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班里插了语文课代表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在万岛群岛,威胁最大的是那些凶残与无处不在的海盗。

众多的岛屿为他们提供了栖身之所,来往的货船是他们垂涎的猎物。

希望港的城防军有一支维护航线的舰队,但在不久前,这支舰队的主力护送一支运送黄金的船队离开了。

剩余的战舰还没出港,巨大的爆炸声就从船底传来。

爆炸声就像是信号,城里很快就冒出数股浓烟,海盗在城里的卧底动手了。

这场大战中最先立功的是城里的黑帮。

因为前不久章鱼帮一举吞并了海星帮和海绵帮,章鱼帮老大在喝醉酒的时候叫嚣要一统希望港黑道,所以最近江湖上气氛紧张,黑帮们都做好了战斗准备,大小混混出门都带着砍刀一类的武器。

在城里起火的时候,有的黑帮还以为是章鱼帮动手了,所以一群人呼啦啦的冲上去把那些海盗给堵在小巷子里一顿乱砍。

城防军也开始行动起来,一队队士兵冲上港口区与城区之间的城墙,军港那边已经杀声震天。

查尔斯站起来环视一周,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海上海盗船驶向港口的速度变慢了,而希望港南方的山林里同时飞出一大片鸟儿。

“声北击南啊。”查尔斯叹道。

很显然,北面海上的海盗船和炸掉军舰是和幌子,为的是吸引希望港的注意力,主力大部队则早就不知道在哪登陆绕到了南方的山林里。

那个方向虽然也有城墙,但守军人数不足很容易被突破。

以山路行军速度估算,山里的海盗走出来需要不少时间,这足以先吃掉诱饵再回头消灭主力。

“我去活动活动。”查尔斯拍着肚子对斯卡蒂说道,“不然肚腩就要出来了。”

斯卡蒂也站了起来,说道:“我和你去。”

查尔斯瞄了一眼她的腹部,笑着问:“怎么,你也有肚腩了?”

结果这货的天灵盖被大剑拍了一下。

“那我们走吧。”

查尔斯说完跳下了楼,斯卡蒂也跟着跳了下去。

一只冰元素凤凰载着两人朝着海面飞去,城防军一时间不知道是敌是友。

此时城墙炮台上的魔晶大炮开始射击,但海盗船似乎摸准了大炮的射程,一直在最大射程边缘反复进出。

一艘海盗船在舵手熟练的操作下转了个弯,火红的魔晶炮炮弹在它不远处击中海面,炸出了十来米高的水柱。

海盗船上的魔法师开启护盾,炮弹的冲击波对船体没有造成一点伤害。

就在这个魔法师冷笑的时候,他心中一惊,急忙抬起头来。

一个直径十米雪白的圆形魔法阵不知何时已经在船头上方不到桅杆高度的地方形成,下一刻,魔法阵中冰元素组成的接近绝对零度的冰柱狠狠地轰击在海盗船上。

魔法护盾和纸糊的一样没起半点作用,冰柱撞破了海盗船的层层甲板,最后在船底上留下一个直径数米的大洞。

木制的海盗船迅速下沉,还活着的海盗纷纷跳入海中,这时他们发现周围的海水已经降到了很低的温度。

那个魔法阵在轰破海盗船后没有消失,倾泻的冰元素在接下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将周围的海水冻成了一大块冰坨,将船只残骸与海盗冻了起来。

其它海盗船上的海盗们被惊呆了,突如其来的攻击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是岸上的超远程攻击还是什么情况,更不知道这种攻击什么时候会来第二次。

