正义的老男人最终还是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只要『此时之恶』的问题不解决,圣杯之战就会周而复始的在展开。

而且作为容器,圣杯中的『此时之恶』就越来越多,毕竟这个世界的负面情绪可不少,以整个世界作为基数的话,那么是多上一天都是不少的量。

积攒的『此时之恶』越多,每次圣杯被召唤所造成的破坏也会越大。

毕竟人类的负面情绪无穷无尽,这次『此时之恶』毁灭的是一个冬木市,但是再多来几次的话,搞不好被毁灭的就是一个国家了……”

幽斗的话可不是在虚张声势,而是以『此世之恶』的设定,这种事情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解决你口中『此世之恶』的办法?

Assassin你既然知道这么多,那么应该也会有吧,处理『此世之恶』的办法?”

此时的卫宫切嗣就犹如一个溺水的人一般,拼命的想要活着,而幽斗就是他入眼的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此时之恶』可是全世界所有的负面情绪集合体,而且还足足累计了这么久的时间。

所谓的解决办法也是有的,但是我想应该没有人能够办到。”

“我现在能够想到处理『此时之恶』的办法,大概只有两种。

众所周知,此世之恶既然都是负面的的恶,那么用正面的力量来将它中和就好了,也就是所谓的“净化”。

但是面对聚集整个世界负面情绪的『此时之恶』,想要净化的话,恐怕连圣人都做不到吧?”

要知道『此世之恶』可是整个世界的罪恶,而且还足足积攒了那么多年,别说是一个圣人,就是十个圣人来了也顶不住。

而卫宫切嗣也知道这个办法不现实,所以此男人撞红一般倒霉多久时也是继续看着幽斗,等待他的下文。

“至于第二种方法的话,那就是寻找一个替代圣杯的容器,而这个容器也要足以能够容纳现在所有的『此世之恶』。

这个所谓的容器,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一件牛逼的圣物。

但是也要明白一点,成为此世之恶容器的圣物,很可能会变成第二个圣杯。

而如果是人作为容器的话,即便是此前再善良的存在,在这种量级的『此世之恶』侵蚀下,也是有可能直接成为大魔王的。

因为这可是全世界的负面情绪,即便是英灵沾惹上了一些,如果意志不坚定的话,同样会面临堕落的结果。”

在听到幽斗所说的两种解决办法以后,卫宫切嗣又再再次沉默了,因为他承认幽斗所说的这两种办法,根本都不是普通人能够办到的。

圣杯就不用说了,冬木市御三家花了无数资源跟财富才搞出来的东西,而且还是个万能许愿机,想要找到替代的圣物谈何容易。

至于利用人来当『此世之恶』的容器的话,且不说那个人本身愿不愿意,就算那个人愿意为此牺牲自己,但是在『此世之恶』的侵蚀下,又会变成多么可怕的存在?卫宫切嗣根本不敢想象。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你之前说圣杯之所以会出现问题,是爱因兹贝伦家的原因吧?

那么爱因兹贝伦家,有解决『此世之恶』的办法吗?”

一想到圣杯不仅丧失了实现愿望的力量,而且还会给冬木市带来灭顶之灾,卫宫切嗣又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罪魁祸首。

“就算你这样盯着我也无济于事,上次圣杯之战距离现在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就算是问题真的出现在爱因兹贝伦家身上,那也不是我的锅。

如果你想要找麻烦的话,应该去找爱因兹贝伦家的上代当家或者上上代当家。”

圣杯出现问题,着急的不仅仅是卫宫切嗣,爱因兹贝伦家同样也着急啊。

不管如何,圣杯都是由他们御三家创造出来的,本身也是属于他们的家族财富之一。

而且幽斗之前也说的很清楚了,『此世之恶』的每次随同圣杯一起降临,造成的影响跟破坏也会越来越大。

虽然他们爱因兹贝伦本家距离冬木市,基本是山高皇帝远的,但是万一有一天他们也被波及到了呢。

对于『此时之恶』,幽斗也实在没有其他的办法,现在只能在圣杯出现以后,以最快的速度将其击毁,送它会到原来的空间。

虽然这样第六次圣杯之战很快就会来临,但是却也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而且暂且不提他拿此世之恶也没有办法,就算是

男人撞红一般倒霉多久 完整版阅读

能够解决,他幽斗又不是救世主,『此世之恶』是这个世界的人的锅,他没道理搭上一切帮忙啊。

喜欢从成为妖怪之主开始请大家收藏:

