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是给谁殉葬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跟着

汶川地震是给谁殉葬 免费全文

柳雨一同前往皇宫。

路上听着柳雨诉说慈宁宫中所发生的事情,腾宝雅不由笑弯了眼睛,可以想象兰太后身边有两个小孩子在,绝对不会安静到那里的。

只有裴成旭,青竹等人目光闪了闪。

小太子?看来腾延邦被册封为太子了,只是这发生在什么时候,为何他们不知晓呢?

裴成旭往青竹等人脸上扫看了眼,发现青竹跟青禾脸上划过一抹诧异,眼眸深处有些慎重之色。裴成旭就知道,青竹她们几人也不知晓。

看来腾延邦被册封为太子的事情,是在他们赶路的途中发生的。不然就算他们在外地,皇都内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也不该一点风声都不曾听闻到。

只有腾宝雅没觉察到异常,或者说谁当太子,对腾宝雅现在影响都不大。

只是青竹等人考虑到,对腾宝雅敌视甚重的南宫皇后,儿子成了太子,南宫皇后的底气更足了。

腾宝雅进入皇宫,原本兰太后是有给准备轿辇的,只是她乘坐轿辇,裴成旭却得走路着。腾宝雅想了想,就免去了轿辇。

快步跟着柳雨一同往慈宁宫方向走去。

慈宁宫宫门口,兰太后得知腾宝雅带着裴成旭一同前来请安,早已经带着小太子腾延邦跟北安郡主裴欣依在殿门口等着。

腾延邦跟裴欣依在地上玩耍着,兰太后不时照看着两小孩,不时眼巴巴的往来的路张望。总想着第一时间发现到腾宝雅等人的身影。

看到腾宝雅跟裴成旭一同到来,兰太后不由红了眼眶。

等腾宝雅小跑上前,给兰太后行礼:“儿臣拜见母后,儿臣不孝……”

不等腾宝雅跪下,兰太后就先一步的将腾宝雅揽抱住。“你这个没良心的死丫头,总算知道回来了。哀家还当你今年不回来,哀家非让人将你从南义城拖回来不可。”

“黑了,瘦了。”

腾宝雅笑了笑,她皮肤天生晒不黑,只要保养妥当不粗糙就跟在皇都的一样。黑,瘦,都是来自母亲的黑,瘦。

兰太后红着眼眶,抱着腾宝雅拍着后背,嘴上是各种嫌弃威胁,可眼泪就不自觉的掉落下来。

“母后,儿臣这不是回来嘛,不哭不哭。”

兰太后没好气拍打了腾宝雅一把,这才推开,手中帕子趁机抹过脸颊:“胡说,哀家哪里哭了。”

小延邦则笑嘻嘻说:“皇奶奶哭了,孤看见啦!”

裴欣依只刚刚会站在地上,摇晃着走动,嘴巴不怎么利索:“哭,哭,羞,羞,嘻嘻!”

兰太后甩了帕子:“哎,你们两个竟然笑话皇奶奶,皇奶奶要罚你们。”

小延邦跟小依依都没有怕兰太后,小依依扒在小延邦的身上,依然站在地上嘻嘻的笑着。

两小孩所引发的动静,吸引住了腾宝雅跟裴成旭。两夫妇眼睛直直的往小依依看去。

腾宝雅蹲下身体,视线尽量跟小依依平视着:“依依……”

只是腾宝雅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喊了女儿的小名后,小依依竟然羞涩怕怕的往小延邦的身后躲过去。小延邦张开双手,一脸戒备的看着腾宝雅。

两小孩的举动,让腾宝雅不知所措,抬头看看兰太后跟裴成旭。

兰太后哼声,将小延邦跟小依依往自己怀里揽去:“让你丢下小依依,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看看,小依依都不认识你这个娘亲了。”

听到娘亲两字,小依依这才从小延邦的背后探出脑袋来。“娘,娘?”再说娘亲,在哪里?

很明显兰太后在以往都有根小依依说起腾宝雅这个娘亲,或许还有对着腾宝雅的画像说,只是画像上所穿的衣服,跟腾宝雅现在所穿不一样。

也可能画像所画的人物不像,这才导致了小依依对娘亲熟悉,却不熟悉腾宝雅。

腾宝雅红了眼睛,尽量柔和着声音:“娘亲在这里呀。依依,我是娘亲,这是爹爹,我们回来了。”