还没等他们想明白,同样的攻击又出现了。

又一艘海盗船被冰柱轰破,然后将船只和海盗们冻在一起。

这时有眼尖的海盗终于发现太阳方向的空中有什么东西在飞。

此时的查尔斯站在冰元素凤凰后背,手中拿着一根金色的魔杖。

这根魔杖的造型和《复仇者联盟1》中洛基所用的权杖很像,略带弧度的金色杖身顶端是一大一小两道银白色的月牙刀刃,背靠背的刀刃之间镶嵌着一枚白色的极品魔晶。

在查尔斯的身后,斯卡蒂的气质和以往不一样,很像是沉睡在她身体里面的某种力量苏醒了。

受这种力量的感染,查尔斯觉得自己的魔法威力大了不少。

海盗船开始朝着空中的目标发动反击,但无论是魔法还是箭矢、标枪,全部在接近目标的时候诡异的偏离。

查尔斯操纵这冰元素凤凰飞临一艘又一艘海盗船的上空,施放出禁咒“雪白小绵羊”将其一一击溃。

城墙上的城防军们看到那些海盗船像是被点名一样一艘艘被摧毁,不禁发出响彻云霄的欢呼声。

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五十多条海盗船全部被击毁,最终还有多少海盗能活命就不知道了。

就在查尔斯他们飞回城墙上空的时候,希望港南方的城门处响起了一阵焦急的号角声与升起一股代表敌袭的黑烟。

这里的城门口四周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

因为以为海贼要从海上进攻的缘故,不少人打算从南门离城躲到南边的山林里。

而且查尔斯算错了一点,如果是以队列行军,时间足够他消灭了海贼船再杀过来。

但在山地里没有多少纪律性可言的海贼一顿

在班里插了语文课代表 全文阅读

疯跑,行进速度比需要保持队列完整的军队快上一些。

当海贼从山里冲出来后,隐藏在逃难人群中的二三十个海贼高手立即发难。

海贼们突然破坏了城门的门闩,同时无差别的砍杀门洞里的士兵与逃难的人。

城防军一时不查,门洞被海贼给占领了。

冲出山林的五千多海贼没理会山林与城墙之间的那些小农庄,沿着平时往城里送农产品的泥土路朝着城门猛冲,迎头撞上的逃难市民一刀砍死了事。

其他已经出城的市民被蜂拥而至的海贼给吓得惊慌失措,有些脑袋还清醒的开始往两边跑。

查尔斯赶到的时候,门洞里的战斗进行得极其惨烈。

那些海贼已经破坏了城门的门铰,将城门放下来后和地上的尸体、马车一起搭成了一道简单的防御工事。

防守城门的城防军试图夺回门洞,但这里的主力已经调去了港口那边,剩下的士兵在发起两次无用的冲锋后开始变得犹豫起来。

希望港还有东门和西门,那里也可以逃出去。

就在这时,查尔斯他们赶到了。

直到很多年以后,在场的人们还记得一位手持大剑的银发少女冲天而降,她挥舞大剑将门洞里的海贼与防御工事一齐轰飞的背影深深地烙印在大家的脑海里。

斯卡蒂解决了门洞里的敌人后来到了城门顶上,查尔斯已经做好了施法准备。

只见他将手中的魔杖往地上一顿,两边城墙的一个个垛口后面都出现了一组火焰树桩与豌豆射手,几处箭塔与瞭望塔的顶部出现了一门门玉米加农炮。

那些海贼已经近了,最先降临到他们头上的是一枚枚燃烧着火焰的豌豆,这些火焰豌豆最先照顾的是魔法师,其次是手持远距离武器的海盗。

查尔斯通过灵魂视域确定了海贼中高手的位置,一根根巨大的玉米对他们进行定点清除。

城门下的城防军涌进了门洞,在洞口里摆好了防御阵型。

有几个手持大盾的士兵来到查尔斯和斯卡蒂面前,支起盾牌帮他们做好防御。

海贼们不顾豌豆射手与玉米加农炮带来的伤亡,红着眼睛朝南门冲来。

一个持盾的小军官惊讶地喊到:“天啊,他们这是喝了蘑菇酒了!”

