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里的预言新冠病毒*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钟溢在林芳回到房间的时候,也洗好澡出来了,“芳芳姐,大龙他们过来了吗。”

“在隔壁房间呢。”

“那我去看一下他们。”说着钟溢就要出去。

“一起过去吧,等会等白静那小妖精上来,我们四个女人打麻将,你跟大龙自己安排去。”

说着跟钟溢一起出来房间,在走廊里喊了一声白洁后,叫上小玉到了变成麻将室的房间里,三个女人先玩了起来。把钟溢跟大龙留在了大表姐的房间里。

“大龙,他们打麻将了,要不我们两个出去走走,找个地方说说话。”钟溢在林芳他们走后对大龙说道。

大龙也站了起来,“走吧,留在房间里也没有意思。老板,我们去哪里。”

“随便找个地方吧。”

说着两个人,跟在麻将室的三个女人说了一声就出了房子。就漫无目的的走了起来。

一路闲逛,钟溢跟大龙说道,“大龙,这次我要你去深市,你是不是也不想去。”

“老板,我在哪也一样,没有什么不愿意的。只是这房子怎么办,我卖了还是留着。”

“留着吧,等有合适的人了,我再让你们回来。现在我是真找不出可以信赖的人了。”

“那刚刚吃饭的时候,你就说了让我去那里开一间网吧,和到企鹅公司去,这企鹅公司是干什么的。”

“就是我们平时在用的QQ,这下知道了吧。”

“QQ我知道啊,但老板这些我也不懂啊。我去企鹅公司能干什么。”

“不用你懂,你就是有事没事的去坐一会。别的你什么都不用管。交给他们老总就可以了。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一个电话。”

“那行,我主要还是开网吧是吧,但我听有那边过来的老乡说,那边很乱,不像越市那样太平啊,跟科区差不多。”

“没有事,我让洪涛跟陈建国和陈爱国一起过去,在那待到过年再回来,反正现在这边也没有什么事情。”

大龙想了一下,“那行,有他们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还剩下半年时间,应该可以像科区那里一样,把那边也搞定了。”

钟溢在跟大龙走了一会,又说了一些事情。看见了一家台球会所。

“大龙,这台球会所什么时候开的,要不要我们进去玩一会,反正现在回去也早。”

“老板,这个我不会啊。还是不要浪费钱了。”

“我也不会啊,去看看也没有关系,你看里面还有几个小姑娘长的挺好看的。走吧。”

说着就带着大龙进了台球会所,要了一张台球桌,两个人玩了起来。

在钟溢他们走后,白静很快的跑到了楼上,在走廊里喊了起来。

“姐,芳芳姐。你们在哪,我们打麻将了。”

“我们在这,就差你了,你快一点。”林芳的声音从麻将室里传来出来。

白静到了麻将室一看,见小玉也在,“小玉,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老板人呢。”

“老板跟大龙出去了,你快坐下我们开始了。”小玉好像也挺喜欢打麻将的,对白静催促道。

“可我还没有洗澡,要不我先洗个澡,再来。”

圣经里的预言新冠病毒*

“打好麻将也可以洗的,我也没有洗。快坐下吧。”

白静一听小玉的话,想了一下,觉得打完麻将洗澡,这样也行,就坐到了空着的座位上,开始打起麻将来了了。

白静一边摸着麻将,一边对林芳说道,“芳芳姐,你到老板老家去,那里有什么好玩的。”

“好像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他回去后基本上是每天晚上去抓一些黄鳝泥鳅什么的。对了我在他老家还养了几只猫头鹰。”

“碰,你那猫头鹰哪来的啊。”小玉碰了一对牌,打出一只麻将后问道。

“买的啊,跟蛇一起买的。”

说道蛇,白静一下子就有些气了,“芳芳姐,你还说蛇,白天的时候,可吓死我了。你们买那玩意回来干嘛,还装在了瓶子里。”

“这个是你老板要买的,他已经泡了酒了,当宝贝一样。”

四个女人聊着天,打着牌。时间就一点点的过去了。到了十点多,钟溢跟大龙还没有回来,林芳对着白静说道,“白静,你那还有吃的没,我肚子有点饿了。”

“我那也没有了,本来打算今天去买的,见你们回来,就忘了。”

“算了,不打了,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林芳把麻将一推,就站了起来。

“你们都洗完澡,我还没有洗,我洗澡了就不去了。”白静对着林芳他们说道。

“我也没有洗,我也不去了。我先去洗个澡。”小玉说着站了起来。

“白洁,你去吗。一个人我也不去了。”

“那我去换一件衣服,我也饿了。刚刚没有吃多少。”

说着四个女人就出了麻将室,小玉回房间拿了一套衣服,就先进了卫生间。白洁则去了自己房间换衣服去了。

白静见小玉先洗了,就对林圣经里的预言新冠病毒芳说道,“芳芳姐,我去你们房间洗了,你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一份炒面,加鸡蛋的那种。”

“好的。”说完后又朝着在卫生间小玉喊道。

“小玉,你要吃什么。”

“我也炒面,里面给多加点辣。”