小延邦这才确定了腾宝雅是小依依的娘亲,不再挡在腾宝雅跟小依依的中间。将小依依拖了出来,往腾宝雅的怀中推过去。

腾宝雅及时将小依依抱住,小依依先的挣扎了下,张开嘴巴仿佛要哭出来一样。

腾宝雅摇晃哄了下,小依依感受到腾宝雅那温暖的怀抱,带着熟悉好闻的味道,小依依扁了扁嘴巴,最终还是没有哭出来。

兰太后见状感慨不已:“果然是母女连心,在宫里,小依依就跟哀家跟延邦亲近,其他人连靠近都不行,更别说抱小依依了。”

兰太后见状将小延邦也抱起来,招呼着腾宝雅跟裴成旭,小依依进入大殿中。柳雨准备了不少腾宝雅爱吃的点心跟水果。

进了大殿落座下来,小依依早已经变成依偎在腾宝雅的怀里,嘴巴含着笑意,甜甜的看着兰太后跟小延邦。

腾宝雅舍不得放下小依依,小依依也不从腾宝雅怀里离开。

腾宝雅:“母后,儿臣给你们带来不少的礼物,母后看看。”

小延邦羡慕的看小依依一眼,随即注意力也落在了腾宝雅带回来的礼物中。

青竹跟青禾带着人,鱼贯的将礼物摆上来。

尽管小延邦都想知道礼物是什么,眼睛就盯着一堆装着礼物的箱子,但小延邦还是知道规矩,并没有上前翻看,还望兰太后方向看了一眼。

小依依:“礼,礼。娘,娘。”

裴成旭轻声柔和道:“好,好,爹爹让你们看看,爹爹娘亲都准备了什么礼物。”

有给兰太后的,也有给腾延邦,自然也有给裴欣依的。

[标汶川地震是给谁殉葬签:p标签]宫里也不缺少东西,腾宝雅跟裴成旭带来都是南义城的特产,有些是果干,现在正好给腾延邦跟裴欣依吃,磨磨牙。

小依依这才着急的从腾宝雅怀里,挣扎的要到地上去吃腾宝雅带来的果干。

“吃,吃,吃,啊,啊。”

腾宝雅笑着随即拿了果干喂给小依依吃。

兰太后在一旁连忙提醒着:“别太大口了,依依,我们慢点吃。”

“宝儿,这些干净么?”

腾宝雅这才道:“这些果干其实是儿臣亲自晒的,都是南义城那边的水果,只是难以运送到皇都,儿臣也想着母后,延邦跟依依都尝尝,这才亲自做果干带回来给你们尝尝。”

喜欢穿越之公主种田请大家收藏:

对方就站在台阶上挡在青禾的面前,居高临下对青禾破口大骂指责着。

青禾挥手立即给了对方一巴掌,冷然下令:“拿下。”

对方被扇傻了,死死瞪着青禾,恐怕怎么也没想到,一个陌生的小奴婢竟然敢出手打人。

“你……”

不等对方继续开口,青禾直接道:“给我堵上嘴,闲言碎语不想听。”

“进去,将所有人拿下。”

侍女将苗嬷嬷的媳妇压住,捂住了嘴巴。青禾身后的侍卫听到命令,鱼贯的冲入院子中。

将觉察到异样不对劲的几个人纷纷拿下,原本在院子里服侍苗嬷嬷家人的几个侍女不由发出惊叫声。

“来人呀,救命……”

青禾紧随走了进来,院子里乱糟糟的画面,青禾大喝:“住嘴。”

“凡是公主府的人全给我站在左边,不是站在右边。至于苗嬷嬷的家人,全都给我拿下。”有了青禾的命令,院子里的人仿佛有了主心骨。

伴随着侍卫们冲进来,不是公主府的人很快就区分开来,老实的站在一边低着头不敢乱来。而原本公主府的人则看到青禾后,纷纷跪在地上。

苗嬷嬷的院子是这样的结果,其他地方就更不用多说。

人都被抓住后,青禾等人在苗嬷嬷,蔡嬷嬷等人占据的院子,以及各自的屋子里纷纷发现了,原本属于腾宝雅的东西,御赐的,陪嫁的,聘礼的等等被转移到了这些屋子中当做陈设。

青禾看到之后脸面全都黑了下来。

汶川地震是给谁殉葬招呼跟随过来的侍女们:“抄家,将她们屋子中不该存在的东西全都搬出来,箱子,柜子等地方都找一找,确保不能遗漏了什么。”

这可都是殿下的东西!