查尔斯不知道蘑菇酒是什么东西,但从海贼那怕被打断一条胳膊也要冲到南门下就知道这玩意是某种兴奋剂。

门洞里的城防军最先感受到了这样海贼的问题,一个海贼的肚子被长矛扎中后没有倒下,而是握着矛杆往前顶,将那个持矛的士兵顶得往后摔倒。

一时间,城防军被不打死的海贼吓得士气有些动摇,颤抖的手已经抓不紧武器,防线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查尔斯感觉到斯卡蒂又变成了刚才在海上的日子,接着她说道:“我的技能可以持续一个小时。”

斯卡蒂说完,她的身体离开地面飘起些许,周围出现一个海蓝色的光球,一只只蓝色和橙色的鸟儿在四周环绕飞翔。

她唱起了没人能听得懂的歌谣,伴随着歌谣,一道道蓝色与橙色的光圈向四周扩散。

门洞里的城防军在歌声与光圈之中突然感到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勇气回来了,同时发现自己的力气也变大了。

就连查尔斯也发现豌豆射手与玉米加农炮的威力大了不少。

门洞里的坚守终于等到了援军,最先抵达的是城里各大商会的护卫与冒险者。

那些商会在得知海盗来袭后马上收缩力量自保,等到海盗船全部被击沉,海盗主力在城南的消息传来后,这些商会立即派出一小半人手前去支援。

这股援军抵达后在斯卡蒂技能的加持下爆发出极高的战斗力,十来分钟时间就将门洞里的海盗清理干净,并发起了反击。

随后,原本在北边港口方向的城防军在城墙上跑过来,他们一部分加强了城门周围的防御,另一部分出城剿灭海盗。

斯卡蒂的技能结束了,落地时有点晃悠,查尔斯急忙扶住她的后背。

这时候大局已定,查尔斯收了他的神通,带着略显疲惫的斯卡蒂回去休息。

只是……当他们回到红虎鲸酒馆的时候,发现迎接自己的是以前断壁残垣。

刚开始的时候,那些海盗内应觉得这个酒馆小有名气,于是就准备了大量的油脂与引火物烧了这里制造混乱。

海盗们为了搬东西过来花的时间长了一些,等他们开始点火时查尔斯正在海上消灭海盗船。

而章鱼帮的大批人手都在新打下来的街区那边,等他们赶来时酒馆的火势没救了,只能和其他人一起拆了旁边的楼房以防止火势蔓延。

酒馆厨房的结界防人、防老鼠、防苍蝇就是没防倒塌,在班里插了语文课代表坍塌的房子把里面的先进厨房设备给全部烧毁了,甚至还引起了设备里魔晶的爆炸,让那些设备没了维修的价值。

看到眼前的惨况,查尔斯一口气没上来,眼前一黑晕倒了。

喜欢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请大家收藏:

查尔斯看了看那几个小混混,见他们的衣服有些破旧,人也瘦得够呛,腰间的匕首看起来有模有样的。

“大家先坐下吃个包子吧。”

查尔斯指了指桌子,然后到厨房里拿了一屉包子和几杯水给他们。

这些包子是刚从蒸笼里拿出来的,还挺烫手,但那几个小混混二话不说拿起来就往嘴里塞,吃得狼吞虎咽的。

有个以为是独眼的小混混吃得满头是汗,干脆把眼罩给扯下来露出完好的眼睛,擦了擦汗继续吃。

查尔斯看得摇了摇头。

他买下这栋酒馆的时候就打听清楚了,这里的黑帮会每个月来收一次保护费。

钱不算多,但不给的话他们会来闹事。

管着周围几条街的章鱼党有五十多个人,都是些抱着发财梦想来到这里的平民。

希望港并不能给所有的人带来希望,不少平民倾家荡产凑够船费来到这里后过着连以前都不如的生活。

现在在港口做苦力的人里不乏小店主、书记员、药剂师一类原本在老家过着不错生活的人。

其中部分人受不了那样的生活,就干脆加入了黑帮。

只是黑帮的日子也不好过,他们收的保护费里有很大一部分是希望港各级官员的。

如果是在以前,这几个小混混已经到海底去喂鱼了,但现在查尔斯的心态有了些改变,这些人还可以抢救一下。

等这几个小混混吃完了,查尔斯平静地说道:“如果你们不想像海怪那样被撕成两半,就叫那条臭章鱼过来和我谈。”

刚吃饱的小混混愣了一下,他们还以为刚才这个老板请自己吃东西是服软了,没想突然找起麻烦来。

查尔斯没和他们废话,手一挥,无形的力量把这几个家伙给扔到了门外的路上,几圈滚下来身上沾满了垃圾。

这时斯卡蒂从楼上走了下来,问道:“要我帮忙吗?”