胸膛被贯穿的迪卢木多,最终在吃力的回头看了已经气绝的肯尼斯之后,也是挣扎着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但是最终还是化成了一堆金色的光点,消散在了空中。

干掉迪卢木多跟肯尼斯的幽斗,内心没有一点负罪感,因为熟知迪卢木多原来结局的他,认为这样的结果,比他原来理想多了。

本来的迪卢木多会回应圣杯的召唤,就是希望为一个新的主君战死,现在也算是护主而死了,应该也不算死得遗憾了吧。

“肯尼斯已经死了,迪卢木多也因此退场了,之前我还以为肯尼斯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将你也契约成从者了。

但是现在看起来的话,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啊,肯尼斯已经挂了,但是身上的魔力似乎也没有一点衰减的现象啊。”

在解决掉肯尼斯以后,幽斗才再次将目光看向了另一边还处于愕然状态下的金闪闪。

之前幽斗还以为,金闪闪在失去御主的情况下,是肯尼斯利用了什么特殊的方式,将其也契约成了从者。

而且以之前肯尼斯的态度来看,金闪闪还是受制于他的,但是如今看起来的话,事情似乎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你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之前的那个蠢货说你是什么酒吞童子。

但是即便你是那所谓的三大妖怪之一,在我们所在的传说之中,应该也只是属于稍强一定的魔物,根本不可能具备这种程度的力量!”

虽然之前一直敢威胁自己的跳梁小丑死了,但是现在的金闪闪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幽斗的实力,一再的超乎他的预料。

自己威力最强的宝具之一“大神宣言”,在解放真名的情况下被对方空手接下,Lancer自己虽然瞧不上眼,但是好歹是一个时代的强者,在对方认真的情况下,甚至也走不过一个回合。

而作为自己最强的机动力的宝具“维摩那”,对方现在也在其上,也就是说即便是自己有心想要摆脱对方,现在也根本毫无办法。

大量的银色锁链从金色的涟漪中爆射而出,虽然吉尔伽美什也知道“天之锁”对于不具备神性的幽斗没有效果。

但是此刻的他,已经没有其他能够限制幽斗行动的办法,天之锁好歹也是A级的宝具,只要数量够多的话,应该也是能够拖延一些事情的。

而且就在大量的银色锁链飞向幽斗的瞬间,吉尔伽美什也是伸出右手,迅速的从空间中拿出了自己的王牌宝具“乖离剑Ea”。

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是能够保留的时候了,只要幽斗被天之锁束缚住的刹那,他吉尔伽美什就会毫不犹豫的挥剑。

而且机会也只有这么一次,之前幽斗隐身的能力他也看过了,自己宝库中的宝具也无法搜寻到他的所在。

一旦再让他使用这个能力的话,那么自己就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了。

然而可惜的是,被金闪闪寄予厚望,并且作为他作为信赖的宝具“天之锁”,这次却没有给他带来自己想要的胜机。

因为妖化状态下的幽斗,身体移动起来,在空中已经犹如成了一道残影,天之锁的速度根本就捕捉不到。

而当吉尔伽美什从空间中抽出“乖离剑”的时候,幽斗就已经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并且直接一刀在其的胸前划下。

“虽然我不知道之前Archer在固有结界中,为什么没有把你打败,但是你的弱点,我却相当的清楚。

作为最古之王的你,毫无疑问是作为顶尖的英灵之一,实力也是毋庸置疑,但是弱点也是相当的致命,那就是身为王者的你,不愿意相信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但是却太过于依赖自己的宝具了。”

“至于我的真实身份,就作为最后的福利告诉你好了。

我的确不是什么三大妖怪之一的酒吞童子,甚至根本这个世界的人。

至于我的实力为什么会这么强,完全是因为跟灵体化的你们不一样,我是具备肉体参加圣杯之战的。”

幽斗所说的话,直接让面前的吉尔伽美什睁大了眼睛,他想通过怒吼来发现自己的不甘,但是胸前的致命伤却让圣杯判定他已经丧失了继续战斗的资格,使其逐渐变成金色的光点消散。

而在吉尔伽美什离场的瞬间,幽斗脚下的“维摩那”自然也犹如冒泡一般,慢慢的从空中消失。

那么问题来了,以他现在妖化状态下的耐久参数跟体质,如果从几千米的高空处掉下,会不会受伤呢?