林芳进自己房间,也去换衣服了,白静则到了自己房间拿了自己的睡衣,来到了钟溢他们房间,进了卫生间里。

林芳换好衣服,顺手把门带上,叫上换好衣服的白洁就下了楼,到饭店去吃东西去了。

钟溢他们在林芳他们走后,就回到了住的三楼,“大龙时间也不早了,我进房间睡了,你也早点睡。”

说完,钟溢就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走了进去。顺手把门给锁了起来。

钟溢见房间里,并没有林芳的人影,还听到卫生间里有水声,以为林芳又在洗漱,就过去推了一下门。

门被里面锁了起来,钟溢在外面说道,“芳芳姐,开下门,我上个厕所。”

过了一会,卫生间的门也没有被打开,钟溢敲了几下。

“芳芳姐,你在干嘛呢,开一下门啊。”

“老板,芳芳姐,出去了吃东西了,里面是我在洗澡。你再等下啊。”

白静的声音从卫生间里面传了出来。

过了一会,白静把卫生间的门给打开了,见钟溢站在外面,脸不由得红了一下。穿着她那套粉红色的睡衣走了出来。头发还有点湿漉漉的。

“老板,你看着我干嘛。”

钟溢咽了一下口水,“你怎么在这洗澡。”

“外面的小玉在洗,我就过来这洗了。老板你不是要上厕所吗,快点上啊。”

白静说完,也没有离开钟溢他们房间,拿了一个电吹风,在钟溢他们床头找了一个插座吹了起来。

钟溢上完厕所,走到了白静身边坐了下来,一双手环住了白静的腰。

白静顺势坐了下来,关了电吹风,对着钟溢说道。

“老板,我还在吹头发呢,你别闹。”

钟溢也不管白静说,对着白静就吻了下去。

白静好像也做好了准备,一双手环住钟溢的脖子。闭着眼睛,任有钟溢轻薄。

就在两人要擦枪走火的时候,敲门声把钟溢跟白静给惊醒过来,门外传来了林芳的声音。

“白静,开一下门。我们回来了。”

白静连忙坐了起来,把睡衣往身上一套。小声说道,“老板,怎么办。”

“我在上厕所,你打开门说,我回来拉肚子了。”

说着钟溢赶紧跟白静一起过去,进了卫生间把门给锁了起来。

白静这才打开门,让林芳给进来了。

“你在干什么啊。这么怎么慢才来开门。”

喜欢重开做房东请大家收藏:

小玉是越说越伤心,钟溢见这情况要是再继续下去,这饭是吃不成了,赶紧示意大龙过去安慰小玉。

小玉见大龙过来,非但没有闭嘴,反而对着大龙说了起来。

“你知道吗,你妈他们第一天来,就到我们房间,拿了我包里放着的钱,而且拿了直接给了你二弟的媳妇。我跟你妈去要,你妈还骂我,说这是你的钱。拿你是应该的。我都没有跟你说过。”

大龙被小玉说的一下子也没有话说了。僵在了小玉的身边。

“行了,大龙小玉,你们今天回去就把家里的东西收拾一下,搬我这边住,明天我就让洪涛带人把他们赶走。大龙,你说句话,行不行。”

钟溢在听完小玉的话后,也觉得大龙的父母太不是东西了,直接对大龙说道。

大龙也反应过来,现在这情况也只能按钟溢说的办了。

“行,老板。”

说完大龙拍了拍小玉的肩膀说道,“让你受委屈,是我不好。”

小玉这才慢慢的止住了哭声,对着钟溢说道,“老板,刚刚对不起,我憋了太久了。”

“好了,没有事了,我们吃饭,大龙,以后你烟少抽点。”

说着拿起筷子,吃起饭来。经过刚刚的事,包厢里也没有一个人说话了。

等吃好饭后,钟溢就让大龙他们两个回去收拾东西,让他们两个先搬来自己家住。自己则带着林芳和白洁往网吧方向走去了。

“芳芳姐,你们碰到过像大龙父母一样的爸妈吗。”

林芳摇了摇头,“我也是第一次见这种事。这些天,小玉这委屈受大了。”

“是啊,但我见过这样的事情很多,农村里有一个出息了,全家都会跟着出息的那个过,而且还理所当然的一样。我嫁过来,我爸妈来他家的时候,也想住他家里。”

“白洁,那你爸妈后来怎么走了。”林芳好奇的问道。

“我公公婆婆他们不愿意了啊,说了几次,我前夫给了我爸妈一点钱,他们才到上市去的。所以我公公婆婆对我的印象也不好。”

三个人说话间,已经回到了网吧,白静见钟溢他们回来,连忙从网吧里,窜了出来。

“芳芳姐,今天晚上我们打麻将怎么样,你们走后,我跟我姐两个连牌都没有打一次。”

“行啊,钟溢,你收拾一个房间出来,晚上我们打麻将,这麻将买回来一次还没有打过。”