查尔斯摇了摇头,说:“你忙你的事情去吧,这些我来解决。”

斯卡蒂不再说什么,从钱柜子里拿了一些钱,然后就去渔港和菜市场进货了。

过了不久,三十多个小混混簇拥着一个胸口纹着章鱼的大混混走进了红虎鲸酒馆。

周围的街坊大吃一惊,有人马上去通知刚离开的斯卡蒂。

结果这些人一进去,酒馆的大门就自己关上了。

有好事的人把耳朵贴在门缝那里,可是里面一丝声音都没有传出来。

过了一个多小时这样,酒馆的大门打开了,那群混混们鼻青脸肿地相互搀扶着往外跑。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街上的老板们目瞪口呆。

还没到中午,那些依旧鼻青脸肿的章鱼党成员拿着各种各样的工具一瘸一拐地开始给这条街做大扫除。

地上的垃圾被全部铲走,路边淤泥堵了一半的水沟被清理干净,最后还有水车过来洒水,有人用扫帚把石板路上的灰尘清扫干净。

最让人惊讶的,是这帮家伙在路边放了好多个不小的木桶,旁边挂了一块牌子说垃圾必须扔木桶里,扔在路上的打一顿。

这帮人是说到做到,下午的时候有家餐馆的人剥了豆子后和往常一样把豆荚往门外街上一倒了事,结果这帮流氓从进店里不由分说在班里插了语文课代表把人给打成了猪头。

在傍晚港口下班的时候,那个假装独眼的小混混拿着一个木头喇叭筒在那里宣布这条街最新的卫生政策。

过了几天,章鱼帮的几条街区卫生情况好了很多,隔壁街的店铺发现客人多了不少,于是保护费上涨一些这种事也没什么抵触。

章鱼帮老大算了一笔账,虽然每天多出了把垃圾桶里的垃圾运走的费用,但总体收入还是涨了,于是决定下个月把隔壁海星帮和海绵帮的那几条街打下来。

查尔斯懒得管他们如何扩张,现在酒馆的屋前屋后干净了,没了苍蝇蚊子臭虫乱飞,那点保护费就当是卫生费了。

这天早上,查尔斯正在算账,看看这个月赚了多少钱。

虽然他依旧带了大量的黄金,但除了买下这栋酒馆外就没动用过了。

“我们的生意不错啊。”查尔斯拿着账本对斯卡蒂说道,“一个月下来居然赚了三枚金币和十几枚银币,铜板就不算了。”

斯卡蒂正翻着一叠单子,头也不抬地说道:“你如果没能赚这么多钱那才是有问题。”

查尔斯把利润平均分成三份,一份留给店里储备,他们两人一人一份。

分完了钱,他说道:“我们今天上街逛逛怎么样,来这里这么久了还没正式去逛过街。”

斯卡蒂抬起头来问他:“这是约会吗?”

查尔斯回答道:“你可以当做是去进行商业调查。”

斯卡蒂放下了手中的那一叠纸,说道:“那就出去逛逛吧,正好我要买点东西。”

于是查尔斯和她关好门窗,“此面向敌”挂上弦,在大门外挂了个“今天休息”的牌子后就离开了。

商业区离红虎鲸酒馆不远,不少来自旧大陆的商品下船后就运到这里出售,然后商人在这里采购万岛群岛的物产装船回去。

此外这里的店铺五花八门,居然还有画廊和占卜店。

两人从一家画廊出来的时候查尔斯不禁摇头,对斯卡蒂说道:“早知道这里的油画技术这么差,我就开家画廊好了,轻松又赚钱。”

“这里的透视、光影、色彩等技法,甚至还有颜料还很落后,我一只手都能吊打他们。”

“那你也可以开画廊啊。”斯卡蒂对他说道,“我想你不可能这么多年一直开酒馆吧。”

查尔斯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问她:“你也要在这里呆很多年,不怪我吧?”