答案自然是不会的,在从几千米的高空中直接在地上摔出一个巨型的陨石坑,搞得周围的居民,还以为陨石天降了以后,这场阻击战也算是就此拉下了帷幕。

因为之前的私人被炸,财大气粗气粗的爱因兹贝伦家主在来到附近的机场以后,也是直接包下了一座飞机,并且连夜赶回了冬木市。

因为迪卢木多跟吉尔伽美什的相继退场,他们的魔力在回归小圣杯以后,伊莉雅的身体无疑会变得更加的虚弱。

而作为爱因兹贝伦的家主,老头子对于人造人技术显然相当的娴熟,仅仅在准备了几天以后,就已经在冬木市搞出了一整套的设备。

并且为了表示自己没有那假货忽悠幽斗,减少自己的猜忌,爱因兹贝伦家主在为伊莉雅制造新的身体之时,几乎都是让幽斗全程参与其中的。

而这样做的结果,也导致一旁的卫宫切嗣老大的不满,因为这次给伊莉雅准备的身体,可不再是之前的萝莉体型,而是按照她的实际年龄准备的。

也就是差不多跟远坂凛还有卫宫士郎他们差不多的年龄。

而在制造人造人的过程中,伊莉雅新的的身体被无遮无掩的浸泡在培养槽中,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是某个女儿控对此却怨念颇大,表示幽斗对于人造人技术本来就是个门外汉,所谓的进去帮忙,其实根本就是添乱,或者说眼馋她女儿伊莉雅的身体。

而对此现在一身白大褂的幽斗却表示,自己现在是科研人员,一点小节无关大雅,而且自己是正人君子,卫宫切嗣的行为完全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退一万步讲,掌握了人造人技术的幽斗,现在即便真的有什么想法的话,他需要盯着一个伊莉雅?

不管是什么年龄阶段,什么样的三围,他幽斗都能随便自己做好吗?

而在一番准备工作做完以后,幽斗他们也开始准备为伊莉雅转换身体了。

“东方青帝南方赤帝西方白帝北方黑帝中央黄帝北斗三台天文五星。

死者现世亡者可语,以灵为引,归来,急急如律令!”

此时的实验室中站着四个人,一脸事不关己的美狄亚,一脸焦急紧张的卫宫切嗣,还有一脸期盼神色的爱因兹贝伦家主,以及施术中的幽斗。

而伴随着幽斗的言灵跟手势,漆黑的实验中,一个有别与魔法阵的东方术阵也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在地上勾画了出来,并且在黑暗中发出璀璨的光芒。

“不是西方的魔法阵,而是东方的术阵吗?不过阵上的符文,为什么我完全看不懂?

这些符文也是魔术界的咒文吗?为什么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而且就在爱因兹贝伦家主发出感叹的时候,处于术阵中的伊莉雅身上同样发生的一些变化,更是让其直接大呼小叫了起来。

因为术阵中的本来昏睡中的伊莉雅,胸口处居然因为周围灵力的聚集,开始凝聚出一个肉眼能见的灵魂体。

这个灵魂体呈蓝色的半透明形态,至于长相的话,则跟伊莉雅一般无二,只是似乎有些浑浑噩噩的样子。

而看到这一幕的爱因兹贝伦家主,此时表情却激动得差点直接高潮了,因为面前出现的灵魂体,正是他们爱因兹贝伦家苦苦追寻多年的东西啊。

以前的爱因兹贝伦家,一直以完成第三法为目标努力着,关于灵魂方面的东西,他们自然没有少研究过。

但是即便他们经过了百年的努力,却从未一次能让灵魂以这样的形态出现在其他人面前。

就算是冬木市对于灵魂方面研究得最为透彻的间桐脏砚,他能够利用灵魂不断更换身体,所用的途径也不过是利用“刻印虫”而已。

虽然这样的做法,同样能够让他做到苟延残喘,但却并不是没有副作用的。

因为灵魂不断的分裂跟转移,也导致了间桐脏砚多年以来,魔力多多少少获得了虚弱,而且性格也开始发生大男人撞红一般倒霉多久变。

这样的灵魂运用方法,跟第三法的“天之杯”比起来,实在是天地之差。

可是爱因兹贝伦家主现在却能够看得出来,面前的伊莉雅灵魂虽然有些浑噩,并且极为的虚弱,但那都是因为小圣杯带来的影响。

一旦伊莉雅的灵魂适应了新的身体以后,她的灵魂不会出现一点问题,甚至根本不会有一丝副作用。

爱因兹贝伦不知道传说中的“天之杯”是什么样的,但是他却相当的清楚,现在他面前的伊莉雅,同样是一种灵魂物质化的表现。

如果再配合他们爱因兹贝伦家的人造人技术,不老不死的第三法不是没有办法完成!

喜欢从成为妖怪之主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