林芳听白静的话后,也来了兴趣,她今天下午睡了一觉,精神还挺足。

白静听林芳答应,顿时十分的开心,幻想着晚上大杀四方。也没有再门口逗留,又回到网吧里去了。

钟溢他们先回到了楼上,白洁先进了自己房间去了。林芳跟钟溢也到了自己房间门口。

“钟溢,你把对面的房间收拾一下,晚上让大龙他们睡你姐的房间。”

钟溢听林芳一说,答应了一声好后,也没有跟林芳一起进房间,到了对门的小房间里,收拾起来。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就是把桌子上的电脑搬搬下来。放到床上。再把桌子稍微的移动一下就可以了。

钟溢在收拾的时候,只见白洁拿了她那套睡衣进了卫生间里,也开始洗澡了。

等钟溢把桌子移好,出来的时候,往卫生间看了一眼,只见卫生间的门并没有关好,还留着一条缝。

钟溢到了自己的房门听了一下,听到林芳还在卫生间洗澡,就轻轻的走回到了,外面卫生间门口,用手推了一下。

只见原本没有关紧的卫生间的门被推了开来。钟溢顺势溜了进去。

白洁见门被打开,刚要呼叫,见是钟溢,连忙用一只手捂住了嘴。另一只手指了指钟溢他们房间,小声说道。

“你进来干什么,快出去。芳芳在呢。”

“没有事,芳芳姐跟你一样还在洗澡。”

“那你先快出去啊,我还要洗澡。快点。”说着过来用手推钟溢。

钟溢立刻把白洁一拉,拉倒了自己怀里。

白洁瞬间就软了下来,靠在了钟溢身上,脸上的表情出现了惊慌,想叫不敢叫出来的样子。

圣经里的预言新冠病毒*

钟溢看着白洁,微涨的小嘴,就亲了上去。

过了一会,白洁才断断续续的说道,“老板,别,圣经里的预言新冠病毒别弄了。等有时间我们出去玩好吗,别在这里。”

钟溢抱着白洁说道,“那什么时候啊。”

“星期天,星期天下午你给我打电话,可以吗。你现在先出去,我继续洗澡,芳芳快要洗好了,出来就完蛋了。”

钟溢见白洁有些焦急的表情,就放开了白洁,退出了卫生间把门给锁了起来。这才回到自己房间里,林芳还在洗澡。

“芳芳姐,桌子已经弄好了,你洗好没有。”钟溢在卫生间门喊道。

“噢,我快了,你等一下啊。”

没有一会功夫,林芳穿着睡衣从卫生间擦着头发出来了,看钟溢坐在沙发上,对着钟溢说道。

“你快去洗吧,马上白静那小妖精就要上来了。”

钟溢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答应了林芳一句,把手机钱包等东西取了下来,就进了卫生间,洗了没有一会,门外传来了林芳的声音。

“钟溢,你电话响了。好像是大龙的电话。”

“那你帮我接一下,告诉他我还在洗澡。”

等钟溢说完,林芳就接起了电话,“老板,我们到三楼门口了,你给我来开一下门。”

“你老板还在洗澡,等一下啊,我换件衣服给你开门。”林芳对着电话说道。

因为大龙过来,林芳特意找了一件外套,穿在了身上,对着钟溢说道。

“大龙他们已经在门口了,我给他们去开一下门。”

林芳说着就出来房间,见白洁也从卫生间刚出来,就对着白洁说道。

“大龙,过来了,你这睡衣还是换一下吧,都要走光了。”

白洁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赶紧走到了自己房间,也找了一件衣服给套上。

林芳过去给大龙他们开了门,只见大龙跟小玉两个人只拿了一个行李箱,就过来了。

“你们俩就怎么点东西,别的呢。”林芳惊讶的问道。

“就拿了几件好的衣服跟房本,别的什么都没有带,出来的时候,还跟他们吵了一架,气死我了。”

小玉说着气死了,但现在的表情却十分的开心,终于不用忍受大龙家人的吆喝了。

林芳让大龙他们进来后,问道,“回去收拾个东西,怎么又吵起来了。”

“我爸妈让我们给两个妹妹安排工作。”大龙在小玉后面说道。

“芳芳姐,你是不知道大龙他妈妈刚刚那样子啊,好像只要我们答应,大龙的两个妹妹就能进饭店工作一样,你知道他两个妹妹才多大吗。”

林芳像相声里的捧哏一样,问了句,“多大?”

“一个13,一个12。他爸妈就不想让他两个妹妹读书了,说是浪费钱,以后还是要许人家。还不如早点帮家里赚钱。”

林芳带着大龙跟小玉到了以前钟溢大表姐睡过的房间。

“今晚你们就先睡这个房间吧。”

“芳芳姐,谢谢你们。明天等他爸妈一家子赶走后,我还要去收拾卫生。自从他爸妈来后,实在是太难受了。”

林芳又跟小玉说了两句,就回到了自己房间,小玉在林芳走后,对着一旁的大龙说道。

“以后我们结婚了,我是不会跟你回你们家了,要回也是你一个人回去。也别让你爸妈他们再来我们这。”

“好了,我们不回。也不让他们知道我们在哪,总行了吧。”大龙无奈的说道。

喜欢重开做房东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