苗嬷嬷,蔡嬷嬷等人还是跪在院子里,听着外面乱糟糟的,心不断往下沉。

夜深后看到了青禾带着一队人马,手里头端着腾宝雅的东西,但这些东西现在都是摆在他们的屋子里,苗嬷嬷跟蔡嬷嬷等人脸色刷的立即惨白了下来。

之前她们两互相比斗着,腾宝雅不在公主府也没人知晓,只记得自己意气风发,比斗结束后还互相不服着,却忘记了要将这些东西归位。

现在却被抓了个正着。

青禾进入大殿中对裴成旭行了礼:“驸马爷,奴婢在苗嬷嬷,蔡嬷嬷等管事所居住的屋子里,所占据的院子里发现了这些东西。”

让侍女们将东西端了上来。

裴成旭看到自己精心准备的聘礼中一些珍贵物品也在这些侍女手中端着,脸立即黑了下来。

裴成旭气的拍桌子:“大胆,放肆,当真是该死。”

声音之大也让外秒的苗嬷嬷,蔡嬷嬷等人都能听得见。

没多久,裴成旭拿着剑

汶川地震是给谁殉葬 免费全文

从里面冲了出来,苗嬷嬷跟蔡嬷嬷看见连忙往后退。

苗嬷嬷:“驸马爷饶命,老奴,老奴……”

蔡嬷嬷后退时候被其他人挡住,无法后退后蔡嬷嬷早已经瘫软在地上。而公主府其他的管事,还是其他人都惊叫哭泣着。

偏偏离开的门口都被挡住,想逃都逃不出去,只能在院子里躲在角落中哭泣不已。

青禾连忙阻止:“驸马爷,这些奴才胆大妄为,但也不必脏了驸马爷的手。全都拿下,明日送去内务府,禀报给宫中的太后娘娘,陛下,让宫中好好教导他们规矩。”

裴成旭被阻拦后,怒火没那么大。

不过裴成旭还是不甘心这么放过两老奴,回见削去两人头上的发鬓珠钗等,转了个弯用剑身狠狠的挥打在两人的身上。

将苗嬷嬷跟蔡嬷嬷打的惨叫连连,偏偏两人不敢躲闪。生怕裴成旭怒火发不出来,转过头将两人给砍了。

“来人,将人拖下去关押起来,明日一早送入内务府。告诉内务府,本国公不高兴,非常的不满意。”

裴成旭丢下剑,结束了这一场鞭打:“送来都是个什么玩意?”

公主不在公主府里,就不守规矩,还以为自己能翻身当主子呢。这次是腾宝雅不在,不守规矩,可这次不将这些人收拾了,以后就会发展成自作主张,不将腾宝雅这个公主放在眼里。

人都是一步步的贪心,前进,懦弱的人也是一步步的后退,直到退无可退。

裴成旭还是青禾,收拾苗嬷嬷等公主府内一切事物人的时候,都有意识的避开腾宝雅休息的房间。

等裴成旭回到房间,腾宝雅早就因为疲惫等不到裴成旭睡过去了。

次日一早,一开始腾宝雅还没察觉到什么。

今日公主府中的早餐不怎么丰盛,偏偏腾宝雅在外吃多少点多少习惯了,一点都没觉察到异常。

等用过早餐,腾宝雅都没见到苗嬷嬷前来请安,诉说这一年皇都中发生的事情。腾宝雅皱起了眉头:“苗嬷嬷么?怎么都不见她人?”

青竹跟青禾齐齐低着头,没先裴成旭之前说什么。

裴成旭张了张嘴巴,正想要告知腾宝雅事情,外面传来太后懿旨的声音。

腾宝雅喝下碗里仅剩的一点粥,站了起来连忙往门外望去。至于苗嬷嬷等人的事情,腾宝雅再度忽略过去。

前来公主府传达兰太后懿旨的是柳雨。

腾宝雅见到柳雨笑了起来:“是柳雨姑姑,母后让你来说什么?我正想用过早膳后就入宫给母后请安呢。”

柳雨给腾宝雅行了礼,听到腾宝雅这话也忍不住笑了笑:“殿下与太后娘娘正是母子连心,太后娘娘正想请殿下入宫呢。”

腾宝雅:“那正好。”

“不知道母后跟依依怎么样了?”腾宝雅询问着柳雨,转过头吩咐着青竹,将她准备的礼物带上。

腾宝雅还让裴成旭跟上:“一起去宫里给母后请安吧,也看看我们的依依怎么样了。”

裴成旭端起碗,一口将粥水闷喝了。“行,一起去。”

柳雨:“殿下,驸马爷请。”

“太后娘娘在宫里还好,只是前段时间天气转换,有些小疏忽,太后娘娘受了点风寒。以往太后娘娘都不愿意喝药的,不过为了照顾太子殿下,北安郡主,赶忙喝药治好了风寒。”

“太后娘娘说,几天不抱太子殿下,北安郡主都快睡不着了。”

喜欢穿越之公主种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