“怎么会?”斯卡蒂摇着头说道,“我以前一直在不停的战斗,那件事后我觉得有点累了,正好放松一下心情,回去了还有更多的战斗等着我。”

查尔斯心中松了一口气,还担心她埋怨自己带她来这个陌生的地方呆上很久。

“去那看看。”斯卡蒂指着一家占卜店说道。

查尔斯也挺好奇这里的占卜是怎么样的,于是也跟了过去。

半小时后查尔斯一脸无奈地离开了,这家店是坑人的,老板娘在占卜时根本没有任何魔力与法则力量的波动。

斯卡蒂离他远了半米,好像这家伙染发着某种臭味一样。

查尔斯无奈地说道:“拜托,我怎么会去对两只羊……唉……那种胡扯信不得的。”

斯卡蒂接近了他一点,伸直手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道:“你是正常的男人嘛,有时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理解个头啊!”查尔斯朝着她翻了个白眼。

接着他们来到了一家成衣店,这里地处热带的缘故,店里有很多女士的裙子。

查尔斯对斯卡蒂说道:“这里天气这么热,买十几条裙子换洗吧。”

斯卡蒂没好气地说道:“买这么多干嘛,你钱多啊。”

在班里插了语文课代表 全文阅读

尔斯点头回答:“是啊。”

斯卡蒂没理他,自己选了两条简单的裙子自己付钱。

然后她来到了一家防具店,找店家定制了一套外出的装备。

“你要去打架?”查尔斯疑惑地问道。

斯卡蒂点头说道:“我从冒险者公会那里了解到附近有不少巨大的海怪,我准备去消灭它们。”

查尔斯担心地说:“在海中作战很危险的。”

斯卡蒂得意地一笑,说道:“我可是深海猎人啊!”

查尔斯微笑着耸了耸肩,那就随她吧。

两人逛了半天,中午的时候来到一家靠近海港的餐馆吃饭。

这家餐馆有三层,楼顶摆满花卉的平台上可以远眺船只进进出出的港口。

查尔斯点了两份海鲜烩饭,因为用了香料的缘故,烩饭里的米粒金黄,饭上面有虾仁、贝肉、鱿鱼圈和鱼肉,或许是加了椰汁,烩饭里还散发着椰子的香味。

他同时还要了一个海鲜拼盘,里面有蛤蜊、海虹、蛏子、牡蛎、对虾和面包蟹。

除此之外果汁是不会少,而且还有菠萝味的史莱姆冻,这些够他们打发下午时间了。

两人吃着海鲜,聊着一些各自经历过的有趣的事情。

下午四点左右,海上出现了一排帆船,细数有五十多艘。

查尔斯以为是几支船队一起进港碰上了,没有在意。

只是他刚拿起一个牡蛎的时候,港口上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号角声。

港口一片混乱,那些水手、搬运工等人朝着市区涌来,街上顿时乱成一锅粥。

查尔斯朝海面上看去,那一排船同时挂上了骷髅旗。

“唉……又是那些海盗。”

邻桌的一位老先生叹了一口气。

查尔斯转头问道:“老先生,这些海盗会上岸吗?”

那位老先生说道:“你是新来的吧,那些海盗不会上岸,就停在那里,他们要了一笔赎金就走,只是下个月又要多一笔海盗税了。”

查尔斯瞬间明白了,这些海盗隔三差五就会来敲诈自由港一番,而自由港会把这笔钱作为税收分摊下去。

只是他又问道:“老先生,可是那些海盗船没有停,正在往港口驶来啊。”

那位老先生愣了一下,抬起头看向海面,果然如同查尔斯说的那样那些海盗船开过来了。

于是他二话不说,扔下手中的螃蟹跑路了。

喜欢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